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015章 蝶谷医仙胡青牛
  “唉……现在的年轻人为了讨好女朋友什么话都敢说!到较真的时候却找借口离开,靠不住啊!”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抢救室内的几个医生见此情景纷纷摇头,急性脑溢血,命在顷刻,这里这么多经验丰富的大夫都无能为力,一个小青年说什么“想想办法”?然后拿个电话躲出去,等他回来,病人怕是都咽气了!

  “姑娘,你还是和你父亲多说几句话吧,虽然他不见得能听到,但恐怕以后……”

  医生鄙夷地看着昊学的背影,好心提醒王晓燕。…≦,

  昊学顾不上这些,他找到一个僻静的所在,点开通讯录,一边翻看,一边在脑中琢磨着几个金庸笔下的神医级人物。

  胡青牛,蝴蝶谷,哄婆娘。

  就是你了!

  昊学看到这位蝶谷医仙,心中一喜,王晓燕老爸脑溢血的病,有救了。

  胡青牛是什么人?行医称得上一个仙字,可见其神乎其技。

  手指一划,电话打到了元末明初的蝴蝶谷。

  胡青牛最近很是苦恼,还是为了妻子王难姑的脾气。

  看过《倚天屠龙记》的同学都知道,胡青牛对他的爱妻情深意笃。为了免伤夫妇和气,王难姑下毒的人,他一概不治,后来因此获得了一个“见死不救”的称号。

  可是王难姑其人争强好胜,一定要真正强过了丈夫才肯罢休,这让两夫妻的关系明明彼此恩爱,却斗气一生,直至一起死在金花婆婆手下。

  “又和王难姑闹别扭了?”

  昊学开门见山,直接一句话便说中了胡青牛的心事。

  “什么人?”

  胡青牛霍然起身,茫然四顾,却不见半个人影,莫非是有绝顶高手潜入我这蝴蝶谷?

  可竟然连我在谷中布下的数处剧毒机关都被此人轻松破去?

  胡青牛不敢怠慢,手中捏了几种淬毒暗器,总不能束手就擒。

  时间紧迫,昊学没空绕弯子,直接问道:“有病人性命垂危,希望胡先生赐教救治的方法。”

  “既然来我蝴蝶谷,当知我胡青牛的规矩。非明教弟子者,不救!”

  听到来人是为了医病而来,胡青牛反而是放下了心。不管对方武功有多高,既然有求于自己,那便不足为惧。

  “公平交易,你告诉我治病的法子,我帮你哄好你那个争强好胜的婆娘!”

  昊学没工夫废话,直奔主题,开出了一个胡青牛完全无法拒绝的筹码。

  “哼,你有什么本事,能改变难姑的脾气?”

  “这个你先别管,总之包你夫妻和睦!现在的问题是,这个病人情况极其危急,不知你有没有本事救活了。”

  昊学记得,这蝶谷医仙对医术极其自负,张无忌也是多次利用这一点引他说话。

  果然,一牵涉到自己的专业,胡青牛冷哼一声:“情况危急,死了没有?只要还没死,就没有治不了的病!”

  昊学顺势说道:“若是有一位明教弟子,年纪老迈。现在头颅内部大量出血,渗透了……整个脑部。压迫了……嗯、头上的很多经脉。”

  有些费力地将刚才脑部ct拍出来的结果,翻译成了胡青牛能理解的表述,传达过去。

  胡青牛是杏林妙手,一听病症,果然是情况危急,皱眉道:“若是我明教弟子,当以金针刺他下关、人中、地仓、颊车、廉泉、风池等穴道,先排出淤血,再徐图救治。”

  昊学本来就是针灸专业的学生,理解这些穴道并不为难,当下又请教了一些施针细节,便匆匆挂掉了电话。

  “你还没说怎么解决难姑的脾气呢!”

  胡青牛半响不闻动静,气得吹胡子瞪眼,哪有这种藏头露尾的高人,太没形象了啊!

  昊学赶回抢救室,王晓燕这会儿倒是已经安静下来,半跪在父亲的病榻前,一面流泪,一面絮絮低语。

  “爸,妈走得早,您一手拉扯我长大,为了我不受欺负一个女人都没找。现在我长大了,大学毕业即将工作,该是我孝顺您的时候了,可您怎么……”

  “别哭哭啼啼了,让开,我给他针灸。”

  昊学风风火火地闯进来,左右望了望,随口问道:“这里有没有针灸用的针啊?”

  啊?

  一屋子医生护士目瞪口呆。

  这人神叨叨的跑出去又回来,然后就是要给病人针灸?

  针灸治疗急性脑溢血?

  没睡醒呢吧!

  “刚才在医院打人那小子跑了没有?”

  就在这当口,抢救室的门再次被人推开,韩云聪神气活现地带了副院长老爸,澳门赌博网站:来找场子了。

  啊!

  一眼看到病床前的昊学,连忙躲到他老爸身后,指着昊学说道:“爸,就是这个人!”

  哦?

  韩跃进当然比儿子稳当一点,就算要踩人,也得搞清楚对方的背景身份。

  自己这副院长,在京都多少算有一点面子,可对方若是真正的牛二代,那他们父子俩也只有夹起尾巴做人的份。

  “谁有针灸用的针,快拿来救命!”

  昊学却知道现在病人的情况十分危急,按照刚才胡青牛说的症状来看,如果再不施救,怕是无力回天。

  韩跃进很快弄清楚了情况,不禁也是哑然失笑。

  中医?不过是治治跌打损伤、腰酸背痛的小毛病。急性脑溢血,严重占位效应已经出现,用针灸来治疗?

  滑稽啊!

  眼珠一转,韩跃进登时便有一条毒计涌上心头。

  我家宝贝儿子,我自己都没舍得动一根手指头呢,被你一脚踢到吐血?还在这里出风头把妹子,老子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怕是不知道厉害!

  “去,找一套最好的银针过来!”

  韩跃进回头吩咐宝贝儿子。

  “啊?爸,他刚才……”

  “快去!”

  韩跃进为儿子的弱智而感到惭愧,这么明显的局面居然都没读懂,还问个什么。

  让他随便扎一下,只要病人最终还是死去,这治死人的责任,加上自己暗地里的活动,不把这小子送进监狱就算是他有背景了!

  韩云聪不敢多说,毕竟是在医院里,就算中医不受待见,找套针具也毫不为难,很快就交到昊学手上。

  “小伙子,尽情施展你的针灸绝技吧!这个病人就交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