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017章 补刀大神
  ps:再次感谢老朋友柠檬水的慷慨打赏,新书期字数控制,敬请谅解。¥f,一切加更,西来都将放在上架之后集中爆发!

  王学军,也就是王晓燕的父亲,被数位经验丰富的医生判定病入膏肓,已经不过半小时性命的急性脑溢血患者。

  就在昊学施针数分钟后,从头部两侧排出几摊淤血,这会儿缓缓睁开眼睛,看着病床前泪痕未干的爱女,嘴唇动了动,竟然能够开口说话:

  “乖囡囡,别哭了,爸爸没事……”

  声音很虚弱,语调很低,然而在这一刻,在京都第三人民医院的急救室内,不啻是响起了一声惊雷!

  这是……回光返照?

  韩跃进傻乎乎地眨了眨眼睛,他也是亲眼见过王学军的脑ct扫描结果,身为西医脑科专家,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病人的危急程度。

  就算送得再及时一点,立刻安排手术,病人活着下手术台的几率,也小于5%。

  可是现在,幻觉?

  几根银针排出点血,然后就、就康复了?

  这尼玛不科学啊!

  张记者很快就找到了正主,竟然还是如此年轻的一个青年,新闻稿里又多一个噱头,好事儿!

  “这位先生,请问怎么称呼?是京都第三医院的医生吗?”

  “昊学,不是。”

  昊学言简意赅地反客为主,“你是京都晚报的?”

  “是是是,昊先生您看,我们京都晚报想对您进行一个专访,方便吗?”

  都说记者是无冕之王,轻易不能得罪。可这会儿京都晚报的头牌记者那是一点架子都没有,甚至有些谄媚地凑在昊学跟前。

  中医治愈急性脑溢血啊!这种大新闻要是还不懂得抢在手里,就不用在业内混了。

  “京都晚报,敢说实话么?”

  “当然!”

  张记者把胸脯一拍,“咱们京都晚报向来是以事实说话,昊先生的事迹,我们一定……”

  “事迹等会儿再说,我先给你们反映一下,京都第三医院的这位医生,利用职务之便,意图猥亵病患家属,情节极其恶劣,建议你们好好调查报道一下。”

  昊学目光扫过韩跃进身后藏着的韩云聪,伸手指了指,语调冰寒。

  他当然明白这记者不是请来给他扬名的,而是心思歹毒地想要坐实自己治死人的事,然后大做文章。

  嘿嘿,然而你们并不知道,哥背后站的是谁!

  《倚天屠龙记》,蝶谷医仙,胡青牛!

  哦?张记者一愣,看了看一脸哭丧相,这会儿还畏缩在韩跃进背后的那人。看起来,今天这新闻,还不止出了神医这一件事啊。

  噱头越多越好嘛,当记者还怕事儿大?

  “少年神医施妙手,白衣色狼显陋形。”

  恩,这个标题不错,上不了头条也得是个二版,稳稳的!

  张记者笑容越发灿烂,正要问问具体是什么情况,却猛听到一个医生尖声叫道:

  “这、这不是他的功劳!这都是我们第三医院的治疗及时,病患才被抢救过来。这小子不过是华夏医科大学的学生,施针手法毫无出奇,穴位也都是大家熟悉的那些,我……我也会!”

  韩跃进毕竟是第三医院的副院长,从来都不会缺少溜须拍马的人,如今见韩云聪危急,一个早就投身在韩跃进阵营的医生立刻发难,指出昊学刚才施针过程普普通通,完全没什么神奇之处。

  “哦,你也会。那你说说看,病人现在颅内淤血排出之后,应当以什么针法进行后续治疗?如何保护病患脑功能,不留下任何后遗症?临床护理又有哪些注意事项?”

  这……

  那医生登时哑了火,被昊学一连串得问题搞懵了。脑溢血,那是最容易出现后遗症的疾病啊!什么半身不遂啊、记忆减退啊、甚至直接变成植物人都不少见。

  谁特么能在这里保证不留下任何后遗症?当着京都晚报的记者,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到时候出了岔子,未必韩跃进就肯大力保自己。

  “嘿嘿!”

  昊学清了清嗓子,面对京都晚报的摄像机镜头,十分洒脱地说道:“我的手法的确没什么特异,不过针灸认穴每个中医都会,不同之处在于,我知道往哪个穴位施针。”

  说得好!

  张记者眼前一亮,这话说得有力度,可以原话刊载,又是一个亮点那!

  “记者大哥,我现在要给病人后续治疗,你看专访的事是不是拖一拖?”

  “好好好,神医尽管去忙,我不急,一点也不急!”

  昊学笑了笑,忽然又补充了一句:“对了记者同志,你们这摄像机最好不要撤,澳门赌博网站:我怕这位什么院长的对我刚才的举报心存不满,打击报复,影响我正常治疗过程。”

  靠!这是神补刀啊!

  韩跃进父子脸色铁青,在医院里救治病患,还得专门用摄像机监视,防止自己搞破坏?那我们俩定位是啥,黑社会流氓组织么?

  这要是从京都晚报报道出去,咱爷俩可算出了名了,不过显然是遗臭万年的那种。

  再说了,现在你就是让撤摄像机,人家也百分百不肯撤掉,还要拍摄你的针灸手法呢,特意补这一句,可真是太恶心人了!

  “张记者,张兄弟,你别听这小子胡说八……”

  有些慌神的韩跃进连忙拉住记者的袖子,想要解释一下,却被一下子甩开。

  “韩副院长请自重!”

  张记者心想我跟你很熟么?就算有点交情,现在可不敢上你这黑船,俺可是有良知的公众喉舌。

  “小兄弟不必担心,尽管施展医术便是。京都第三人民医院不是藏污纳垢的地方,更不可能做出你说的那些事!”

  这事情闹开,记者都来了,这会儿终于惊动了第三医院的院长刘晋荣,匆匆赶到这边,一推门就先把事情否认得干干净净。

  哦?一听这话昊学就不太高兴了,不可能?那就是说我造谣呗!

  “当着记者的面,敢不敢立刻调取监控,看看这位年轻有为的医生,今晚在医院里都干了些什么?”

  昊学的意思是通过监控器画面,自然可以看到这韩云聪对王晓燕动手动脚的画面。可这话一说,韩云聪脸色登时煞白。

  监控画面?自己今晚可是在护士站足足呆了快一小时,到时候被问起来,怎么说?和值班小护士讨论病例医学?然后讨论得两人衣冠不整?

  蒙鬼啊!

  他妈的,都怪小云那**,老子本来也就5分钟的活,非得又吸又舔的搞了快一小时,现在跟谁解释去啊!

  求助的目光望向老爸和刘伯伯,事情只能全靠他们了……

  刘晋荣皱眉扫过一眼,对这小子是什么德性也是心中有数,经不起详查。不过第三医院的名声可不能就这样彻底毁了,为今之计,只有先把这伶牙俐齿的小子弄走,再好好进行危机公关。

  有了!你小子针灸很厉害?老子给你推荐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