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019章 渐冻症
  ps:感谢新朋友“八辈儿贫农”的慷慨打赏,八辈儿贫农还坚持打赏,西来感激莫名!

  ps2:新的一周开始,榜单竞争很激烈也很重要,西来跪求推荐票支持!

  消息当然很快,第三医院院长刘晋荣亲自打的电话。△,看着昊学终于还是跟那两个战士离去,他长长出了一口气,这才堆起满脸笑容走进门,跟京都晚报的两名记者点头道:“二位,换个安静的地方谈谈?”

  两个军人走了,张记者等人才恢复了几分无冕之王的气势。眼看着正主已经不在,只好顺着刘晋荣的意思,去听听京都第三医院对于这次针灸治疗急性脑溢血的医学奇迹,作出怎样的官方发言。

  昊学这会儿却已经上了一辆漆黑的越野车,引擎轰鸣声中,在夜色中飞驰而去。

  我勒个去要不要开这么快,说好的交通规则呢?

  昊学虽然坐在后排看不见仪表盘,可仅凭目测,也感觉到车速不会低于140,这尼玛可是城区啊。你这不是开得太快,这是飞得太低……

  “咱们到底是去做什么?”

  昊学虽然听了王学兵的话,知道对方未必怀有恶意,心中隐隐有些猜测,还是想问个明白。

  “治病!”

  其中一名战士终于肯和昊学开口搭话,也是被他一路上絮絮叨叨烦得不轻。

  果然如此!

  昊学又放下一点心,治病嘛,有胡青牛在通讯录里,自己还是有那么三两分自信。

  “也是急性脑溢血病人?”

  “渐冻症。”

  战士还是言简意赅,昊学却愣住了,渐冻症,这尼玛不是绝症吗?听谁说的哥连这都能治,你出来,哥保证不打死你!

  这名字放到普通民众那,甚至有可能都没听过,这样的病例颇为罕见。症状表现基本就是首先肌肉无力、萎缩,很快发展成呼吸衰竭,直至死亡。

  昊学好歹也是医科大学的毕业生,对渐冻症的名头倒是不陌生,然而说到一个治字,那是谈何容易!

  记得课堂上老师说过,这病症的学名叫做“肌萎缩侧索硬化”,是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五大绝症之一,和艾滋病、癌症等并列。

  胡青牛、胡先生、胡医仙!

  这……全靠你了啊,求给力。

  昊学不再说话,感受着越野车开上了自己不熟悉的路线,又过了约莫半小时,才在一个风景秀丽,跟森林公园似的山区停了下来。

  好地方啊!

  昊学下了车,呼吸间就觉得空气异常清新,这才是真正的天然氧吧,病人就住这里?看上去好大的来头!

  果然,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这还是昊学仅凭眼睛就观察到的,实际上还有多少暗棋隐藏,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登山后不久,一座红墙掩映的院落在清冷的月光下依稀可辨。

  两名战士将昊学护在中间,来到院落前啪地一个立正,向门口的警卫敬礼道:“报告首长,医生带到!”

  “进来吧!”

  警卫员还没答话,院落里却有一个有些迫不及待的声音传出来,听上去中气十足,不像是渐冻症患者啊。

  昊学带着一丝迷惑推门而入,内室中却是灯火通明。

  屋内只有一个人,一个戎装军人,军装上很朴素,没有挂着那些杂七杂八的勋章功牌。可是看起来这身衣服像是穿了许多年,虽然干净却已经洗得有些变了颜色。

  这人看上去四旬年纪,抬起头来目视昊学,登时让他有一种被猛兽锁定目标的感受,浑身汗毛乍起。

  “你能治渐冻症?”

  “不能!”

  昊学回答得那叫一个干脆,这还没怎么着呢可不能大包大揽,世界五大绝症啊,胡青牛又不是真的神仙!

  呵呵……

  对面的军人反倒露出一抹笑容来,“年轻人懂得进退,不狂妄自大,不错!”

  “我听说,你刚才在京都第三医院,施展金针妙术,治好了重症急性脑溢血患者?”

  昊学点点头,这没必要否认。

  “一般认为,西医偏重于內腑五脏的治疗,尤其在心脑血管方面有所专长;中医却更擅长于治疗肌肉筋骨方面的毛病。昊先生认可这个说法么?”

  昊学心想好厉害,这么快就连我姓甚名谁都调查清楚,这所谓的天剑,当真不好惹啊。

  “从某种意义上说,的确如此。”

  谈到自己的专业,昊学自然也不至于无言以对。应该说,现代中医式微之后,情况就像刚才这军人说得那样。

  不过,在中医辉煌的时代,却未必如此。

  别的不提,就说历史上影响最恶劣的几次大瘟疫爆发,诸如黑死病和鼠疫,都是出现在西方。而华夏这边虽然战乱多发、甚至有些末代也是流民千里,却从未发生过极大规模的瘟疫。这其中,中医起到的巨大作用,不容忽视。

  就算是西医津津乐道的手术,认为是中医不具备的医疗手段,可不要忘了手术的老祖宗是谁!

  华佗先师创制麻沸散,将手术技术用于临床的时候,西方在干嘛?还在奴隶时代好么……

  那军人见昊学算是承认,又笑道:“既然你运用针灸神术,连急性脑溢血这等疾病都能妙手回春,对于渐冻症,难道真的一筹莫展?”

  昊学一时沉吟,未必不能试试,但是把握却谈不上有多大。

  军人看出他的疑虑,立刻又添上一把火,“这病人对我们天剑极其重要,如果真能缓解他的病情,你将获得整个天剑的友情!”

  天剑的友情……

  昊学想着我要一个特种部队的友情做什么又不去打仗,可是眼珠一转,倒是想起一件大事来。

  老爸的失踪,这些年始终是一块心病,让昊学不知从何寻找。尤其是今天还居然得知回天药业总裁熊慧娟女士和老爸似乎有非同寻常的亲密关系,更是令他疑窦丛生。

  这些事,凭借自己的力量,根本谈不到调查。可依靠这天剑的力量,或许可以?

  “你们天剑,能查找失踪人口么?”

  哈哈!

  那军人莞尔一笑,既然你有所求,一切就都好办了!

  “这么说吧,只要这个人在世上真实存在过,没有咱们天剑查不出来的!”

  这话并非大夸海口,天剑的强悍,并不仅仅体现在单兵作战能力上。偷袭暗杀、渗透侦查、反恐缉毒、乃至高级首长的贴身护卫,全都是天剑职责范围之内。

  “好!”

  昊学得到这句承诺,也是仿佛打了一针强心剂,一拍手,“那我就来试试,这渐冻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