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016章 刺出血了
  ps:感谢lv爱喝柠檬水的慷慨打赏!

  随着韩跃进的这句话,唰的一下,病房内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昊学身上。︽,

  针灸治疗急性脑溢血?怎么听着跟闹着玩似的……

  院长也跟着一起疯,病人家属就由得这小子这么胡来?就算是死马当成活马医,也没有这么个搞法!

  王晓燕犹豫了一下,觉得大家的眼神都怪怪的,迟疑着问道:“昊……学,你专门学过这个?”

  今天白天昊学大出风头,他的名字也不难问到,只是王晓燕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场合里,和这家伙再次相遇。

  “当然!”

  昊学一本正经地严肃道:“我可是华夏医科大学中医专业的优秀毕业生,毕业论文就是中医针灸的临床技术。”

  噗!

  话音未落,澳门赌博网站:一屋子人全笑了,虽然当着病人的面不好笑出声,可脸上抽搐的肌肉还是出卖了他们内心的想法。

  合着这小子还是科班出身?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啊!

  针灸治疗急性脑溢血,这是哪个牛逼大学教的?别说华夏医科大这种二流院校了,就算是全华夏国首屈一指的华清大学医学分院,也不敢放这种大话吧。

  王晓燕脸上也浮现出一抹尴尬,华夏医科大学,这实在不是一个让人产生信心的名头……

  可人家说到底也是为了帮助自己,父亲又已经是这般模样,医院都已经下了定论,最多半个小时,自己就将彻底失去至亲。

  “你来吧!”

  一咬牙,王晓燕还是做出了选择,伴随着几个医生不屑的叹息声。

  “得,这小丫头也是迷了心窍了,这般相信她的小男朋友,果然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

  “不,不是这句。应该说,果然是胸大无脑……”

  “咱们赶紧联系太平间的老赵,让他准备干活了。哎,急性脑溢血真是医学难题,这病人送来的也不算太晚,还是救不过来了。”

  “对了,韩院长哪去了?这可是他同意外人插手病情的,等会儿病人咽了气,可别找到咱们几个头上!”

  韩跃进这会儿却早出了门,躲在一个角落里打电话。

  “喂,张记者是吧,不好意思打扰你休息了。我是老韩!京都第三医院那个……嗯,对对对,你现在方便来一下吗……当然有新闻了!有中医施展神级针灸技术,现场治疗急性脑溢血,这可是上头条的大事儿……嗨,咱哥俩就甭客气啦,对!你马上过来,打车!”

  挂断电话,韩跃进脸上浮现出一抹狞笑。

  打我家云聪,我就帮你出出名!有了记者在场见证,就算你上面有人,也让你担不起这个医疗事故!

  昊学这会儿却已经沉下心来,手捧着针盒,脸色凝重。

  这当然不是他第一次面对病人,可就算是在学校期间实习,也只是对付个落枕、扭腰之类的毛病,脑溢血这个课题……有点大。

  脑中牢牢记得胡青牛刚才提供的针灸方案,昊学深吸一口气,持针的右手很稳,开始找上了第一个穴道,位于耳前的下关穴。

  “切,我以为这小子有什么独到的手法呢,看起来很普通啊!”

  “我也学过几年这玩意,从施针水平上看,实在是一般般,而且看起来还有点手生,谈不上熟练。”

  “现在扎的是下关穴吧,这穴位能管脑溢血?哪本医术上写着呢,我对中医不太了解,您几位知道吗?”

  病房内几位西医倒是难得见到这么有勇气的同行,一边看昊学施针,一边小声议论,听在王晓燕耳中,更多了一分担忧。

  昊学身为中医药专业的毕业生,对于人体穴位当然不会认错,针灸手法算是中规中矩,不过也就仅限于此。

  按照胡青牛的指点,充分考虑到一切细节,昊学针灸的进度不快,却力图稳定,没有犯任何疏忽大意的错误。

  下关、人中、地仓、颊车、廉泉、风池……

  接连十几个穴道上插满了明晃晃的银针,让王晓燕父亲的脑袋整个成了个刺猬头,看上去颇为吓人。

  “出血了!”

  “完了,这下病人彻底完了。这小子果然是新手,针灸还能给人扎出血来,什么水平啊!”

  两个医生看着太阳穴上的两枚银针扎过之后,缓缓渗出鲜血来,而且越流越多,竟将洁白的床单都染红了一小片,不由得大呼小叫起来。

  “爸爸!”

  王晓燕关心则乱,不由得扑到床前,看着头颅两侧同时流血不止的父亲,吓得花容失色。

  就算是不懂医学的老百姓,也知道针灸是不该出血的,更何况还是血流不止,自己怎么就鬼迷心窍信了这家伙的话!难道是因为他曾经拿出雪肤露,创造过奇迹?

  可一件产品和一种技术怎么能相提并论,真是糊涂了!

  病房内,只有一名年岁最大的老医生没有出声,而是皱起眉头,若有所思地呢喃道:难道这样就排出了淤血?

  砰!

  病房的门再次被重重撞开,韩跃进一马当先闯进来,身后除了他那宝贝儿子以外,还有一个扛着摄像机,一个手持话筒的陌生人。

  “哈哈,都扎出血来了?你们怎么能让外人参与病人的救治,这不是害人吗?”

  韩跃进一见病床上的情景,心中大喜,一句话先把责任撇清,然后指了指刚刚施针完毕,正在擦汗的昊学。

  “就是这个人!张记者你看,这就是用针灸技术治疗急性脑溢血的‘神医’!”

  哈哈,小子,可别说我不帮你,我可是把京都晚报的头牌记者都给你请来了,刚好拍下来你针灸把人扎出血的场面,这下还怕你不死?

  韩跃进心想,这会儿病人怕是早就断了气。几张照片一拍,我等会儿再打电话,就不是记者,而是110了!

  “谢谢你!”

  没想到,从张记者口中,听到这样一句话,并且来特意拉着他的手握了握,一脸感激的神色。

  “的确是能上头条的大新闻,恭喜贵院在中医领域取得了震惊世界的成就啊!”

  张记者最后感叹了一句,便不再搭理韩跃进,而是疾步冲上前去,语调亲切地问道:“哪位是针灸治疗脑溢血的神医?”

  我靠!你瞎啊?

  韩跃进心想这年头记者行业越来越没常识了,病人都被针灸出血,明显是生手一个,还神医个屁!

  他进门扫过一眼之后就转过身帮助摄像师调整机位来着,这会儿莫名其妙地一回头,整个人都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