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029章 开房
  刘鹏已经注定变成猪头,不必理会。↗,可怀里的姚梦莹可就不太好办了,这会儿她已经陷入无意识的昏迷状态,脸色潮红樱唇微张,吐出的气息让昊学也像吃了点苍蝇粉下肚似的。

  不行啊,这女人一副撑不住的样子,也不能在外面任人围观啊。

  朝阳客舍,昊学重重呼了一口气,抱着姚梦莹就闯进去。

  “开一间房!”

  一进门就急吼吼地到前台登记,惹得那前台小妹一阵鄙夷的眼神。

  什么人啊这是,一看就是把女朋友灌醉了来这里快活,连几分钟都等不了的**模样,渣男!

  然而人家的事她可管不了,生意照样得做,只是把昊学的身份证仔细看了几遍,以后万一有麻烦,和警察叔叔也有交代。

  刚关上客房的门,姚梦莹直接就缠了上来,一张俏脸往昊学怀里死命地磨蹭。

  苍蝇粉是强力催-情-剂,却并不是完全的迷幻效果,姚梦莹虽然**如火但也分得清人。

  她知道是昊学赶跑了刘鹏搭救自己,也知道现在进了房间,总算不至于出什么太大的丑。心中的防线一松,更加控制不住身体的感觉,今天便宜这小男人算了,至于以后的事……管它呢!

  一面拼命贴近那股令她迷醉的男子气息,一面索性开始伸手解开衬衫的纽扣,胸口那片雪白的肌肤,半遮半掩间比全裸更加诱人。

  呼!!

  昊学喘着粗气,澳门赌博网站:拼命与内心的魔鬼对抗。

  他不是什么道学先生,该提枪上马的时候也不会迂腐。可是,现在不行!

  如果连被人下药的女人他都不放过,那和始作俑者的刘鹏其实也没有多大分别。

  人生在世,有所不为。要女人我就光明正大的泡,堂堂正正的上,下作手段不是哥的风格!

  “我去洗个澡!”

  然而这姚梦莹缠得真紧,跟八爪鱼似的整个人都挂在了昊学身上,触手可及的都是她白皙滑腻的肌肤,再看着她一副任君采撷的表情,昊学赶紧竭力挣脱开,丢下一句话就跑去了卫生间。

  也不知为什么,自从得到这个神奇的通讯录,昊学上厕所的时候特别多。没办法,给大侠打电话总不能当着人面啊,未免太惊世骇俗。

  姚梦莹一脸幽怨,迷迷糊糊中想着,这小男人干嘛这么讲究啊,这时候还洗什么澡,洁癖么?

  自己都这样了,他居然也忍得住!

  昊学嘭地一声关起了门,直接把电话掏出来。这苍蝇粉的药效如此恐怖,要化解还是得着落在医道上。

  蝴蝶谷,胡青牛,和王难姑嘿咻。

  我擦,你俩这是食髓知味啊,这还大白天的就干这事儿?这回可真是对不起了,非得打扰你们不可!

  不然,老子的状态也要变成:昊学,朝阳客舍,和姚梦莹嘿咻……

  胡青牛这会儿正在努力耕耘,已经不记得是第多少次了。

  男人嘛,最喜欢听的是“我要”,最害怕听的是“我还要”……

  以他四十岁的年纪能有如此充沛的精力,当然是得益于强大的中医养生之道。就算这样,他还是借口如厕,偷偷服下了一颗秘制的药丸,这才继续压制住刚体会到闺房之乐的王难姑。

  男人怎能说不行!

  昊学这边十万火急,直接手指一划,电话打去了蝴蝶谷内,胡青牛很快就听到耳边的那个熟悉的声音。

  “胡先生,不好意思打扰了,有急事相求!”

  现在王难姑算是被收拾得服服帖帖,哪还有半点昔日争强斗胜的模样,仿佛早化成了一摊春泥,任由胡青牛搓圆揉扁。

  这都是得益于高人相助!

  胡青牛不是忘恩负义的人,一听这话,立刻停止了动作,小声道:“好先生?”

  他还记得那个“好学”的化名,却没想到是同音不同字。

  “怎么了?”

  王难姑扬起酡红的脸蛋,慵懒地问道。

  “有点事情要处理一下,你在这等我。”

  胡青牛现在已经完全找回了一家之主的尊严,语气严肃地丢下一句,便披了件长衫下床,边走边问:“好先生但说无妨,可是什么人生了急症?”

  昊学没有时间绕弯子,直接切入主题:“我有朋友中了催-情的迷药,情况十分不堪,如何缓解症状?”

  “嗯……那你可以试试针灸这几个穴道……”

  得到胡青牛的指点,昊学心里有了底,急匆匆挂掉电话,再出门一看,差点又没能把持得住。

  这女人若是狠下心来诱惑男人,简直都是无师自通。

  姚梦莹这点时间把自己剥得只剩内衣,在床上盖了半边被子,可该挡住的部位什么都没挡上!

  粉面玉体,媚眼如丝……昊学觉得今天自己注定要禽兽不如一回了。

  从怀里掏出那个得自天剑疗养院的针盒,拈起三枚银针。

  做什么?

  姚梦莹吓了一跳,心想我是准备献身了不假,可没打算陪你玩这些调调啊,这男人这么变态的吗?

  不要啊!

  内心的恐惧和身体的快感交错在一起,令她神智又一阵迷糊,看着昊学缓缓走来,忽而觉得这是即将一度**的俏郎君,忽而觉得这是有变态癖好的猥琐男。

  昊学摒心静气,既然银针在手,便是医者父母心,把眼前红粉诱惑当作是淫邪的病魔,一针刺下,正中姚梦莹头顶百会穴。

  胡青牛传授的施针手法自然对症,这一阵赐下,姚梦莹立刻感觉头脑一阵清明,恢复了几分神智。

  “呀!”

  看到自己不堪的情状,羞得一张脸都红到了胸口,连忙拖过被子来,这回是盖了个严严实实。

  昊学无奈,伸手就去掀她被子。

  “你干嘛?!”

  姚梦莹厉声喝道,一双手把被子抓得紧紧的,掀开被子她可就只剩内衣了,面对这小了自己好几岁的小男人,情何以堪?

  呃、现在倒想着遮掩了,看来胡青牛的针法真管用。

  “还有两个穴位在你背部,不让我施针,等会儿你还得……”

  姚梦莹这才明白过来,看着昊学坦荡的眼神和他手中的那两枚银针,忽然间觉得就算被他看光了去,似乎也没什么无法接受。

  侧过身子,把一个光洁雪白的背脊对着昊学,两枚银针分别取大椎穴和肾俞穴,不多时便针灸完成。

  不过是催-情-药物的短暂爆发,不算什么顽疾,三枚银针结合胡青牛指点的方法,足以解除危机。

  “行了你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先走了!”

  既然姚梦莹已经恢复清醒,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多有不便,昊学很利索地打了个招呼,脚步不停地离开房间,顺手带上了门。

  “嚓!”

  锁舌回弹的轻响传来,姚梦莹才确信人已经走掉,转过身来,愣愣地发呆。

  虽然被下了药却也留有记忆,刚才自己投怀送抱的模样有多丑根本就不敢回想。对这个未曾趁人之危,而是以神奇的针灸技术帮助自己恢复清醒的男人,姚梦莹怀有深深的感激。

  然而……这会儿人走掉了,姚梦莹却从心底泛起一股异样的感觉来。

  是不是自己吸引力不够啊?这样送上门人家都不要啊,悲哀。

  差哪里了?

  姚梦莹把被子掀开,打量着自己欺霜赛雪的肌肤,喃喃自语:一定是因为胸部太小了!一定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