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四十九章 意外之财与意外之怪
  ~日期:~09月18日~

  第四十九章 意外之财与意外之怪

  攻击这个行会对我们来说不是什么大事,这种级别的小行会只要我们愿意动手,一般都是摧枯拉朽的彻底扫平。不过这次进攻的意义不同,这是我们正式进入俄罗斯的第一仗,之后我们就会正式的开始融入俄罗斯势力范围,必须小心对待。现在建造的这座城市也将是我们的一个前进据点,所以必须要认真对待。

  城市修建和后期调动需要不少时间,我打算利用这个时间先帮本行会的军乐队做几个任务解决下乐器和魔宠的问题。借助蜻蜓城堡空运过来的跨国传送阵先返回艾辛格,好不容易召集起来的乐队成员们全都在集体练级,同时锻炼互相之间的配合问题。

  被我安排来指导这些丫头们练级的人说这些姑娘们的练级方式简直可以称为安乐死。怪物们在音乐中一个个变的呆呆傻傻,低级怪全都进入了半沉睡状态,高级怪也是像喝醉了一样摇来晃去,即使碰到特别厉害的怪物可以完全抵抗各种催眠音乐,最后也会被干掉。因为不管这个怪物强到什么程度,被这么多魔音师的负面效果叠加之后也会被削弱成低级怪的状态,随便几下就被干掉了。以前我还担心她们攻击太低练级不方便,现在看来她们根本就是强的过了头没有合适的怪物给她们杀。

  二十四位音乐系统的mm加上真红和金币两位国器持有者,一共是二十六位美女。我一个人带着二十六位mm从练级区返回附近的城市,引的周围玩家全都给我们行起了注目礼。游戏里有相貌修改,即使本来不是很漂亮的mm修改后也不会差到哪去,但是突然出现二十六位极品美女还是相当震撼的。最重要的是我们的出场阵容过于豪华了。为了方便她们练级我为这些mm全都配备了没有一根杂毛地独角飞马,加上mm们为了搭配坐骑准备的白色披风,简直就像天使巡游。回头率绝对是百分之百。

  进入城市之后选择传送阵,目标直接就是艾辛格中央传送阵。从这边前往如意祭坛之后我问她们道:“你们是想先要魔宠,还是先要装备?”

  众mm一起和练两三天也不是一点收获没有,起码她们把人员的特点都摸清楚了,而且培养出了一点基本的默契度。除了两位国器持有者是我的特邀人员之外,这个二十四人的乐队中已经出现了基本的分工。性格最为张扬的卡莉欧碧作为乐队中唯一地歌手明显有成为大家的领导者的趋势,而群蕊这个原本比较要强的女强人型女性则成了二把手之类的人物。除了她们两位之外,冰冰和冰凌也成了两个特殊存在。冰凌是依仗着冰冰的地位。表现的比较活跃,大概算的上乐队中地三号人物。不过冰冰却是一个平时听别人指挥,但对任何事情都具备一票否决权的特殊人物。平时听别人指挥是因为冰冰属于那种性格内向且相当腼腆的性格,所以她不大习惯自己拿主意,必须要有人给她指使她才能发挥实力。但从另外一方面来说冰冰的地位太过高端,其他这些mm充其量算是打工者,冰冰却是行会成立之初的基本人员,要不是因为她实在不是指挥型人员。现在至少是行会元老院成员之一。不过再怎么腼腆,她毕竟是行会地最高层人员之一,乐队里没哪个mm真敢得罪她,这样也就树立了她独特的身份地位。

  在听到了我的提问后大家并没乱,只是简单的商量了一下。然后由隐约成为队长地卡莉欧碧对我道:“相比之魔宠,我们觉得装备更重要一点,还是先要装备吧。”

  “那好。”我拿出一个箱子。“抽签吧。”

  “干什么?”

  “你们先抽再说。另外,四位舞蹈天使小姐。你们只要派一个人抽就可以了。还有十二位音阶天使们也只要一个代表抽就可以了。”

  众mm疑惑的完成了抽签,但是都没什么表情,因为她们也不知道拿到这些签到底是什么意思。我等她们都拿到签之后才解释道:“你们抽到的签上都有数字,从一到十代表你们的装备任务安排的顺序。”

  号称天使的十二音阶的十二位mm立刻问道:“那我们十二个人为什么只拿一个签?”

  “是啊!我们四姐妹怎么也就一个签啊?”四胞胎也可是抗议。

  “你们都是成组的队伍,澳门赌博网站:因此你们地装备不能根据个人需要随便决定,必须要综合考虑全队属性,所以申请的时候直接申请带有配合能力的整队任务。”

  “原来如此。”成组的姑娘们点头表示能接受这个安排。

  卡莉欧碧忽然转头问道:“你们谁拿到一号了?”

  “在我这里。”举手的是群蕊。

  “二号呢?”卡莉欧碧继续问道。

  “在我这。”这次是四姐妹之中的代表。“哈哈,没想到我们排第二。”

  我给她们浇了盆冷水道:“别太高兴了。任务难度不会因为进入人员的素质而调节难度。只受人员数量影响。刚开始的任务因为需要这么直接做,难度会比较高,失败地可能性也大一些,后做地人因为前面的人已经拿到装备,实力有所提升,必然会使任务难度下降。所以排在后面才是好运气,排地靠前可不是好事。”

  卡莉欧碧笑着晃了晃自己的那张签。“那么看来我满倒霉的,居然是三号。接下来的按顺序告诉我号码。”

  接下来的人依次报数。清心是第四。明镜是第五,第六是水晶公主。第七是天使的十二音阶,第八是水晶火焰,第九是冰凌。冰冰居然是最后,还真是好运啊!

  按照抽到的顺序需要先让群蕊完成任务装备换装,考虑到祭坛的可怕能力为保证万无一失,我先让群蕊描述了自己希望获得的全身装备有那些功能,反复确认了很多遍之后才让她们二十四个人站到祭坛上,然后我带着真红和金币也走上了祭坛。向外面操作的玩家示意可以开始了,那个玩家立刻启动了祭坛地能源装置。大量魔力被抽入祭坛,我们脚下的魔法阵立刻亮起了白色的光芒。

  大家都憋着气一动不动。由我来说出愿望,这是为了防止表达不清造成任务偏差。这种事情已经发生不是一次两次了,这个祭坛对本行会正式玩家都是开放的,不少玩家因为表达能力不行而搞出了错误任务,完成后得到的奖励和愿望严重不符,还没办法怪系统,只能怪自己说的不够详细。我之前先反复确认了群蕊的需要就是为了防止出错。现在由我来把愿望转述出来,以我的表达能力出错地可能性相对要小一些。

  愿望一说完。脚下的白色魔法阵突然光芒大盛,周围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等光线重新暗淡下来恢复到可以再次视物的时候我们突然发现自己所站的地方极端危险。

  “我靠,怎么把我们传送到这里来啦?”金币看着下面汹涌的岩浆惊叫道。

  我们居然出现在一个岩浆湖的正中央,而且还是在一根伸出岩浆的石柱顶端。石柱离下面地岩浆湖面只有十几米。炽热的带有浓烈硫磺气味的蒸汽熏的人眼睛酸疼,而且这个石柱顶端还没如意祭坛面积大,我们这些人站在上面几乎是到边到沿,再多移动一步都会掉下去。

  卡莉欧碧弯腰看了一下下面的情况道:“好家伙。我们被直接扔进火山口了。”

  “先别急,任务肯定是有完成方式地。群蕊的要求不是获得新武器,而是强化她的现有装备,所以应该不是太难才对,不会出现必死的情况。大家仔细看看附近有什么值得注意地东西,实在不行就先飞出去再说。”

  “那个算吗?”群蕊指着我们的斜上方。在她指向的方向上居然有一个洞口。

  卡莉欧碧拍拍我,然后指向另外一个方向。“不管算不算,我们是不是先过去再说?”我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只见岩浆中有个巨大生物的背鳍升了起来,这个东西正在高速向我们冲过来。以对方的速度和体积判断,我们脚下的岩石十有**架不住他的一撞。

  “小凤、瘟疫,去挡住那家伙。幸运带大家过去。”

  巨龙之中地黑龙族是不怕岩浆的,瘟疫直接扑向了岩浆中的怪物,那个东西立刻被瘟疫按到了湖面之下。小凤在天上翅膀一收直插岩浆之中。卡莉欧碧有些担心的问我:“他们没问题吧?”

  “没关系,小凤是黑炎火凤,温度越高她越厉害。在这种岩浆湖里她几乎就是无敌的。”

  刚说着湖面突然爆开一团巨大的火焰。小凤已经还原为原形,扇动着一百多米长的巨大翅膀带着滚滚熔岩脱离了湖面。她的爪子下面居然还抓着一个什么东西。

  “火焰王蛇!”水晶火焰指着那东西叫了起来。“千万别打死了啊!那是千级怪,极品啊!”

  我点点头。“知道了,我会让小凤把他打晕带下来地。”

  水晶公主忽然道:“那条蛇真可怜,我记得鸟类魔兽好象是完克蛇类魔兽,凤凰是鸟王,火焰王蛇是大蛇类,刚好被完全克制。”

  卡莉欧碧突然道:“奇怪,你地龙呢?”

  “哎……?”被卡莉欧碧这么一说我才突然反应过来。下去两只魔宠怎么只上来一个啊?瘟疫哪去了?赶紧使用心灵接触。“瘟疫,你跑哪去了?”

  “我在湖底。”

  “你跑下面去干什么?快点上来。”

  “这下面有好东西。你最好也看看。”

  “下面?有什么好东西啊?”

  “反正很值钱的,不要可惜了。”

  “值钱?”我地眼睛里顿时闪烁出绿色的光芒。“我马上就下来。”转身对卡莉欧碧道:“你们先坐幸运到那个洞里等我,瘟疫在下面找到点东西,我下。”

  “下去?”卡莉欧碧吓了一跳。“你是说下到岩浆底下?”

  “嘿嘿,别那么大惊小怪的。神器套装可不是拿来看的。你们先过去吧,我一会就上来。”说完我把面罩放了下来,确定锁死之后我直接按下了身上的火钻。红色地光芒立刻包裹住了我的全身,同时我的盔甲表面还滕起了熊熊的地狱烈焰。走到石柱边缘,一步跨了出去。扑通一声整个人掉进了岩浆里,简直就像掉在果冻上一样。不过这个东西毕竟不是固体,我的身体迅速的陷了下去。

  岩浆湖的下面远没有表面那么粘稠,越向下岩浆越稀,感觉已经和水差不多了。不过岩浆的热力可不是开玩笑地。魔龙套装的防火属性虽然不错,却还不至于完全抵抗岩浆的高温。不过我的盔甲上镶嵌有火钻。再加上吸收能量的地狱烈焰可以吸收高温,所以在岩浆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觉得非常热而已。

  我一路向下潜行,岩浆可不象水一样可以透亮,虽然下层岩浆相对来说比上层稀了不少,但能见度依然不超过二十厘米,基本上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眼前除了一片赤红之外什么都看不见。还好我还可以根据心灵接触感应到瘟疫的位置,只要追着他跑就可以了。

  很快我就到了瘟疫身边。在岩浆里瘟疫不方便说话,只能以心灵接触和我对话。

  “主人,看看这下面的东西。”

  “我眼前一片红,什么都看不见啊!”

  “哦,那你现在向下一点。伸手去摸,对,就是那里,把它拿起来。”我按照瘟疫地指挥摸到了一块有着锋利棱角的坚硬物体。好象是块石头。魔龙套装可以把触觉传递到我的手指上,但毕竟不是自己的皮肤,对表面的细腻程度没办法感觉出来,只能大概判断硬度和线条。我把这个东西拿到面前,几乎是凑到面具上地水晶目镜前面,才终于看清楚这是个什么东西。

  我拿到的是块宝石,目前看起来是一片通红,但这不一定就是它本来的颜色。岩浆下面到处都是一片火红。宝石这种东西反光度这么高,周围有什么颜色的光它当然就是什么颜色地。“完全看不清颜色啊!瘟疫你能看清楚颜色吗?”

  瘟疫很无奈的道:“主人你真的很失职啊!”

  “哎?为什么啊?”

  “你好歹也有四条龙宠了,居然都不知道巨龙是色盲的吗?”

  “啊?巨龙都是色盲吗?”

  “对。所有巨龙天生色盲。不过我们有个魔法叫七彩世界,可以使自己获得暂时性的彩色视力,只不过在岩浆下面我没办法用这个魔法。”

  “晕!你先等着,我上这到底是个什么宝石再说。”

  让瘟疫在下面等着,我直接向上浮出湖面,伸手把手也拿了出来。周围的光线还是太红。看不出来颜色。无奈只好张开翅膀飞出了岩浆。刚离开湖面不到一米,头顶突然有和黑影呼的一下飞了过去。小凤和那条蛇居然还在打!小凤抓着王蛇猛的向火山口地峭壁摔了过去。轰的一声大蛇整个嵌进了山体。几乎变成了雕塑。不过小凤飞过去想攻击的时候大蛇却突然从悬崖上弹了出去,一下把空中的小凤缠了起来,两个大家伙一起摔进岩浆里,溅的岩浆球四处乱飞。

  我直接飞到另外一边悬崖边上,爬上了顶上卡莉欧碧她们藏身的那个洞。先收回幸运,然后钻进洞内。这里光线还算比较暗,我让金币用照明术弄出一点白光,同时用翅膀把外面的红光挡住,这下宝石的颜色就彻底清楚了。

  这东西就是红色地,表面居然还燃烧着火焰。金币两眼闪着星星道:“天哪!从没见过这么纯正地火晶石,火焰元素居然浓烈到不用激活就能燃烧起火焰的地步,这也太变态了吧?”

  “嘿嘿,不管这次群蕊地装备有没有办法升级,起码这趟没白跑。”我把火晶石放到地面上。“你们谁有防火术的先把它封起来收好,下面还有一大堆这东西,我再下去把它们都弄上来。”

  “等等。啊……!”金币一激动想拉住我,结果刚一摸到我的铠甲立刻传来呲啦一声响,金币惨叫着收手跳了回去,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铁板烧的味道。“哇!烫死我了!呼……呼……谁会冰冻术的?我自己疼的架不住,用不出来了!”

  “你也真是的。我刚才岩浆里上来,温度还跟高,你有话别激动啊!”

  “我还不是为你好。”金币不服气的道:“火焰元素自然凝聚而成火晶石的情况不是没有过,但这么高浓度的火焰晶石大面积聚集,你难道认为是自然形成?”

  被金币一提醒我立刻意识到不对头。岩浆温度是高,但也没到能自然凝结成火晶石的地步,而且也不该出现这么高纯度的东西,何况还如此密集的出现。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什么生物把这东西人为的聚集到了一起。一般来说人形生物的可能性不高,因为人形生物都是社会动物,他们会把宝石拿出去交易而不是藏起来堆着玩,反到是不少魔兽有聚集财宝的习惯,比如说巨龙。

  刚刚发现的王蛇本来是个大嫌疑犯,但是据我们所知火焰王蛇没有收集宝石的习惯,相反这个家伙特喜欢收集敌人的骨头拿来装饰自己的窝。既然不是王蛇,那么这个岩浆中应该还有着别的什么更危险的生物。

  我刚想到症结所在,外面就乱了套。小凤正好再次把王蛇扔出去,王蛇撞在了刚刚我们出现的石柱上,石柱轰然倒塌。小凤正快速冲来想结果了这个家伙,但是飞到半路时小凤下方的岩浆突然炸开,一个黑影飞了出来,直接和小凤撞成一团。小凤本来还打算海扁一顿撞自己的敌人,结果发现撞到自己的居然是瘟疫,而且瘟疫明显是被人家扔上来的。

  “你怎么搞的?被谁打成这样?”小凤惊讶的发现瘟疫不但被人扔了上来,他的身上忽然还有三道大口子,好象被什么东西抓的。龙鳞一直是打造盔甲和盾牌的上等材料,可见龙鳞的防御力是多么的高。另外,很多人并不知道龙族除了鳞片够硬之外,他们的皮肤也一样是刀枪不入。一头龙就算鳞片掉光一样不是谁都伤的了的,而这个家伙居然能在瘟疫的背上抓出三道血口子,可见这个东西的攻击力是多么的变态。

  “小凤,带瘟疫上去,别管那条死蚯蚓了。下面有个更狠的。”我对着小凤那边叫喊着。

  小凤听话的带上瘟疫就势拔高,我再度召唤幸运出来把大家转移上去,然后赶紧向上飞,因为岩浆湖的湖面已经开始向上涨了。刚刚那条火焰王蛇惊慌失措的向着外围逃跑,然后在一个很隐蔽的缝隙上钻了进去,显然这个要出来的东西比他厉害多了。

  岩浆湖整个开始旋转起来,湖里的岩浆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旋涡。熔岩一边旋转着一边向上涨,迅速淹没我们刚刚躲避的洞口,多亏我有先见之名提前带大家跑了出来,要不然我们现在全都成闷烧鸡了。

  旋转中的湖心突然爆炸,岩浆喷薄而起,一个巨大的物体从岩浆下面升了上来,把岩浆全都顶了起来。

  “哦天哪!怎么会是这个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