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063章 还整不整?
  昊学喝得已经有了八分醉意,居然没注意到宋三金已经把账结完了。叫过服务员来打算买单,才知道宋三金这回的确是生了气,原本这种局应该是自己结账的。

  这货的性子还是那么急!

  昊学倒也不着急,误会而已,回头说开就没事了。

  “寒风萧萧,飞雪飘零。长路漫漫,把戈而行……”

  摇摇晃晃刚离开烧烤店,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拎起来一瞅,却是刚才打通没人接的王晓燕。

  玛格吉这会儿赌局都散了,才想起回我电话,这不靠谱的妹子!

  “嗨,晓燕。”

  接起电话一听,那边却是闹闹哄哄的嘈杂环境,似乎还伴随着鬼哭狼嚎的歌声。

  这种声音背景只有一种可能,不知哪个二流ktv的包房外面……

  “昊学,你在哪呢,快来金碧辉煌救我,他们……灌我酒!”

  嗯?

  本来因为宋三金的误会,昊学就稍稍清醒了几分,这会儿突然听到王晓燕的呼救,不禁眉头一皱,追问道:

  “怎么了?”

  “本来是同学聚会的,可不知怎么都冲着我来了,好像是有个追我很久的男生安排好了一切,想造势表白来着!现在我上个厕所都不让带包,没法脱身了,你快过来解个围吧!”

  “金碧辉煌是吧?等着!”

  昊学心想这叫什么事儿,表白先灌醉?世风日下啊……

  地方距离学校也不远,昊学为了求快还是打了个车,5分钟内就赶到了王晓燕说的包间内。

  一进门,闹哄哄的气氛静了一下,除了王晓燕之外都不认识这位,走错门了吧?

  “你总算来了!”

  王晓燕看样子已经喝了不少酒,脸蛋红扑扑的,看到昊学赶紧站起身来,脚步略有些摇晃地走到昊学旁边,大大方方地挽住了他手臂,笑道:“今天咱们也喝了不少啦,我男朋友来接我,我就先走一步了哦!”

  昊学觉得自己醉了,不知是酒的缘故还是因为身旁的王晓燕。

  人家女孩都这么主动了,昊学又带着酒意,那还有什么客气的,顺手搂住王晓燕,向包间内的众人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不好意思哦,晓燕酒量也一般般,我先带她回去了,你们大家继续,尽兴哈!”

  尽兴你妹啊!

  包间里一个长相很阳光的年轻男人顿时火大了,你把晓燕带走了,我还跟谁尽兴去?

  在大学那会儿,苦苦追求了王晓燕四年,从大一到大四,却始终没有一个结果。现在毕业了双方没了交集更加不用指望,他一咬牙索性打算今晚搞一场大的,把相熟的同学都聚到一起,以同学聚会的名义骗来王晓燕,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他安排好的说客,等王晓燕喝多了,大家再一起哄,搞点浪漫场景,难道还拿不下来?

  可这货从哪冒出来的,没听说晓燕找了男朋友啊,这才毕业几天就名花有主了!

  可是他毕竟只是同学关系,又没打算违法犯罪。人家男友都到场了,他还能怎么样,只好眼睁睁看着两人搂搂抱抱地跟大家道别,转身离去。

  “靠!”

  赵大可苦心经营的局面就这么泡了汤,气得一瓶啤酒掼在地上粉粉碎。

  众人见他发了飚,也都不愿触这个霉头,纷纷告别,包房内很快就剩下赵大可一人。

  麻痹的看起来那小子也没少喝,这下孤男寡女都喝多了,接下来的是不是么么哒就是啪啪啪,用脚趾头都想得到流程。

  老子的女神啊!!!

  赵大可刚才是真想一啤酒瓶子放倒了这半路杀出的程咬金,可那样一来好端端的表白现场就成了行凶现场,一样是气氛全无。

  兜里还揣着本来准备将气氛推到最**的钻戒,足足三万块啊!

  玛格吉的现在也白瞎了。

  小子,你特么最好以后别落到我手里,整不死你我不姓赵!

  “到啦!自己能上去呗?”

  昊学扶着王晓燕下了车,却觉得自己肚子里有点闹腾,难道是刚才的烤串有毛病?

  王晓燕今晚着实被赵大可带动全场灌进去不少啤酒,尽管她在女孩当中算是有些酒量,毕竟也不是陪酒员的级别。昊学已经是第二次送她回家了,不知怎地,她一下子想到了上次看到昊学走进成人用品店的画面。

  好男人,要抢的!

  王晓燕借着酒劲,微微喘息了几口,突然开口道:“送我上去呗,家里……没人……”

  嗯?!

  昊学一下就秒懂,此情此景,强调家里没人,那要是还需要人家女孩子往深里说,就比柳下惠还牛掰,直接叫“腰下不会”算了。

  青年男女,既然彼此有意,对方又释放了明确信号,还矜持个蛋!

  昊学瞬间欢乐起来,随手给了出租车司机50块叫他走人,感觉自己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走路也有力了,一口气上五楼,不费劲!

  王晓燕主动释放的信号,当然明白即将发生什么事,虽然有酒精的冲动成分,内心也没多少抗拒,只是羞的满脸通红,把身子微微贴近昊学,却觉得前所未有的心安。

  门开,一个声音响起。

  “燕儿,澳门赌博网站:去哪了这么晚才回来,以后别……”

  “啊?”

  “啊!!”

  一叠声的惊呼响起,王晓燕傻乎乎地拉亮了电灯,发现老爸王学军手里拿着一个药瓶,呆呆地望着自己。

  而这会儿,她整个人和昊学靠得很近,说是搂抱在一起也不为过。

  昊学这个尴尬,正准备和姑娘做点羞羞的事情,当面碰见人家爸爸。

  说好的家里没人呢?

  做人要诚实啊!

  “爸!你不是下午的火车回老家了吗?”

  王晓燕简直有点气急败坏,赶紧从昊学身上下来,语气中一半撒娇一半埋怨。

  这也太措手不及了,羞死人!

  “呃、这个……”

  王学军也看清了男的正是给自己治病的小昊神医,不由得暗道,果然还是我女儿有本事,该出手时就出手!

  “火车晚点,我有瓶药忘带了刚好回来取一下……我这就走,赶下一班火车,要到时间了!”

  砰!

  王学军迅速离开,其实本来火车晚点,他是打算明天早晨再走,不过现在这情况,显然这房间是要留给一对小情侣的。

  反正这会儿也有车次,还是早点回老家吧!

  女儿长大了,终归是人家的,这个昊学,王学军很满意。

  现在才是正经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甚明亮的灯光下,王晓燕脸上泛着酒醉的红晕,更显得娇艳欲滴。

  “那个……我们……”

  昊学看得有些呆,说出来的话更呆。

  “还整不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