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013章 玉蜂尾上针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大胆直接了么?

  熊慧娟这种智慧与美貌并重的女人,当然不会缺乏追求者,可不管是商界精英、还是政界要员,从来都还是比较含蓄地表达,就算追得炽烈,也不会有什么太过格的举动。

  可这个男人……怎么就敢这么直白,**裸地把那三个字宣之于口?

  你哪怕说句我爱你也行啊,我要你……太暧昧太霸道了!

  熊慧娟竟然觉得身上起了一层战栗的疙瘩,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心烦意乱地挥挥手,“这怎么可能!你先回去吧,雪肤露的事回头再说!”

  若是换个地位对等的人,如此不管不顾的表白,八成会被熊慧娟狠狠训斥一番。可昊学手上掌握着回天药业势在必得的配方,又是这样一个刚毕业的毛头小子,让熊慧娟发不起火来,反而有一种奇怪的思绪在心中蔓延。

  她心乱,昊学心更乱,浑浑噩噩地离开总裁办公室,一时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个财貌双全的女人。

  要不要问问老妈……

  昊学走出回天大厦,已经是凌晨时分,街道上虽然仍见灯火,却是少有行人。

  心里琢磨着刚才发现的惊悚情况,昊学也就没打出租车,自己溜达着往家走。

  “给老子站住!”

  走进一个暗乎乎的小巷子,忽然背后传来一个阴恻恻的声音。

  紧接着,前面的路也有脚步声传来,很快就形成了夹击的形势。

  嗯?昊学一愣,连忙拍了拍身上几个口袋,苦笑道:“几位大哥,我这兜比脸干净,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

  嘴上说着,心里却暗暗叫苦,大半夜的还出来开工,这年头打劫的都不容易啊!兜里的确没有软妹币,可哥的这台新手机可丢不得啊!

  现在就算是整个苹果公司,都比不上这台手机的价值,就算乔布斯复生,也联系不上天龙里的乔帮主嘛!

  “少废话!把雪肤露的配方交出来!”

  这话一出口,昊学登时明白过来,这可不是什么路遇劫匪,这是明明白白针对自己布下的局。

  前面三人,背后一人,都是身上刺着龙虎豹的纹身,脖子上挂着大金链子,嘴一咧露出几颗抽烟过度染成的黄牙,就差脑门上刻了四个字——我是混混!

  单挑的话,以昊学的身体素质倒也不虚,毕竟从小有武侠梦的昊学,身手也算过得去。

  可是以一敌四,没练过几年的基本都是白玩。

  “大哥,这小子装傻,还是先收拾一顿再说?”

  前面那人阴笑着开口,对付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而已,这钱赚得真容易!

  大哥?昊学瞳孔微微收缩。好极了,老子就怕找不到哪个是大哥呢!

  霍然转身,根本没有任何废话,昊学一个箭步跨上前去,抡起拳头就砸。

  哟!这小子这么凶悍!

  那混混头子没想到对方竟然二话不说直接来硬的,咱们到底谁是混混?你这比我还光棍啊!

  后面那仨混混自然也不是看眼的,见状迅速围拢过来,将昊学陷入了惨无人道的围殴当中。

  昊学很快就挨了几下狠的,然后就听那混混头子猛然发出一声惨叫。

  “哎呀这小子用什么扎我!!”

  昊学借这机会跳出圈外,手中一枚细小的针状物品,在朦朦月色下放射出微微毫光。

  “老大,你……”

  那仨混混心道被针扎一下有什么了不起,赶紧抓住这小子搜配方才是正事啊,还有五万的赏金呢!

  可是很快地,牛高马大的混混头子惨叫一声过后,浑身颤抖了几下,轰然倒地,直接昏迷过去,让三个手下情不自禁地浑身一哆嗦。

  这啥玩意这么厉害?有毒?

  当然有毒!玉蜂针和冰魄银针齐名,是古墓派两大剧毒暗器,就算是武功高手也抵受不住,别说这一个小小的混混。

  昊学给杨过打了电话,讨来的东西除了玉蜂浆之外,还有几枚玉蜂针,刚好遇到这几个混混不开眼劫道,派上了用场。

  不过毕竟是敌众我寡,昊学身上也被打伤了几处,喘着粗气瞪着眼。

  “想救你们老大,就说出是谁派你们来的!”

  昊学可是守法青年,杀人的事干不出来,正好趁机逼问此事的幕后操纵者。

  这……

  三个失去了主心骨的混混互相看看,面有难色。

  干这行的也有行规,不能出卖雇主信息啊。

  可是昊学手持玉蜂针稍稍晃了晃,行规什么的其实还是可以放一放……

  “刘鹏!是回天药业的刘鹏刘部长给了咱们五万块,要我们弄翻了你搞到那什么配方,再给五万。”

  靠!

  昊学眼前顿时浮现出那个戴着眼镜的猥琐男人形象,妈蛋的竟然雇人来搞我?

  老子连尹志平都收拾了,还差你一个不成!

  和这些不入流的混混没什么好说的,一看他们满嘴大黄牙昊学就犯恶心,随手挑了一点玉蜂浆给那混混头子服下,解了玉蜂针的剧毒,昊学带着身上不轻不重的伤势,举步离开。

  几个混混看着他手上闪烁着寒光的细针,噤若寒蝉,哪还敢招惹这个煞星。

  昊学走远了才松一口气,虽然手上有要命的玩意,可扎了那头目已经露了底,要是剩下仨人和自己死拼,还真难说胜负,好在这帮欺软怕硬的家伙投鼠忌器,放了自己跑路。

  就这一会儿功夫,挨了好几下狠的,也不知打没打个内出血什么的。身为医科大学的学生,昊学这点医学常识还是门清,很多伤势表面看不出什么来,甚至跟没事儿人似的能平静很久,却是暗中有严重的问题,一旦爆发,麻烦就大了!

  所以,昊学没有立刻回家,而是就近找了个规模不小的医院,挂了个内科的号,打算全面检查一下。

  “大夫,我求求你,救救我爸!救救我爸!他才五十岁啊!!”

  刚挂完号一转身,一个稍有些熟悉的声音无比凄惨地哭喊着,令昊学皱起了眉头。

  好像是……那奶牛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