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064章 虚脱了
  王晓燕含羞带怯地白了昊学一眼,哪有这么问的?

  要整你就快点整就是了,说那么多废话干啥!

  好在昊学也知道问得太笨,又自己找补了一句壮胆的。

  “整!”

  到了这时候,王晓燕已经认命地紧闭双眼,等待着即将袭来的暴风骤雨。

  听说……会很疼呢……

  然而,期待的一切,并没有发生,反而是昊学率先叫了一声:“哎哟!”

  怎么?男人也会疼的吗?而且还没开始怎么就疼上了……

  王晓燕心中好奇,把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缝,却见昊学心急火燎地从自己身上爬起来,哭丧着脸问道:

  “我……先跑个厕所!你家卫生间在什么地方?”

  噗!这什么人啊!

  王晓燕紧张得呼吸急促,胸膛微微起伏,却被昊学临阵如厕的行为逗得差点笑场,好容易憋住笑,伸手指了卫生间的方向,昊学一个箭步就窜进去,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随之响起。

  吃啥了这是……

  王晓燕无语,昊学在厕所里坐在马桶上,紧握双拳,眼睛里射出暴怒的光芒。

  老宋烧烤!

  老子要砸了你家店!!!

  他真的很想很想控制住这该死的肚子,好歹把王晓燕这个选项先涂黑啊。可俗话说好汉也架不住三泡稀,跑了n次厕所之后,脸色苍白的昊学,终于是欲念全消,偃旗息鼓地躺在王晓燕家的床上,由一个马上要攻城拔寨的将军,变成了需要人端水送药的病号。

  王晓燕倒是没有怨言,随便穿了件睡衣,扮演起了贤惠女友的角色,一切都自自然然,仿佛两人早已谈了多年恋爱一般。

  可是昊学羞愧啊!临门一脚踢飞也就罢了,这尼玛面对空门还扭伤了脚,国足都干不出这事儿来啊!

  吃了药,又按照中医的方法针灸了自己几处穴道,总算把狂泻的势头止住。但是整个人已经严重脱水,躺在床上一副虚脱的模样,看着王晓燕穿花蝴蝶似的忙里忙外。

  折腾到很晚,两人还都喝过酒,晕晕乎乎地在一张床上沉沉睡去。昊学虽然手脚不老实地摸摸索索,却实在没有做点什么大事的力气。

  **苦短、一夜拉稀……

  “我给你煮了皮蛋瘦肉粥,你喝一点?”

  次日清早,昊学的情况稳定下来,王晓燕就把一碗热气腾腾的米粥端上来。

  靠谱!

  人在生病的时候总是容易被感动,昊学看着忙碌的王晓燕,心头一片温馨,却是没再起什么别样的心思。

  可是,一口米粥刚进嘴,昊学的表情就精彩起来。

  “晓燕啊,澳门赌博网站:那个……我其实不爱喝粥,这肚子还有点难受也喝不下,要不就先放着吧?”

  怎么?

  王晓燕本来就对自己厨艺心中有数,看昊学神色有异,多半是这皮蛋瘦肉粥出了问题。

  三勺盐莫非多了?

  可我已经想到了这一点,特意又补了四勺糖弥补,应该没那么差劲吧?

  王晓燕妈妈过世得早,王学军反而是更加宝贝这个女儿,别说做饭了,连洗碗都不让她上手,十几年下来,可怜王晓燕一个20出头的大姑娘,对厨房里那点事真是一窍不通。

  今天赶鸭子上架,为了昊学才难得主动煮粥,她能知道放米放水,弄开燃气灶已经算是了不起的创举,至于调味之类的,那实在太难为她了。

  端起碗来自己尝了一口,王晓燕可没装假,一口直接就喷在地上,这叫神马玩意!

  “不好喝就不好喝,假惺惺地撒什么谎!”

  这性格彪悍的妹子倒比昊学先发作起来,手脚麻利地把粥碗撤掉,看样子是打算再重来一次。

  “煮白粥,你完全不用放任何东西,刚才水和米的比例还可以,直接复制就行!”

  昊学在她背后笑呵呵地指点,原来不是每个妹子都叫何婉君。

  “还有,你这粥里什么都没有,也敢叫皮蛋瘦肉粥?”

  “我网名就叫皮蛋瘦肉!”

  王晓燕没好气地丢下一句,忙乎她的白粥去了。

  昊学看着她窈窕的背影,纤腰不堪一握毫无赘肉,难以想象竟然在不远处就异军突起,突然崛起峰峦。

  两个皮蛋……下面是瘦肉……

  嗯!你这网名起得真心不错!

  喝过粥,王晓燕又陪了昊学一上午,直到他渐渐康复。

  毕竟是20岁的身体,这场腹泻来得急,去得也快。中午两人叫了外卖,昊学一顿饱饭下肚,总算是恢复了六七分气力。

  饱暖之后,当然得思**啊。

  然而这会儿王晓燕已经完全醒酒,却是笑着打掉了昊学作怪的手,红着脸不肯配合了。

  毕竟两人连正式的表白都没有过,就这么大白天拉上窗帘直接……有点太……

  痛失良机啊!

  昊学心中哀叹,这个涂黑王晓燕的机会彻底木有了,都是那该死的老宋烧烤店!

  到了傍晚时分,跟王晓燕说:“我出去一趟。”

  “做什么?”

  昊学杀气腾腾地咬牙道:“找麻烦去!”

  啊?

  王晓燕一愣,不放心地想要一起跟去,却被昊学拒绝。

  今晚场面不会太好看,让这丫头跟着,影响自己伟光正的高大形象!

  好说歹说,劝住了王晓燕,昊学单枪匹马赶到老宋烧烤店。正是傍晚上客的时候,店里闹闹哄哄早就坐满,点单催菜的声音此起彼伏,老板忙得团团转,一眼瞅到昊学,脸上泛起一个笑容来。

  “来了啊,今天人有点多,你们几个人,我给你找个地儿?”

  话虽然说得殷勤,心里却是有些沉重,看昊学苍白的脸色,莫非又是昨晚那点过期羊肉惹的祸?

  这可已经是第三拨找后账的人了。

  “找什么地儿!”

  昊学心里憋着火,他十分确定肚子就是这里吃坏的,因为昨天中午自己根本没吃饭,就晚上撸了一场串,酒也喝得不算多。搞成这模样,刚才路上打电话给宋三金,这货也是有气无力的样子,说跑了一夜厕所。

  那还怀疑什么,昊学直接提高了嗓门叫道:“老板,你家昨天烤串的羊肉,不新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