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五十八章 好长一条路
  ~日期:~09月18日~

  第五十八章 好长一条路

  天使指挥官在大屠杀遗迹中走了几圈,满地的尸体都已经僵硬,血水也完全变成了黑色,说明战斗时间已经不短了。将军的亲卫们帮忙翻动着尸体,试图找到一些还活着的成员,但这是徒劳的,现场显然被清理过一次,有些曾经试图隐藏起来的人也都被干掉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随军长老走到将军身后很愤怒的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七百多万大军为什么会这么不明不白的就没了呢?就算被突袭,起码要拼掉对方三四百万军队吧?为什么死的全是我们的人?”

  一个亲兵小心的问道:“之前被歼的前锋营不是报告说曾经遇到过一支战斗力很强的敌人精锐吗?该不会是……?”

  “不可能的。”将军摇摇头。“既然是精锐就不会太多,一百万精锐突击骑兵已经很惊人了,不会更多了。这里是森林,空骑兵发挥不了太大的作用,就算再精锐也不可能不伤一人的冲杀七百万正规军,除非他们有五百万这种战斗力的精锐空骑兵。”

  “五百万?”长老叫了起来。“他们要是有五百万这种军队还不如直接在山口堵住我们,何必把我们放进来打?有这样的一支精锐再加些杂兵足够挡住我们的脚步,但是他们没这么做,所以他们绝对没有这么多精锐,那一百万应该已经是全部了。”

  “可是他们……!”将军想了想又摇了摇头。“也许是我多虑了,但是不管怎么说我们也要小心。既然对方能吃掉一支七百五十万人的整编军,我们盛下的这一千四百万也未必就一定安全。当然,我们也不用太过担心。虽然被敌人消灭了很多部队,但剩下的已经全都是精锐了。这七百五十万前锋只有十万是我们天使军团,剩下的都是教廷的圣殿骑士团成员。我们的主军目前天使和圣骑士可是一比二地比例,四百万天使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何况其中还有一百万是高级天使。”

  长老灰心丧气的道:“早知道就该听德古拉丝那个家伙的把血天使到来的!”

  “这样的军团级混战,一万血天使起不到什么作用吧?”将军问道。

  长老立刻高傲的道:“你从没见过血天使,不知道他们的厉害,要是你见到地话就会知道他们的水平的。实话告诉你,如果有二百万血天使,解决掉这七百万正规军到是的确有希望不损一人的做到。不过血天使不是那么好培养的,再说我们都只有一万血天使,敌人又上哪去凑二百万人呢?”

  “报告!”一个士兵突然连滚带爬的冲到了将军身边。“我们发现幸存者了。”

  “快带路。”几个领导者立刻急急忙忙的向着发现幸存者地地方跑了过去。还没到地方就不自觉的捂住了鼻子,因为他们全都闻到了一种很不好的味道。

  当将军们冲进树林时只看到几个士兵正围着一个靠在树干上的大祭司,这个大祭司赫然就是那天晚上开会时把一屋子将军都熏出来的那个屁驴大祭司,当然这里地这些将军们不知道他的丑事,因为知道的人都已经死了。

  长老院派来的两个随军长老都认识这个大祭司,能参加高级会议地都不是小兵,长老们当然认识这些高级人员。几个长老都是高级祭司出身,虽然后来专心研究权术。好在老本行还没忘光,总算把这个家伙给救了过来。

  军队主帅一看大祭司醒了立刻摇着这个家伙大声询问着:“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这么多军队会全军覆没的?”

  大祭司本来就虚的很,被这么一晃差点又晕了过去。两个长老让人先给他送了点水和食物,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算恢复点力气开始解说情况。这些将军们现在才知道这些军队被全灭的原因,这让他们稍微放心了一点。被计谋暗算只要多防备一点就可以了,总比敌人有二百万超级军团要好的多。大祭司之所以能逃过一劫完全是运气,这家伙连续拉了一个晚上,早上居然晕倒在了草丛里。偏巧别人还没发现他,所以把他给拉下了。后来我们来屠杀这个军团的时候大祭司到是醒了,不过看到这个情况他没敢出来,干脆就躲在草丛里没动窝,因此才逃过了一劫。

  将军知道了自己的七百多万军队居然是死在泻药上,气的当场吐血,几个长老也是坐在地上发呆。这种非正规战争简直让崇尚光明正大地光明神殿恨之入骨,他们一直在计划找地方和我们正面决战。偏偏我们就是带着他们到处绕圈子,而且这七绕八绕的还绕掉他们近一半的部队。

  几个将军和长老们在一起商量了一下,最后得出的一致意见是尽快赶到天宇城下展开决战。野外战斗我们可以依靠强大的机动能力和他们打游击,但攻城战除非城市不要了,否则就只能死守,没什么计谋可用。光明神殿的军队不善于打游击,最好的办法就是强攻天宇城逼我们和他们决战,这样他们的优势就发挥出来了。

  得出结论之后大军立刻开始了行动。将军们先指挥大家清理了一下现场。尽量把现场掩盖起来,不能让后续部队看到这么悲惨地情况。免得动摇军心。清理完成之后都已经是二十一号晚上了,部队干脆休整了一晚上。二十二号一大早队伍正式出发,横在部队前面地小河正好是枯水期,水深刚过腰,部队可以淌过来。数千万大军过河需要不少时间,好在军队训练有素,队伍过河还算比较快。

  眼看着大军快要过完了,刚被救回来,还躺在地上休息的大祭司却突然感觉到了地面似乎在震动。“长老殿下,你们有没有感觉到什么啊?”大祭司询问着长老。

  长老正在看着军队过河,一时没反应过来。可是几秒之后他也感觉到了明显地震动。几个将军们也全都注意到了越来越强烈的震动,纷纷扭头看向上游部分,感觉震动好象是从那边传来的,而且还有很大的声音伴随着一起向这边靠近。

  一个天使升空想看下情况,结果刚超过树梢高度就被一箭封吼。

  “敌袭!”警卫兵大声叫了起来。

  随着士兵们的慌乱,地面地震动也越来越大了,突然,地面已经快站不住人了。巨大的震动和树木折断的声音伴随着由远及近的冲了过来。地面已经晃的像颠簸的马车差不多了,不少人都不得不半蹲下去稳住身体。突然,前方转角处一道白色的墙冲了出来,其中还带着大量折断的树木。

  “哦天哪!”将军们瞬间就知道又被算计了!

  巨大地声响来自洪水,四五米高的浪头裹夹着折断的树木和大块的岩石一起排山倒海般的冲了过来,那力量根本就不是人力可以抵抗的,还没过河的,以及两边岸上的士兵全都被卷了进去。更重要地是军队的攻城器械全都还在河里,他们全都被一起卷了出去,消失在河道的下游。

  洪水来势很猛,席卷的不光是河道,河道两边二十米范围内都是袭击区。被卷的士兵到是不多,毕竟一条河能有多宽呢?关键是攻城器械损失太惨重,特别是最大号地巨型攻城锤也被卷走了,那东西一共就一架。这下算是彻底完蛋了。

  这次洪水来的快去的也快,前后也就十几分钟不到就结束了,明显是算好了准备坑人的。神殿地大佬们都有天使保护,或者自己就是天使,直接飞起来躲避洪水,结果没想到却遭到了弓箭手的偷袭,虽然几个主要军官都没事,两位随军长老却都挂了彩。最惨的是左长老,这家伙的屁股上中了一箭,直接穿了进去,想取出箭头大概不是那么容易的。这下因为拉肚子拉的走不了路的大祭司有伴了,左长老也和他一样趴在担架上被人抬着走了。

  其实这河的上游刚好有个水坝,我们不过是买通了管理这个水坝地行会让他们在我们下令时开闸放水而已。枯水期的洪水比正常洪水期的洪水更要命,因为你毫无准备,遭受的损失会比平时严重的多。光明神殿算是认识到水火无情了。

  灾难过后天使们开始四处搜寻袭击长老的箭矢来源。结果什么都没找到。最后清点损失。人员只损失了五百来人,对这个一千多万人的军团来说不算什么。但是战争机器却损失了一大半,这可比那些人员要重要多了。没了这些攻城器械,战斗损失至少要再提高十个百分点,对这个一千多万人的大军来说这十个百万点就是一百多万人,当然要比五百人要值钱地多。

  攻城战中如果没有大量攻城器械配合地话,城墙会造成进攻方的大量伤亡,所以光明大军不得不停下来砍伐树木重新制作攻城器械,好在被毁地大多是投石机之类的木结构装置,真正的魔法武器都在空间宝物里装着,没有放在外面运输,要不然损失会更大。

  这一耽误直搞到二十二号中午光明大军才重新上路,但是军神是从不会浪费时间的。光明神殿大军在赶制攻城器械的同时他也是指挥的我们团团转,因为屠杀了光明神殿大军捞了不少经验,虽然被指使的团团转,会里的玩家却都很配合,毕竟军神的表现都看的见,人家确实就是做的比谁都强,不服不行。

  二十二日下午,光明军团开始穿越那片广大丛林,结果一直走到天完全黑了都没离开森林。光明神殿的前锋那七百五十万人被分割后就是穿越这个森林后到达河边才被杀的,也就是说这条路应该是通着森林的另外一边的,毕竟另外一支军队已经走过一次了,可是这次却走了这么长时间也没找到出口。前锋军唯一的生还者,大祭司柯荷马直到这个时候才觉得不对头!

  “停……停……快停下。”大祭司柯荷马叫了起来。

  “怎么啦?”趴在他旁边的左长老疑惑的问他。

  大祭司道:“我们是不是走错路啦?这条路我才走过,应该没这么长啊?”

  几个将军一听就知道又有问题了,这几天他们已经想明白了我们的情况。虽然不知道我们地指挥者到底是谁,但是这些光明神殿的高层已经明白了我们这边有个特别精于计算的指挥者。所以这一路上只要有不正常的情况那就一定是被算计了。现在的情况明显是个预兆。

  左长老问大祭司道:“你确定这路不对吗?”

  一个副将也道:“这路又没岔道,我们顺着一路走下来没道理会走错路吧?”

  柯荷马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我们肯定是走错路了。当初我们过来的时候这条路只走了四个多小时,当时还是因为我们的人缺粮,所以速度不快,现在的大军速度这么快居然走了七八个小时还没出去,这不明摆着出问题了吗?”

  “可是没道理啊!”

  一个将军道:“要么这样,我们也许已经快到出口了。干脆先急行军两小时,要是再不出去就说明是真地走错路了。”

  “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大军继续开始前进,但是速度却加快了很多。两小时后走在最前面的士兵忽然发现前面有动静,于是向上级报告,几个将军立刻就跑了过来。光明神殿主帅康斯坦丁一路飞奔过来之后果然发现前面有一支军队,而且人数似乎还不少,因为地面上的痕迹非常明显,还有一些是重型马车留下的痕迹。看来对方人数一定非常多。

  康斯坦丁迅速组织起了一个突击小队,因为心里比较焦急,康斯坦丁自己也参加了这个队伍。随着康斯坦丁的手一挥,突击小队立刻摸了上去。对方大部分是骑士,而且居然还打着光明神殿的旗帜。康斯坦丁身边的一个士兵道:“主帅。那些人居然敢冒充我们!”

  康斯坦丁自己也气的不行,立刻冲上去就打算先放倒两个。可是他刚冲到人家身后,那个骑士却听到了声音突然转身架住了他地武器。

  “卡尔?”

  “元帅?”

  袭击者和被袭击者全都愣住了。康斯坦丁攻击的人居然还是他熟人,这是他的一个亲信手下。因为队伍在森林里前进,受道路影响队伍拉的比较长。康斯坦丁怕有人掉队,所以才让自己的这个亲信手下到队伍地最后面去看着别让人掉队,可没想到自己居然从后面追上了他。

  这个名叫卡尔的亲信也是一脸的莫名其妙。“元帅大人,您不是在前面吗?怎么从后面上来了?还要攻击我?”

  康斯坦丁身边一个将军抢先问道:“我们还要问你呢,你怎么跑我们前面去了?”

  卡尔一脸委屈。“我什么时候跑你们前面去了?是元帅让我到队尾看着别让人掉队的,我一直都走在队伍最后面,反到上司你们什么时候掉队地啊?为什么我没看见你们啊?”

  康斯坦丁把两个人都给拉住了。“等等等等!这么说来你没有擅离职守。也就是说我们追上的这个是我们军团的后队?”

  旁边的人也听出问题了。“靠,那我们不是变成圆圈队了?”

  康斯坦丁点头道:“我说怎么总也走不出去呢!原来我们一直在一个闭和的圆圈路之中跑圈玩,刚才肯定是因为我下令队伍加速,而我们的队伍太长,后队接到命令需要时间,所以随着命令向后传,队伍被逐渐拉长了,这才让我们最上了自己的后队。靠。这都什么事啊?”

  康斯坦丁郁闷的下令全军原地休整。他自己则返回了指挥官聚集点。左长老一看到他回来立刻问道:“怎么样了?前面地那些人是和我们一样被困的旅人还是布置陷阱的敌人?”

  “哎……别提了!”康斯坦丁郁闷的找了块大石头坐了下来。“前面的是我们的后队。还好走在最后面地是我的亲信,要不然还真成白痴蛇了!”欧洲传说中有种贪吃地白痴蛇。经常把自己地尾巴当成了食物,结果从尾巴开始吞,最后把自己吞成一个小圆圈才发现吃的是自己地尾巴,然后再慢慢的吐出来。要是康斯坦丁真的一冲动和自己地后队打起来,那就真和白痴蛇一样变成蛇头咬蛇尾了。

  左长老听完康斯坦丁的解释之后看了看右长老。这次的大军里他们两个地位最高,有事情当然要先互相商量一下。右长老想了想道:“我想我们是中了幻术了。进入森林的时候明明是有入口的,而且柯荷马大祭司也是走过这条路,那就是说这路两头都是通的,只是被人以某种幻术强行制造了混乱,使我们一直在原地绕圈子。”

  左长老立刻接着道:“这么说的话,我们应该马上让会侦测幻术的祭司去沿途搜索幻术区域,只要找到路口就一定能走出去。”

  “说地对。我马上去安排,我们有这么多祭司,一晚上肯定找完了。”康斯坦丁兴奋爬起来跑去安排起探察幻术的人手了。

  这一晚上康斯坦丁和左右长老都没能睡好,因为他们很紧张探察的结果。大军能不能安然离开就看这个探察工作是否奏效了。包括大祭司柯荷马在内的指挥团成员这些天被坑的太多,已经本能地认为这不会是那么简单的障眼法。结果还就让他们猜对了,第二天也就是二十三号一大早祭司们就全都回来了,没有一个人发现有幻术的痕迹。

  康斯坦丁有些激动的道:“怎么可能会没有呢?你们是不是漏掉了什么地方?”

  祭司团带队队长道:“我们使用地是三人小组覆盖性侦测,每个人都和旁边人的法术互相覆盖一半。这样就等于每一寸土地都被用了两次幻术侦测,不可能漏掉的。”

  “那有没有可能是对方的幻术比较高等,你们的神力不足无法侦测到?”

  那个祭司哭丧着脸道:“侦测幻术又不是破除幻术,根本不存在力量级别的关系,它只不过是发现幻术的痕迹。再厉害的幻术也该有痕迹地,哪怕是高位神布置的幻术应该也是能侦测出来的,如果没有反应就说明没有幻术,不会出错的。”

  实际上这个大祭司说的一点都没错。这个圆圈路确实就是真实的道路,压根就不是幻术。实际上这是军神的一个阶段性计谋。一开始放水冲毁神殿军团的那些大型器械只是第一步。我们知道那些器械都是木头做地攻城锤和投石机而已,真正地高级魔法武器都在空间物品中,所以破坏那些设备根本就不是军神的主要目地。军神是算计到这些东西虽然不是很重要,却又不能没有。这个地方刚好是森林,那些设备都是木头做的,光明神殿发现这些东西被冲走之后当然会立即就地取材重新建造,军神要的就是对方建造这些东西耽误的那一天时间而已。

  当光明神殿的人在建造那些器械时我们这边已经动用了大量劳工和工程机械在森林里硬是砍伐出了一条圆圈形的道路。然后我们从这条圆圈路上开始砍伐出一条路连接到森林入口的那条路上。这之后就是迷惑敌人的部分了。因为对方的队伍里有一个人已经走过了这条路。所以一旦发现岔道,他们马上就会意识到有问题。而幻术这种东西对付一般人还可以,祭司就是幻术克星,虽然不一定破的掉,但是肯定能发现,所以幻术肯定是不能用的。

  我们采用的方法是用树妖冒充大树。本行会的守护中有妖族赠送的树妖,这些生物原本就是大树,只要他们显出本体。然后站在道路上把真正的道路封死。光明神殿的人经过岔道时只会发现通向我们挖好的圆圈路的那条岔道,另外一条真的路却被树妖挡了起来。树妖虽然是魔法生物。但他们原本就是大树,顶多就是树龄比较长而已。既然本来就不是幻术,那侦测幻术当然是不会奏效的。只要树妖不动,谁也分不出他们和一般的大树有什么区别。

  在树妖的配合下,光明大军拐上了通向圆圈路的岔道,同时,圆圈路和岔道的连接口也被伪装过,这边也被树妖挡住了一边,光明神殿的根本看不出这里有岔道,直接就进入了环行道路。当大军全部走进去之后,树妖们马上换了个位置,把环行道路的接口让出来,转而去堵住光明神殿大军进入这里的那个岔道。当光明大军再次经过这里的时候他们进来的岔道已经被挡住了,他们只能顺着道路继续走。可是这路是个闭和的环,不管他们在里面跑多久也别想走到头。

  光明大军在我们修建的道路上跑圈的时候,我们则在利用这个时间在那段引道上种植真正的树苗,然后让自然系法师们用法力催化树苗生长,很快树苗长到和周围树木一样的时候,就真的成为了森林的一部分,决对看不出破绽。里面那个环行跑道我们就是用这个方法伪造出来的,砍掉一些挡路的大树,把一些普通植物种上去,然后催生成路边植物的样子。反正那些植物都是货真价实的森林植物,只不过被我们从别的地方移植了过来而已。树妖们在真树长好后就开始逐渐退出岔道口,用真树去代替他们的位置形成真正的森林,于是一个完全闭和的圆圈路就出现了。

  实际上这条路光明军团两小时就能跑一圈,他们从中午到晚上愣是在林子里跑了四五圈,还傻了吧唧的以为是林子比较大呢。估计要不是大祭司柯荷马走过一次,他们搞不好得绕到明天才会发现路有问题。不过我们不怕,即使现在发现路有问题他们想出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林子里被我们扔了大量的磁石,指南针没法用。而真正的道路和他们那段圆圈路还隔着两三公里的密林,他们确定不了方向的话,就别想找到这条路。至于说直接开条路离开森林,这个方法正是军神希望的。反正军神就是要消耗对方人员的士气、粮食、体力和耐心,等他们开条路出来这些东西大概都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