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026章 爽
  日上三竿,胡青牛暖枕高卧。︽,

  在他身边,王难姑像小猫一样缩在被子里,露出一小截光洁的手臂,澳门赌博网站:脸上还泛着余韵后的红潮,一点也不像近四十岁的妇人。

  与难姑成婚近二十载,今日方知男人的尊严和快乐!

  看着娇妻熟睡的面庞,胡青牛心中感叹:果然是高人呐,这所谓的“闭冬”之法真是妙用无穷。

  今早刚好王难姑回到蝴蝶谷,依然是对他爱答不理,一副生人勿近、熟人也别烦的模样。

  胡青牛赔了几句好话,却依然是热脸贴冷屁股。

  难姑一直争强斗胜,总想着要毒术胜过丈夫的医术,让好端端的夫妻感情变得古怪起来,甚至多年来竟然没有子嗣。以胡青牛的金针妙手,那自然不是因为身体的原因,只是两人同房的次数实在太少,人家不搭理他啊。

  想起刚才高人的指点,横竖自己也是没了法子,就拼上一把试一试,哪怕不成,最差也不过现在这样,还能杀了我?

  胡青牛一咬牙,窜上一步就把王难姑从后面抱住了。

  “你干嘛?”

  王难姑吓了一跳,只觉得浓烈的男子气息骤然逼近,让她禁不住有些心慌,厉喝道:

  “胡青牛!长本事了你?敢对我这般没规矩?”

  胡青牛吓得一哆嗦差点就软了,不过事情既然开了头,哪能半途偃旗息鼓。难姑是自己明媒正娶的夫人,又不是偷偷摸摸见不得人。

  不理会王难姑的惊叫,胡青牛两膀一用力,直接把妻子娇小的身躯打横抱了起来,直接就冲入内室……

  王难姑开始还扑腾着反抗,待感受到胡青牛前所未有的坚决与霸气时,终于还是软成一摊春水。她再要强也是女儿身,谁不希望有个强有力的怀抱可以依靠?之前丈夫太过窝囊,她也瞧不上,可今天一大早,终于踏踏实实做了一回女人。

  胡青牛何许人也?被誉为蝶谷医仙!古时医生涉猎甚广,对于房中术自然绝不陌生,研究了半辈子的手段花招,终于一一在爱妻身上施展出来,那一番**之事,不必细说。

  总结起来就两个字——床咚。

  胡青牛心怀畅快,足足折腾了两三个时辰,直到王难姑数次攀上顶峰,慵懒地昏睡过去,他却一点困意都没有。

  爽啊!

  全是拜那位高人所赐,若是日后有缘相见,我夫妻可得好好感谢一番。

  “胡先生,早晨好啊!”

  正想到高人的事,却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胡青牛一下子惊喜交集,扭头看了看还在睡梦中的妻子,赶紧翻身下床,轻手轻脚地走到僻静地,应声道:

  “高人呐,您又来了?”

  昊学早已经赶到第三医院,可说起王学军的后续治疗,当然也不是他能作主,还是得麻烦人家胡青牛。

  然而手机摸出来一看,他心里就有了底,这回可不怕胡青牛不帮忙,也不用假借什么明教弟子的名头了。

  通讯录上清晰的一行:胡青牛,蝴蝶谷,与王难姑嘿咻。

  这会儿不能打扰啊,不然可要出大事的!昊学是个有节操的青年,当然不会选择在那个时候打电话过去,就先到病房里问询王学兵针灸后的状况。

  现在在第三医院当中,从院长到护士,谁也不敢招惹这位大爷。谁叫人家不但医术高超,而且还搭上了军方的背景,刚才刘晋荣接到刘小宇亲自打来的电话,要他不可得罪了神医昊学,另外也保密昨夜针灸治疗脑溢血的事情。

  王晓燕一直在通宵陪床,见到特意大早晨来复诊的昊学,心中感激。尤其是看到他一双发黑的熊猫眼、眼中密布的血丝,知道他多半是一夜没睡,却还记挂着自己……父亲的病情,真是无以为报。

  可是昊学问过了王学军的情况,装模作样地把了脉之后,却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跟王晓燕拉家常,并不提后续的治疗方案,更没有再次施展神针妙术。

  这是什么意思?

  王学军父女相顾茫然,这小子来是来得殷勤,却不见他用心治病,怎么却开始扯起闲篇了?

  一转念,王学军恍然,再看昊学时可就带上了一份审视。

  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不假,但要拐跑了我独生女儿,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昊学有苦说不出啊,急性脑溢血的后续护理?还得不留下任何后遗症?他哪敢胡乱支招,还是等胡青牛同志嘿咻完了问个明白比较稳妥。

  和王晓燕叽叽咕咕聊了半个小时,这回就连一向大大咧咧的女孩都觉出不对来,再回头一看父亲似笑非笑的脸色,一下子羞不可抑。

  难道……这家伙真的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可也不急着这一时半会儿啊!你先给我爸爸治好了病,咱们哪不能聊,非得在病床前当着爸爸的面,什么人嘛!

  “昊学,你看我爸爸接下来的治疗……”

  王晓燕不敢再和他聊下去了,哪有青年男女之间说话,老爸在旁边瞅着的,那感觉简直太酸爽,尤其是心里存了那一层念头之后。

  “唔,好的、我看看……”

  昊学偷着点开手机扫一眼,谢天谢地,您二位总算搞完了!

  胡青牛,蝴蝶谷,爽。

  这通讯录真是太特么智能了,不但能定位人物地点,还能反馈目前行为,现在连心理动态都表现得清清楚楚。

  你丫是爽了,赶紧爬起来给哥解决问题!

  “我……上个厕所。”

  昊学借口尿遁,去卫生间里拨通了胡青牛的电话。

  既然胡青牛已经成功床咚,那自己可算是他的恩人了,语气当中可就不必再小心客气。

  “胡先生,昨晚上那个头颅内出血的病人,这会儿病情已经稳定下来。你看看接下来应该再怎么做,能完全恢复如初?”

  胡青牛此刻对这位未曾见面高人的敬仰之情有如滔滔江水,听到他有事情用到自己,那正是报恩的好时机。当下事无巨细,把急性脑溢血的后续治疗方案,结合王学兵的具体情况,说得周详无比。

  昊学一一用心记下,有了这套方案,王学兵这次急病,算是彻底无忧了。

  “胡先生,除此之外,另有一事相求。”

  “您但说无妨!”

  胡青牛现在对昊学可谓是言听计从,就算是明教教主亲至,也不会比这更恭敬了。

  “我想跟你学习医术,从头开始系统地学习,你看看安排个方便的时间?”

  ps:各位先生,另有一事相求,能否赐予推荐票和收藏支持,西来拜谢!

  ps2:近期有些同学在书评区讨要龙套,西来尽量一一满足,只是有些人的id不好编排,所以龙套名字难免古怪一些,给西来造成了一定的困扰。为了方便大家在书中露脸的愿望,已建立置顶帖,以后要龙套请去书评区的龙套专门贴当中留言,取名尽量正常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