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四十三章 还是人吗?
  ~日期:~09月18日~

  第四十三章 还是人吗?

  事实证明最近比较倒霉的人是鬼手信长,澳门赌博网站:这个家伙居然打算在印度尼西亚占领区扩建城市。我是不可能让他安安稳稳的建城的,至于捣乱工作的人选吗……这不是现成的吗?

  “卡莉欧碧,带上你的姐妹们,有玩的了。”

  “这么快就有抢劫目标了?”卡莉欧碧兴奋的问我。

  “当然。我们行会一向都是很忙的。”

  “告诉我目标是谁?我们有多少人手?什么地形?对手实力怎么样?用什么装备?……什么……?……”

  我怀疑卡莉欧碧在现实中就是个职业强盗,这丫头简直是专业干这个的,对各种东西熟悉的要命,连带的问题也特别多。我们以前什么时候搞过这么彻底的调查?每次袭击人家,搞清楚双方力量对比和对方的特殊手段就基本ok了,很少查那么详细的。特别是大型战争中,一次要扫平几十个城市,哪来那么多时间一个个搞侦察啊?

  “卡莉欧碧。先冷静点,我们也只是刚定下来要行动,还没想好要怎么行动,给我们点时间怎么样?”

  “要我帮忙吗?以前搞情报我可是一流好手。”

  “暂时不用,我们行会的工作风格你可能一时还不能适应,所以还是先由我们的人来搞。”

  “那我要在旁边看着,多看几次就好了,以后我可以自己干。”

  我稍微犹豫了一下,想想让她接触点机密内容也没什么,再说她要为我工作,也不能什么都瞒着她,要不然到时候反而会搞的大家关系破裂。点点头之后我让卡莉欧碧带上她的小队跟我走。同时通知鹰和红月有事情干了。

  召集本行会精英小队全体传送到印尼的哨兵城,印度尼西亚被灭国之后我们占领的土地就算中国国境范围,所以使用一般的国内传送阵也可以来回传送。哨兵城是由原来的印尼城市马塔兰扩建而成地,现在该城市所在的整个龙目岛都被扩建成了城市范围。在这个岛的东面不远处就是松巴哇岛,这个岛比龙目岛大很多,其上有两个城市。在上次对印尼作战中这一区域是由美国人占领的,不过后来被转卖给了rb人。鬼手信长这次要建造的新城市就是位于这个岛之上,刚好紧挨着我们的哨兵城。如果这个城市建起来,那可就搞笑了。两个城市的城墙上每天都可以玩炮击战了。

  这个地方刮旋风,早上刮东风,下午吹西风,晚上得看季节。北半球的冬季时晚上刮南风,北半球地夏季时晚上刮北风,春秋两季晚上没风。这种旋风会干扰到火炮的射程,所以每天早上六点以后到十二点之前松巴哇岛都顺风。如果城市建成,rb人每天早上可以有六个小时时间炮击我们的龙目岛,中午吃饭时间刚好没风,大家休息一下,下午一点之后到晚上七点之前全都有强劲的西风。我们的龙目岛可以炮击rb人的松巴哇岛。我当然是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况的,所以我就不能让rb人建成这个城市。

  目前城市还在建设中,小rb为了保证这段时间建设不会受到我们压制,特地从国外请了个法师团队回来。依靠大型的战场魔法强行屏蔽这种强风,让我们无法炮击他们还没建成地城市。至于说用舰队骚扰,这种赔本买卖我才不干呢!战舰不要钱啊?我又不打算抢滩登陆,和岸防炮台对射纯属傻冒行为。

  这次的抢劫目标主要是敌人的材料堆放场,建造城市的物资相当多,全都堆在松巴哇岛另外一端的rb城市里。因为这个松巴哇岛是狭长形状地,所以这边不在我们的火力覆盖范围之内。有了卡莉欧碧的专业技能帮助,这次抢劫应该比较容易完成。毕竟这里只是个小岛rb人也没办法集中太多部队过来,只要能破坏掉其中的传送阵,基本上就不用担心敌人地增援问题了。

  一切的计划都进行的很顺利,但就在我们摸上这个岛,正准备潜入城市的时候,我的脑海里突然响起了系统提示声。“注意,紧急呼叫模式启动,十秒后强制退出。”

  “啊?”我愣了一下。赶紧交代和我和体状态的幻影。“身体你来指挥。我不在的时候由凌替我指挥。”交代完幻影之后我又赶紧对红月道:“红月,有人按我的呼叫玲。这边你代我指挥一下。”几乎是刚说完画面就突然一黑,我被强制退出了。

  紧急呼叫功能是游戏外地人唤醒正在游戏的玩家的方式,直接拿头盔有百万分之一的概率造成半永久性神经创伤,所以才设置了个强退按扭。轻按一下游戏内的人就能得到提示,自主退出,如果长按,则十秒后强制退出。我现在的情况就是强制退出。

  我再度恢复控制之后忽然感觉身体很奇怪,首先是我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了。手臂和肢体的触觉全都没有了,什么信息也收不到。除了触觉之外我还发现眼睛也看不见了。不是那种黑暗造成地视力障碍,而是根本没有视觉信号。听觉方面和视力一样,我什么也听不见。以我现在地身体状态,心跳声都能被放大到打鼓一般的声音,怎么可能会出现完全听不见地情况呢?不管怎么说我的五觉全都失灵了,身体失去控制,别说动,连感觉都感觉不到。

  正当我焦急万分的时候,忽然前方出现一个红色的亮点,接着亮点迅速向两边延长成一条亮线,之后亮线上下展开显示出一副画面。视觉总算是恢复了,问题是感觉好象哪里不对。等等,我怎么在半空中?

  我发现自己的视线所处位置居然离地有五六米高,下面有大群的工作人员正在忙碌着,其中不少人还在向我这边看着。有一个年轻的研究人员正在和几个老研究员说着什么,看样子他们似乎在争吵,可我什么都听不见。那个年轻人不断的向我这边比画着。同时又面红耳赤的对那些老研究员叫喊着。

  我试图转动一下视线,结果发现这些都是徒劳的,我根本动不了,甚至连转动眼睛都不行,因为我根本都感觉不到眼睛地存在。

  那个年轻的研究员指挥着一群人把一个小队车推了过来。这个东西和床头柜差不多大,很像医院用的送药车。在这个推车的上面嵌着一个长椭圆形的半球体,看起来很眼熟,好象在哪见过。小推车的下面延伸出很多电线。在整个房间连排的到处都是,不过因为我不能转动视线,所以看不到它们都连接到哪里。

  年轻人从另外一个匆忙跑过来的人手里接过了一个麦克风,然后把麦克风地插头对准那个半球体上的一个小洞插了进去。我忽然听到一阵爆响,好象是有人对着耳朵猛吹了一口气般的声音,不过只有声音,没有那种耳朵灌风的瘙痒感。

  年轻人拍了拍麦克风上面,咚咚咚的巨响简直震的我头发晕。“哇。轻点!”我忍不住叫了起来。

  房间里的人全都同时停了下来,一起望着我这边。那个年轻人兴奋的拿起了麦克风。“哈哈,你总算能听见了。这帮笨蛋,我说可以直接输入地吗!他们非不信!”

  “喂,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另外。你说话小声点,别离麦克风那么近,炸耳朵!”

  “哦!对不起!”他赶紧把麦克风稍微拿远了点。“事情是这样的。你不是刚做了大脑**化改造吗?”

  “怎么啦?有什么问题吗?”

  “确实是出了问题。”年轻人道:“几天前我们突然发现你们的身体机能开始衰竭,处于濒死状态。好在你们的电子脑可以**运做,所以对你们做了紧急处理,把你们的电子脑取了出来。你们因为还连接在游戏中,所以感觉不到。”

  “你不是要告诉我,我们地身体死亡了吧?”

  “当然不是。”年轻人道:“是这样的。我们研究发现,身体衰竭的主要原因在于rh16位置的……!”

  “打住。太专业地我听不懂,告诉我直白点的东西。”

  “简单来说就是大脑微电流平衡被破坏,身体进入植物人类似的假死状态。时间一长,细胞就自动衰亡了。”

  “那怎么办?我的身体现在怎么样了?还有我现在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无法控制自己的视线和其他器官?”

  那个年轻人笑了起来,然后拍了拍身前的那个椭圆形半球体。“哈哈,别乱想了,你都没有什么要怎么控制啊?另外,你现在看到的视线实际上是来自房顶上的监视器,我身边这个球才是你地大脑。所以说你实际上在这里,上面那个只是你的视线位置造成的错觉。怎么样?能在视线中直接看到自己的感觉很奇怪吧?”

  我晕。搞了半天手推车上面那个东西就是我的电子脑。外面那层是强化金属外壳。里面包裹的就是我的大脑。下面那些线应该是把我的脑电波信号和这些仪器连接了起来。我说这么自己感觉位置这么高。原来这是天花板上地监视器传输到我脑子里地信号,所以画面位置显得这么高。

  “你还没说我的身体怎么样了?还有。我老婆和我地手下他们怎么样了?”

  “放心,他们都没事。目前他们都和你一样被提取了出来,身体则被暂时冷冻了起来。这两天我们可是不和眼的连轴转,总算是找到了解决方案,不过为了防止万一,需要你配合我们做些实验。”

  “什么实验?”

  年轻人拍了拍手,一群研究人员推来了一个固定架,我一眼就认出了绑在架子上的那个身体就是我自己。“这是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因为你的身体微电流失衡,所以我们帮你人工植入了一些电子元件,但是考虑到诸多因素的问题,我们就干脆做彻底一点,直接把尚在实验中的二代电力系统装到了你的身体上。虽然造成你体重增加了百分之三十。不过能力方面增加超过百分之三百,所以还是很划算地。”

  “喂,你们到底把我改成什么啦?”

  “这个大概要你进去之后才能感受的到。现在先听我说。”他指了一下旁边桌子上放的一个跟保温瓶差不多的东西。“这是个无线终端接入设备,我听说你的电子脑是具备无限接入能力的,所以你先接入那个东西,之后我们做移植的时候方便你继续和我们交流意见。”

  “好吧。”我把注意力集中到那个东西上,很快感应到了那个东西的接入射频范围,然后模拟出对应地信号值。那个设备上的绿灯突然跳了起来。

  年轻人拿着本册子走回画面中。但是看到那个绿灯后他惊讶的道:“我还没给你频率数据呢?你怎么进去的啊?”

  “这没什么,龙缘的无线设备都有保护信号,只要找到没有被屏蔽的区域就肯定是使用波段了。”

  “那么我现在帮你做移植,你有什么感觉要马上告诉我。哦对了,忘记介绍了,我叫晴天,是从第四特区调过来的。”

  “好的。”

  晴天把插在我电子脑上地话筒拔了下来,然后开始一根根的拽掉我的电子脑下面连接的那些电路。不过由于我还和终端保持着无线连接,所以画面和声音都还在。我那具身体被推到了画面中央,直接以站立姿势做移植。晴天拿起了一个东西在我的脖子后面接触了一下,然后我地脑袋突然向前低下,居然从脖子那里断开了。不过不是完全的断掉。脖子前面还连接着,只是后面打开了,而且后脑这边也完全展开了。原来这个身体的脑袋里全都是空的,整个一个大空腔。从这里还可以看到内部地复合材料内壁以及一些接触点。

  一个带着无菌手套的研究员把我的电子脑从手推车上拿了起来,然后来到我的身体后面,和晴天一起小心的把电子脑放了进去。因为我的大脑已经被连接到电子脑的外壳上,就相当于已经在电脑芯片中制作好了大规模集成电路,现在这个电子脑和身体连接在一起的工作其实只相当于把芯片插到计算机主板上,根本不是什么很复杂地工作。

  电子脑就位之后他们把身体上脑袋后面的外壳给关了起来,然后把我的头扶正。我能听到咔嚓一声锁闭机构就位的声音,大概是连接完成了。身体外面的肌肉组织上被小心的滴上了原生溶液。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恢复成了一体,几天之后会连伤疤都看不出来的。

  晴天对着镜头打了个ok地手势。“好了,切断你和终端地连接,意识一旦恢复自由,身体会自动检测到你的意识,之后应该能恢复对身体地控制。”

  “明白了。”

  我切断了终端的连接,各种感觉信号一下就全没了。大约等待了两秒,一个带着回音的男声在我的脑海中响起。“主程序检测到意识信号。开始同步。”

  声音停顿了两秒。我突然看见了一个绿色的画面,不是刚才的大厅。而是一个立体的信息栏。声音再次恢复。“同步完成,信号匹配良好,完成度百分之百,系统开启自检。”

  “主电力系统开启。”声音停了半秒。“状态正常,目前能源剩余9999。”

  “神经网络检测。”一阵巨痛传来,但不到一秒就消失了。“完好。”

  “视象系统开启测试。”我的瞬间恢复了视力,面前的是正一脸期待表情不断说着什么的晴天,不过刚才看到的那些立体图表还以半透明的形式挂在我的视线里。视线恢复后焦距居然从放大到缩小自动调节了一遍,然后恢复到正常焦距,跟着颜色又变成了黑白的,之后又跳成了绿色,然后变纯蓝,之后又在好几个单色上跳了几次,最后突然又恢复正常的彩色世界。声音再次响起。“视象系统无异常,变焦装置状态良好,光谱分析器状态良好,辅助视力装置状态良好。”

  “听觉系统开启测试。”

  “你到底怎么样了啊?说话啊?别让我们着急啊!”刚一恢复听觉就听到晴天连珠炮式的问题,不过声音忽大忽小,不断的在调整,而且一会变粗一会变细。

  提示声又响了。“音量设置完成,拾音设备状态良好,音域分析器状态良好,分频器状态良好,共振感受器状态良好。”

  “开启发音装置测试。”

  我一听就知道是能说话了,可一张嘴声音却不对头。“啊……啊……啊啊啊……啊啊……?”声音不但没有正确的频率,而且音量也乱套,忽大忽下。

  “音量测试正常,多音域测试正常,全频率测试正常,校音器正常。”

  “总算能说话了。”声音检测一结束声音就彻底正常了。

  晴天激动的道:“有什么感觉?效果如何?”

  “我都还不能动,怎么知道效果如何?还有,这个什么破系统啊?怎么还有自检啊?知道这是我身体,不知道还以为是大型电脑开机测试呢!你不会是把我改装成机器人了吧?”

  “哪的话啊?”晴天赶紧解释,不过我的自检还在继续,看来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完成。我先听晴天的解释。晴天手舞足蹈的介绍道:“其实你的身体里根本就没有全金属的零件,你就算过机场安检设备也没问题。刚才已经说了,你身体里装的是第二代电力系统,或者叫生物电系统。人类电器时代的各种设备翻来覆去无非就是用的电磁效应、电能效应、电化学反应以及电波效应四大方面。不管是什么设备,总归不会超出四大效应的范围。电灯是典型的电能效应设备,转化电能为热能和光能,电动机就是电磁效应,电镀槽就是电化学反应,无线设备就是电波效应。反正任何电器设备,都在这四大效应范围内,无非就是复杂度不同。”

  “那我呢?”

  “你的身体也具备这四大效应,但是实现方式不同。比如说电能效应,当电流过某导体,这个导体会发光或者发热。像电热丝就是典型的发热效应,而稀有气体灯,则是用的电光效应,都是电能转化。既然某些稀有气体通电能发光,那么光热效应其实不一定非得由金属零件来完成。我们在你的肌肉和骨骼内设置了可以代替金属的发热和发光设备。”

  “发光?你当我是萤火虫啊?”

  “别理解错了,你的身体是不能发光的,发光材料只用于少数特定功能器官,比如你的眼睛。”

  “什么?我的眼睛能发光?”

  “不错。我们在里面设置了生物光发生器,灵感来自深海鱼类,不过你比他们发的光要强一些,而且可以定向发射。这个功能主要是为你提供目光聚焦能力。你的眼睛可以射出底功率光束,可以为激光制导武器提供直接的光束制导。相当于把激光指引信标装到你的眼睛里了。”

  我心虚的道:“还好是不可见光,要不然就真成怪物了,夜里眼睛亮俩灯泡,非吓死人不可。”

  晴天笑着道:“放心吧,正常人又看不见这个波段的光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