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057章 拯救程灵素!
  readx; “宇哥,忙着呢?”

  吴杰超听着这随随便便的口气,对昊学的崇敬又多了一分。

  了不起的人物啊!

  “昊老弟,不好意思哈,刚才在出任务没接到电话,后来再打就没人接,我找人查了一下才知道你居然被刑警总队抓走了,怎么样没什么事儿吧?”

  刘小宇根本没问事由,他相信自己的眼光,昊学绝不是作奸犯科的人。而要为难昊学的严尽守却着实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派出一支队伍把昊学捞了出来。

  “没事儿,全靠宇哥帮忙啦!我在里面一提你的名字,他们都吓尿啦,一个个毕恭毕敬的,全托你的福了!”

  “哈哈哈!”

  刘小宇知道这小子满嘴胡说八道,澳门赌博网站:也不以为意,反而觉得近来很少有人能和自己这么悠闲地聊电话,感觉很放松。

  “对了宇哥,托你打听的事情,有眉目了嘛?”

  昊学说了句笑话,转入正题,毕竟老爸失踪了十来年,总得有个说法啊。

  母亲万芸虽然也在京都内,可是因为当年抛夫弃子的往事,昊学幼小的心灵受过极深的创伤,下意识地不愿意和她多接触,近年来随着年龄长大虽然关系有所缓和,可还是有厚厚的一重隔膜。

  “呃……正在查,正在查!我这里先忙着了哈,回聊!”

  刘小宇笑容僵在脸上,连忙找了个借口挂掉电话,顺手就又拨通了一个号码。

  “死猴子!你还想不想干了?查个人给我磨磨唧唧的快半个月了,你在搞毛啊?”

  一通疾言厉色的训斥,那边的一个瘦小的男子也叫起了撞天屈,“宇哥,这事情不是卡在我这里啊!我怎么知道昊天的资料竟然是s级,就算是咱们天剑要查询,也要提交材料等上面批复,他们那些部门的工作效率您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也只能等着信……”

  “滚滚滚!有消息了赶紧给我打电话!”

  刘小宇黑着脸按掉通话,心想昊老弟就求这么点事,还办不明白,还怎么求人家给老大看病?

  说来也怪了,他这个老爸昊天的资料,居然是国家s级机密,究竟是什么人!

  靠!怎么给挂了?

  昊学莫名其妙地看着手机,冲旁边的吴杰超问了句,“你们这位刘小宇指挥,是不是骗子啊?”

  吴杰超:“……”

  昊学心情不错,有惊无险地走了一趟看守室,却是进去充老大的,说起来还是得感谢神奇通讯录啊。

  若不是在通讯录里找到了华拳天字派的掌舵人姬老三,恐怕没那么容易让叶无道俯首称臣,并且立刻确立了他在看守室中的老大地位。

  姬老三腿上有旧伤瘫痪了十几年,被昊学求胡青牛指点了一套治疗方案,虽然不能立刻复原,却是给了他极大的希望,几句华拳口诀当然是手到得来。

  最令昊学无语的是,胡青牛悄悄告诉他,新型“羊肠子”太好用了,就是数量少了点,求他再多给点。

  卧槽尼玛那是十二只装,十二只啊!这才过去一晚上啊有木有!

  学医的男人太可怕了,这一点不可不知……

  还得再给姬老三道个谢,顺便谈谈后续治疗的问题,毕竟瘫痪十年也非同小可,同样要用到“以气御针”,昊学现在还远远达不到水准,既然承诺了人家,就不能言而无信,保持联系,也有助于长期收服叶无道。在当今社会,只要不牵涉热武器,叶无道绝对是一把好手。

  翻开通讯录,找姬老三的名字。这通讯录也是猛,原著当中没提及名字的,那就存一个“姬老三”。要不是昊学上网查飞狐外传,还未必能想起来这个名字,太生僻了好么,资深金庸迷都记不清。

  飞狐外传的人名都是集中在一起的,姬老三不知在哪个犄角旮旯里躲着。最开始的自然是——胡斐。

  胡斐,药王庙,送别马春花。

  怎么又和马春花搞一起了……

  昊学嘀嘀咕咕,正准备绕过胡斐往下翻,脑子里顺便过了一下原著的剧情,却是遽然心惊。

  在药王庙,送别马春花?!

  这不是一般的送别,这时马春花已经被灌下毒酒,临死前便是在药王庙中最后见了一面陈家洛扮演的“福康安”,溘然长逝。

  可是,然后呢,然后是什么?

  坏了!

  昊学立刻想到,就在马春花咽气之后,发生了飞狐外传最虐心的一段剧情。

  胡斐和程灵素双战“毒手神枭”石万嗔,却不幸中了碧蚕毒蛊、鹤顶红、孔雀胆的混合剧毒,最多只能用生生造化丹为胡斐续命九年。

  危急时刻,程灵素舍身救情郎,却就此香消玉殒,永远成为了“飞狐”生命中不可磨灭的回忆。

  这部分情节,昊学几乎是看一次哭一次,程灵素是他最喜欢的几个女主之一,死得实在是太可怜了。

  然而现在,这一切都不会再发生了,绝不会!

  昊学记得,胡斐是被石万嗔以高明的下毒手法,把混合毒粉喷上手背,就此无药可解。

  要破解这个事情,那太简单了……

  “超哥,你那里有军用手套之类的东西么?”

  昊学来不及多想,直接跟身边的吴杰超讨东西。

  吴杰超一愣,点了点头,取出一副天剑定制的特种兵专用手套来。这手套材质特别,保持轻薄的同时,有相当强悍的防御能力,能够徒手抓握利刃而丝毫无损,算是近身搏斗的一件利器。

  昊学随口道谢,拿着手套又犯了难,这东西倒是没问题,足可以救下胡斐的性命。

  可是如何让胡、程两人相信自己,戴上这手套?

  双方可没什么交情,总不至于立刻言听计从。江湖人本来就是谨小慎微,更不可能把来历不明的东西套在手上。

  昊学脑筋飞转,飞狐外传中的一段段剧情,在脑中放电影似的闪过。

  胡斐虽然武功高绝,但是行事其实没有程灵素有主意,程灵素说的话,他多半肯听。

  要说服程灵素,须得有能打动她的东西。

  此时此刻,程灵素最在意的,最期待的是什么?

  昊学微微一笑,计上心来……

  ps:新老读者请注意,由于最近严打,标准已经严格到“男女最大暧昧就是牵手”,所以本作响应要求,修改了很多前文,如果有什么删改不及时,前后不对应的地方,望读者们见谅,西来连夜修改,难免会有疏漏,在这里先道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