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056章 白加黑
  readx; 好容易将这一老一小两位煞神送走,连带着天剑的整编连队也都撤了,严尽守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觉得整个身上凉冰冰的都是冷汗。

  今儿真是见了恶鬼了!哪来个这么恐怖的小子,关系广、路子野,居然还尼玛会医术、懂武功?

  刘鹏亦步亦趋地跟在舅舅身后,看他脸色不好,也不敢多话。

  他没达到严尽守的地位,并不知道天剑二字意味着什么,心里念念不忘的还是对昊学的报复。刚才舅舅好像说可以联系一下道上的朋友,自己要不要提醒他一下?

  “左眼皮跳跳,好事要来到。不是要升官就是快要发财了……”

  严尽守的电话又响了,他惊弓之鸟似的又抖了下,心想那小子都走了啊,这又是谁?

  一看号码倒是认识,京都赫赫有名的一个人物,很少有人知道他的本名,大家都是习惯性地称其为“腐面”,这是因为此人脸上有横七竖八的无数刀疤,虽然都是陈年旧伤,却也是皮肉翻卷十分狰狞,不像人的模样。

  早年还有人经常以此事取笑,然而近年来,腐面势力越来越大,再也无人敢嘲笑半句。

  之前严尽守想联系的几个人,不管是恶狼、金牙还是老黑,都远不能和腐面的势力相比。甚至腐面手下最得力的两名大将,一个叫小宝,一个叫大臭,都比之前严尽守想到的三人要强大许多,只不过严尽守和恶狼他们更熟络一些而已。

  可昊学刚被军方的人接走,现在居然是这外号腐面的家伙亲自打来电话,什么用意?

  不要告诉我说,昊学那小子黑白通吃啊!

  “严局长,你好。”

  电话接通,那边是一个彬彬有礼的声音,礼数上无可挑剔。可不知怎地,严尽守身上平白泛起一层鸡皮疙瘩,简简单单一句问好,可他心中的恐惧竟然还胜过了刚才被十把手枪同时指向。

  天剑再强大,也是国家军队,做事讲究规矩章法,总不会乱来。可这腐面……却恰恰是不按常理出牌的代表。

  招惹天剑,哪怕是正面冲突强行阻拦他们带走昊学,最多最多,最惨的结局也就是以那个什么危害国家安全罪被当场击毙。然而如果得罪了腐面,严尽守只怕自己全家老小的安危,都难以得到保证。

  当然,如果不是特别必要,对方轻易也不会招惹他这个京都公安副局长,大家相安无事已经多年,也算有点默契。

  可今天这句问好,严尽守怎么听怎么都有一股不讲情面的意味。

  “老付,怎么想起来兄弟我了?找地方喝一杯去?”

  严尽守接起电话打了个哈哈,试图把关系拉得近一点,知道腐面真实姓名的人不多,严尽守算一个。

  然而对面却也轻轻地笑了,“喝酒就不必啦!我听说严局长刚才抓了个人,叫昊学?”

  卧槽!果然又是他!

  严尽守都快哭了,这到底是个什么人呐!

  早知道是这样,别说只是放蜜蜂蛰了刘鹏这蠢货,就是蛰死了,也不关自己毛事啊!!

  “放了,老付,人我刚刚已经放掉了,是天剑部队派人接走的,现在不在我这里!”

  赶紧把事情推掉,严尽守现在只想和那个叫昊学的家伙离得越远越好,最好不要沾上半点关系。

  哦?

  电话那头倒也愣了愣,“那打扰严局长啦……”

  沉默了一小会儿,似乎是犹豫再三,这才又开口,却收起了笑呵呵的语气,“严局长,咱们也是相识多年,看在这层老关系上,我还是提点你一句。以后可得把招子放亮一点,不要什么人都招惹,不然到时候可没人救得了你!”

  “是是是!”

  严尽守拿着电话连连点头,也不管对方看不看得到,觉得对方语气恢复了点亲近,便试探着问道: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路?”

  “别瞎打听了!我只说一句,如果打电话给我的那人要让我死,我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说完这一句,腐面果断挂掉了电话,严尽守就知道,以两人的交情,也只能说到这一步了。

  想想腐面的能量和这句话代表的含义,严尽守觉得身上的冷汗又多出了一层。

  “二舅,谁的电话啊,是你找了朋友,要搞那小子……”

  啪!

  严尽守想也不想,转身就是一个巴掌甩过去,耳光响亮。

  “搞你妈啊!我还想多活两天!”

  刘鹏不明白他何以突然暴怒,捂着脸欲哭无泪,心想我妈不就是你亲妹妹么,这心思太禽兽了……

  京都第一人民医院,高级特护病房。

  “爷爷,既然那人的丹药这么厉害,咱们干吗不直接把他请来,再要几颗药,把你的身体彻底调理好?”

  和昊学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位“女魔头”,此刻摇晃着一位老人的手臂,少了几分灵气却多了一点娇俏。

  “呵,丫头,你可知道到了我这个地位,越来越不愿意欠人情。既然病情已经控制住,我也算开口帮了那小子一个忙,何必再纠缠不清?就算再有神丹妙药,人总也是要死的……”

  “而且,那人和天剑似乎过往甚密,我也不愿意招惹天剑那个老怪物,别看他现在冻住了,这辈子生死危机都不知多少次,谁知道啥时候又活蹦乱跳的找我麻烦?”

  老人声音不大,语调却很稳,轻轻抚摸着病床前女孩的头发,缓缓说话。

  “难道咱们现在还怕了那天剑不成?”

  女孩却似乎是有点不服气,嘟起娇嫩的红唇。

  “怕!当然怕!”

  老人毫不犹豫地点头道:“能问出这话,丫头你就还太幼稚……别看很多高官都拜在你爷爷脚下,那多半是因为他们自己屁股不干净,咱们攻其弱点才能在一定程度上控制局面。”

  “你难道以为,凭借咱们这点实力,能够正面和国家军队对抗?那简直是不自量力,胡说八道!”

  “就算不论整体实力,一对一交手,我这辈子也就怕过一个人,那就是天剑的那个老怪物。他妈的每回我以为自己有所精进,去找他打架,都刚好差一点点,被揍得鼻青脸肿……”

  在那女孩心中,这位爷爷应该是无所不能,这还是第一次从他脸上看到隐隐的一重忌惮和恐惧,不由得惊讶地用手掩住小嘴,心中却对那个叫昊学的年轻人更加好奇起来。

  “阿嚏!”

  不知道已经被人惦记上的昊学,这会儿还和吴杰超混在一起,随手摸出手机来给刘小宇拨了过去。

  “宇哥,忙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