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059章 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
  胡斐只想张口大叫:“我不要你这样!!”

  可是在程灵素亲手配置的药物作用下,他根本无法发出任何声音,只能看着程灵素吸完毒血,又做了一些奇怪的布置后,便静静陪在他身旁。

  程灵素没有再说话,只是深情地望着胡斐的眼睛,一切柔情蜜意,尽在不言之中。按照神秘人的说法,这叫做“此时无声胜有声”,那人说话,总是似乎含有很深刻的道理。

  昊学知道,原本的剧情当中,程灵素临终之前那几句话已经算是完全剖白心迹,再多添一句便显得累赘。程灵素的戏份,至此已经基本结束,接下来,该给胡斐打个电话了。

  不多时,程灵素身子摇晃了几下,摔在胡斐身边。

  胡斐见她慢慢合上眼睛,口角边流出一条血丝,真如是万把钢锥在心中钻刺一般,张口大叫:“二妹,二妹!”可是便如深夜梦魇,不论如何大呼大号,总是喊不出半点声息,心里虽然明白,却是一根小指头儿也转动不得。

  按照原本的剧情发展,此时程灵素已经香魂杳杳,永远不能再睁开眼看到那个她思之念之的大哥。

  然而现在,虽然两人仍是一动不动地躺着,却是因为程灵素自己服下了特殊药物,造成死亡的假象。

  胡斐身不能动却神志清醒,亲眼看到程灵素因为救治自己而死,又见石万嗔等人去而复返,却被程灵素生前布置的七心海棠蜡烛连杀两人,石万嗔也毒发遁走。

  看着程灵素一动不动的身躯,胡斐心中一片凄凉。

  二妹总是处处想到我,处处为我打算。我有什么好,值得她对我这样?值得她用自己的性命,来换我的性命?

  二妹知道我一直喜欢袁姑娘,虽然发觉她是个尼姑,但思念之情,并不稍减。那么她今日宁可一死,是不是为此呢?”

  在那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心中思潮起伏,想起了许许多多事情。程灵素的一言一语,一颦一笑,当时漫不在意,此刻追忆起来,其中所含的柔情蜜意,才清清楚楚的显现出来。

  “小妹子对情郎——恩情深,

  你莫负了妹子——一段情,澳门赌博网站:

  你见了她面时——要待她好,

  你不见她面时——天天要十七八遍挂在心!”

  王铁匠那首情歌,似乎又在耳边萦绕。我要待她好,可是……可是……她已经死了。她活着的时候,我没待她好,我天天十七八遍挂在心上的,是另一个姑娘。

  在这个瞬间,在胡斐的心中,程灵素的位置第一次超过了袁紫衣,无尽的悔恨袭上心头。

  为什么要舍命救我!

  以生生造化丹让自己续命九年,我们在一起快快乐乐地生活九年,难道不够么?

  就算她要陪着我死,到那时候再死不好么?

  如今你就这样弃我而去,我一个人孤苦伶仃在世上,就算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这一切,尽在昊学的预料之中!

  这次他利用的,是另外一条在现代社会中早就广为人知的理论——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之前程灵素时时在身旁,更因为对胡斐情深一往,胡斐因为得来的太容易而不知道珍惜,甚至没有真切认识到程灵素在他心中的地位。

  然而现在,程灵素死了,就这样因为给胡斐吸吮毒血而死在他身旁,这种心灵冲击力十分强大!

  昊学知道,就算胡斐对袁紫衣有再深的感情,在这一刻,他心中也只会有一个人,就是身边这个已经“死去”的程灵素。

  珍惜眼前人!

  昊学适时地拨通电话,三声等待音之后,接入到胡斐耳畔。

  “后悔么?”

  什么人?

  胡斐身上的药性渐渐散去,刚刚能活动身子,突然听到耳边这样一句问话,不由得浑身一紧,连忙游目四顾,却并无异状,不是那石万嗔再度回返。

  “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你面前,你没有珍惜。直到失去之后,才追悔莫及。这种感受,你体会到了么?”

  胡斐泪流满面,只觉得句句都说中自己的心思,自己已经恢复了行动,然而二妹程灵素还是僵硬地躺在那里,没有一点点动静。

  没有珍惜……追悔莫及……

  他甚至已经没有余裕去想到底是谁在说话,整个心灵都被巨大的悲恸填满。

  我活在这世上有什么意思?二妹对我这么多情,我却是如此薄幸的待她!我不如跟她一齐死了!

  昊学顿了一顿,让他消化一下至尊宝那句,又继续问道:

  “如果上天能够给你再来一次的机会,让你跟程灵素说三个字‘我爱你’,你愿意吗?”

  我爱你?

  这表达方式好怪啊!

  胡斐从没听过如此简单直白的言辞,刚一入耳觉得有些粗鄙不文,然而越品味越觉得大巧不工。

  不过就是三个字而已,何必弄那么复杂的一串文绉绉的废话?就这样三个字砸过去,胜却一切文言修饰!

  可是……

  胡斐看看程灵素的“尸体”,又悲从中来。

  “现在说还有什么用,二妹她已经……”

  昊学笑了,语调轻松地说道:“我听说,真爱有神奇的力量,能够起死回生也说不定。难道程姑娘为你不惜生命,你连说一句话的勇气都没有?”

  “我有!”

  胡斐念及程灵素生前的种种好处,再无半分犹豫,扑到程灵素已经僵硬的身躯前,未语泪先流。

  “二妹,我好后悔……”

  沉默许久,才终于哽咽着开口,“是我辜负了你的一片深情,现在虽然你可能再也听不到了,但我还是想对你说——”

  “我爱你!”

  三个字出口,胡斐的情感也到达了最高点,直欲爆发出来痛哭一场,目光扫过程灵素的脸上,却骤然睁大了眼睛。

  随着他话音刚落,只见应该是已经因为吸吮毒血而死去多时的程灵素,眼角悄悄滑过一串泪珠。

  “二妹?!”

  胡斐又惊又喜,伸手去摸程灵素的鼻息,却被两条软绵绵的手臂直接抱住,伏在他怀里失声痛哭。

  高人,这就是高人那!

  果然一番布局下来,胡大哥就对我说出了那三个字,好简单好直接,听得人脸红心跳。

  胡斐如在梦中,怀里抱着死而复生的程灵素,心想真爱还真有神奇的力量,能起死回生?

  “二妹,你刚才……”

  “刚才都是那位高人定计设局,你没有中毒,我更没有。只是我用药物模拟了这个过程,你不怪我吧?”

  胡斐没有说话,只是用力把怀中的女子抱紧,已经完全表达了他的心思和态度。

  许久,两人分开,不约而同地望空跪倒,感谢未曾见面的高人凭空出现,不但救下了程灵素的性命,更成就了一段美满的姻缘。

  昊学接通着胡斐的电话,能听到两人碎碎念的感激之词。

  身为一个有节操、有道德、有原则的现代人,他做好事从来是不求感谢的,尤其是这种情真意切的言语,向来都不是昊学需要的。

  所以五分钟后,昊学兜里多了两样东西。

  七心海棠。

  生生造化丹。

  这才能表达你们的真挚感谢嘛!光说废话有什么鸟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