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011章 蓝牙
  可怜的昊学很快就被熊慧娟搜刮得精光,三瓶玉蜂浆完全贡献了出去,这才在熊慧娟欲求不满的目光中,落荒而逃。

  回到家里,昊学盯着手机上“杨过,古墓,和小龙女腻歪”的字样,陷入了纠结。

  怎么就不灵了呢?

  一定有哪里不对,可是到底差在神马地方!

  这可不光是玉蜂浆的问题,熊慧娟再急切,那也是他的事,昊学同学根本还没入职,哪来那么强的公司荣誉感?

  可问题是,这虚空传输不好使了,以后他的九阴真经、他的玉笛谁家听落梅、他的广陵散曲谱、他的黑玉断续膏……

  全都过不来了啊!

  老子以后就只能和杨过打电话报平安、和小昭没事时聊聊闲?

  这根本忍不了,一定得找到问题所在。

  深深吸了一口气,昊学把自己关进厕所里,确定何婉君已经睡熟,再次拨通了杨大侠的电话。

  “洪前辈安好!”

  杨过已经习惯了这位随时出现的大神,隐隐已经有些明悟,这位前辈已经超脱了仙凡之隔,是陆地神仙一级的存在了,不然根本不能解释他种种神奇的行径。

  然而这并不会改变杨过对他的崇敬和感激,一听到昊学的声音,还是毕恭毕敬。

  “小杨啊,你把那天晚上救下你姑姑事情的细节,给我具体说说,不要有遗漏!”

  嗯?

  杨过一愣,不明白这是个什么要求,出于对这位洪岭金前辈的尊重,还是如实回答道:

  “我赶到姑姑那边时,正看到尹志平那厮已经脱下了道袍下衣,露出丑陋的……”

  “停!这一段回头再说,先跳过去,说说你救完人之后,都做了些什么事?”

  呃、杨过脸上露出一丝尴尬,望了望身边的小龙女,不太好意思地说道:“我把那厮打跑之后,在草地上和姑姑也亲热了一会,我们……”

  “停!这一段回头仔细说说,现在先跳过去,你就说回来之后,我和你打电……和你说话那阵子发生的事儿。”

  昊学瀑布汗,没想到杨过同学也是个不老实的嘛,难怪腻歪半个月还不够,食髓知味啊。可现在顾不上关心这些花边八卦,昊学必须赶紧弄明白,到底什么原因,让虚空传送不再有效。

  “后来,义父疯病发作自己跑了,我就和姑姑坐在一起,姑姑刚递给我一瓶玉蜂浆,被前辈您取走了呀。”

  这就完了?

  昊学很失望,听上去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啊,为什么那天传送很流畅,今天怎么都不行了!

  皱起眉头,反复琢磨着这简单几句话中包含的细节,昊学随口问道:“给你玉蜂浆做什么,宵夜吗?”

  “哦,不是的。那天我牙齿染上了蓝色汁液,用这东西洗掉……”

  “停!”

  昊学眼前一亮,好像把握到了什么关键,重复着杨过的话:牙齿、蓝色汁液、蓝色的牙齿……

  蓝牙?!

  我勒个去,这虚空传送很新潮啊,我说怎么传送不了了呢,合着是因为蓝牙没开?

  昊学哭笑不得,立刻吩咐道:“小杨,快去找上次把你牙齿染成蓝色的东西,再染一次!”

  不久之后,三瓶玉蜂浆顺利到手,玉蜂也传过来一只,只不过迅速飞走了,毕竟昊学学的可不是养蜂专业。

  可那又有什么关系?

  昊学终于解决了这个难题,更是明白了这种虚空传送,并不限制活物,这个发现令他更加兴奋。

  嘿嘿!

  活物好啊!

  玉蜂、寒潭白鱼、闪电貂、莽牯朱蛤,都到碗里来……

  或许什么时候,连独孤求败的那只大雕都能弄到华夏国来呢!

  杨过看起来已经不需要它了……这货天天在古墓里“和小龙女腻歪”,八辈子也去不了剑冢啊。倒是他身上那个小神雕,估计要忙碌得很了。

  这一夜,昊学睡得很香甜,虽然仍然是在沙发上。

  次日,回天药业集团,昊学打算给熊慧娟说一下这个喜讯,另外关于玉蜂浆的事,他也有自己的一些想法,需要借助公司的力量完成。

  然而刚到熊慧娟的办公室门口,发现这里早已是被围得水泄不通。

  “熊总裁,这可就有点不够意思吧!你自己说说,咱们是多少年的关系了,回天药业生产的药物,咱们大仁堂哪一次不是大力推广销售?现在你们弄出了雪肤液这种好东西,不给我们批个十车八车,说不过去吧?”

  “是啊熊总,也不是咱们故意要为难你,你可以去市场上问问,昨天发布会之后,一夜之间,整个华夏国的女人,都在谈论这个话题。纷纷表示定情信物不收lv,要收只收雪肤液。”

  “女人因为雪肤液疯掉了,男人因为女人们也疯掉了啊,熊总,十车八车的咱也不敢开口,十箱八箱总没问题吧?”

  熊慧娟无力地靠在宽大的老板桌后面,心想别说十箱八箱,十瓶八瓶也没有啊!

  昨夜根本就没睡,联系研发部门连夜攻关,分析雪肤液原液的成分,可最后结果竟然是……蜂王浆?

  熊慧娟当时就摔了脸子,养你们这些废物不少花钱,关键时刻就这么给我掉链子?

  你家蜂王浆能有这等神奇的功效,不但美容养颜,甚至连身体都仿佛轻盈了几分,真正的药效如神!

  熊慧娟以权谋私,把一瓶玉蜂浆原液稀释100份之后,自己服用了一份,对这雪肤液的神奇有了最直观的感受,毕竟她也是女人啊。

  平心而论,熊慧娟恨不得把这一共就两百多份的雪肤液全部留下,自己还不够喝的呢!

  可她知道,胆敢这样做的结果,是让回天药业直接众叛亲离,准备关门大吉了。

  她忙乎了一夜,为了这两百多瓶雪肤液的分配,前后三易其稿,才算拟定出了初步的名单,一些要害部门的负责人、一些老朋友、老客户,挤着牙缝也得给上一点啊,虽然少得可怜,总也是表达了一个态度。

  “哪来的臭小子,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个小破业务员也敢来分一杯羹?赶快滚蛋!”

  正在火头上的某家连锁药房老总亲自来了,却根本连一瓶雪肤液的配额都没得到,气得一肚子火却不敢对熊慧娟发,这会儿就见一个年轻轻的小青年拼命往前挤过去,踩脏了他新买的皮鞋,不由得把火气全发在他身上。

  欺负了一下比自己更弱的人,总算心情通畅一点,正要一鼓作气,再和熊慧娟哭诉,冰天雪地360度**跪求一下,却看到老板桌后的熊慧娟,原本脸色苍白疲惫不堪,一下子眼睛亮了起来,向自己这边看过来。

  有戏?!

  这老总以为熊慧娟可怜他挺着大肚子也不容易,打算对自己发发善心,却见熊慧娟直接快步走了过来,对刚才被自己骂一顿的那人温言道:“小昊,你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