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四章第一刺客
  ~日期:~09月18日~

  第四章 第一刺客

  “你想要我干什么?”我深吸两口气道:“有什么要求就直说吧!要是不太过分的话我会考虑的。”

  “有你这句话就好。”阿尔倪邪笑着递给我一根卷轴。“自己看。”

  我小心的展开卷轴,生怕阿尔倪在里面安装了什么机关。以阿尔倪的性格完全可能干的出来。不过,随着卷轴打开,并没有出现我担心的机关,反而是看到了一张地图。我把地图翻过来倒过去看了半天也没比出来到底是什么地方的地图。看样子画的很精细,应该是一小片区域的详细地图,除非阿尔倪说出是哪里的地图,否则我根本看不出来。

  “这是什么?”我问阿尔倪。

  “地图啊!看不出来吗?”

  “我知道是地图,但是你给我地图干什么?”

  “因为他只对你有用。”我一听又疑惑的看了看地图,可还是没发现到底有什么用。看起来这不过是张普通的地图,唯一特殊的地方是上面特别在一个位置号丧标了个红叉,明显这个位置上有些什么东西。

  “对我有用的的东西很多,不知道这个上面标的是什么?”

  “是戒律之石。”阿尔倪平静的说出了一个几乎将我直接击倒的名字。

  “戒律……戒律之石?”我说话都有些结巴了。“那……那你的要求是……?”

  “全部的六个据点都给我保下来,而且我还要一座光明神殿的城作为赔偿。如果你能做到,那我就告诉你这图上标的位置在什么地方,还有你不管要求什么兵种,我一概答应你,而且半价。”

  我立刻陷入了思考。这明显是个大钩子,不过上面挂的诱饵也确实是太吸引人了。怎么办呢?咬钩的话不死也得脱层皮。不咬地话,那个诱饵怎么办?思来想去还是rb战略比较重要,所以那个诱饵绝对不能放弃。

  “打个商量行不?”

  “没的商量。”阿尔倪铁了心要整死我。“要么帮我把城抢回来,要么你就直接滚蛋。”

  “那你得把价格再降降。”反正咬了钩就要倒霉,临死多吃点鱼饵才是真的。

  “好。”阿尔倪只管大头,懒得和我计较。“你只要帮我拿回这些城市,再端掉一个光明城给我,除了之前的条件外。购买兵力我可以给你三折。”

  “一言为定。”

  确定协议之后我不得不先去光明神殿了,反正米枷勒那边也有些兵种需要采购。告别了阿尔倪和多明格后离开死亡峡谷,夜影驮着我穿越黑森林,我则在考虑到底要怎么说服米枷勒让出那些城市。动手抢不大可能,一来我们行会未必打的过光明神殿,二来现在这个时候打内战好象不大合适。我正想着,突然感觉背上一疼,我整个人都被带飞了出去。咚的一声头下脚上的撞在一棵大树上。脖子差点没扭断。“我靠,哪个混蛋偷袭我?”

  树林里一片寂静,没有人回答我。

  “夜影,看见什么人袭击我了吗?”

  “没有。可能对方隐身了。”

  “那就糟糕了!艾美尼斯现在又不在身边,不知道星瞳可不可以看穿对方的隐身。”

  正说着。突然夜影一声长嘶,我猛回头,却看见夜影地脖子上多了道大口子。我赶紧上去帮他按住,然后用治疗魔法稍微处理了一下。驯兽师既然是靠魔宠战斗。治疗术当然是必学的,我只是因为有小纯和阿嫡娜在所以很少用罢了。

  “看来我在这里只会拖累你,先让我回去吧。”夜影说道。

  我直接把夜影收进了凤龙空间,同时召唤出了白浪、玫瑰藤和飞镖。我的魔宠和召唤生物基本都被派出去执行任务了,剩下的几个大家伙不适合这种战斗,只有他们三个合适了!

  他们一出来我赶紧问:“能确定敌人情况吗?”

  白浪立刻嗅了嗅空气中的气味,然后嘴一咧露出了一个笑容。“只有一个敌人,而且是个女人。空气里有她的体香。”

  “玫瑰藤呢?可以确定位置吗?”

  玫瑰藤在我的意识中传回信号:“不行,我出来后对方完全没动过,无法捕捉到震动。等等,这个是……小心后……”

  “啊!”玫瑰藤的提醒都没来及说完我就被一股力量直接打飞了出去。“他娘地!什么人速度这么快!”刚才我虽然没躲掉,但是却看到了一个影子一闪就过去了。对方显然没有隐身,只是速度太快根本看不见。

  飞镖突然亮出了可爱的小尖牙,面对着旁边的一棵树,然后突然消失在原地。树后传来一声女人的惊呼声。我的脸上则露出了一抹微笑。嘿嘿!至少飞镖还跟地上对方的速度。

  一个白色身影从树上跳了出来。白浪刚要扑上去,那个人影却在落地后连续十几个后手翻闪出十多米然后消失在了一棵大树的后面。白浪再冲到树后的时候对方已经不见了。玫瑰藤完全没有捕捉到对方地震动,显然这个家伙是可以飞行的,至少也是有办法不引起地面震动。

  “什么人?为什么要藏头露尾的?”我开始想办法用话把她激出来,至少得让我确定下敌人的位置啊!

  林木间一片宁静,根本没人搭理我。至少这个家伙不太笨,知道这种时候不能乱说话。飞镖站在我们旁边的一棵大树上一动不动,我们在地下也是一动不动的捕捉着任何可能的声音。

  咔嚓。一声不太大的树枝折断声从我地右前方传来,我几乎是闪电般的转身,永恒剑以鞭剑地形式甩出一道红芒。剑刃扫过一大片区域后哗啦一声收回了剑柄上,场面再次安静了下来。停顿了五秒,前方的几棵大树开始相继倾斜,然后轰然倒地。永恒剑太过锋利。切过树干的瞬间大树还没有倒下,过了这么长时间才纷纷倒地。不过,树是倒了,树后面显示出来的却是一只身首异处的大老鼠。

  一个声音在我后方的树上响了起来。“紫日大魔王地战斗力果然不是谣传,还真是准啊!”

  这个女人地声音并没有嘲讽地意思,大概是真地觉得我的攻击很准。事实上也确实是真的很准,只不过搞错了目标,要是那个女人刚才在树后。现在可能也已经是两截了。

  飞镖在声音发出后就蹿了过去,但是在树后什么也没找到,对方的速度太快了。

  “怎么?想抓到我吗?”声音突然又出现在我正前方的一棵大树后面。

  刷。那棵大树在声音还没结束的时候就应声而倒,两个半月旋转着回到我的背后。刚刚在那些大树倒地地同时我已经把半月发射了出去,只是在等待机会而已。不过攻击显然没有奏效,大树倒小后树后出现了一个全身雪白的人。

  这是个女人,但是不知道长的怎么样,因为脸都被盔甲挡住了。她穿着一件紧身式样的白色盔甲。从上到下包裹的严严实实,一点缝隙都没有。不过,由于盔甲包裹地很紧,可以确定她的身材相当完美,属于那种细瘦高佻型。可惜就是她实在太高了。我才一米七。这女人的盔甲还带高根,站在那里至少有一米八五以上,身为男人站在她身边真的很自卑。

  对方地身体包的很严,但是从头盔里披散出来的金发判断她可能不是中国人。虽然国内玩家也可以选择发色。但很少有人染金发,而且还是这么夸张的金色。看起来仿佛是一团燃烧的黄金火焰。

  “你是什么人?”

  “我?”女人拖着下巴做思索状。“有人叫我舞蹈者,澳门赌博网站:但是我喜欢别人叫我闪电。”

  “闪电?你是法国的那个的极限玩家?”闪电只是绰号,舞蹈者才是这个女人的真正游戏名。她和一般玩家不一样,所有地属性全都强化到速度方面去了,简直快到看不见,简直像闪电一样,所以才有了这么个绰号。论综合实力她可能和我差一大截。但她的速度太快,有实力也发挥不出来,所以即使比她强也未必就能战胜她。最重要的是一旦她打算刺杀谁,那通常不会失手,因为她的速度快到你看的见都来不及挡。

  闪电点点头。“没想到我还满出名的吗!”

  “法国最大四个行会的会长都被你干掉过,你想不出名大概都难了。今天你不是想在自己的记录上再加一条吧?”这个女人以刺杀高级人员为乐,转对付那些等级高、实力强、有地位地行会大佬们。我好象就是那种完全符合她刺杀标准地人之一。

  闪电再次点头。“小rb给了我一千万水晶币,他们要我不断的骚扰你。最好能把你一级级地杀下去。本来我是不打算接rb人的任务的。不过看过他们给的战斗记录之后,我觉得你满有趣的。既然反正是要来杀你一次。能顺便拿点路费也不错。”

  “原来是鬼手信长那个懦夫叫你来的。”

  “你不用刺激我。想骂尽管骂。我也不喜欢rb人,但是这和我挑战强者没关系。所以,如果你不喜欢那个矮骡子的话,尽管骂吧!我不介意!”

  我无奈的笑了笑:“难道你非要杀我不可吗?既然大家都不喜欢rb人,没必要摇这么僵吧?”

  “我说过了,我只是想挑战你,拿钱只是顺便。”

  “那看来我们是没什么好说的了,看实力说话吧!”我突然一抖翅膀,大群的钢铁冥蜂伴随着一团紫色的迷雾扩散了出去。

  迷雾瘴气是我的附带属性,又不消耗魔力值,还可以制造适合我战斗的环境。虽然闪电的速度很快,但我地迷雾能遮挡她的视线,看不见路我看你还怎么快。至于钢铁冥蜂。这些小家伙数量众多,总能占点便宜吧?

  “闪电小姐,好象下雾了,当心跑太快撞到树哦!”我故意刺激她,希望可以打乱她的阵脚,但是这个女人绝对不是一般人,完全不回答我的话,连扑出去的钢铁冥蜂都没能找到她。

  突然。我看到远处有个东西闪了一下。迷雾不会阻挡我的视线,反而使那个东西在紫色的背景上变的更加显眼。我赶紧一侧身,那个带着白光地东西擦着我的鼻尖飞了过去,吓的我鼻子上都出了一层细汗。好家伙,再慢一点鼻子就没了!

  “不错吗!我这招可是结果了六个自称高手的人,你是第三个闪过去的人。”闪电的声音从树顶飘落下来,吓了我一跳。刚刚那个东西才被从远处掷过来,这一下她居然到我头顶上了。大群的钢铁冥蜂立刻冲了上去。但是一如既往的什么都没发现。

  “好快地速度!”我小声的呻吟着。这个女人真的很难缠!

  闪电的声音再次响起,当然位置又不同了。“哈哈,你的迷雾也很厉害吗!居然可以腐蚀我地身体。不过以这个速度,即使我不治疗,没有十几个小时是不可能杀死我的。你难道指望用它来战胜我吗?或者说你只是想阻挡我的视线?那你可以收起它了。我的目标是不会从我面前消失地。因为我有天使之眼,可以破除一切迷雾和幻象。”

  果然。迷雾对她不起作用,所以才能在那么远的地方扔飞刀。不过我不会撤消迷雾,至少它们还能提高我和我的召唤生物的战斗力。

  “你不想撤吗?那我帮你吧!”突然。无数道金色的光芒从树林顶上射了下来,我的死亡迷雾居然在光线中蒸发了。

  “醒世之光?你是高级天使大祭司?”我以前只听说过这个女刺客不好对付,一直以为她是刺客专业,今天看她的打扮似乎又不是,可也不该是祭司啊!我明白了,她是双职业者!天使族的祭司威力至少翻一倍,她是个不好对付地女人。

  “你是邪恶阵营是吗?那么神光对你应该有伤害作用喽?”闪电得意的声音连续变化了好几个位置,然后一道白光从天而降。正好把我罩在其中。

  我以前确实是邪恶阵营,但我现在有维娜顶着。混乱与秩序之神的特点就是可以兼容并包,不在乎属性相克,所以神光对我无效。

  闪电很快也注意到了我不怕神光,于是迅速收了回去。“原来你不怕神光的。那么这个呢?”

  一根闪着金色火焰的黄金枪突然从森里深处飞了过来,我赶紧将双盾护在身前,同时和体状态的幻影也帮我展开了防护盾,但是……无效!金枪在碰到我的身体瞬间就穿了过去。但我没受伤。这是幻象!“糟了!”我意识到不好。猛然回身攻击,没想到她正在我背后。

  当。“啊!”闪电的剑被削断了。她地肩膀也挨了一下。但是她迅速几个后跳消失在了树后。不过这次她没那么走运了。白浪几乎是随后就到,直接把她藏身地树给撞断了。闪电再次离开树后跳上枝头,结果却遭到飞镖的攻击,逼地她不得不赶紧闪到很远的地方去,但是这根本没用,不但我的魔宠,连钢铁冥蜂都仿佛有了信标指示一下直冲过去。

  闪电藏在树后看了下自己流血的肩膀,她似乎明白了原因。“这次算我失手了,不过我不会放弃的。下次你不会这么走运了。”声音突然消失,闪电也不见了。

  白浪和飞镖都有个好鼻子,钢铁冥蜂对血腥味也很铭感,所以她只要受伤就不可能再藏身了。靠那点体香白浪只能确定她在附近,但血的浓烈气味足够确定具体位置了。

  既然这个女人离开了,我也没不想在这里暂耽搁。收起魔宠和召唤生物,赶紧动身离开黑森林,可是刚走了没几步,突然一个闪着银色光环的东西飞了过来。

  当。一声碰撞正中刚弹出的刃爪挡下了一枚飞镖。

  “你……?”前方的道路上站着一个女人,赫然就是闪电。她居然又回来了。我本来想问她为什么突然又跑回来了,但是很快我自己就想到了原因。真是笨啊!我明明知道她是大祭司,居然会以为她会回去养伤,都是惯性思维害的。身为双职业者的闪电有大祭司职业,当然可以自己疗伤,那道小口子很快就能愈合,根本不用回去治疗。

  “能把我逼到使用诈术的,你是第一个。但是,出道以来我还没失过手,可不想在你身上破记录。今天不把你干掉,我的名声可就毁了。所以你还是乖乖的让我杀一次吧?”

  “有本事自己动手。”

  “那我就不客气了。”闪电突然在原地消失,下一秒她突然出现在我的头顶,两柄短剑同时斩下。

  “想的美。”我双手上仰架住了两柄剑,但是闪电却突然双脚踢上我的后腰,把我踹的向前一栽,差点翻了个跟头。等我稳住身体转过来的时候她已经不见了。

  “别把我惹火了!”我有些气愤的喊道。

  毫无征兆的,又是一柄带着金色火焰的长枪飞了过来。之前已经被这个幻象骗过一次了,这次我直接忽视了它,但是没想到又错了!这次居然是真的,黄金火焰枪直接撞上我的肚子,而且这个东西简直和幻象一样,真的是忽视防御的。噗嗤一声,我被长枪贯穿,紫黑色的血液从伤口喷了出来,凡是沾到血的植物都立刻枯萎了。

  “你是大恶魔吗?怎么血都这么毒?”

  我捂着肚子辛苦的退后两步,然后一用力把长枪抽了出来。“你真的把我惹火了!”

  “哦?那又怎么样?”这个女人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居然还敢挑衅我!

  “这样。”我把黄金枪一扔,身子向后一仰。“兽化。”

  我的身形突然暴涨,瞬间变成了狼人形态。这样状态虽然会削弱魔法能力,但是可以大幅度提高力量个速度,而且感知能力也会大幅度提升,对付闪电这样速度型的人物是再好不过了。

  看到我变变身狼人之后闪电也意识到再想占我便宜就不大容易了,她收起了玩笑之心,重新归于平静。真正的杀手是不会和被杀的人说话的,就像她之前做的那样,只是看我的速度并不快才带着玩笑的心情和我对话,实际上真正碰到不好对付的人的时候她就应该是现在这种完全没声音的状态。森林里再度恢复了安静,除了我的喘气声什么声音都听不见。

  我的耳朵突然一动,瞬间转身一爪扫了出去,一个白影从我面前闪了出去,连续几个起落再次消失在树木之中。

  没有声音,周围一片寂静,但是我知道她就在这附近。忽然,我捕捉到了一点点微弱的信息。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出现在了我的脸上。“绝对屏障。”我突然喊出了这个防御技能,同时,无敌的绝对屏障瞬间展开。噗嗤,我的肩膀上再次中了一剑,剑刃穿过了肩部,但是这点伤不算什么,反到是攻击成功的闪电更为惊慌,因为她发现自己出不去了。

  绝对屏障就是个无敌状态的罩子,在我张开它的瞬间把闪电也罩了进来。任她速度再快,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也发挥不出来,只有任我宰割了。我转身邪笑着看着她。“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