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008章 女鬼级妹纸
  昊学一出手,解决了回天药业的莫大危机,却大有“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的洒脱,只留给众人一个背影。

  刚离开回天大厦,昊学就把手机摸了出来。

  吃水不忘打井人啊。

  自己刚才那般拉风,更是赢了大波妹的赌局,全靠电话当中小龙女的馈赠了。

  先看了看通讯录上杨过的状态。

  杨过,活死人墓,和小龙女腻歪。

  我勒个去,杨大侠啊,这样真的好吗?你们这是活活腻歪到现在?

  不会是我一个电话,让神雕侠侣从第七章之后,就可以直接“终南山后,活死人墓,神雕侠侣,绝迹江湖”,然后全书完?

  太不负责了吧,哥有罪啊……

  问题是,这会儿连雕都没有啊,这十六个字儿都凑不齐全。

  打扰别人腻歪是谋财害命,这种事儿昊学轻易也不想去做,顺着那宝藏般的通讯录,一条条看了下去……

  小龙女,终南山后,和杨过腻歪。

  欧阳锋,终南山下,疯病发作中。

  李莫愁,豺狼谷附近,思念陆展元。

  ……

  郭靖,大漠,放羊。

  我勒个去啊,郭大侠您还在放羊?

  昊学还期待着从这位侠之大者的口中问出九阴真经来呢,这一个放羊,让他立刻没了电。

  不过他也因此确认了一点,电话通讯录当中的各位武侠人物目前的时间进度,和他随机翻阅小说时停留的进度保持了一致。记得数日前他点开《射雕英雄传》,看的刚好便是“大漠风沙”这一章。

  不对啊,神雕侠侣里也有郭靖,都一把年纪啦!

  昊学想了想,多半金老先生这十四部小说,在不能理解的异界当中,是十四个**发展的空间,互相并不干扰。这边神雕侠侣中郭靖娶妻生子,并不影响射雕当中小郭正在放羊。

  至于同时存在的人物选择哪一个进入自己的通讯录,很可能是根据主次关系来界定。论戏份,郭靖自然还是在射雕里面更多,主角嘛!

  总之,现在昊学能联系上的郭大侠,还是个小屁孩,指望不上,最多能讨来一本《高效养羊实用手册》。

  至于九阴真经,回头还是问问黄老邪那边有没有存货,这会儿他那婆娘是死了还是没死来着,这一时也不大好算了……

  回家!吃饭!饿死我了。

  回天药业办公的大厦距离昊学家并不太远,昊学心中兴奋,索性连车都没坐,哼着小曲溜达了两站地。满脑子都是金庸书中那一个个鲜活的人物,琢磨着从令狐冲那里搞点好酒、向黄蓉讨本菜谱、让黄钟公弹个广陵散佐餐,人生惬意啊!

  昊学爬了三楼台阶,刚要掏出钥匙来开门,突然间一愣,自家门口怎么站了个妹子?

  我只是憧憬一下未来,白富美不会这么快就自己送上门来了吧?

  你这么贴心暖胃的,你家里人知道吗?

  那女孩子倒是比他大方得多,一见他脸上神色,便欢呼道:“昊学哥哥?你终于回来了呀!”

  “别……先等等……我可是正经人那!”

  昊学一看好家伙这是生扑的节奏啊,连忙伸手挡了挡。

  “昊学哥哥,我是婉君呀!”

  那女孩子一腔热情被昊学浇灭,有些不高兴地嘟起嘴,澳门赌博网站:更显得娇俏可爱。

  婉君?我还青青河边草呢……

  昊学一时没反应过来,念叨两遍这名字才猛然一拍大腿:“鼻涕虫?!你来京都了啊?”

  “去!谁是鼻涕虫?”

  那女孩更加不快,咣咣用力拍了两下防盗铁门,“先开门让我进去再说!”

  嘿嘿!

  昊学不好意思地摸摸头,既然是熟人,那倒有点不好意思了。

  这女孩似乎是叫何婉君,是他老家那边小时候的玩伴。昊学比她大个三四岁,那会儿经常带她一起摸鸟蛋什么的,那会儿何婉君只有五岁左右的模样,整天脏兮兮的拖着黏鼻涕,谁曾想女大十八变,现在竟然出落得如此水灵!

  自从十多年前昊学跟着父亲来了京都,便渐渐忘了这小丫头,今天她怎么消没声息的自己找上门来?

  两人进了门,何婉君一脚就踢了过来。

  “昊学哥哥!敢情你是把我忘了个干干净净啊,你跟昊天伯伯去京都那天,还说以后我尽管来找你!”

  呃……小丫头记性倒不错。

  昊学一边躲避着飞脚,一边嘀咕着:“你还说过长大以后嫁我当媳妇儿呢……”

  这话一出口,何婉君倒是不追着踢人了,白皙的脸蛋上迅速泛起一抹红晕,昊学这间不大的房中,气氛登时有些旖旎暧昧起来。

  “昊天伯伯呢?看起来没和你一起住?”

  何婉君反应很快,迅速切换了话题,却见昊学的情绪也随之低落下来。

  “自从四年前我上了大学,我老爸突然间就不知去向!只留了个字条,让我好好照顾自己……”

  啊?

  好端端个人,突然间连亲生儿子都不要,玩个失踪,算哪门子事儿?

  何婉君微微有些歉意地劝道:“昊学哥哥你也别多想了,既然昊伯伯留下了字条,应当是有事要做,并不算是无故失踪嘛!”

  “你这趟来京都是……”

  昊学再次切换话题,却是不愿多谈他老爸的事情。别人家的孩子这个年龄刚好是父慈母爱其乐融融的时候,他从小就经历了父母离异,不到20岁那年父亲又不辞而别,说起来实在有些心酸。

  “念书啊!华夏医科大学,和你还是校友,对吧?”

  昊学算了算日子,奇怪道:“开学报到的话是九月份啊,现在八月还不到一点,你……”

  咕咕……

  话说到一半,肚子先不争气地叫了起来,何婉君登时也夸张地垮下脸来,“昊学哥哥,我饿死了!你不敢请我吃点东西,再慢慢说事儿?”

  呃……这个可以有。

  毕竟是老家来了远客,还是这样鲜嫩的一个准大一美女新生,人家都主动要求吃个饭谈谈人生理想了,昊学哪能怂啊,立刻就是一拍胸脯,“走着!婉君你喜欢吃什么?”

  “烤鸭吧?我听说京都的这玩意很有名?”

  呃,昊学倒是不介意去全聚德走一趟,可那地方有个很大的缺点——离自己这片太远了。照现在肚子这饿法,再结合“首堵”的路况,没到全聚德自己就饿死在路旁了。

  “烤鸭那地儿有点远,要不咱们吃烧鸡怎么样?我知道有一家‘半分德’烧鸡,口味很不错,咱们……”

  “什么呀!太山寨了吧?”

  何婉君皱起好看的眉头,不满道:“算了算了!昊学哥哥你怎么小气成这样了,家里有什么食材,我自己做得了!”

  哟,还会做饭?难得啊!

  昊学登时对这个阔别十几年的小老乡刮目相看,这年头长得漂亮又会做家务的处女,就像女鬼一样,每个人都在谈论,但是很少有人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