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八章 妖魔篡位者
  ~日期:~09月18日~

  第八章 妖魔篡位者

  阿嫡娜和夜月学习声波武器的运用技术花了不少时间,澳门赌博网站:不过总算还是掌握了。实验室的大门边忽然传来一阵惊叫声,我们的目光一起转了过去。大门边站着一大群人,其中两个是身穿保安服的基地安全人员,其余二十人全都穿着白色的囚服。

  因为龙缘的生物实验有时候需要用到人类实验体,所以基地里常备有囚犯看押区。这些囚犯都穿着一种白色的,很像连衣裙的服装。这种衣服的优点就是上实验台的时候好脱,要不然犯人不配合的话,想从他们身上把正规服装拽下来可不容易。

  刚刚的惊叫就来自门口的囚犯,他们显然是被我们吓到了,确切的说是被我们后面那几个大家伙吓到了。坦克、镰刀还有幸运他们都很大,而且相貌极具侵略性,简单来说就是——吓人。

  “怪……怪兽……!”囚犯中的一个人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喉叫,然后就眼睛一闭,向后倒了下去。

  犯人们全都被一条链子串在一起,一个人倒了,立刻被旁边两个人拉住,没能倒下去。负责看押的守卫中的一人拿着份表格走到我面前先敬了个礼。“按照您的要求,二十名实验体带到。请签收。”

  我迅速还礼,然后签了个字把表格还给他。“把他们都解开吧。”

  保安敬礼,然后回去和同伴一起下掉了囚犯们的拘束具,之后两人一起退了出去。那二十个囚犯全都惊慌失措的看着我们,包括刚刚晕倒的那个,他现在已经醒了。能被送来做实验的,那就肯定是死刑犯,而且大部分都是穷凶极恶的人。但恶人也是会害怕的。比如现在,恶人遇见恶魔地时候。

  我朝他们中的一个看起来比较沉着的男子勾了勾手指。“过来。”

  那个家伙看了看我,然后又抬眼扫了一下幸运他们,之后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我的身上。我从这个人的思想中读取的信息是他已经知道我才是这些怪物的指挥者,所以他现在认为我比那么怪物还要可怕。不过,这个家伙的心理素质还不是一般地好,居然能强压下心中的恐惧。

  虽然害怕,但这个人还是走到了我的面前。然后停了下来。“要我干什么?难道你想用我喂这个怪物?”

  “你说谁是怪物?”幸运低下头同炸雷般的声音怒吼着,因为这个男人刚刚指的目标是白银。别人说自己老婆是怪物,老公当然要发火了,即使巨龙也一样。

  虽然现实世界不存在什么龙威,但是被一只比霸王龙还要大的怪物龇牙咧嘴的盯着也绝对不是件轻松的事情。在我地眼睛中,能清楚的看到这个男人的体温正在上升,因为红外信号越来越强了。另外,我的鼻子还闻到了肾上腺素的气味。这说明这个男人现在已经处于极度地不稳定状态了。

  被幸运这么一问,那个男人之前的冷静全都没了,只剩下震动棒一样颤抖的双腿。

  “幸运!”我斜了幸运一眼,幸运立刻把头缩了回去。那个男人看到幸运的大头离开他,立刻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瘫倒在地。肾上腺素过后就是极度地无力感,人类的潜能只够支撑几秒而已。

  我没管地下那个人,然后对夜月道:“刚刚你们学电磁场的时候我教过你们感应电流还记得吗?”

  “恩。”夜月点头。

  我指了下那个男人。“感应他的大脑,从中分析他的情绪和思想。这就是下一课的内容。”

  阿嫡娜和夜月他们立刻一起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这个男人身上,他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打了个冷颤,这大概就是对危机的本能反应。看来这个男人以前是受过战斗训练地,怪不然心理素质这么好。

  我才说完不到一分钟,镰刀居然首先叫了起来。“我感觉到了,这个家伙正在考虑自己会被怎样的杀死。”

  我满意的点点头。“其他人呢?”

  夜月也道:“恩,已经能感应到一些了。”

  “再给你们一分钟,加快速度。”

  大家表现都不错。最后这一分钟内全都感应到了对方的思维。我对他们道:“刚才这个就是思维读取,只要对方在想的问题,你们就能马上感觉到。但是要注意,这个能力读取的是表层意识,也就是对方正在想的事情,不能搜索他的记忆,除非对方当时正在回忆自己地经历,否则你们是读不到记忆内容地。而现在。在读取记忆之上再进一步。这就是精神催眠。试着用你们的电磁场去影响他地脑电波,但是千万注意强……!”

  我话都没说完那个男人已经倒了下去。从他的跨下流出了黄色的液体,嘴角也流出了口水。这个人明显是已经死了!我有些生气的对夜月道:“拜托你等我说完再实验好不好?刚出生五个小时就杀人的你是第一个!”

  夜月知道自己犯错误了,用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着我,搞的我都不好说她了!“算了算了,这样也好,算是反面教材吧!你们都给我注意,人类是非常脆弱的种族,不光是之前我反复强调的**接触,即使是精神催眠也是很危险的。夜月刚刚就是用的电场太强了,结果直接把这个人的大脑给烤熟了。记住,人类的大脑使用的电信号都是以微安为单位的,不要让电流过大,而且电压也要控制好。好了,那边还剩十九个,自己过去找一个练习,尽量别玩死了!”

  我这一句话等于把对面的人都推入了深渊,他们一个个惊慌的四散奔逃,但是速度方面差的太多,两步之内就被全部拦了下来。新出生的这些魔宠各自找了个目标去训练,结果等他们都学会怎么催眠人的时候。这里也只剩七个囚犯了!我无奈的看了看死状奇惨地那些尸体摇了摇头!“哎!科学是要做出牺牲的!”

  剩余的七人中居然有个囚犯突然跳了起来,指着我大喊着:“你说什么话?牺牲?牺牲的不是你是吧?”

  我邪恶的笑了笑:“你说对了。另外……我很感兴趣,为什么会出现一个女囚犯。很少见啊!”之前都没注意到这次的囚犯中居然有女性。

  “我……我是女的怎么了?你难道想……?”她惊慌的拉紧领口向后退去。

  “别自做多情了丑八怪,我对尼姑没兴趣。”犯人为了做实验方便,所以全都被剔了光头,这也是为什么之前我没发现犯人中有女性地原因。我看着她继续道:“既然你主动站出来了,那么好吧,下一课用你做教具。”我转向其他魔宠道:“现在教授你们的东西叫做傀儡控制术。原理和之前的催眠术是一样的,不同的是这次你们要加大电力,直接遥控对方的肌肉组织按照你们的意愿去工作,比如这样。”

  那个女囚犯突然开始在原地跳起舞来了,而且姿势非常奇怪,明显不是她自己在跳。我笑着问道:“看明白了吗?”

  大家都一起点头。

  我指了夜月:“你先试试。”

  夜月用力的点了下头,然后开始集中注意力。由于我放松了控制,那个女人已经停了下来。但是她突然又像触电一样猛地蹦了起来,接着又摔回了地上,同时发出了尖利的惨叫声。我无奈的看向夜月。“电压太高了!你看看,肌肉纤维都撕裂了,除非修养半年。否则无法恢复行动力了!要注意控制电压,从低向高试,不要一上来就用高电压,实验品可不是无限的。”

  “明白了。”

  等他们把这招学完。实验品也全完了。最好的士兵就是在战场上训练出来地,现在让他们提前接触一下死亡,之后就不会怯场了。剩余的尸体也不能浪费,给那些大魔宠实验下他们的特殊武器。

  镰刀身为巨型蜘蛛,除了刀刃一般的八只长腿之外,还会吐丝。镰刀释放地蛛丝直径差不多有两毫米,而且比钢缆还要结实的多,更重要的是弹性很好。拉长了近一倍都不会断。除了可以用丝代替绳索之外,镰刀还可以把丝囊内的液化化学物质成团的喷出去,这些东西如果慢慢拉出去就是蛛丝,但一团一起喷出去,就成了超级黏合剂,粘上就别想下来了。

  瘟疫他们的特长无非就是龙炎,先让幸运给他们展示一下,之后他们自己来。刚好给那些尸体做个火化。

  最后的测试者是坦克。拿着他的资料我就开始晕。坦克身上被改造地部分最多。简直是个移动碉堡。坦克的外壳是高强度的生物装甲,其结构是从昆虫的甲壳中找到的灵感。并且做了优化处理。坦克身上现在都被这种甲壳包裹着,其硬度和弹性都很惊人,即使是反舰导弹也未必能打的穿。在这装甲之下暗藏着大量的武器,比如说位于头部的闪电聚集器。坦克可以用这个像我们一样发射闪电球,但不是我们这样一个个地发射,而是像机关枪一样地连射。除了这东西外,坦克全是都是武器。各种先进设备全都能在他身上找到,但是最可怕的却还不是这些。

  游戏中地坦克背上有门魔晶炮发射器,那东西的威力是很强的。但是现实中的坦克居然装备了更要命的东西。坦克的鞘翅完全展开后可以看到他的背上有着一团肌肉组织,而这些东西的前端则有一圈鳞片状东西组成了一个碗口形的聚集环。本来我们还不知道这个大家伙到底是什么,只是看起来像个有长柄的雷达天线,但是一核对资料却吓了一跳。

  “什么?生物质子炮?”全场震惊。

  我拿着那份资料来回的翻了十几遍,结果证实我没看错。说明中提到这个东西还处于实验阶段,但是已经有过成功发射的记录,但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七十,并不保证每次都能发射。

  按照说明上的说法,质子武器本来是需要很长的加速管的,但坦克的身体内有利用分子斥力和电磁力以及电激发理论在内地三合一加速器。结果就是把本来需要一公里长的炮管缩小到了十五米长。发射前坦克需要绷紧肌肉,在炮管内形成真空区,然后能量开始加速质子,之后从前端的那些鳞片状物体中间发射出去。之所以在这里进化出鳞片,就是因为发射时的风压肌肉无法承受,所以才有了这些鳞片。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个划时代的武器了,不过我暂时不打算用,毕竟实在是太危险了。

  全部基础技能训练结束的时候刚好就是天亮的时候。吃了早饭之后我带大家一起重新上线。进游戏后还是老样子,把有了实体的魔宠们集中到空间门里让他们互相交流,我自己一个人进入了妖族地总部。

  因为我这个妖族和天庭共同的盟友,以及佛门这个共同敌人,现在妖族和天庭已经达成了某种程度上的共识。至少天庭不会无故的去剿灭妖怪,而妖怪也会比较安心的专于训练,不会再随便跑出来捣乱。在这样相对和平的环境下,妖族的力量得到了迅速的壮大。修仙道之人少则千载。多则万年才能成功,而修妖地妖怪通常三年之内就能有明显变化,部分速度快的甚至十几年就法力通天了。这就是很多人放着正规仙道不走改透妖魔的主要原因,毕竟速成的诱惑力太大了。

  现在妖族有了福地洞天的地脉滋养,实力几乎是爆炸式地膨胀。上次来的时候只是觉得他们这里人丁兴旺。这次来简直就是漫山遍野的高级妖怪。要是按这个速度膨胀下去,再有个一两百年天庭都不是对手了!

  新生妖怪太多,几乎都不认识我,一路上不少妖怪跑出来骚扰我。搞的我实在无奈,最后只好把神兵四方尊抱在怀里。这东西可是女娲赐予地第三国器,只要那么一点气息就足以让妖魔们退避三舍了。

  一路走到山顶的建筑群,这边本来是个巨大的寺院,现在已经变成魔窟了。整个建筑群都有围墙保护,大门是一个模仿恶鬼的嘴巴做出来的建筑。想进去就得从恶鬼的嘴里过。

  还好这边的妖怪都是有身份的老一辈妖族,见到我之后一个个都客气地要命。没有让他们通报,我自己走进了里面。按照门外守卫的说法。我很快就找到了水虚他们四个护法。

  吱呀。木门发出一声刺耳的摩擦声被我推开了,不大的小黑屋里四大护法一起瞪着惊恐的眼睛看着我。我被他们的目光看愣住了,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呼!”几秒之后四大护法才齐齐的呼出一口气瘫在自己的座位上。

  我疑惑地左看看右看看。“怎么啦?是不是我来地不是时候?”

  水虚打了个响指,我立刻被一阵风推进房间,大门也啪的一声关了起来。“差点被你吓死!”水虚心有余悸地道。

  “我怎么啦?”

  银谣拍着自己高耸的胸脯道:“人家正在讨论重要事情,你居然毫无征兆的突破了我们的结界进入了这个房间,你说怎么啦?”

  “你们布了结界吗?我怎么没看见?”

  水虚道:“这个结界是专门针对妖族的,你不是妖族当然不会有反应。”

  “那你们在商量什么事情啊?布置专门针对妖魔的结界。难道防的是内部人?”

  水虚无奈的点点头。“这个事情在我们内部不好说。但是对你反而不用保密。我想你已经也注意到了,这一路上是不是遇到了大量流散的小妖?”

  “你不说我都给忘了!”我气愤的道:“拜托你们有点大团体的样子好不好?就算没有天庭那种排场。起码要有基本的纪律啊!现在你们山上都快成土匪窝了,到处都是小妖在胡闹。”

  水虚沮丧的摇摇头:“这就是我要和你说的事情。我们妖族出了大麻烦。”

  “什么麻烦?我看那些小妖很活泼啊!虽然乱了点,但是只要集中训练一下,应该很快就能整顿出一支象样的军队了。”

  银谣代替水虚说道:“问题不在小妖那边,而是上层建筑出了问题。”

  “上层?难道是妖王?他不是还没恢复法力吗?难道有人想要篡位?”

  “一点不错。”水虚又重新接过话题:“妖王的法力被天庭囚禁多年,虽然后来关系改善又捞回来一些,但是毕竟有所折损,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妖王的实体已经不存在了,要用法力重塑真身非常辛苦。可以说现在的妖王是非常弱的。但前段时间却偏偏又出了事情。一只不知道从哪蹦出来的小妖在战斗中吞了另外一个小妖,结果实力就突然翻倍。这个小妖迅速的明白了妖魔之间的互相吞噬是可以快速提升实力的,所以他放弃了修炼,专门靠吞噬别的妖怪来提升实力。就是用这个方法,这个小妖硬是在短短几个星期时间里强化到足以对抗左右使者的水平了。”

  我制止了他们继续说下去。“我想我明白了。这个小妖现在实力突然增强,所以没有正常修炼起来的妖怪的生活阅历,因而心浮气燥的想表现自己。又恰好碰上妖王实力受损,这个小妖就没了限制,谁也打不过他。时间一长他开始有野心了是吗?”

  “对。他想消灭妖王自己当妖族的大王,而且已经刺杀了两次妖王,只是都没成功。他虽然实力提升很快,但根基虚浮,实力相当,发挥出来却差了一大截。况且两个使者也不是吃素的,所以他暂时还不可能得逞。而且,由于他实力提高,现在吃些普通妖怪已经无法提升他的实力了,必须要高级的妖族成员对他才有用。”

  “所以你们怕成这样,就是怕他吃了你们?”我问道。

  水虚硬着头皮狡辩道:“不是的,我们是在为我王的安危而担忧。”

  “我看你们是在为自己担忧。”我无情的把他们最后的谎言给戳破了。

  水虚尴尬的挠着头。“哈哈哈……被你发现啦!不过,我们不是他的对手,躲一下也是应该的吗!只要等妖王大人恢复实力,之后还不是手到擒来!”

  我忽然眉头一动。“看来你们等不到那时候了!”

  “啊?”四大护法一起看向我,等待我的解释,不过我是不用解释了,因为外面有人帮我解释。

  轰。剧烈的响动中房间外有强烈的紫色闪光射了进来,屋子里瞬间就亮的睁不开眼了。光线来的快,去的也快,迅速的暗淡了下去,但是几秒之后又是一声响,光线再次暴起。

  四大护法终于反应过来了。“有人在砸我们布置的结界。”

  “难道是他来了?”水虚惊慌的问道。

  我无奈的摇摇头:“看来你们真的是被吓破胆了,既然如此,我帮你们出去解决一下怎么样?”

  “你?”水虚他们四个一起看向我,明显是不大相信我能搞定外面那个敌人。

  我嘿嘿一笑。“搞定他是可以的,但我是不会白干活的。这些兵种,只要你们可以免费提供,我就出去帮你们解决他。”我把自己抄下来的妖族部分定单丢到了水虚手里。“你可要想好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