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055章 风生水起
  地狱之门里的都是些什么人,严尽守一清二楚。除了一个特殊渠道进来这里说是“修炼”的怪人,其他都是身上背着重案的小流氓、大混混,又多少有点关系或者是案情复杂,才滞留在这间看守室内。

  新人进到这里是个什么待遇,严尽守更是心知肚明。上次有个小青年得罪了他,被送去那里,三个小时后被人抬出去,整个屁股都开了花,到医院做了缝合手术。

  这回这个叫昊学的,那比上次那家伙还清秀一点啊,可真是要了亲命了!

  严尽守心道,不会是这些不讲理的大兵看到画面太美,一怒之下把自己也丢进去尝尝味道吧?

  菊花一紧……

  满怀忐忑地穿过院子,严尽守故意高声叫道:“查房,各看守室都老实点!”

  希望别太惨,好歹简单拾掇一下,聊胜于无了。

  亲自打开看守室的大门,严尽守甚至都没敢抬头,怕看到什么凄美的画面。

  菊花残,满地伤,你的笑容已泛黄……

  然而,意料当中的惊呼、愤怒、控诉都没有发生,只听到吴杰超啪地一个立正,敬礼道:

  “天剑部队少校营长吴杰超,奉命前来接昊先生离开,您受委屈了!”

  吴杰超这词儿倒是预先编好的,然而看着面前的场景,觉得这词儿编得有点问题啊。

  这哪是受委屈,这尼玛是过来当大爷了吧?

  严尽守觉得气氛不对,也小心地抬起头来,看看着昊学到底被整成什么样子了。

  这一抬头,严尽守觉得他又想要浑身乱抖了……

  太吓人了!

  你小子身上有核武器啊?怎么就混得这么风生水起,这尼玛就算是玉皇大帝来这里,也就这种待遇了吧?

  看守室内,唯一的一张单人床,昊学舒适地半躺着,身后有一个满脸横肉却堆满了谄媚笑容的家伙在卖力地打扇子、床尾一左一右两个凶名素著的大混混正在小心谨慎地捶腿,时不时偷眼看看昊学的表情,唯恐轻了或者重了。

  昊学摇头晃脑,正在哼哼什么小调,右手边还有个端着茶水的人,随时等他哼唱渴了就喝口水润一润……

  稍远处的空地上,那个严尽守称为“怪人”的老头,正眉头紧锁,手脚不时比划着几个动作,就连室门打开有人进来都恍若未闻,似乎是进入了某种顿悟的境界。

  吴杰超和严尽守对视一眼,本来还很紧张的关系竟然因为共同的惊讶而变得融洽了许多。

  吴杰超心想,这老小子是早得到了消息,故意安排的戏码给我看吧?

  严尽守却松了一口气,这下自己这颗脑袋算是保住了,都把人给你伺候成这样了,总算是有功无过吧?

  两人相对无言,却听那怪老头比划了一阵,苦笑着摇摇头,先想昊学恭恭敬敬地一鞠躬,开口问道:

  “祖师爷爷,这一招‘凤凰旋窝回身转’我还是想不明白啊……”

  “笨蛋!”

  昊学微微撑起身子,训斥道:“我再给你说一遍要领,剩下的你好好参悟。只有自行领悟的东西才是自己的,不然我什么都掰开揉碎了教你,也没太大意义。”

  “返身提膝穿掌,赶步、击步之后,最关键的是跃在空中身形反转,在瞬息之间腿掌连施,那才是这一招的精要所在!其中运劲使力的法门,关键在于……”

  昊学一脸的庄重,俨然便是教导弟子的架势。

  然而除了这些从电话里听来的要领,他会个屁的华拳!还掰开揉碎了给人指点?哪怕让他扎个马步都不太稳当。

  不过好在叶无道一生苦修华拳,本身已有极高的造诣和理解,如今得到失传已久的师门拳法精要口诀,虽然没有人示范讲解,竟然也渐渐明悟,接连学会了好些华拳当中的绝招杀手,喜上眉梢,对昊学更是顶礼膜拜,奉为“祖师爷”。

  教训了叶无道一顿,昊学看看门口目瞪口呆的俩人,哈哈一笑,跳下床来。

  “是宇哥派你过来的?”

  一看这军官,昊学隐约也猜到了来路,笑嘻嘻地瞅了严尽守一眼,“我可以走了呗?”

  “可以可以,都是一场误会,原来是那个朝阳村村长恶意诬陷、报假警,回头我们一定严肃处理!”

  严尽守现在只求能快点送走这尊瘟神,哪还敢留他在看守室里,这尼玛看守室都被你改造成疗养院了有木有?

  地狱之门?以后干脆叫精武门算了,中间练武那位是陈真,您老人家这派头,那就是霍元甲啊!

  吴杰超也是惊住了,刘副指挥跟自己说的是这位医生十分重要,关系到总指挥的病情,让他务必尽快营救。

  然而一见面,他发现这个叫昊学的年轻人未必只是一个医生那么简单。

  刚才那室内练武的老人,分明是一个隐世高手,身上弥散出的强大气息连他都感觉到相当的威胁,就算手中有枪械都无法让他有足够的安全感。

  而这样一个高手,竟然对这年轻人奉若神明,称其为祖师爷爷!

  还有,刘副总指挥那是什么级别,天剑部队的二号人物,华夏国中将军衔!

  这位昊先生竟然随随便便和他称兄道弟?

  够这资格的,在天剑部队以外,一共也没有几人!

  “您别走啊……”

  叶无道是最不希望昊学离开的人,这位一肚子武道拳经的祖师爷爷要是走掉了,自己还在这里修炼个屁!

  他找关系进到这大名鼎鼎的地狱之门,目的很单纯,就是为了揍人。演练新招总要有个靶子,又不能随便出去打架斗殴,听说这里打人不受限制更没有道德压力,随便揍谁都是对方罪有应得,这才在这里弄了个小单间住着。

  然而对手太弱,其实并没有什么卵用,几年的苦修钻研,还不如昊学几句口诀来得痛快酣畅。

  昊学走了,他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祖师爷爷,让我跟着你吧,端饭送水扫地烹茶什么杂活都行,只求祖师爷爷不要丢下我啊!”

  呃……

  昊学心想还需要你端饭送水?老子是植物人么!

  再说了,家里有何婉君很完美了,多个老头子菲佣,别人会笑我变态的。

  “你随便去哪都好,别阴魂不散地跟着我!有事我会找你,顺便指点你几招就是了!”

  昊学懒洋洋地发了话,叶无道虽然被嫌弃,却没有半分怨怼。一听还能指点几招,笑得脸上的褶子都开了,连连点头,好容易找到的大粗腿,可得牢牢抱紧不敢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