|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066章 根本停不下来!
  “你在跟谁说话?”

  蝴蝶谷中,胡青牛有些奇怪地扫了一眼仿佛在自言自语的妻子,似乎隐约听到空空粉的名字。

  “难姑,不是我说你,这空空粉除了让人腹泻不止,别无其他药用,研究这等害人的东西有何好处?你我同门学医,你本来也应该是一代杏林妙手,怎地偏偏对那些毒物这般感兴趣!”

  “以后你少碰这些东西,医者父母心,咱们学医之人怎能总是琢磨坑人的药物,那不是本末倒置了么?”

  自从壁咚以来,胡青牛的家庭地位水涨船高,现在看到王难姑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那直接就是带着训斥的口气,这才是一家之主的架势。

  王难姑白了他一眼,随意道:“是好先生,好像是有什么仇家,才跟我讨要了一点空空粉。”

  什么?!

  胡青牛一听“好先生”三字,顿时飞奔过来,语气急促地叫嚷道:

  “哪个不开眼的竟敢得罪好先生!你也是真不长眼色,怎么才给了一点空空粉!你的断魂蛊呢?你的噬心雾呢?你的天绝香呢……”

  王难姑又是老大一个白眼球,刚才这货还谆谆教诲自己不能琢磨毒物,医者父母心云云。

  如今一听是好先︾生的事,列举出来的种种厉害毒药,连自己听着都害怕!

  “别表忠心啦,好先生已经走了,还给咱们带来了这些。”

  王难姑把那五盒杜蕾斯摆上桌面,只听胡青牛一声欢呼。

  “好先生,好人那!!来来来,难姑,咱们走起……”

  就在蝴蝶谷中即将再度掀开盘肠大战的时候,昊学却已经在烧烤店内,亲手切割羊肉,穿成肉串。

  许多食客见有热闹看,纷纷表示围观。

  昊学的手很稳,虽然做得不很熟练,却也是似模似样。最重要的是,借着穿串的功夫,王难姑刚配置好的一点空空粉,也完全和羊肉混在一起,外表却根本看不出任何异状。

  很快,昊学亲自将肉串烤熟,倒也是香喷喷地惹人垂涎。

  “老板,来尝尝?”

  昊学就用这店里的羊肉、店里的调料、店里的炉火,当着老板的面制成肉串,那姓宋的老板紧盯着昊学每一个动作,却没发现有什么古怪。

  这是我早晨刚刚宰杀的羔羊,烤制过程又没有花头,我有什么不敢吃的。

  宋老板不信邪,就算这小子弄了点不知名的东西,总不可能投毒杀人,吃!

  当着大家的面,新鲜出炉的几根羊肉串下肚,宋老板觉得这小子的手艺还真心不错,这肉串的口感不比店里卖得差了,更没有半点不正常的味道。

  会闹肚子?开什么玩笑!

  “小伙子,烧烤水平可以,有没有考虑来我这里做一名光荣的烤串师啊?虽然没有什么五险一金、虽然工资也不是太高、虽然一般会比较累、虽然没有什么假期……但是就有一点,肉串随便吃!哈哈哈……”

  宋老板稍等了一会儿,肚子里完全没有动静,不由得神气活现起来,开始调侃昊学。

  服下王难姑亲手调配的空空粉,还敢这么嚣张,你牛逼。

  昊学笑了笑,突然问道:“老板,卫生间在什么地方?”

  这算是烧烤店里最常见的一个问题之一,那宋老板毫不迟疑,顺手一指,在那边……

  “卧槽!”

  话音未落突然觉得肚子里面不对,倒是不见得有多疼,只是一股热流完全不受自己控制,瞬间就好像已经要冲破屏障喷涌而出。

  尼玛!!

  宋老板来不及多说话,扭头一个箭步就窜进厕所,再也没心思去和昊学斗嘴。

  “擦,这老板吃了肉串怎么真跑厕所了,莫非羊肉真有问题?”

  “你傻啊?羊肉有问题,这老板敢这么心安理得吃下去?照我看,今天羊肉ok,不过昨天的不好讲,我刚才来的时候就见到一拨回来找后账的,但是被老板三言两语打发走了,这小子看起来是个较真的,不好惹啊。”

  说话间,宋老板脸色难看地从厕所出来了,怒道:

  “你在我的羊肉上做了什么手脚,你……”

  本来是一副质问的口气,可是说到后来突然刹车,恶狠狠地瞪了昊学一眼,转身就跑回厕所。

  昊学根本没和他废话,空空粉的药力发作,现在才刚刚开始!

  “给我吃了什么,这绝不是……”

  宋老板脸色已经有点苍白,一手提着裤子刚刚骂了一句,就又钻进厕所去。

  “药!快给我找点药,强力止泻,泄停封,有没有?!”

  再出来时,宋老板终于已经顾不上昊学了,冲着店里的服务员拼命大喊,很快就要来了止泻药物,却连吃药的时间都没有,端着水杯药片,再一次紧紧关上了厕所门。

  然而,那并没有什么卵用……

  王难姑的手笔,哪里是现代这点西药就能轻松搞定的,她和丈夫胡青牛拼医斗毒的时候,有些难题可是连胡青牛都深深头疼。

  啪!

  显然是刚才吃药用的水杯被宋老板在厕所里狠狠摔碎,可见他已经气急败坏到了什么程度。

  还是那句话,好汉也架不住三泡稀。

  更何况,短短的半个小时,宋老板露面的次数越来越少,大多数时间都已经常驻卫生间,连客人想要上厕所都只能另找其他地方。

  这会儿,店里用餐的也都吃不下了,谁特么吃个烤串,面前还带现场直播有人跑肚拉稀,你这串烤得再美味也没什么食欲啊。

  于是,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宋老板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

  “这老板恐怕是得罪了高人了,我刚才也盯着这小子呢,澳门赌博网站:明明就是打了个电话而已,哪来的这么厉害的手段?”

  “要么是他提前预备好的泻药?”

  “我看也不像,这年头你要找止泻的药物随便一个药房就行,要买到让人这么拼命跑厕所的药,也不是那么容易吧?就算一些常见的治疗便秘的药物,哪有这么凶猛的!”

  一个小时过去了,距离宋老板服药也过去了半小时,却完全没有减弱势头,已经彻底在厕所里安了家,甚至连头也不露了。

  反正只要出门,三秒之后就得往回跑,出来亮个相也是被笑话的份。

  这肚子里翻江倒海,根本停不下来!

  ps:感谢昨天打赏的hack刺刀、冰&糖&、天下止武、无聊灬红尘、曲终人散lj、袁家老幺、牛奶x、王正危、幻想乡里幻想等新老朋友,西来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