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049章 你们没看错!
  昊学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这四个闯进来的“警察”,麻痹的真假还在两可之间,就算是真的,也是和赵大宝串通好的货色,自己和他们没什么好说的!

  “你就是行凶者?”

  他不说话,却有人先开口,那四个警察中的一人踏上一步,面色不善地逼问道。

  “我行凶了?我行什么凶了,你们看见了?”

  昊学一看这架势就心中不爽,只是不知道赵大宝把事情做到了什么程度。

  “当然!”

  刚进门这四人居然同时点头,“你因为土地承包的事心怀不满,搅乱朝阳村村委会办公秩序,打砸办公室,打伤村长赵大宝,跟我们走一趟吧,有地方给你好好说清楚自己的问题!”

  靠,还是低估了他们的无耻程度啊!

  昊学这下基本可以断定,赵大宝背后有人要搞自己,甚至这个局从自己开始土地承包之前,就已经开始布置,今天正是最后收网的时刻,偏偏自己一头撞了进来。

  “你们俩都亲眼看到,我打伤的他?”

  昊学一指形象凄惨的赵大宝,对几个警察问道,“我是怎么打伤他的,用的什么东西,为什么我身上没有打斗的痕迹?”

  这……

  四名警察被他这一较真,竟然有些语塞,赵大宝连忙哀嚎道:“用笔筒砸的我!你看笔筒都被砸碎了!我一个几十岁的老头子哪能和你年轻人殴斗,当然你没受伤。”

  “对!”

  一个警察迅速接过话头,“凶器就是那个笔筒,等会儿作为证据一并带走!嫌犯昊学少废话,等到了地方,再老老实实交代问题!”

  说这话,两人取出手铐,另两人却是直接掏出了电棍、手枪,一副强制执行的模样。

  呼……

  昊学看这架势,评估了一下双方战斗力,自己怕是搞不过了。

  毕竟九阴真经还没有开始修炼啊,就算凭借玉蜂针在手,对方也同样有警械,不可力敌。

  看来今天这亏算是吃定了,接下来的事就要靠吴书振帮忙。反正自己被抓走,书华建筑公司的包工头一定会迅速把事情汇报给吴书华,这是藏不住的。

  看了看还在扮可怜的赵大宝,不由得怒从心头起,今天算是被这死胖子坑了。

  “你们没看错!是我一时气急,打伤了赵村长。”

  昊学叹息一声,似乎认命似的低下了头。

  嗯?

  众人倒是一愣,心想我们看到了个屁啊?这还没给你上什么手段,就怂了?废物一个嘛……

  这趟差事算是搞定了,每人2000块的好处费拿得心安理得。

  因为昊学认怂,几个警察都放松下来,刚才剑拔弩张的气氛稍稍冲淡,也就没人注意到昊学不经意间走动几步,离赵大宝近了些。

  “不过,关于凶器,你们说得不对……”

  昊学突然抬起头,看着几个警察,嘴角泛起一个诡异的笑容。

  不好!

  警察突然觉得事情不妙,再向上扑的时候,却已经晚了。

  昊学早就看准了那个刚才被赵大宝放下的烟灰缸位置,此刻身形一闪就抄在手中,果然是分量十足,这个够劲!

  “我去你麻辣隔壁吧!”

  昊学一个箭步窜到正在表演“痛苦”的赵大宝身前,一手揪住衣襟,右手烟灰缸毫不留情地直接砸了下来。

  砰!

  纯玻璃的烟灰缸足有几斤重,虽然没有棱角,却相当于是一颗沉重的鹅卵石,就这么重重地砸在赵大宝头顶,硬生生用钝器砸出一个硕大的血包,瞬间就肿了起来。

  “啊!!!”

  杀猪似的一声惨叫,赵大宝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差点被当场砸晕过去,头顶上剧痛随后才袭来,疼得他连连惨叫,下次再表演“痛苦”的时候,应该能更真实一点。

  这还是昊学手上留着分寸的结果,就凭刚才那烟灰缸的分量,若是真的砸出全力来,弄得不巧真能出人命,昊学可不想缠上人命官司,痛痛快快砸一下解了恨也就是了。

  反正这屋里的众口一词都说亲眼看到自己行凶,那自己不真的行凶一下,岂不是白白被诬陷?就算自己找到律师也抵不过这些作伪证的家伙,现场证据更是很容易做下手脚,到时候百口莫辩。

  现在好了,老子的确是行凶了,行凶得很爽!接下来的事你们随意。

  “暴徒嚣张!”

  几个警察气疯了,没想到这小子当着他们的面,就敢重伤赵大宝,简直是藐视法律!

  一个警察扑将上来,直接要给昊学上手铐,昊学不动声色,取出一枚金闪闪的细针来在对方手腕上扎了一下,片刻之后只见他哼也没哼一声,翻身栽倒。

  剧毒暗器,玉蜂针!

  “你敢袭警?!”

  剩余三人对视一眼,竟然隐隐有恐惧的神色,这小子用什么方法放倒了老方?竟然看不清楚!

  三个人都凑在那唯一一把手枪的后面,黑洞洞的枪口指向昊学,“你别乱来!我、我可以开枪的……”

  面对黑洞洞的枪口,昊学缓缓举起双手,**时代,就算是武林高手,恐怕也难以对抗国家机器。若是自己精熟暗器手法,倒是可以无惧这一把手枪,但是现在,还是不要太高调。

  “你们也别乱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被赵大宝买通了来设局坑老子!你们敢开枪,我首先保证他必死无疑!”

  昊学指了指地上昏迷不醒的那人,虽然认栽却也并不软弱,“事情闹大,总有人查下来,我看你们几个能有什么好下场!”

  最终,双方各退一步,昊学跟他们回去受审,而最终也没戴上手铐。

  混乱不堪的办公室里,只留下一个头上顶个血包的赵大宝,脸上鼻涕眼泪一大把。

  用手稍稍尝试着摸了下头顶,又是一声惨叫,太、太特么的疼了!

  赵大宝哆嗦着取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严局长!事儿我给您办妥了,可那小子太狠了啊,当着警察的面用烟灰缸砸我!对……好好收拾他……太好了!严局长客气了,您的事儿不就是我的事儿么,好说好说……吃饭的话……等我养好伤咱们再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