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四十七章 无利不起早
  ~日期:~09月18日~

  第四十七章 无利不起早

  几位mm所属行会拥有的城市离这里很远,澳门赌博网站:我们在附近的城市使用了传送阵才回到她们的城市。一出传送阵就发现这边的气氛不大对,我明显感觉到温度在升高,而升高的原因则是mm们的目光聚焦过度造成的。一整个传送大厅里百十来号人居然就我一个男的,虽然俄罗斯男人好,离绝种应该还有段距离吧?怎么愣是就我一个男人呢?

  幸好我反应快,在被目光烧焦之前跑出了大厅,不过外面更吓人。满大街都是女人,一眼望过去愣是没看见一个男性玩家。

  “这里不会和以前的德国女联一样是个女儿国吧?”真红出来后问道。

  我没回答,因为我不知道。到是身边那个带我们来的mm解释道:“不是,我们也招男玩家的。不过你们可能也知道,我们俄罗斯男人比较少,有实力的行会才招的到男玩家。而且,实际上我们国家的男性玩家基本上都集中在少数几个行会中,特别是那个该死的淫女。”这个mm说到这里简直是在咬牙切齿的说着,仿佛要把那个女人给撕了一样。虽然我还不知道她所谓的淫女是个名字叫淫女的玩家还是一个淫荡的女玩家,或者干脆就是她们嫉妒这个女人说她是淫女,反正暂时只能确定她是这里女人的公敌,间接推测吹她可能是男人们的梦中情人,或者说是大众情人类型的超级美女。

  似乎这里的女人对这个淫女的痛恨已经是一种共识了,说到这里她们就开起了批斗会,好在被真红及时打断了。在她们恢复理智后我们被带到了一座勉强算的上宏伟地尖顶建筑里。俄罗斯的建筑很有特色,不知道是不是为了防止雪把房顶压跨,他们的建筑都有个很高的尖顶。不管什么建筑看上去都像法师塔。我们被留下大堂等候,几个mm进去找她们会长通报去了。不一会她们又跑了出来,不过只是把一个新的玩家介绍给我们,然后她们就离开了。显然她们的级别在行会里还不能决定什么事情,所以接下来的谈判和她们就没关系了。我们跟着这个玩家进入了建筑顶层的一个房间,这里已经坐了一圈人了,显然之前他们正在开会,我可不相信她们是早这里等着我们地。

  房间里一共七个人。面对大门的是一名罕见的人形美女,但是看到她头发里隐约的小包我才发现她原来是个龙人。俄罗斯人果然是非常喜欢兽人,龙人好歹也能算兽人的一种。这个女人身材很好,身高起码一米九,高低起伏的线条让人热血沸腾。她的左右两边各有三个人,左边三个全是女人,右边虽然有两个女人,但是靠近她身边却有个男人。进城这么久。除了npc之外我第一次看到男性玩家,真是比大熊猫还宝贵!

  那个龙女本来正站在一张地图前在指点着什么,看到我进来之后立刻挥手让刚才那个接我们上来的人出去了。她绕过桌子走到我面前微笑着伸出手。“你好,我叫ak。”

  我赶紧自我介绍道:“我叫……!”

  “我知道你们是谁。”ak直接打断了我地介绍。“可能来的路上你们已经知道了,我们行会属于亲中势力。所以对你们那边的东西了解的好算比较多。如果连你们都不认识的话,那也太奇怪了不是吗?”

  我微笑着点点头。“你们地会员说需要我们的帮助,我想知道到底有什么事情值得我们出手,或者只是那个行会成员不了解行会的运做而错误的把我们请了来。”

  ak立刻摇头道:“不。她们没做错。我们行会确实是需要你们地帮助。但是……怎么说呢!我了解你的作风,或许……!”

  “怕给不起报酬?”我问道。

  ak很爽快的点头。“确实有这方面的考虑,但是我更担心另外一件事。”

  “生意是商量出来的,有什么不满意可以说吗!”

  ak苦笑了一下。“目前的情况可以说是非常的糟糕。我们行会对你们完全没有筹码可谈,而你们行会的一贯表现都……都……!”

  “都太有侵略性。”对方之中唯一地男人终于站了起来。“我有调查过你们行会的发展史,之前和你们有过直接往来的行会有只有三种结果。同盟、吞并、敌对。可以说你们行会的作风太硬,当然这也和你们行会的强大实力有关。因为自身实力强劲,自然是不用和别人周旋。不如自己的就兼并,和的来的大行会就同盟

  ,都不行就当成敌人干掉,可以说相当地残酷。”

  被这个家伙说地我汗都下来了。本行会的行事作风确实就是他说地一模一样,不过其主导因素不在我这里,而在玫瑰和素美那里。本行会的智囊团一向对本行会的作风有很大影响,尤其是玫瑰这个特殊身份的超级管家婆,表面上她只是行会里的财会管理者。实际上行会决策权她占大部分。玫瑰是间谍部门培训出来的。

  作风当然是相当的利益化,而素美这个小神童的优化思维也是相当的老成。没有童年的神童不存在天真烂漫的感情,功利心被放在了第一位。有这两个智囊在,我们行会的作风自然变成了野兽化的强暴作风,凡是能吞下的就绝不放过。当然,我这个会长雁过留毛的性格也起到了一定的推波助澜作用。

  ak对我道:“以你们之前的表现推测,如果我提出了请求,你要求的报酬可能会是这个行会,所以我一直在犹豫是不是请你们出手。”

  “我不得不说你们把我们行会的一贯作风把握的很到位。既然你们都调查的这么详细了,那我也不跟你们说什么客套话了。我们需要一个在俄罗斯的据点,需要帮助的话就必须融合,或者你们出的起价钱也可以,不过目前看来你们是出不起价钱的,那么选择只剩一项了。”

  “不,还有一项。”那个男子突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