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五章 交易换交易
  ~日期:~09月18日~

  第五章 交易换交易

  “你不是速度很快吗?你再跑啊?”

  闪电惊慌的退到了防护罩的边缘,但是这东西一共就这么点大,她只要出不去,躲到任何位置都只要一伸手就能抓回来。

  “你……你想干什么?”闪电有些紧张的吞了口口水。

  “现在是没什么,不过过一会就不一定了。”我露出了恶魔般的笑容,同时一团紫色的烟雾迅速弥漫了整个防护罩的内部,使绝对屏障变成了一个紫色的大球。“啊!你干什么?”闪电的尖叫声从绝对屏障里传了出来。

  千万不要误会,我可不是色狼,至少不会见一个上一个。闪电的尖叫声很正常,因为我在她身上留下了四道锋利的抓痕。我现在可是还保持着狼人形态,爪子不比刀刃差多少。闪电的盔甲看着漂亮防御似乎并不高,简单的就被切了几道口子。

  闪电惊慌的发现周围的烟雾正在从她的伤口向她的身体内渗透,而且速度越来越快。“你对我做了什么?这是什么烟雾?”

  “死亡迷雾你没见过吗?”防护罩已经超过时间自动消失了,但是我并没有要追击的意思,因为根本没必要。“别人总是提醒我,既然要当领导者,那就要有点王八之气,说是可以服众。不过我觉得那东西不比臭屁好多少,还是我的邪恶之气有效些。一群拜倒于王八之气下的傻瓜顶多算是一帮乌合之众,而我的死亡迷雾可以直接制造死灵生物,不管战斗力如何,起码它们会不惜牺牲自己把我的命令放在第一位。”看着地上已经因为邪气污染而开始抽搐的闪电,我突然把拳头一握。“这叫做绝对控制。”

  闪电心中仿佛有根线在我握拳的瞬间断裂了,之后她就沉入了黑暗,再次亮起时已经在复活殿了。此时在黑森林的边缘。我正围着一个和闪电长地一模一样的女人转圈。这个女人除了盔甲的颜色变的漆黑一片之外完全就是刚刚和我战斗的那个闪电的复制体,完全看不出任何差异。

  我满意的点着头。“恩!不错不错,起码卖相很好。拿掉你的头盔,让我看看你地脸。”

  那个女人立刻听话的拿掉了自己的头盔,金黄色的头发已经完全变成了紫色的长发,但是那美丽的脸蛋却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只是那对原先不知道是什么颜色的眼睛变成了血红色,而且还闪着光。看起来颇为吓人。如果闪电还在这里,她一定会非常吃惊的,因为这个女人除了眼睛和头发地颜色以及盔甲的颜色之外完全就和她长的一模一样。事实上她们本来就该一模一样,因为这个身体就是她的。死亡之云除了缓慢削弱对手和遮挡对手视线之外,还有特特性就是在死亡之云内死亡的敌人都会成为我地傀儡。平时我懒得指挥那些低级傀儡,所以一直没开启这个功能,即使出现傀儡也是用完就解散掉,懒得带在身边。但是。这个女人不同,她的战斗力对我很有用,所以我就勉为其难的决定带上她了。

  傀儡的战斗力不完全取决于我,而是取决于对手和我地相对实力,一般情况下会保留对手生前的大部分力量。有时候运气好还能全盘复制下来,甚至还有超越本体实力的情况出现。闪电的这具尸体保留了她百分之九十九的能力,基本等于是复制了下来,就算对上她自己可能也得打好半天才分的出胜负。

  虽然傀儡的好处很多。但缺点也一样的多。主要就是这东西没脑子,被死亡之云转化地尸体是没有任何智力可言的,剩下的只有本能和对主人的服从,这也是我不喜欢召傀儡的原因之一。不过只有一个的话就没什么问题了,大不了直接下命令指挥就是了,再不行就让幻影上她身暂时操纵一下。

  确定完了相貌后我让她又带上了头盔,然后帮她治疗了一下伤口。傀儡虽然是魔法召唤起来的,但还是有体力值的。受伤太严重也会损坏地。不过我可以治疗她,只要不被打散一般都没事,抗击打能力方面远超其本体,怎么说也是僵尸,抗打是肯定地。

  带着这个傀儡一起离开黑森林,然后直接去神女城找米枷勒。进入神女城的时候城门两边地守卫盯着我直发愣,我能明显看到那两个家伙捏着长枪的手指都发青了。我靠了过去,随意的摸出一枚勋章个他看了一下。那个家伙立刻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软了下去。

  “哈哈哈。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我拍了拍这个家伙的肩膀。“打听点事情。”

  “特使大人请问。”卫兵非常客气。我刚刚给他看的是特使勋章,代表着不同势力之间的联络人。所以即使阵营不同也是需要尊重的人物。

  “不知道女神大人在城里吗?”米枷勒的地位超然,小兵当然不会知道具体位置,不过在不在城里应该还是知道的。

  “在,早上才回来的。”小兵很恭敬的回答着。

  “那就好,还担心白跑一趟呢!”

  我转过身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一柄剑顶在我的脖子上,而拿剑的人脖子上也顶着柄剑。

  “这是怎么回事?”拿剑顶着我的是闪电,而此时她正一手持剑顶着我,另一只手指着拿剑顶着她的傀儡人。她显然是发现了这个傀儡和她长的一模一样,所以才这么大反应,要不然以她的水平是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在城门口和我对上的。

  “什么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有一个和我长的一样的人在这里?”

  “哦,你说这个啊?她不是人。”

  “你……!”闪电以为我是故意骂她。

  我一脸无辜的道:“她是傀儡,是我用尸体召唤出来的,和亡灵法师带的骷髅僵尸差不多,只不过稍微高级一点而已。”

  “尸体?”闪电先是平静了下来,但是突然又变的更加激动起来。“你是说这是我地尸体?”

  “嘿嘿,废物利用吗!扔在郊外不管会污染环境的。还不如发挥一下余热。”我刚说完赶紧伸手捏住了脖子上的剑尖。“千万别激动。我要提醒你,你的尸体可是和现在的你有着一样的速度哦。要是你想刺我的话,她也会毫不犹豫的刺你地哦。”

  “你混蛋!”

  “我不混蛋,是你先惹我的。”

  “去死吧!”闪电突然出手,她不相信我召唤的傀儡可以保留之前的全部能力,所以她决定抢攻。嚓的一声,两道血花飞了出去,一道是我的。另外一道是闪电的。她在我的脖子边上擦出了一道小口子,但同时她地脖子上也多了道口子。说没骗她,她的尸体真的和她有差不多的速度。

  闪电惊讶的捂着自己地脖子。“算你狠!”她说完一闪身蹿上了城墙,我向身边的傀儡比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傀儡向我点了下头,然后突然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已经出现在闪电的身边。闪电被迫开始闪避,两个一模一样地人追打着消失在远方的建筑后面。看来短时间内她是回不来了,要干掉自己的傀儡可是比和别人战斗困难多了。因为只有自己才最了解自己的弱点,傀儡虽然只剩本能,但也绝不好对付。

  看着他们跑远,我才独自前往了神殿。神女城的光明神殿是修在市中心的一座小山上的,上去的通道是条超长地阶梯。我一路向上走。两边的人都用一种敬佩的目光注视着我。刚开始我还以为他们知道我是谁,所以带着崇拜和敬佩的目光呢,直到后来听到两个人的对话才搞清楚原因。搞了半天是他们看到我这典型的黑暗势力人员,居然敢大摇大摆的向光明神殿走。所以才露出了这种表情。

  好不容易爬到山顶的时候,守门地天使立刻把目光集中了过来,不过其中一个天使似乎是认识我,稍微一愣神后赶紧和旁边地天使交代了一下就转身冲进了神殿里。我站在门口也没过去说话,因为我知道那个天使肯定是进去报信了。

  果然,几分钟之后两个高级天使走了出来。

  “请问您是紫日吗?”

  我点点头。“米枷勒让你们来的?”

  这两个家伙显然是受了米枷勒地指点,要不然以天使族的高傲性格,看到我这种黑暗势力成员十有**是会先和我打起来。“我们是米枷勒殿下的近卫官。殿下知道您来了,让我们接您进去。”

  我点点头。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这么客气我当然不会找茬。“带我进去吧。”

  我跟着两个大天使向里面走,把门的那些天使还疑惑的互相询问了起来。对他们来说,我这么个大魔王一样的家伙居然能受到他们长官的礼遇,简直是世界奇闻。和他们有相同想法的还有这里的玩家们,不过有个别玩家并没有什么惊讶的想法,因为他们也知道我是谁。

  今天神殿内部的气氛相当怪异。我一路上看到的人都匆匆忙忙的。而且我还发现了很多造型奇怪的天使,看起来和神殿里守卫的天使似乎不大一样。可是又说不出来到底哪不同。

  我正想着,带路的天使忽然在一道大门前停了下来。“女神殿下正在接待客人,请先在这里等待一下。”

  “好的。”

  两个天使帮我推开大门,里面是一间小会客室。我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两个守卫的天使又把门带了起来。米枷勒到是没让我多等,不过来的却不止她一个。大门推开后我愣住了。

  “菲林迪尔?你……?”

  “没想到吧?”菲林迪尔到是对我的出现毫无惊讶之意。

  “米枷勒?”我用询问的目光盯着米枷勒等待她的解释。

  米枷勒很随意的坐到了我的对面,然后示意守卫关门。等门外守卫的脚步声远去她才开口解释道:“前段时间你在法国地战斗我已经知道了,欧洲神殿被你打的七零八落,已经失去了凝聚力。”

  “你的消息满快的吗?”我盯着米枷勒。

  米枷勒笑了起来。“虽然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但是你并不了解我。”说着她把菲林迪尔揽到了怀里。“知道我们是什么关系吗?”

  我诧异的盯着她们两个看了半天。看她们如此亲密,显然关系不一般。再仔细看下去我惊讶的发现她们两个居然有几分相似。米枷勒有着一对精明的眼睛,菲林迪尔也有。不过这只能算是智力上地类似。真正比较有特点的是她们的眼眶,这个部分的曲线和角度几乎一模一样。“别告诉我你们是双胞胎。”

  米枷勒笑了起来。“虽然不对,但也差不多了。”

  菲林迪尔问道:“王室之间的通婚你知道吗?”

  我点点头。

  米枷勒接道:“知道这个就好。在人类的各个国家中,王室之间一般会互相通婚,所以不管是谁战胜谁,或者是谁****谁,其结果都一样,因为王室的血统不会中断。他们已经连在一起了。其最后的结果实际上只有一个,那就是愚弄百姓。不管百姓们跟着谁去打仗,打来打去都是上层人在统治他们,而这些百姓中除了极个别地人能在权利更替中爬上上位之外,实际上这些上位之人的后代一直在以各种方式延续着自己的统治。”

  “你和我说这个干什么?”

  “这就是我们的关系出现的原因。”米枷勒紧了紧环抱着菲林迪尔肩膀地手臂。“在神权中也采用了类似的管理方式,目标自然是愚弄信徒和下位种族。你也算是上位者,所以我不用蒙骗你。神和神之间也是会有利益更替的,这点你也清楚。所以我们为了保住自己的存在性。就必须要使用类似人类王室地方法延续下去。我和菲林迪尔就是在这样一个环境下的产物。知道我的全名叫什么吗?”

  我摇摇头。

  “米枷勒.圣耀.辉煌.安提米斯。”

  菲林迪尔跟着道:“我叫菲林迪尔.圣耀.辉煌.度鲁蓝特。”

  米枷勒继续道:“我们是同父异母的姐妹,我是姐姐,菲林迪尔是妹妹。我在出生后继承了母亲家族的姓氏,并且在第一次神殿分裂战中离开了光明神殿总部来到亚洲自立门户。妹妹晚了我三百年出生,她继承了父亲的姓氏。并最终成为了神殿候补女神。知道长老院为什么那么帮助她而排斥玛利莲吗?因为长老院中有两位长老分别是我们的父亲和爷爷。这就是菲林迪尔受到无条件支持的原因。我们地名字中间的两个部分都是一样的,那就是我们的血统来源相同的证据。”

  “你们两个居然会是亲姐妹!你们这帮神权贵族简直……简直……”

  “乱交是吗?”米枷勒说出了我不敢说的词。“我们不介意,至少我们的血统永不消失,不管神权战争进行到什么状态。我们的后代都将承接上一代地血统,使家族地血液得以传承,即使姓氏已经不同,甚至相貌已经改变,但不能磨灭家族的血统。”

  彻底服了。欧洲人地观点果然是和亚洲人不同。他们好象更重视自己的感受,而亚洲人更重视别人的感受。东方人如果出现血统无法维系的情况,会考虑抱养一个孩子,这个孩子虽然继承了家族的姓氏。但实际上和这个家族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过,别人会觉得这个家族依然在延续,所以家族的面子得以保存。西方人不同,他们不在乎孩子姓什么,也不在乎别人说什么,反正孩子有本家的血统就可以了。

  我对菲林迪尔道:“那么,这次你来这边是想要求你姐姐帮助你是吗?”

  米枷勒开口道:“我当然会无条件的支持她,家族里她和我关系最好。所以不用她开口我也会帮助她。她这次来是要我帮忙做个中间人。而需要请求的对象则是你。”

  “看来我是撞枪口上了啊!”

  “枪在你手里,你顶多就是撞到枪柄。”米枷勒无所谓的道:“现在就看你给不给我这个面子了。”

  我笑了笑:“我们想到一起去了。”

  “哦?难道你也有事求我吗?”

  “当然。”我很诚恳的点了点头。“难道你以为我大老远跑这里来是和你约会的吗?”

  “想你也不是那么有情调的人。”米枷勒居然和我开起了玩笑。这是破天荒。不过她很快就恢复过来道:“说吧。你地要求。”

  “我刚去了趟阿尔倪那边。她那里有几种我急需的兵种,但是她不肯卖给我。条件你应该猜的到。”

  米枷勒非常迅速的回答道:“好的,我不攻打水牛城就是了。”

  我面容一板。“米枷勒小姐别乱开玩笑好不好?”

  米枷勒稍微笑了笑道:“好吧。那五座已经占领的城市我退给她就是了。”

  “另外再加一座光明城。”我补充道。

  “那个臭丫头她穷疯啦?”米枷勒几乎是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我一脸淡然的道:“说真的,其实我觉得你和菲林迪尔一点都不像。反到是阿尔倪比较像你妹妹!你们两个地性格简直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

  “那个疯婆子,谁和她一样了!我可是有身份的人,会和她那种靠裙带关系爬上去的臭丫头一个样?”

  咦?阿尔倪靠裙带关系?她不是凌的妹妹吗?莫非……难道……凌该不会是双性恋者吧?

  “那个,你先冷静一下。这个要求不是我开的,我当然不希望给她那么多好处。但是我是有求于人,实在没办法才这样的啊!要不然你看,是不是说说你们的需要,我来帮你们权衡一下?”

  米枷勒连续做了三个深呼吸,然后回到座位上。她拍了下菲林迪尔地肩膀,示意她可以说了。菲林迪尔看看我,然后说道:“自从上次您走了之后,法国这边光明神殿总部出现了一系列情况。玛利莲那个贱人回去之后把我的亲信都给杀光了。长老院被她说成是叛徒,正发动她的信徒来攻击我们。我们刚和康斯坦丁元帅的军队会合,手里的力量并不足以抵挡她地反扑。我的爷爷已经战死,我这里只剩下三名长老还健在,而军队方面和玛利莲似乎也是不相上下。更糟糕的是。你们这样的冒险者似乎只认占据主神殿地人为光明神,所以我们发布的任务都没人接,反而不断的有冒险者来和我们过不去!”

  我略微思索了一下就明白是个什么情况了。玩家是不会对两个女神的争霸战有什么兴趣的,除非是像我这样的大型行会。并且有足够势力插手神权派系的较量的大型行会。一般地玩家和神殿的交集仅包裹任务的发布和职业的晋级等事情,而这些事情平时都是在神殿里办的。如果你在野外遇到个天使,他说可以帮你办转职手续,你十有**会认为遇到骗子了。同样的,神殿的专用任务发布渠道也是神殿机构的办事处,没听说满大街发任务地天使,所以很少会有人去接菲林迪尔他们地任务。这样说起来,好象还得怪我了。当初是想让菲林迪尔和玛利莲处于一种平衡状态。这样我好制衡她们的实力。可是我忘记把玩家地因素算进去了,结果现在搞的玛利莲这边好象强大的有些过分了,菲林迪尔明显是马上就要招架不住了。要不是被逼的走投无路,她应该也不会大老远的跑中国来找米枷勒帮忙。

  “看来你的情况确实是够糟糕的,不过我目前不大可能去帮你,因为你们也该知道,国战已经开始了,我作为冒险者中的行会领导。事情是非常多的。我不可能在这种时候抽调军力去帮助你们作战。这样我的人就不够用了!”

  米枷勒打断我的话道:“你不用装了,我知道你有其他办法。只要你肯帮我妹妹。你的要求我同意了。”

  我虽然心里高兴,可还是不能马上答应,不然后面的事情就不好办了。“这样啊!”我故意装的很为难。“办法到也不是绝对没有,但是需要消耗大量的人力。如果米枷勒你再帮我解决一些兵力问题,我到是可以考虑把二线预备队抽过去帮忙。”

  大头都已经答应了,没道理在小头上和我再计较了。米枷勒非常爽快的道:“只要你不把我拉去帮你打仗,其他的兵种随便你挑。”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得意的站起来道:“那么我明天就让法国那边调整一下战略部署,会对你们的势力多多照顾的。玛利莲那个小丫头只是发展的比较猛,再怎么说她也还是个小丫头,不用太担心。”

  米枷勒听到我同意之后立刻开始安慰菲林迪尔,菲林迪尔也喜滋滋的离开了房间。米枷勒询问了一下我具体要哪些兵种,还有数量要求,方便她去准备。

  第二天我转告法国那边的行会人员做了战略调整,米枷勒也迅速的撤离了占领城市内的人员,不过她让出来的那个城市却是个只有两万多人口的微型城市。不过再小也是城市,我好歹拿着这个城市的契约堵住了阿尔倪的嘴。

  两边的条件都达成了,两边到是都很给面子,我要的兵也按照我的要求集中到了艾辛格。站在小广场上清点了一下大致的兵员情况。

  天庭方面:一千二百级的灵宵殿卫一共是五千人,坐骑使用一千三百级的火麒麟。一千级的散仙一千人,坐骑是六百级的长枪。

  黑暗神殿方面:作为屠神小队的一千八百级炼狱恶魔共五十人,刚好是五队。坐骑不需要,反正恶魔自己会飞。一千五百级的黑魔箭手三千人,坐骑用的是七百级的影兽。

  光明神殿方面:一千一百级的守护天使一千人,因自身会飞,所以没配坐骑。一千五百级的光芒骑士三千人,坐骑是八百级的光翼飞马。

  这三方下来一共就有一万三千零五十人了,还差一千九百五十人才能满员,不过别人人少。我面前的这支部队,只要有足够的战略纵身供他们机动,干掉几十万敌人不成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