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四十六章 真红真龙
  ~日期:~09月18日~

  第四十六章 真红真龙

  甩快那些兽人之后我们找到了一个不算大的城市,打算先进情况。按我们之前的印象,俄罗斯行会之间的派系差异很大。大部分俄罗斯行会都是亲欧的,但是也有少数亲日、亲中或者亲美的行会。最严重的问题在于在俄罗斯,亲日和亲美势力的行会虽然数量少,实力却都不差,而亲欧的行会不但也有个别实力超群的存在,其中数量也特别多。最惨的就是亲中国的行会,就落个人多了!

  中国人一直都很崇尚远交近攻的策略,俄罗斯人也学会了这些东西,地这种这个靠的过近的邻居是非常的不放心。不过幸好,除了亲日势力的俄罗斯行会,其他行会还不至于看见中国人就打,所以我们在俄罗斯闲逛应该也没什么。

  在城市外围很远的地方降落然后各自召唤坐骑进入城市。自从拿到全套国器真红的情况变了很多,首先就是她的翅膀。真武套装第一次恢复了飞行能力,而且速度和敏捷性都很高。另外还有就是真红现在多了匹马。

  “真红。”

  “恩?什么事?”

  “你这马……?”

  “看不出来吗?”真红笑的很诡异。

  “我以前见过吗?”我上下打量了半天。这马的体型和夜影一样高大,这点上判断他大概不是马,因为体积不对。除了个头大之外,这家伙一身飘逸的金色皮毛也相当扎眼。金毛战马我到是见过,澳门赌博网站:但是像这样每根毛都闪着金光的就很罕见了。比较古怪的还有这家伙的脑袋,他的头顶有两个小股包,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真红看我看了半天都没猜出来,笑着道:“这是小金啊!”

  “小金?你那条龙?”真红的魔宠是条神龙,而且前身都有金光护体。联想一下地话。神龙好象都是会变形术的,变成马应该也没什么。

  “嘿嘿,唐僧能骑白龙马,我弄条金龙马也没什么吧?”

  真红刚说完她的坐骑突然回过头。“先申明,我是看在你长的可爱的份上才让你骑的,要是哪个男人敢上来,我不把他撕成肉沫我就不是龙。”

  汗,这还是条淫龙!

  真红微怒的拍了他一下。“说什么呢?”

  金龙立刻道:“我这是实话实说。万一这个家伙想骑我怎么办?我先预防一下总没错。”

  夜影突然转头对旁边和他并排而行的金龙道:“你别想了。打架虽然我不一定比地上你,单论移动速度你可未必是我的对手。我的主人不会对你有兴趣的。再说我们家也有神龙,还是条美女龙。”

  “美女龙?是那个叫小龙女的吗?”金龙突然口水直流。“喂,帮我介绍下啊?兄弟我平行端正相貌堂堂,拿到龙族里那也是一代帅龙啊!两位主人反正是同事,我们来个亲上加亲吧?”

  真红这回是真气了,对着他的脑袋就是一拳头。“你到底是神龙还是巨龙啊?有你这么色的吗?给我老实点!”

  金龙似乎很怕真红,无奈的摇着头。“唉!我命苦啊!三岁没了娘。四岁没了爹,好不容易被一个美女主人收留,本以为可以从此幸福一生,没想到……唉呦别打了,我不说了还不行吗!”

  我和夜影都忍不住笑地直颠。打架的时候看真红那条金龙似乎很威猛的样子,没想到说起话来这么贫。

  真红无奈的道:“本来这家伙的属性里面有一条写着娱乐度加六,我当时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后来才发现原来这家伙简直是个开心果。不过还好他打架地时候都满拉风的。”

  金龙再次抗议。“人家好歹也是神龙。打个喷嚏也能让长江水倒流,打架算个啥!等我恢复完全体的力量,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山呼海啸天崩地裂。”

  我忍不住笑道:“你当是东海青龙塔里的青龙啊?神龙再厉害也没听说能让长江水倒流地啊!哦不对,小龙女他爸好象还真能干的出来。”

  金龙一听又来性质了。“什么?那位小姐还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啊?快帮我介绍下,咱家也是名门旺族,刚好门当户对啊!”

  “再贫就给你上嚼头!”真红威胁着。

  “不怕。好歹人家也是金龙,铁嚼头还不够我磨牙的呢!”

  “哈哈哈哈!你还真是个开心果。”

  “站住。”我们正说笑着,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突然打断了我们。没想到说笑之间已经到城门口了。虽然一直在说笑中没注意时间。但不得不说两只坐骑的脚程都很不错。

  把我们挡下来的是城市守卫,而且居然还是个玩家。游戏里是个崇尚自由的地方,很少有玩家会干城门守卫这样地工作。当然,也不是一个都没有,至少我们今天就遇到一个。

  我看向那个守卫玩家,什么也没说。对方看看我们然后指着我:“摘掉你的头盔。”

  我学着他的样子抬起一只手指着他的下身。“脱掉你的内裤。”

  那个家伙立刻挥舞着长矛就冲上来,夜影却突然打了个响鼻,一团火焰从鼻子中喷出。吓的那个家伙赶紧闪身后退。我拍了拍夜影的脖子算是表扬他的聪明才智。同时对那个家伙道:“不好意思,我地坐骑最近有点感冒。”傻瓜都知道我在说谎。我也没打算骗过谁,反正这是故意气他地。

  “你这个混蛋,进了基洛斯城的地界还敢这么嚣张。你不想混了是不是啊?”

  “听起来你们好象是个很厉害地城市,不过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想进城打听点事情而已。这个和你们城市的实力好象没什么关系吧?或者说这个城市根本不让人进入或是只允许特殊人员进入?”

  “原本是什么人都让进的,不过我看你不顺眼。”

  “彼此彼此。”

  “还敢说。”他立刻又拿着武器要冲上来。这次夜影可没刚才那么客气了。喷掉火只是警告,这次夜影直接人力而起,两只前蹄在那个家伙身上一蹬,这个倒霉鬼立刻倒着飞进了城门。

  从攻击他的瞬间开始攻击判定已经存在了。城市里地守卫立刻围了上来。我无奈的带着真红转头离开这个地方。虽然我不怕他们,但这种情况下进城也不是什么好主意。对方的城门口只有步兵,我们全都有坐骑,又会飞,他们根本追不上。绕开城市直接向不远处的另外一座城市飞过来,那边应该可以进的去。

  俄罗斯这地方有点奇怪。说起来他们是面积最大的国家,不过这个国家的城市却很有个性,几乎都集中在一个地方。在现实中的城市还算均匀分布。在游戏内,俄罗斯人把他们地城市更加紧密的聚集在一起,几乎只要放眼看过去就能发现三到五座城市扎堆的屹立在平原之上。像我们现在去的这个城市,和刚才那座直线距离不超过三公里,互相都看的见,而且很清楚。

  这座城市的守卫全都是npc,态度比那边的那个玩家好多了。npc只对敌对势力人员和红名者有反应,如果行会有足够实力。比如说像我们行会一样,可以在城市守卫中安排一两名精英npc,这样的话他们会对一些明显可疑地人也做出反应,即使对方只是中立玩家也有可能遭到盘问。不过精英npc在游戏里相当罕见,即使有也多被安排在更重要的岗位。像我们行会一样拿精英npc守城门的大款可不多。

  进了城市才发现俄罗斯的玩家似乎真的很喜欢兽人,满大街走地都是兽人。这些家伙中比例最大的是强兽人。玩家选择这个种族后可以保留自己的外貌,只不过线条会被修改的粗犷一些,而且肌肉也会比较明显。不过喜欢尝新鲜地人也不少。所以大街上不乏顶着动物脑袋的玩家,而且其中大部分是女性。

  女性玩家和男性玩家不同,同样是选择狼人血统,男性玩家几乎看不出人类的面部特征,女性却基本保有原先的相貌。要是选狮人或者其他兽人种族也一样,除了选强兽人,否则只要是兽人属,那男性玩家肯定都会变出个对应的动物脑袋。而女性玩家只是被修改出类似耳朵或者特殊的瞳孔一类的特殊修改,不会出现太大范围的相貌变化。

  骑着坐骑走在大街上,我不自觉地就开始血脉贲张。整个大街上看到的玩家几乎全是女性,而且由于是兽人,一个个的身材那叫一个浮凸有质,尤其是几个特殊种族。身材修长的豹女mm,人高马大的马族mm,曲线夸张的猫女。还有那超级可爱的兔女郎。看的人就差喷鼻血了。定立好归定立好,可我毕竟也是男人。没有行动说明我有自制力,没有反应只能说明生理有问题。还好我有盔甲挡着,反应再大也不会有什么尴尬地情况出现。

  下面地那些俄罗斯mm一个个除了身材超好之外还特别的热情,看到我和真红从旁边过,居然还不住地向我抛媚眼。俄罗斯从公元两千年就开始男女比例失调,而且一直没有恢复,反而越来越严重,到现在为止全国人口中女性已经占到五分之四以上了,也就是说一个男人即使娶四个老婆,还会有不少女性没人要。因为这个紧迫的环境,所以俄罗斯的mm们就不能表现的太矜持,不然就只能当老处女了。不过她们这么热情,搞的我这个乖乖男实在有点受不了,心脏不够强健的男人建议别来俄罗斯,免得回不去。

  虽然隔着面具,但是真红依然注意到了我的尴尬。“哈哈,你那么紧张干什么?你多看两眼我又不会回去告状。”

  “呼,不是告状不告状的问题。这些洋马一个个是热情似火,但问题是火焰太集中了,烤的慌!”

  “哈哈!这说明你比较纯洁。要是大锅饭或者是闯王他们两个在这里,还指不定乐成什么样呢!”

  “其实我觉得……!”我的话没说完。就突然感觉到一个什么东西破空而来,吓的我赶紧向后一仰,一杆长枪从我前面飞了过去子楞楞的插在旁边地建筑上。在转头看长矛飞来的方向,原来是家酒店。长矛似乎不是以我为目标的,只是射飞的流矢而已。

  轰的一声,本就被穿了个洞的大门轰然碎裂,一个看起来相当强壮的女人四脚朝天的从里面摔了出去,进跟着又是一阵混乱。七个女人被接二连三地扔了出去。

  “华沙耶,你这个懦夫要是有本事就自己出来和我们打,躲在女人裙子下面算什么啊?”第一个被扔出来的女人跳起来擦掉脸上的血指着门里大骂着。

  一个满身妖气的红衣猫女从里面走了出来。她雍懒的靠在已经没了没板的门框上,以一种快睡着一般的声音道:“可怜的猫儿也有发怒地时候吗?但你们毕竟不是狮子,发怒又能怎么样呢?想抢男人的话就让你们老大过来和我动手,你还不配。”

  “你当我们血狮是好欺负的吗?”被扔出来的女人叫嚣着。

  “我知道你们血狮不好欺负,不过我们獠蛇更不好欺负。实象的滚出去,别在我地城市里捣乱。另外说一下。阿卡德和华沙耶都是德国人,你们这些亲中国的下等人群还是不要染指的好。”

  我在旁边越听越有趣。看样子这是几个女人在抢男人,而且居然上升到了行会级别的战斗。俄罗斯男人也太精贵了吧?可怜中国现在男女比例还是一点二几比一,都是重男亲女地臭思想害的,除非像我这样身家相貌才智都出众的男人。一般男性想找个女朋友就得下苦工狠追了,不然就准备打光棍吧!哪像人家俄罗斯的男人,出门都要遮遮掩掩再带俩保镖,生怕被饥渴的女色狼抓去惨遭蹂躏。

  虽然这个打斗在我们中国人看来很不可思议。外加很有趣,但是现在似乎有些涉及我们利益的东西,因为对方提到了亲中国的势力。被扔出来的这些丫头好象都是亲中国势力地行会成员,而且显然不是人家对手。对方自称是亲欧洲的势力,那就应该是战斗力最强数量最多的那一派了。

  一般来说不管在什么地方,扶植亲本国势力都绝对有必要。要是弱式群体,就兼并,高明一点的就保护。强悍的就结盟,这是一般规律。俄罗斯的亲中国势力似乎弱的可以,看来只能考虑兼并了。不管怎么说先打个好基础再说。

  对面店铺里冲出几个女人又要打外面被扔出来的几个女人,永恒在我手里变成了一根棍子,被我平举出去挡在了对方前面。“稍等一下。”

  所有人地注意力立刻就全都集中了过来。我回身把刚才让过去地长矛拔了出来。“我想问下,这个东西是怎么回事。”

  “是我的,刚才是扔她地,不小心用力太大了。”一个刚刚被扔出来的人马族mm走过来接过了长矛。

  “帅哥哪里人啊?怎么不把头盔拿掉啊?”对面靠在门边上的女人媚眼不断的抛过来。闪的我两眼发花。

  这个时候要拉拢亲中国势力。就必须以本来的面目来接触他们,所以毫不介意的把面具推了上去。真红也把自己的面具掀了起来。

  “呦。rb人?中国人?还是h国人?”猫女没想到我们居然是亚裔。

  我没回答,真红亮了下胳膊,上面浮雕的五爪金龙已经能说明问题了。

  “原来是中国人。”猫女的笑容消失了。“她们的帮手?”

  被她这么一说,被扔出来的几个mm一起看向我。我对那个好象是带头的mm问道:“你们需要帮助吗?”

  她看了下周围的伙伴,然后又看向我用力的点点头。我抬头面对对面的猫女。“现在是帮手了。”

  “很好。”猫女向前一挥手。“卡恩鲁斯,看你的了。”

  “看我把他们都撕成肉片。”一个高大地牛头人玩家从店里钻了出来。这家伙站在地上都快赶上我骑马的高度了,还真是够高大的。“哈哈,原来是个软骨头。”牛头人嚣张的喊叫着冲了上来。

  “软骨头?你再说自己吗?”刚刚还是根棍子的永恒突然变形,我手里这边到是没什么变化。但是另外一边已经变成了一个螃蟹钳子一样的东西卡住了牛头人的脖子。

  真红笑了起来。“你还真是肌肉发达啊!不知道是不是连脑袋里都被肌肉占满了。敌人都没看到就敢放狂言的只是傻子不是勇士。”

  “卑鄙地中国人。”牛头人愤怒的喉叫着,却不敢动。永恒变出的钳子上全是刺,把他的脖子卡在中间,他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有种别用这么卑鄙的武器。”

  我笑着向真红眨眨眼示意她配合,然后对牛头人道:“我这是为你好。输在我手上你回去还可以争辩说自己是不够聪明失手被擒的,要是你被我身边的这位小姐打败了,那多惨啊?人家会说你是连女人都不上的软脚虾。”

  “你放屁。”

  “那就试试吗!”我挑衅地道:“你们两个人对攻一拳,你们胜。我马上离开,你们败,这些人我带走,今天的事情暂时当做没发生过。”

  “好。不过我要和你比。”那个牛头人指着我。

  我故意晃动了一下手臂,锋利的永恒立刻在他的脖子上制造了几个血洞,不过只是破了点皮而已。“我可不是力量型战士,和我打可是又会变成这样哦?”

  牛头人气的不行却无话可说,最后还是猫女点头道:“好。接了你地赌约,但是我要加条件。”

  “说说看。”

  “我们胜了,那么你也得留下,加入我们行会为我们行会做事。”

  “那你们失败了呢?”

  “我们不会失败。卡恩鲁斯是这里最强壮的牛头人战士,所有属性点全部加的力量。那个小丫头可能会被一拳打死也说不定。”

  “我很怀疑你们对力量的定义,具体情况比了才知道。所以你们依然要先定下赌约,而且要系统公证。如果我们赢了,比赛中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能找我们麻烦,另外,赔偿一千水晶币怎么样?”

  “没问题,但你们地赌约中也得加一千水晶币。”

  “没问题。”我把永恒收了回来,然后对真红道:“麻烦你了。”

  牛头人怒吼一声。“说规则,怎么比?”

  我想了一下道:“这样吧。你先打她一拳,之后她再打你一拳,如果没事再交换。直到一方倒下为止。交战中攻击方可以使用任何技能,防守方也可以使用防御技能,但是不许躲闪。你看怎么样?”

  牛头人愤怒的道:“你这是在小看我。”

  那个红衣猫女也道:“女士优先,还是你们先来吧。”

  我就知道他们要显示自己的大度,所以一定会推辞,而且我也根本没打算让真红挨那一拳。现在他们既然真的推辞了,那我就不客气了。“既然如此,那就我们占点便宜吧。真红你先打他一拳。注意控制好力量。大家是友谊赛吗,搞出人命伤感情啊!”我这话的意思翻译过来应该是:“照死了打。打死为止。”不过只有真红能明白,那些俄罗斯人还以为我在假客气。

  城市里突然来了个中国人要和卡恩鲁斯这个城市里公认的第一力士比力量,周围的俄罗斯人听到这个消息全都跑来围观。考虑到人比较多,为了防止意外,决斗改在市中心的大道上,这边正好是个广场,而且笔直地大道刚好通两头城门,就算被打飞也没问题。

  真红站在那里和这个家伙差了好几个级别,身高只有人家一半,家上真红本身也不是个身材不错的大美女,当然没人相信她会胜过卡恩鲁斯这个牛头人战士。我拍拍真红的肩膀。“好好打。”

  真红点点头。“多远?”真红是问我想让她把卡恩鲁斯打飞多远。她人虽然很纤细,可她胳膊上那对千斤拳臂。再配合上她的大威天龙拳,说是力拔山河也不算夸张。这个卡恩鲁斯身材是很高大,加上盔甲但最多也就四百公斤顶天了。这一拳下去飞个三五十米是小意思,打出城墙也未必不可能,全看真红怎么发挥了。

  “我想看看你的极限。”我还真不知道她到底有多大打击力,从她拿到千斤拳臂之后就一直没试过,主要是没人愿意当靶子。

  “了解。”真红笑的很邪恶。

  牛头人摆开架势,一面比真红还高地塔盾被牛头人顶在身前。而他则摆出了防御姿势,同时在大吼一声,体型暴长,双眼赤红。这家伙到是知道不能轻敌,居然还使用了狂化技能。狂化后的牛头人近四米高,简直是座小山,不过应该挡不住这拳。

  那几个被扔出来地mm全都站在我身后,很是担心地看着场中。在一般人的印象中这样地战斗是没有悬念的。

  真红摆好架势。没有马上攻击,反而是站的笔直双眼紧闭。“龙威密咒,天龙神力。”一声嘹亮地龙吟突然响起,真红周身亮起到一圈金光,五条金龙从她盔甲上的浮雕中飞上天空。然后在天空转了一圈又俯冲下来全都撞在真红身上被吸收了进去。真红的双眼突然睁开。“五龙之力,大威天龙拳最终式——崩山。”只见真红隔空一拳轰了出去,对面的牛头人刚开始还自信满满的,看到这架势也发现不对了。不过现在已经晚了。

  嗷的一声龙吟,从真红的拳头上飞出一条金色光芒组成的神龙,巨大地龙头直接冲向了对面的盾牌。盾牌在被撞上之前似乎还出现了一道红色的防护罩,可惜就像层纸一样被刮没了。龙头直接轰在盾牌上,然后大家就看到牛头人仿佛被龙头一口吞了一样消失在光芒中。金色神龙完全没有要停的意思,仍然一路向前。对亏之前考虑到力量过大,双方有向后飞的可能,所以两人这条直线上没站人。不过尽管如此。一些靠近街道地人既然被金龙带起的飓风刮飞了出去。金龙像台犁地机一样把扑着石板的地面整个犁开,碎石和泥土一起四下乱飞。

  幸好当初选的战斗地点刚好是城市地中央大道,前方一条直线通到城外,没有建筑阻挡,但是道路上的人可全都遭了殃。路中间的人就不说了,即使躲藏在路边的也被卷的不知去向,而且一些伸的太远的路边简直也被刮飞了。金龙一路冲到城门口,一下从门洞里钻了出去。连着城市守卫和两扇城门一起不见了。冲出大门的金龙又继续前冲了差不多一公里多才终于停下。不过它临消失还不安分,来了次大爆炸。把那个地方炸出一个直径三十多米深十几米地大坑。从真红打出那拳到现在总共不到两秒,这个速度大部分人应该都躲不开。

  所有人都定格了,除了扬扬得意的真红之外连我都被吓到了。真红显然自己试过威力,因为看起来她并不惊讶,不过我这是第一次看到国器组合完成后的全力发威,这威力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周围的人一个个仿佛下颌关节脱臼,外加眼睛快要爆出来一样,都呆在了原地。地面上笔直的大沟没有任何烟雾,明显是用蛮力硬犁出来的,这力量太吓人了。

  十多秒之后城门口忽然传来轰的一声巨响,城门楼在众人惊讶的视线中轰然倒塌。刚才那拳显然是刮到了城门楼,不过当时没带倒,现在却崩溃了。虽然这只是个小型城市,城墙防御点不高,但是一拳轰倒城门也太夸张了点。真红简直比攻城锤还猛。直到这个时候众人才把对着城门外面地目光转回真红这边,一时间周围响起了一阵整齐地吞口水的声音。

  真红故意用很假地声音道:“哎呀,真不好意思,力气用过头了!那位牛头人先生不会有事吧?”

  “没事才有鬼呢。连扫到台风尾的无辜玩家和城门都完蛋了,直接遭受攻击的人还能活下来,那才叫奇迹呢。”这个是周围所有玩家的心声,不过他们却没一个人会说出来。这个就叫尽人皆知的秘密。

  “看来是我们侥幸赢了比赛,那么我们告辞了。”我转身对那几个一脸崇拜表情的mm道:“是不是可以先离开了?”

  她们这才慌忙点头,跟着我们一起离开。因为之前有系统公证的赌约,谁也不敢拦我们。城市的损失全都由被打的牛头人负责,估计他此刻正在郁闷呢。出了城门我抛了一个装满水晶币的袋子给真红:“这是你的八百水晶币,另外二百是我当经纪人的报酬,不过分吧?”

  真红无所谓的把袋子又抛还给我。“你拿着吧,我不缺钱。”

  我再次把袋子抛给她。“这可是你打把势卖艺的血汗钱,我怎么好意思侵吞你卖劳力的钱呢!收着吧!”

  真红笑笑,收起了袋子。“同样的事情,为什么有你在就那么好赚呢?打别人一拳,要在平时搞不好还要赔人家钱,你居然倒找回一千水晶币,那可是一万人民币啊!顶的上普通人两三个月工资了!我要是一直按这个速度赚钱,估计明年世界首富就是我了。”

  “哈哈哈哈,你真会说笑话。”

  “可惜没那好事啊!”真红开玩笑的感叹着。但是其实她理解错了我笑的意思。其实我是笑她天真的认为这一拳盏一千水晶币的速度就能成世界首富,她也太小看我们这些大富翁了。刚才那个赌注从开始联络带之后完成前前后花了十几分钟,平均起来每秒才赚一个水晶币左右,也就是人民币十块钱。老爸在龙缘拥有的股份每年有六百多亿的纯利,相当于每秒要赚两千人民币,而且是一天二十四小时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完全不间断的这么赚。真红这每秒十块钱的速度实在是可以忽略不计,而且就这还是我和她两个人搭配的结果,利润还得减一半。

  看我们笑的这么爽朗,后面跟着的mm重要忍不住了。那个一开始我们看到的第一个被扔出来的强壮mm跑到我们的前面把我们挡了下来。“等一下。”

  嘿嘿,你们终于忍不住啦。“有什么事吗?”

  “首先谢谢你们刚才的帮助。”

  “要是这个就算了。”真红扬了扬那袋水晶币。“我们也没白忙。”

  “不管怎么说感谢你们的帮助。另外,我想请你们再帮我们个忙。”我刚要说话她又叫了起来:“当然,不是无偿的。我们会支付报酬,雇佣你们来两位帮忙。”

  我笑了起来。“打架她在行,阴人我在行。不知道你们需要什么样的帮助?”

  几个女孩子商量了一下之后那个带头的兽人mm才道:“其实我们也不好决定这个事情,可以的话想请你们去我们的城市和我们会长见个面,相信她能给你们开出满意的条件。”

  “被你说的我还真有点兴趣了。那么带路吧。”

  听到我有想帮忙的意思,她们立刻就高兴了起来,率先带路向着自己的城市跑去。我这个时候才想起来早知道刚才不出城,直接用传送阵就好了。可惜当时光想着趁那些人还没完全反应过来赶紧离开那是非之地了,居然忘记应该用传送阵走的。不过没这段路上耽搁点时间,就不能让对方先提出要求。我们求着别人要给人家当帮工,和别人来求我们去帮忙那可是两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