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五十三章 肮脏的纯洁
  ~日期:~09月18日~

  第五十三章 肮脏的纯洁

  虽然我们知道过了边境就安全了,但是光明神殿那帮家伙也知道这点,所以他们动作也不慢。我们刚离开传送阵,位于这个城市的光明神殿内立刻就有大量的天使卫队追了出来。神殿有自己的传送系统,不一定要借用民用传送点,速度反而比我们还快。我们到达边境隧道的时候已经有天使军团的先头部队把守在这里了,而且更让人郁闷的是这里的行会似乎和光明神殿关系不错,居然也主动帮忙封锁路口。

  “过不去了!”卡莉欧碧看到封锁的路口道。

  “过的去。”我迅速展开空间门。“斯哥特,看到前面的通道了吗?冲开它,无论如何要冲过去。”

  “明白。”斯哥特转身对着空间门里面喊了起来。“结阵。”

  黑暗军团的士兵最大的优点就是高效率和高纪律性,瞬间完成了骑兵阵。斯哥特拔剑向前一挥:“冲锋!”

  “踏平敌阵!”邪灵骑士同时吼了出来,声音震的所有人都不得不捂上耳朵。“冲锋!”

  地面突然开始剧烈的震动起来,九千多邪灵骑士跟随着二十名铃音骑士笔直的冲向前方的封锁线。光明神殿的传送阵毕竟也是有容量限制的,先锋部队只传过来三四十人而已,再加上这个行会的人,想拦截我们这一小群人到是足够了。不过我一个人跑只是为了方便行动,需要人多帮忙时我还有九千多邪灵骑士可以调用。这三四十天使尽管都是百里挑一的高手,但是军团级冲锋中高手还不如重步兵管用。骑兵阵像洪水一般冲过了封锁线,没有准备拒马等路障的封锁线根本挡不住骑兵冲锋,瞬间就被冲没了。

  对方队伍里有十几个天使反应比较快,意识到挡不住的时候马上飞了起来,但是很可惜的是邪灵骑士都带着套索。这个良好的传统从他们还是骷髅骑兵的时候就已经有了。至今一直保留着。那十几个飞起来地天使瞬间被一堆套索套了个结实,然后被拉下地面遭到后续骑兵的一路践踏,最后和前面的天使一样轮为道路上的肉渣和排水沟里的血沫。

  这个地方本来是沟通两国的重要道口,来往人员数量非常的多,突然被封锁住自然是滞留了大量的人员。npc碍于自身势力还不敢怎么样,玩家可不睬你那套,看到那些耽误他们时间地天使被骑兵踩成了肉酱,纷纷鼓起掌来。还有不少人在后面冲骑兵们吹口哨。

  “帅啊!”一个玩家喊着:“连光明神殿的人都敢踩。”

  我没时间理周围的人,地着那些mm道:“快,跟着冲过去。”说完我向斯哥特吹了声口哨,斯哥特马上把注意力转了过来,刚才冲锋时他没跟着冲。我向他做了个拳头张开,然后握紧的动作。

  斯哥特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喊了身边一群邪灵骑士,然后指了下我这边。双手比画了几下,邪灵骑士立刻过来把那些mm们包裹在了中间向着前方的闸口冲去。

  不知道是不是成心和我们做对,这个行会的人居然还不肯放过我们,前方的隧道闸门居然在一阵摩擦声中开始缓慢地关闭。封锁线距离闸口到是不远,但邪灵骑士的先锋部分或许有可能冲的过去。我们却是来不及了。

  斯哥特拿出了一只像号角一样的东西吹了起来,队伍立刻整齐的一个急停,完全没有互相冲撞地情况。周围识货的玩家立刻又是一阵叫好,这样的表现绝对是大师级以上骑术才能做到的。但是一整队骑兵全是大师级,这可就罕见了。

  “坦克,过去开门。”我召唤出坦克后立刻下令。

  坦克听到命令后赶紧展开背上地发射器,不过我忽然想起来还有更需要对付的东西。“坦克,那边,彻底摧毁。”

  坦克背上的发射器立刻转了过来,本来的光束发射器转换成了爆破弹发射器。一发紫色的光弹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命中了远处的光明神殿,一小团火焰升了起来。神殿在顷刻间倒塌。我对一脸疑惑的玛利莲道:“这样就不会有追兵了。”

  玛利莲这才恍然地点头。

  坦克的发射器迅速转了回来瞄向闸门之前。刚刚我们耽误这一会已经有不少这个行会的人重新挡在了闸门之前,但是看到神殿的下场之后他们才意识到不该过来的。本来他们是担心骑兵硬冲大门,所以过来挡一下,没想到我们根本懒得撞门,而是直接用炮轰。这也关不得对方决策失误,谁能想到我出门还随身带着魔晶大炮呢?

  一发比刚才那发更小的魔晶炮弹直接飞向闸门口,炮弹还没到士兵们就开始四散奔逃,但还是晚了点。轰的一声巨响。闸门的碎片和那些守卫一起飞了起来。斯哥特再次吹响了号角。只是调子不一样了。

  骑兵阵中爆发出一阵震天地喉声:“冲锋!”隆隆地震动声中骑兵再次开始冲锋,没了闸门和守卫。隧道已经完全不设防了。

  收回坦克,我也跟着的大军一起冲入隧道。随后从城市里地民用传送阵传送过来的光明神殿追兵疯狂的想炸掉隧道阻挡我们的撤离,但是那个一开始还帮助光明神殿的阻挡我们的行会却突然反过来和光明神殿干上了。这条通道可是人家辛苦建起来的摇钱树,之前为了表示对神殿的尊敬帮他们一下还可以,现在神殿要炸通道他们再不反抗等死吗?

  这一耽搁的时间我们已经冲过了中间线,急的后边的追兵在那边跳脚骂娘,却拿我们毫无办法。德国这边是黑暗神殿占据主导地位,光明神殿再嚣张也不敢追到这边来摆谱。

  没了追兵我们很轻松的返回了天宇城,到了自己地盘谁也动不了我们。直到这个时候卡莉欧碧才有时间问我为什么会被人追,我只向她们解释说是任务内容的影响,实际上我也不算说谎。这绝对是祭坛的许愿任务导致地结果,当然我实际上是很乐意见到这个结果的,因为不但可以帮四位舞蹈天使拿到装备,还可以顺便帮我们行会搞到一个天大的好处。

  交代大家先在这边各自活动,但是千万不能跑太远,需要随叫随到,然后我就带着玛利莲回到了艾辛格。一出传送阵玛利莲就惊叫了起来,她一直以为神殿的建筑是最壮观宏伟的。但是看到艾辛格的建筑之后她彻底晕了。通天塔一般的聚灵塔先不说,光是一些普通建筑就已经高大的让人头晕,尤其是当你彻底仰头向天时还能看到倒扣在地面艾辛格之上地艾辛格天空城。两个城市一正一反的像镜像一般对立着,其宏伟的设计简直把光明神殿的建筑比成了鸡窝鸭棚。

  我微笑着带她到了艾辛格中的混乱与秩序神殿,叫上维娜并召唤出凌和小纯一起接待她。玛利莲作为光明女神,对维娜这个平级存在还保留有相当的尊敬,至于凌和小纯,因为我的关系她也表现的还算客气。毕竟她们理论上都和她是平级地。虽然混乱与秩序神殿还是我们行会的**宗教,没法和光明神殿比,但是维娜的个人实力明显在她之上,况且她现在被神殿的人追出来,这个女神的身份已经成问题了。说实话。到现在为止她都不大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她亲口向我求教之后我开始接着在光明神殿地谈话内容道:“其实现在的情况很明显,我认为发生在你身上的几乎就是公式一般的情况,几个各个利益集团都有可能发生地情况。你这个女神从一开始就只是傀儡,长老院才是真正的主宰。”

  玛利莲点点头:“我也知道长老院掌握的权利最大。我只是很奇怪为什么我们谈话谈到一半你会突然拉着我跑。之后看到追兵时我就知道你是为了躲避他们,但你是怎么知道他们会来抓我们的呢?你带着我开始跑的时候明显他们还没动静啊?”

  “这个就是观察你周围的环境。因为之前你说到你无法调动人手,而这次抢戒律之环的功劳也被强制性的让给了菲林迪尔,这一切都说明长老院正在准备更换女神。”

  “你就凭这个带我走?”

  “当然不是。这还不够下结论。你不知道地事情是上次在埃及的那个临时会议中菲林迪尔称自己为光明女神。我知道你目前是神殿的光明主神,菲林迪尔只是候补,可是她在公众场合这么称呼自己,情况就不对了。她敢于这样嚣张的提前暴露自己的野心,只能说明一切尽在掌握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那次在埃及的戒律之环争抢事件之后。到今天为止也才不长时间,差不多就是对方准备行动的时间。今天你告诉我你能调动地只有天使亲卫团,可我今天发现地天使是两名权天使,而且还是权天使长。小纯以前也是亚洲光明神殿的主神,天使内部地安置我还是多少知道一些的。你的天使亲卫团里难道有权天使这种级别的天使不成?”

  玛利莲立刻摇头道:“没有,权天使数量那么少,怎么可能单独组成成建制的部队?”

  “所以说这两个权天使就根本不是亲卫团的人。”

  “可监视任务是发给亲为团的啊?”玛利莲疑惑的问道。

  “你是亲自对亲为团的指挥官下达命令的吗?”

  “不是。”玛利莲摇头道:“我让派拨拉娜……哦天哪!她是他们的人?”

  “你总算还没笨到家。”我接过维娜帮我削好的甜蜜果边啃边道:“既然连长老院连神殿中最重要的军队力量都可以控制在手里,控制几个下人一般的初级天使还不是小意思?你的这个仆人很可能见到你之前就已经是长来院的人了。你的一切全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你下达地任务根本就没传达到亲卫团。而是被这个你以为的亲信仆人传递给了长老院,而长老院现在需要的仅仅也就是个借口名正言顺的换掉你。搞监视任务。夜天使最适合,而你的亲卫团和神殿中的大部分部队都有夜天使侦察小队。没必要令调权天使来做这个监视任务。他们的目标其实就是让权天使来暴露给我们知道,让我们知道是光明神殿在监视我们,而且权天使的特征比较明显,不会像夜天使一样被人误认为是堕落天使。另外,最重要地一点就是权天使实力超群,有能力把我们吸引到神殿这边,不会半路被干掉。而我们一旦被吸引过来,那么事情肯定就会闹大。之后直接下令的你就要开始担责任,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把你换掉了。我们今天遇到那两个权天使的时候把他们吓了一跳,并非因为被我们发现,而是因为他们没想到一出来就被发现。按照正常的安排,这两个天使应该还要做一番表演,之后的事情都被我们打乱了,所以长老会才搞的手忙脚乱出了那么多岔子。”

  玛利莲心有余悸的道:“多亏你们到了,不然说不定今天晚上我就会躺在那个冰冷地地牢里了。你真是厉害。是当时就发现了这个推论了吗?”

  我摇摇头:“这些是才想清楚的,带你跑的时候是因为你说出了他们有想换掉你的打算,而我以自己的行为来参考,如果我正打算对付某个家伙,没道理不派人去监视他。而当时我们两个在房间里却没有人配在附近。这只能说明对方已经进入收网阶段,已经不需要监视人员了。我猜到你地女仆是间谍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不管怎么说你和我这个典型的邪恶份子一起出现,她连劝阻的行动都没有。不觉得太恭顺了点吗?”

  “所以你判断出大概是他们要对我下手了,所以才带我离开了那里是吗?”

  “对。”

  “我可以问下你为什么要帮我吗?”玛利莲看着我问道:“我知道你们做事情都有利益驱动,帮助我可以得到什么利益?难道……?”她看了眼维娜平时休息的那张超级大床,然后瑟缩着拉紧衣领向后退了退,意思再明显不过。

  凌实在忍不住,走上来靠在我身边道:“你别自做多情了好不好?就算紫日他想下手,我们这屋子里有三个比你条件好地多的还求之不得呢?哪轮到你啊?”

  小纯一听立刻羞愤的对着凌骂道:“你想倒贴是你的事,别把我也算进去。”

  凌捂着嘴笑的像只刚偷吃了鸡崽的小狐狸。“小纯你就别狡辩了。这里都是自己人,没人会说出去的。当然了,玛利莲小姐暂时还不是自己人,至于以后是不是,那得看紫日的想法了。是吗?我地主人?”

  凌这个恶魔还真是恶魔的彻底,随时随地都在想办法勾引我犯罪。

  玛利莲一听凌的话立刻惊慌的问道:“你想让我做魔宠?”

  我摇着头否认道:“当然不是。我不缺魔宠,况且你的能力和小纯的能力出现了重复,而且你还不如小纯厉害。这样比起来收你做魔宠很不划算的。”

  “那你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好处?”

  “我不想从你身上得到什么好处。”

  “别说那么假的话。虽然我不够聪明。但也不是傻瓜,没有利益地事情你是不会做地。”

  我笑着道:“我没说谎。我确实不想从你身上得到什么,因为你的身上根本就没什么值得我去获得地东西。但你说的也没错,我不会白出工不收钱,只是我的目标不在你身上,至少现在你还没有这个价值。我的目标是光明神殿。”

  “你什么意思?”

  “这还不明白?”我向小纯使了个眼色。“解释给她听。”

  小纯立刻道:“意思很简单,我们冰霜玫瑰盟从现在开始就是你的坚强后盾。不管怎么说你现在依然是欧洲光明神殿总殿的光明女神,这个头衔就代表着利益。因为我们的打搅,长老会的计划失败了,你现在依然是无罪的,反到是长老会今天为了追杀我们表现出了不和规矩的行为,如果你现在回去反戈一击。立刻就会让这个长老会地威信受到很大打击,甚至能操纵军队系统反抗长老院的决议,甚至直接弹劾这些长老,从而抢回控制权。作为交换,当我们把你扶上光明女神的位置那一刻起,欧洲光明神殿要对冰霜玫瑰盟的一切行为开绿灯,在我们有需要的时候给予你能提供的最大的帮助,这就是我们的条件。”

  维娜也道:“那可是女神之位哦?不是你现在这个任人摆布地玩偶。而是可以指点江山的真正女神。百万天使军团随你调度,千万圣骑士向你效忠,这样的权利你能放弃吗?”

  看到玛利莲似乎有些松动,我继续诱惑道:“我们的要求并不过分,澳门赌博网站:把你扶上位置后,我们也并不是凌驾与你之上的存在,我没打算成为光明神殿的第二个长老院。我们将成为你的合作伙伴,说起来你要给我们提供帮助和支援。但同时我们也不会看着光明神殿不管,我也能给予你帮助,你并不吃什么亏。”

  玛利莲现在更混乱了,心里的那道最后防线在巨大地诱惑和生存危机的双重压迫下已经像绷紧的皮筋一样了。

  凌伸出两个手指道:“选择一下吧?一、拒绝我们,被我们送回光明神殿成为长老们的性奴隶。套着脖圈像狗一样被他们骑在身下。二、和我们合作,成为光明神殿真正的主宰,从此踏上神权地颠峰。”

  我补充道:“我只给你一小时时间,你慢慢考虑吧。维娜。我们先出去,让她慢慢想吧。玛利莲,记住,这是你决定你一生的决定。”

  我的最后一句话让玛利莲心中那根紧绷的皮筋突然绷断了。在我站起来刚要走地瞬间,玛利莲突然站起来非常坚定的说:“不用想了,我选二。我们合作吧。让我成为女神,我要让那些曾经欺负我的人跪在我的脚下忏悔,哈哈哈哈……!”玛利莲疯狂的大笑着。

  我们四个头顶无不流下一滴巨大的汗珠!好家伙。这个女人彻底疯了。一个不识人间险恶的纯洁傀儡女神终于被我们搞成了邪恶的复仇女王,光明神殿长老院地那帮老s们这次可能要换换口位准备当m了!

  我们这边决定了之后立刻开始着手安排玛利莲的扶正问题,最首先的是要在舆论上制造混乱。我们行会和俄罗斯这边马上就要开战,现在根本就没时间管光明神殿,但是玛利莲的地位又很不稳定,万一人家提前把生米煮成了熟饭,那就有我们麻烦的了。到时候手里捏着的玛利莲就会变成一个烫手的山芋,扔不得抓不得。

  关于四位舞蹈天使的装备我们也得到了解决。如意祭坛地传送也不是乱传地。按照我们的描述。玛利莲说四位需要地盔甲刚好就是神殿库房里的四套对应神甲,当初是四位天使英雄的装备。而且那四个人刚好是四兄弟。只要拿到这四套盔甲,再修改成女式式样就可以直接给四位舞蹈天使使用,属性方面甚至比预期的还要好,唯一的困难就是必须等把玛利莲扶正了才能拿的到。

  我在确定了行动计划后立刻开始实施,首先就是把神殿内部发生的矛盾尽快散布出去,这个工作只要雇佣些闲散的玩家就能搞定。下一步行动比较麻烦,玛利莲需要配合我们一起尽量把还忠于她的部队集结起来。

  这个召集工作比较烦琐,首先得保密,不能让神殿长老院知道此事,不但会很麻烦,其次就是召集哪些人比较合适也要斟酌。有的队伍不是全队都效忠女神,这样的队伍要是召集毕竟出乱子。由于事出突然,我们的情报工作根本就没展开,无法知道这些详细的内部信息,根本没办法区分哪些是效忠女神的部队,而且玛利莲自己也是个架空女神,一问三不知,下属部队的很多长官她连面都没见过,实在提供不了任何有用的信息,气的我只能跟她干生气,一点办法都没有。

  到了当天晚上计划还没开始正式展开。玫瑰先发消息要我救人。她早上被我召唤到那个沙漠里,之后她说自己想办法回来,结果晚上到是走出了沙漠,可是却和诺琳一起遇到了一伙人的调戏。玫瑰当时就发飙了,有诺琳在场,那些人根本不够看,问题是之后招惹了一大群人来找麻烦。我本来就忙的焦头烂额,居然还有人给我添乱。知道那个地方居然就在中国境内之后我一气之下带着大队人马把人家地城市给推了。带着玫瑰返回艾辛格之后就多了个帮手,玫瑰安排起工作来比我可麻利多了。

  第二天一早消息散布计划已经步入正轨,很快神殿势力就知道女神已经被控制住了。北京时间当天中午我们去法国联系了几支把握比较大的天使军团,结果大部分人都拒绝了协助玛利莲反对长老会。信神的都是平民,神殿的人是没谁真的信神的,因为他们自己就是装神弄鬼的人,所以这些天使军团的实际指挥官根本不愿意帮助玛利莲。玛利莲说白了就是光明神殿地形象代言人,哪有手握实权的长老院来的有吸引力?那些天使军团不帮玛利莲也是可以理解的。

  当然。另类人员哪都不缺。愿意帮助玛利莲的人不是没有,只是少而已。首先,最后一支掌握在玛利莲手上的部队——天使亲卫团爽快的选择了效忠玛利莲,并直接悄悄撤出了神殿秘密的跟着我们返回了天宇城准备筹划东山再起地时机。除了这个队伍之外,我们在神殿远征军中部队中找到了一些零散的小团体愿意支持玛利莲。最后在我和玫瑰的游说下把这些人拉到了天宇城编入了玛利莲的新军,不过这依然不够。肯跟着玛利莲的人加一起不超过五万,和光明神殿剩下地兵力比起来简直就是九牛一毛。

  玛利莲这个女神和阿尔倪、米枷勒、迪坦斯这些我曾经见识过的权术者相比简直就是个白痴,我都不知道该为此高兴还是失落了。我高兴的是她一旦被扶正。以她的白痴精神,我对她地控制将是全面而彻底的,但同时让我失落的也是她的白痴。我很担心以她这个脑子,是否能扶的正。我和玫瑰在后面鼎立帮她,可她对招揽人手方面一点办法都没有,好不容易说动的五万人还有一半是我和玫瑰半收买半欺骗搞回来的,就这向心力还指望当女神?真是无奈!

  准备工作花了三天时间,第四天的清晨。天宇城来了位特殊地客人。我被玫瑰从艾辛格一路拽着跑到天宇城,然后在这边的接待室见到了一个穿着巨大斗篷的人。这个家伙全身都被斗篷遮挡着,兜帽的遮檐连他的脸都挡了起来,什么都看不见。正当我疑惑无比的时候,这个家伙却突然把帽子掀掉了。

  “迪坦斯.沃克玛?”黑暗主神居然亲自到我的城市来了,真是奇迹啊!

  “你就是这么招待老朋友的?”迪坦斯半开玩笑地问我。

  我赶紧要守卫们去拿好点地食物和饮料过来,然后和玫瑰一起坐了下来。“主神大人怎么突然想起来跑我们这鬼地方来了?”

  “你还知道你这里是鬼地方就行了。我可是黑暗主神,没鬼的地方我就不来了。”他笑着端起杯子喝了口茶。然后突然转头全都给喷了出去。“哇!这什么东西啊?又苦又涩?”

  “是中国地茶叶。”

  迪坦斯放下杯子吐着舌头。“都说茶叶很香。我看我是受不了的!”

  守卫正好拿招待的物品回来了,我笑着过去接过了饮料给迪坦斯倒了一杯。然后递到他的面前。“雪山巨龙的血液,冰霜香醇,尝尝?”

  迪坦斯端起那杯蓝色的血液,稍微含了一小口,在嘴里慢慢的回味了半天才一口吞下去。“爽,好纯正的口味。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来得罪我的人都不存在了,而只有你可以活下来吗?”

  我笑着给迪坦斯再次把被子倒满:“当然知道。”

  迪坦斯笑了起来:“好,和你谈话就是一种享受。那么我就不和你打哑谜了。我这次来的目的就是和你谈生意的,至于是什么生意,我想你该知道。”

  我再次点头。“等光明神殿的部队通过了国界之后,你帮我卡死那个山口,哪怕是一只信奉光明神的苍蝇也别让它回到法国境内,我要他们全都留下德国境内。你的工作就是如此,并且至少在山口给我钉七天。你的报酬就是德国境内之后将再也没有光明神殿,整个德国将都是你的天下。”

  迪坦斯把杯子里的血一饮而尽。“好,光明神殿的军队全部通过之后,我马上帮你钉死那个山口,绝不让任何一只信奉光明神的苍蝇飞过去。”

  这个超短的谈判很快就结束了,前后不到五分钟,迪坦斯从我这里拿了一大坛子龙血走。这个家伙上次被我抄了宝库,现在都落下心理障碍了,不拿我点东西就心理不平衡。

  现在大局已定,剩下的就看我们行会有没有本事挡住光明神殿的攻击了。现在各方势力都知道了情况,就在等我们开战,胜者为王,大家只承认一个光明神殿,谁打赢了谁就是光明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