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020章 狂妄小子
  终于劝得他答应,澳门赌博网站:那军人脸上也是浮现出一抹如释重负的笑容,站起身来,指了指院落更深处,“昊先生请随我来。¥f,”

  穿廊过堂,昊学只觉得这座建筑在山间的院子颇为广阔,在外面看上去不算大,里面却是别有洞天。

  一路上依然时时可见森严戒备,不过相比院外,这里面的警卫力量显然更加恐怖。虽然没人表现出敌意,可昊学还是有一种自己被丢进动物园狮虎山,猛兽环伺的感觉。

  不多时,一个清雅的别院映入眼帘。朱漆大门,嵌青铜兽首于其上,看上去一派古意盎然。

  昊学注意到,有这位旧军服的军人带路,遇到的所有明面上的岗哨都主动敬礼。可是到了这别院外,如同雕塑一样的两个警卫竟然是视若无睹,只不过扫过一眼,未加阻拦罢了。

  到底什么人,连警卫都地位超然?

  昊学很快就见到了他的病人,一位静静躺在床上、面色红润的老人。

  老人双目微闭,呼吸平缓,像是已经熟睡,然而当昊学踏入内室时,那一双眼睛却是瞬间睁开,在他身上随意扫了扫。

  刚才被那“旧军服”问话的时候,昊学就有被猛兽锁定的感受,然而此刻这老人的目光,却并没有让他感到任何不适。唯一不同寻常的是,那双眼睛格外明亮,和寻常老人的浑浊昏花截然不同。

  既然是渐冻症患者,昊学知道很可能和病人无法有正常的交流,便向身边的“旧军服”问道:“老将军得这病多久了?”

  这其实是昊学耍了个小小的心眼,暗带试探之意。

  深山院落、戒备森严,如此大的派头,明显是军方的大佬,够得上将军的级别么,不妨先摸摸底细。

  在华夏国,如今军衔最高的便是将军,即便是最低阶的少将,那也是了不起的人物!

  “旧军服”抬头瞥了他一眼,似乎是看透了他的心思,却也没有否认,替病人回答道:“首长病倒已经数月,开始还只是手脚不灵行动受限,从上周开始,彻底无法动作,也只能通过眨眼来表达意图了。”

  昊学点了点头,渐冻症的表象的确如此。他相信以军方的能力,误诊的可能几乎没有,唯一的难处就在治疗上了。

  “怎么样,首长这病……能治么?”

  关心则乱,旧军服目光扫过在床上一动不动的老人,想起老首长为国为民叱咤风云的英雄事迹,禁不住虎目含泪,追问了一句。

  “病因是什么?”

  既然答应了治疗,昊学不能马虎,总要问清楚来龙去脉,才好和胡青牛说得明白。

  不然依靠他华夏医科大学课堂上学的东西治疗渐冻症?多动症或许还差不多……

  “老首长在执行一次跨国缉毒任务时,对方极其狡猾,竟然暗中击杀了我们天剑的一名成员,并且凭借罕见的易容术假扮成队员的模样,将一枚毒针刺入首长体内。虽然此人被立刻击毙,可神经性毒素却也立刻侵入体内,尽管我们调集了全国所有的医学专家,却也只能看着老首长病情渐渐加重,直到完全不能动弹。”

  旧军服的声音有些压抑不住的哽咽,他知道,渐冻症的病情发展到这种程度,下一阶段便是呼吸衰竭走向死亡!

  若是一个月内再不能缓解病情,这位可敬可爱的老人,恐怕就要……

  然而,世界级医学难题,就算华夏国精英医疗力量予取予求,还是对这渐冻症束手无策。京都第三医院也曾被邀请派出专家会诊,所以刘晋荣身为院长知道此事。

  今晚接到刘晋荣的电话,说是第三医院出现一名神医,竟然以中医针灸术轻易治愈了急性脑溢血患者,并且看起来行有余力,这让旧军服在绝望中陡然生出了一丝希冀,立刻派人将昊学接到山中。

  “我想打个电话。”

  看清了症状,问清了病因,昊学进入到正规的治疗阶段——先打电话。

  什么?

  旧军服正满怀期待地盯着昊学,等他给出一个结论,到底对这渐冻症有没有治疗的办法,哪怕只是缓解病症也行。

  可这当口他突然说要打电话,这是什么意思?给家人报平安?不差这一时半会儿吧!

  “昊先生,您看关于老首长的病情……”

  先给句话也行啊,电话啥时候不能打。

  “我得打个电话!”

  昊学语气很坚持,不提病情,反而像是这通电话比躺在床上的天剑最高领袖还重要似的。

  呼……

  旧军服身经百战,原本也是处变不惊的性子,硬是被昊学气得连喘了几口粗气,无奈点头道:

  “昊先生请便,电话在里面屋子里。”

  嘿嘿,你那电话可不行,这事儿只能用我自己的手机!

  昊学眼珠转了转,刚才急性脑溢血的事,给胡青牛开了空头支票,这会儿要是还红口白牙地问病情,只怕这老小子要翻脸。

  嗯……先帮他解决王难姑的事情才好。

  王难姑……不就是争强好胜、想要超过丈夫的成就、不甘心做个花瓶么?放在现代,那就叫大女子主义,不多见,也没什么了不起!

  只是,自己需要查点东西,才好对症下药,毕竟单身狗,别说大女子,小女子都接触不多啊……

  “嗯……电话先不打了,我想上个网,你这里有电脑没?”

  昊学看了看手机上,完全没有网络信号,估计是这地方特别屏蔽的缘故,便向旧军服问询。

  “你!狂妄!”

  旧军服终于忍无可忍,这小子把这里当成是什么地方了?!

  堂堂国字号疗养院,如今天剑最高领袖的养病之所,难道在他眼里,竟然是乌烟瘴气的网吧?

  打个电话还说得过去,上个网,莫非是故意来消遣自己的?

  “我需要上网查些资料,才好治病啊。”

  昊学无奈解释。

  靠,这什么水平啊,治病还带现场查询的?怎么听起来江湖郎中都不如的样子。

  旧军服将信将疑地皱起眉头,一挥手,“电脑在那边,有网络,抓紧时间,老首长的病情耽误不得!”

  昊学并没有避人,大大方方地接入网络,在搜索栏上敲下一行字:

  如何对付大女子主义的女朋友。

  我……靠!

  旧军服神目如电,尽管隔得远也看个真切,这回真是要气炸了肺。

  你小子来我这里,只字不提病情,开始研究自己的感情问题?

  老子枪毙了你!

  却见昊学一面盯着屏幕,一面频频点头,看起来也不太难嘛,对付王难姑的法子有了。

  俩字儿——

  ps:感谢柠檬水同学的又一次慷慨打赏!为了保持大家阅读流畅,此后打赏不再单独ps,但西来会一直有记录,集中答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