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039章 我登记结过婚?
  readx; 两家别墅的距离的确很近,又是夏天开窗,这边声音一出,吴书振律师立刻听到。

  嘿嘿,这小子是说不过我,索性来放音乐对抗?

  幼稚!你又不是第一个这么干的,你放着我就听着,声音小就当欣赏音乐,声音一大我先报警!

  过了一小会儿,吴书振渐渐惊讶起来,这段旋律是从哪弄来的,这么好听,偏偏自己从来没听过,是哪个大师的作品?

  开始还抱着敌对的心态,随时要找这位新邻居的麻烦,可听到后来,越发觉得这箫声清扬悦耳,令人心旌摇动,竟然有点欲罢不能的意思。

  不多时,箫声调子变化,似浅笑、似低诉,柔靡万端,吴书振心中一荡,竟然情不自禁地想起了逝世数年的妻子,不由得轻轻一叹,目光落在唯一的女儿身上。

  小文,是我没照顾好女儿,让她得了这病。

  思雯得病之前最喜爱钢琴,跟我说了好几次,我都觉得她还小,等大一些再说,可后来……

  不过你放心,思雯的这个心愿,我一定替她完成,就算得罪人也没什么了不起。

  再过片刻,只听得箫声渐渐急促,似是催人起舞。吴书振又听得一阵,只感面红耳赤,百脉贲张,脑海中欲念丛生,这些年为了照顾女儿未曾再娶的心思,竟然蠢蠢欲动起来。

  那洞箫声情致飘忽,缠绵宛转,便似一个女子一会儿叹息,一会儿**,一会儿又软语温存、柔声叫唤……

  吴书振觉得小腹下一片火热,终于醒悟过来,这箫声听不得!

  再听下去,面前可还有一个年轻貌美的钢琴教师,只怕自己冲动之下作出什么禽兽之事,那就铸成大错!

  抬头一看,给女儿请来的那位女琴师都已经停止了教学,完全被这神奇的箫声所引动,脸色潮红呼吸急促,也同样在拼命抵御箫声的诱惑。

  昊学把车门窗关紧,又捂住耳朵,这才听不到黄药师的吹奏,这还是因为只是通过手机传声的缘故。

  若是真的面对黄药师,这曲子又岂能是堵住耳朵就能轻易隔绝的?否则周伯通也不至于被逼得几乎乱了道心。

  砰!

  对面别墅的大门被一下子推开,重重地撞在旁边墙壁上。吴书振两手捂住耳朵,脸色难看地冲出来,直奔昊学放在一楼窗口的那对音箱。

  啪!

  音箱被他一把拽掉音频线摔在地上,声音戛然而止,吴书振这才脸色煞白地捂住胸口,耳边还有些余音萦绕,心潮难以平静。

  嘿嘿,知道厉害了?

  昊学这才打开车门,步履轻盈地走上前去,站在吴书振面前,并不先开口说话。

  “对不起。”

  吴书振有些畏惧地看着面前这个年轻人,再不敢有半点轻视的心思。这要命的旋律是从哪找来的?可别说是网络,网络上若是有这么厉害的东西,连国家机器都要出手干预!

  刚才他可是亲身经历过那个不可思议的过程,如果不是及时断掉了声音来源,再听一阵子,做出什么荒唐事都不奇怪。

  这年轻人可绝不简单!

  “小兄弟,怎么称呼啊?”

  惊魂甫定的吴书振,小心斟酌着言辞,跟昊学赔了一个笑脸,之前看他一个刚毕业的学生模样,根本连名姓都不曾问起。

  昊学笑道:“我姓昊,今天刚买的房子,以后大家就是邻居了。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还是彼此多理解包容才好,吴先生觉得呢?”

  “是是是!”

  吴书振哪还敢和他硬顶,连连点头道:“昊先生说得有理,所谓远亲不如近邻,昊先生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我家一定配合!”

  没法不配合啊,刚才是人家给你面子,才把音箱放在一楼窗台上,还能直接拔个线。要是回头给安上二楼放那要命的曲子,你还搞一梯子来?

  青天白日攀爬别人窗户,这都够得上入室抢劫罪了。

  “也没啥特别的要求,就是我在家的时候,那个独特的琴声就不要演奏了,我有点欣赏不了。”

  昊学只求有个安静的居住环境,补充道:“当然,我如果不在家,你们随便折腾。反正这两栋别墅距离前面的楼盘很远,其他人倒是影响不到。”

  吴书振点头答应,心道你那曲子更独特,我倒是想欣赏,就怕欣赏不起要犯罪……

  “听说你是大律师啊,或许以后还有案子麻烦到你那,邻里邻居的,给打个折哈!”

  请黄老邪奏一曲碧海潮生,解决了住房噪音问题,等于是不到半价买了一套别墅,昊学心情畅快,笑嘻嘻地和吴书振扯皮。

  “没问题……”

  吴书振一脸苦笑,你还用打什么官司,放一段刚才那旋律过去,什么被告都得跪啊。

  “走啦,有机会一起吃个饭哈!”

  昊学也不想逼人太甚,毕竟还是相邻住着,搞僵了未必就是什么好事。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吴书振哪还有什么话说,看着地上被摔变形的蓝牙音箱,在背后喊了一句:“昊先生,这音箱我赔你吧?”

  “不用啦!送给你玩了!”

  几十块的地摊货,昊学也不以为意,头也不回地摆了摆手,也没再回别墅,钻进南宋瓷器换来的悍马车里,绝尘而去。

  “婉君啊,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个?”

  昊学看着正在把香喷喷的饭菜端上桌的居家小美女,就想要逗一逗她。

  “好消息。”

  婉君一点都不配合,让昊学欲扬先抑的手法搞不起来,居然还补充了一句,“坏消息就别说啦,我不听。”

  呃、本来还想先和她说现在的房子不能住了,然后再亮出别墅来玩惊喜,被一句话噎在了嘴里,没得玩。

  “我买了套房子,挺大的别墅,这几天一起搬个家吧?”

  没奈何,只得干巴巴地说出这个挺大的喜讯,显得好没力度的感觉。

  然而,力度来了……

  “买房子?!”

  “还是别墅啊!花了多少钱?昊学哥哥你怎么乱花钱!钱哪来的?”

  “怎么不跟我商量一下就自己决定!”

  何婉君两手叉着小蛮腰,一顿连珠炮似的抢白,直接把昊学就说蒙圈了。

  这个……反应需要这么大吗?

  莫非我这是失忆了,其实已经早和何婉君登记结过婚,她才这般凶悍?

  不然的话,这妹纸的管家婆属性,也太犀利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