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十二章 我的任务
  ~日期:~09月18日~

  第十二章 我的任务

  国战开始的第六天,各国基本完成了最后的战略准备,而结果却各不相同。欧洲国家准备是准备完了,但是自己也打的没力气了,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发动战争的。美国这边正忙着玩自卫反击战,一时还抽不出时间管别人。非洲这边宗教战争进入白热化阶段,已经完全乱了套。唯一有能力开战的就是我们和rb了,当然这样的地区战争不可能把h国给丢了。

  第六日凌晨,我一个人站在正反艾辛格的聚灵塔中间点上,这里有着军神的指挥中心,我在这里能得到全行会的信息。军神前面摆着一大排水晶球,每个球上都显示着一个画面。在正前方的大型魔法投影平台上显示的是中国地图,此时地图上忽然有个位置亮起了红点。军神按了下对应的水晶,红点迅速扩大占领整个显示平面。

  “战斗通告。”军神回头提醒道。

  “哪里?”

  “中越边界我国一侧。”

  “是越南人在进攻我们吗?”

  “对,已经确认了。”军身在屏幕上操作了一会道:“有三个当地的行会在阻截越南人的入侵,目前战斗力基本对称,短时间内不会分出胜负。”

  “小地方,掀不起什么大浪,不用管他们。”

  “明白。”军神一边操作一边说着:“取消战斗警报,暂请调附近行会予以支持,防止万一。”

  我指了下前面的大地图问道:“海上情况怎么样?”

  “昨天夜里一支庞大的rb舰队和菲律宾舰队在公海汇合,目前正向我国台湾省靠近,巴贝尔塔一直在跟踪他们。”

  “台湾吗?”我笑了笑:“神野一户这家伙果然是有一套,居然会想到在这边开辟第二战场。我们的战舰呢?”

  “在这里。”屏幕上闪出一排亮点。我看了下位置,居然在东京外海。“怎么跑那边去了?谁在指挥?去了多少船?”

  “八千吨以上的战舰都在这里。是闯王在指挥。”

  “那就是说我们行会的主力舰队全都过去了?”

  “是的。”

  “闯王到底打算干什么?”

  “是我让他过去地。”军神平静的仿佛是在告诉我他帮我削了个苹果一样简单。“rb人打算对台湾岛实施登陆,并占领前线基地。如果我们用主力舰队实施拦截,必然会陷入消耗战,这不合算。我的安排是趁敌人主力舰队不在国内的机会把对方的主要造船基地和指挥中心全部铲平,同时开启第二第三战线。我国人口数量比rb要多的多,战线多会造成分兵,而我们人多,同样的分兵情况下我们占优势更大一些。另外。本国行会不完全统一,名义上归于一个联盟之下,实际上指挥不能马上实现,分开作战反而可以自由发挥,即使全军覆没也不影响整体力量对比。”

  我点点头。“那么我有什么能做的吗?”

  “这几个目标。”画面一闪,一堆人物地影象翻了出来。“消灭其中任意目标都将起到扭转战局的效果,”

  我扫了一下画面上的人物。“好家伙,你让我去送死啊?”屏幕上显示的人没一个是简单人物。第一个目标是天昭。这家伙现在已经全面介入了国战系统,对我们将来的战斗影响很大。我当然也知道这个家伙必须要除掉,可同时我也知道他的实力水平不是我一个人可以搞定的。以前虽然也和天昭交过手,但那时都是他的分身,谁知道完全体会强成什么样子?

  第二个目标是八歧大蛇。这家伙实在不是好对付地角色,除了强之外还特别的狡猾,和一般的怪兽完全不同,根本无法消灭。

  第三个目标到是没见过。画面中的是一只乌龟,或者说是长的像乌龟地生物。这个东西和我们的圣兽玄武有些像,只是颜色偏绿。

  “这是什么东西啊?”我问军神。

  军神没直接回答我,只是给了我一个水晶球。“自己看。”

  我接过水晶球,原来是个梦境球。这种水晶球记录的不是简单的画面和声音,而是能像亲身经历一样完全复制当时地一切信息,包括气味和触觉什么的。我把水晶球贴在眉心,然后闭上眼睛。一个闪亮的画面突然出现,仿佛正在通过一条时光隧道一般。忽然感觉这个画面好眼熟,只是想不起来什么时候见过而已。

  眼前的画面突然变的白茫茫的一片,仔细一看原来是一片大雾。画面似乎是在高空拍摄的,而且高的有点不正常。过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这好象是在太空俯看地球地感觉。我瞬间明白了这个画面来自哪里,这就是上次中国地区的守护神兽动画同时出现的动画。我记得玫瑰和我说过,这个动画虽然是我们中国人最先触发的,但实际上全世界都因此启动了守护任务。但是有一点不同的就是各国的画面是不完全一样的。中国地区的玩家看到地就是我看到地碧凌和白玉麒麟他们的画面。而现在我看到地这段应该是谁录下来的rb那边的播放画面。

  开头部分和中国这边的画面是一样的,画面一直向地面推进。很快就到达了可以看清楚地面的高度。现在所在的位置应该是中国沿海,虽然看起来有些不一样,但是大致上还是差不多的。画面中的一座山峰突然崩塌,接着一只红皮肤的恶鬼从山峰下站了起来。

  这只恶鬼并非欧洲神话中的那种东西,澳门赌博网站:而是rb鬼怪故事中那种恶鬼。在rb,恶鬼被认为是神的一个分支,所以受到一定的尊敬。这只恶鬼的体积明显大的吓人,而且他和一般地恶鬼不同,这个家伙居然还拿着武器,这才恶鬼中是和罕见的。

  忽然。一只巨兽出现在画面的边缘,然后快速向恶鬼冲了过去。是碧凌。冲向恶鬼的巨兽居然是碧凌,而且这个样子看起来好象是很愤怒的样子。恶鬼做出了防卫动作,碧凌动作迅速的一下扑上去把恶鬼给按倒在地,接着一口咬了下去。恶鬼把腿顶在碧凌的肚子上用力一瞪,碧凌这口没能咬到就被踹了出去。不过碧凌的反应也是相当地迅速,在空中一个翻身落地,稍微一顿立刻又扑了上去。刚刚被扑倒的时候恶鬼身上已经被抓了几道伤口。碧凌再次冲上来,他只能闪避,但是碧凌动作太快,他没完全闪开。

  轰的一声响,碧凌从恶鬼的头顶跃了过去,同时带走了恶鬼肩膀上的一块肉。血流不止的恶鬼愤怒的嘶吼了起来,然后突然把手里的长刀当成飞镖扔了出去。碧凌动作神速,一个小跳就轻松闪开了长刀。但是没想到跟着一面盾牌飞了过来。咣地一声,碧凌被砸的一个趔趄。趁着碧凌被砸的这一下,恶鬼已经扑了上来。

  两个大家伙抱成团扭打在一起,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却突然分开了。我没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碧凌的身上居然多了道伤口。恶鬼似乎也不好受。翻滚着爬到海边,然后突然双眼一闪,用力一拳打在了地面上。

  从梦境球中感受到强烈的震动感,地面迅速地崩裂出一道巨大的裂缝。接着恶鬼站的那块地方居然飘离了大陆向太平洋移动了过去。到这个时候我才算看明白,分离出去的这个区域根本就是rb地本州岛,因为他们的形状完全是一模一样。更夸张的是这个岛分离出去之后,原本和中国地图有些区别的海岸线居然也恢复到正常的地图上一样了。

  分离出去的这块陆地漂到了现在rb本州岛的位置就停了下来。恶鬼似乎是受了很严重的伤,半跪着连爬带走地向前跑了几步,然后突然倒了下去。他的身体沉入地下,只有脑袋还在地面上。这个脑袋化做了一座火山,那火山口就是恶鬼张开的大嘴。我仔细一看这山好象还满眼熟的。“靠。这不是富士山吗?”我拿掉梦境球对军神道:“这上面的恶鬼怎么也成了我的任务目标?这种东西你认为我有能力消灭吗?”军神给出的那张袭击名单上排第四的就是这个恶鬼。虽然我还没看到排第三地那只大乌龟在,但是这个恶鬼就是第四个目标。军神把这样地怪物都安排给我了,我哪架的住啊!

  军神很平静地道:“你的任务是拖住他们,不一定非要消灭掉,只要对方不能骚扰我们的正常行动就可以了。”

  “拖住他们?”我皱着眉头道:“说实话我没把握。再说,你的计划到底是怎么制定的啊?为什么要我拖住他们呢?”

  “因为在魔法时代中这样的存在可以被看作是现实世界中的战术核武器,如果敌人可以任意使用战术核武器,那么我的战略就等于没用了。我只是让士兵们发挥最大的能力。但不能改变他们的本质。当敌人的实力超越我们太多时,我就无法挽回了。所以不能让敌人单方面使用战术核武器。而你就是制衡这种能力的战术核武器。当双方都有核武器的时候其效力就会被抵消,因此你必须去对抗他们。不用担心胜负,只要他们受你的影响无法参加普通人之间的战斗,就等于你完成了任务。”

  “明白了。”我点点头。“那么是不是我只要把这些人都给拦住就可以了?或者只要拦截其中之一就行了?”

  “只要拦截其中之一就可以了,你一个人能对付一个就不错了。”

  “那我的特战队呢?”

  “特战队的作战基础就是灵活的战术指挥,这个方面你不擅长,所以由我来完成。你只管任意选择其中一个目标拦住他就行了。”

  “好吧!我先把资料看完再说。”

  重新拿起梦境球继续看之后的内容。本洲岛形成后,一只巨大的海龟出现在了岛屿旁边。这个时候有很多船因为大陆的分离被带到了海上,受风浪影响的船大部分都沉没了,落水的人眼看就要淹死了。那只大海龟听到了人们的呼救,于是潜入水下把这些人拖了起来,然后海龟背就成了人们的居住地。大海龟从此再也没有移动过,逐渐石化变成了一块真正的陆地。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各国的这个守护神兽的动画基本就是各国自己文化版本下的创世纪,其内容就是显示这个国家的地理和文化来源之类的东西。各个国家的这些动画全都有很高的本土特性,比如中国这边就出现了珠穆朗玛峰和长江黄河的来历,而rb这边却是出现了本州岛和富士山以及海龟变化的九州岛的来历。

  后面的内容我没有继续看下去,因为我已经觉得没必要看了。军神给的那些目标中后面几个就是rb的国家守护兽,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这样的敌人不是我能应付的。

  “军神,我决去对付天昭,其他的你另外想办法吧!真是的,本来还以为后面的是杂兵,没想到一个比一个厉害!这乌龟能变成一个大岛,那它得有多大?我要是能把它击败,不是等于可以直接把九州岛轰平了吗?你当我真是战略核武器啊?”

  军神没直接回答我,而是道:“我就知道你会选择这个。剩下的几个我有办法暂时先困住他们,你只管先去把自己负责的天昭缠住就可以了。”

  “ok,任务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