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三十七章 魔音
  ~日期:~09月18日~

  第三十七章 魔音

  我们正在疑惑之间,忽然发现后面有马蹄声。回身一看,只发现三命骑兵正顺着大道赶过来。排头的骑兵我认识,就是刚刚在城主府遇到的那个小队长。他们看到我们之后立刻叫了起来,我们疑惑的看着他们冲到我们身边。那个队长立刻跳了下来然后从盔甲里抽出了一根卷轴递给我。“还好赶上了。”

  “这是什么?”

  “是这样的。”那个骑兵小队长解释道:“因为几位刚刚来打听那个小队接的任务,所以我们城主就自己回想了一下当时发布的任务,可是和你们说完之后他又觉得好象哪里不对,就核对了一些书面记录,结果发现居然发错了任务。”

  “什么?发错了任务?”

  “是啊。”小队长有些生气的道:“都快那个粗心的书记官,城主发的任务是寻找高等铁矿石,但是书记官拿错了任务卷轴。这份才是他们的卷轴。”

  真红凑上来问道:“那他们拿的是什么任务啊?”

  “我们城主大人核对了任务记录,结果发现被拿走的是寻找祝福之石的任务。这个任务以那个队伍的人员素质根本完成不了,虽然书记官已经接受了惩罚,但问题是那支队伍已经出发了,所以城主大人希望你们可能的话把他们救回来。我还要回去复命,告辞了。”小队长带着手下又急急忙忙的跑掉了。

  金币道:“我说怎么给这么个小行会派了个这么要命的任务,搞了半天是发错任务了。”

  我想了想道:“我想应该不是这样的,因为系统不知道我们会在任务发出后两天来找这些人,所以之前发任务的时候不可能把我们的救援也设想进去。系统不会发布无法完成的任务,按照这个情况推断当初地设定应该是可能完成的。所以我想事情大概是这样。他们原先接到的就是这个任务,只是难度稍微有些高,很可能他们会遇到那个什么地魔不在家之类的特殊情况。这样任务就可以完成了。但是因为我们的突然出现,任务难度上升了。城主送来新的任务卷轴说明把我们也算进去了,这样的话任务难度就是按照我们的综合实力来计算地。有我在的话,估计任务难度会上升到无法想象的地步。”

  水晶火焰也道:“《零》的开放度太高,很多玩家用少数人申请任务,然后带大群人员去做任务的方式想占系统便宜,结果系统每次都会临时提高难度制造麻烦把那些人搞的灰头土脸。我看系统这次是把我们当成外援算进去了。我以前从来没碰到过这么高智能的主系统,居然能钻玩家空子。”

  以前的网络游戏都是玩家想办法利用系统bug钻空子。由于《零》地主系统智商太高,结果这个情况就倒过来了。系统的智力已经超越人类,想钻他空子根本不可能。这个系统虽然还是有bug存在,但只要你使用bug就肯定会被发现,主系统会立刻动态修改数据补上bug,同时对已经钻了bug采取特殊手段把bug造成的效果抵消回来。比如以前有个玩家发现了一个叫林间圣地的地方可以刷幸运值,而且是永久性的刷幸运值,不会因为时间长而自动消除。那个bug在他使用后三个小时内就被补上了。之后他被遇到一个系统临设置给他地任务,结果在任务中中了超级诅咒术,刷出来的幸运全给诅咒回去了,等于什么都没刷。

  其实系统还算比较通情达理,他允许别人利用bug。但是不能过分,只要不太夸张的影响他一般会放任你使用一次这个bug算是作为你发现bug的奖励,不过像那位老兄把幸运刷地过百的情况就属于典型的贪心不足。

  不管怎么说现在我们被算入了任务中,要是不赶紧去支援的话那个小队活下来的机会性无限接近于零。

  “现在怎么办?”金币问我。

  “去救人呗。还能怎么着!”

  由于事先知道路线,我们的前进速度相当快,很快就到了那个地魔石窟的大门口。这其实就是个小山洞,没什么特别的。不过因为附近没什么动物,所以我判断这里面确实有很麻烦地东西存在。不过我们正打算进去,忽然听到洞里传来了杂乱的喉叫声,而且明显是冲着洞口过来了。

  “大家小心。”我一边提醒一边摆出了防御姿势,其他人也全都摆开架势准备防御。其实这里真的能做战的只有我、真红、金币以及水晶火焰。冰冰是纯辅助系的,冰凌战斗能力可以忽略,水晶公主的管风琴怎么想也不象能打仗的样子。

  就在大家摆好的架势准备防御攻击地时候,那声音也终于到了洞口。因为外面光线好,洞口内就显得相对比较黑,我们也看不清楚里面什么情况,只能从声音上判断对方正在接近。忽然洞口地黑暗之中冲出了大群的妖怪。这些东西大部分都是用两条腿行走地直立生物,但是身材和脑袋长的就千奇百怪了。妖怪们的身材是高矮胖瘦样样都有。而他们的肩膀上长着的则是各种古怪的脑袋。这些妖怪的头并不象哺乳动物的头。反到很像某种鸟类。圆圆的脑袋前面全都长着一个宽大而尖锐的嘴巴。当然也不是所有妖怪都长一样的脑袋,少数妖怪还有类似昆虫或者奇形怪状的脑袋。

  妖怪们并非光着身体。他们都穿着服装。大部分身材矮小的妖怪都是在腰间围着段兽皮,而高大强壮些的妖怪通常会有件上衣,少数还有鞋子裤子甚至是围巾。除了衣服,妖怪们还有武器。虽然大部分都只拿着把锈迹斑斑的破刀,但终归是有武器,而且少数妖怪还会携带有闪亮的高档兵器。

  乍看到这么多妖怪冲过来也确实把我们吓了一跳,大家立刻互相靠拢组成一个防御圈。把不能直接参战的冰冰和水晶公主保护在中间。不过正当我们小心戒备着准备开打的时候,妖怪们却完全当我们不存在一样嚎叫着从我们身边跑了过去,有的妖怪还一边跑一边挥舞着手臂,像发疯了一样。

  我们全都傻站在原地,看着近万妖怪从我们身边冲了过去,居然没一个要攻击我们地。真红和金币都是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看着我,我也只能以茫然的表情回应她们。

  “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冰凌问道。

  我不大确定的道:“看样子他们好象是在逃离什么东西,可能有更强的怪物在追他们。”

  “会不会是那个地魔?”金币问道。

  “不大可能吧?”真红道:“地魔这么厉害的话。那些妖怪为什么会进到洞里?他们如果是主动来进攻地魔的话不该被搞的这么狼狈吧?”

  我点点头道:“那些妖怪看起来不象是来进攻地,他们反到是像地魔的手下。”

  冰冰边想边道:“那么说的话,把他们赶出来的搞不好会是……?”

  “那个行会?”我们大家几乎一起喊了出来。

  “不大可能吧?”刚喊完金币就开始怀疑。“他们有这个能力吗?”

  真红也道:“npc怪物逃跑的可能性很低,保卫老巢的时候更是罕见,你们谁见过打boss的时候对方带着小弟跑路的?”

  “在这里瞎猜不如进。”冰凌提议。

  我们采纳了这个建议,然后开始小心地向洞里走。刚才看不清楚里面是因为光线差异太大,进来就感觉好多了。洞里其实还是满亮的,至少不影响我们观察周围环境。

  洞是很普通的洞。宽度在十米左右,高度大约在四米多一点。洞内岔道很多,但是互相穿插之下,实际上走哪条路都一样。整个洞穴都是在向下延伸,坡度到是不大。不过这么一直向下走,最后的洞底恐怕会相当的深。

  我们正走着,前面忽然又传来一阵怪声。从身影上判断又是那种妖怪,而且这次数量更大。夹杂着洞内地回音。听起来相当杂乱。真红皱着眉头道:“这声音怎么听起来像哭声啊?”

  “我听也是。”冰冰附和着。

  随着声音越来越近,我赶紧让大家靠着洞壁再次组成防御圈,不过显然我们的行动又白费了。这群怪物和前面那批一个样,完全把我们当成透明人一样从我们旁边跑了过去。不过这群妖怪和前面那群也有不一样的地方,主要就是他们更狼狈一些,一个个丢盔弃甲,一路走一路扔。而且他们经过我们身边的时候我们能比较清楚地听到他们的哭喊声,隐约还能听到其中个别妖怪用奇怪的腔调喊着“救命啊”这类的话。

  我们被搞的更加的莫名其妙了。到底是什么东西把他们搞的这么狼狈。丢盔弃甲就不算了,还得喊救命。况且这些妖怪看起来虽然实力不太强,可这两批已经跑过去两万多了。要是他们联合起来,也应该是个很可怕的力量了。到底什么东西这么狠哪?吓退两万妖怪可比击败他们难多了,这个威慑他们地力量肯定非常之强。

  妖怪过去之后我们就开始继续向前走。过了没多远我们就遇到了一个比较大的空间,不过这里一个人都没有。偌大一个地穴空间,除了中央处一个向下的阶梯入口之外连个人毛都没有。不过地面上到处都是丢弃的装备,显得这里非常混乱。看那些装备的样式。大概是刚刚那群妖怪留下的。也可能是之前的妖怪留下的。

  我们迅速到达下层地穴入口,下了一道几十米长地楼梯之后进入一个新地空间。这边又是一样的通道。我们不得不继续向前。前进了不远我们又遇到了第三波妖怪,数量比之前两帮地人数之和还要多,而且狼狈程度也超过前两支队伍。

  金币感叹着:“好家伙,这都过去四五万了,里面到底什么东西这么牛啊?”

  真红道:“要是再遇到的话。干脆抓个俘虏问问怎么样?”

  仿佛是为了响应真红的号召给我们送俘虏来地,之后居然又有三个妖怪哭喊着跑了过来。这种落单的三人队伍不抓简直是浪费,我和真红还有金币顺手一人抓了一个回来。妖怪的实力在七百级左右,战斗力已经相当强了,不过对我们这些高手构不成威胁。三个妖怪很快被制伏,不过他们的情绪似乎很激动,怎么也安静不下来。

  “怎么搞的?”真红踢了一叫身边被捆成粽子的妖怪。“这个好象已经精神失常了。”

  “我这个也是。”金币无奈的放弃了审问。

  我把我抓到的扔到地上,然后用永恒在他地胳膊上划了一道长长的血口子。剧烈的疼痛果然让这个家伙恢复了一点点理智。不再疯狂的喉叫了。不过他一恢复马上就开始喊着:“让我走,让我走,求你们了,别让我留下来,快让我走吧!”

  我们全都被他的话搞的莫名其妙的,这个妖怪怎么这么大反应啊?

  因为我们还在为他的表现而发呆,那个妖怪以为我们是不愿意放了他,立刻就改口道:“如果你们不愿意放了我。那就做做好人杀了我吧?求你们了,赶快杀了我吧?我不要再听到那声音了,求你们啦!”

  “让我们放了你也行,告诉我们到底是什么东西让你们这么疯狂地逃跑?”

  “是魔音啊!”那个妖怪立刻哭喊着回答道:“那些人简直比我们妖怪还要可怕,他们的魔音真是威力无穷啊!求求你们了。快放了我或者杀了我吧?我不要在这里!求求你们了。”

  我没回答他,而是继续问道:“告诉我们下面还有哪些人?”

  “除了那十个外来的人之外还有三十几个守卫,另外,我们大王还在下面。”

  “下面距离这里还有多远?”

  “前面走到底下个台阶就到了。”

  “好了。你可以滚了。”我把他拎起来扔了出去。那个妖怪跑起来就向外跑了出去。另外两个还在发神经的妖怪被真红和金币分别解决。没提供情报就提供经验值,很公平的待遇。

  我有些兴奋地对冰冰她们四个魔音师道:“看来我们要争取的盟友非常强大啊!”

  冰冰也笑着道:“是啊!能把几万妖怪都吓跑的超级魔音,肯定很强。而且对方似乎使用的是进攻性地魔音,这正好是我们缺少的部分。”

  冰凌有不同看法。“我觉得未必是攻击性魔音,说不定是精神系的,比如说恐惧术也能达到这样的效果。这时这个恐惧术明显威力很大,居然能把七百级左右的怪物都吓跑。”

  水晶公主忽然怯生生的道:“我有点不同看法。”

  “说说看。”我微笑着问她。

  水晶公主想了想道:“我知道玩家之间是有高低之分的,但我毕竟也是高级魔音师。我很难想象有谁的魔音能强到这种程度。”

  金币道:“可是那个妖怪明明说地是因为魔音才逃跑的啊?”

  “所以我也觉得很奇怪。”水晶公主回答道。

  “反正不远了,下吧。”我率先向地穴深处走去。

  就像那个妖怪说的一样,距离洞底确实是不远了。我们很快到达了通道最深处,这里确实是有个向下的阶梯,而且这阶梯的入口居然还有一层若隐若现的魔法屏障在闪烁着。稍微用魔力侦察了一下,这个似乎不是一般的防御屏障,好象是隔音屏障。既然没危险我们就大胆的穿了过去。

  走在最前面地我最先穿过屏障,刚一过来我就立刻没有一皱。我瞬间明白了刚才那些妖怪地痛苦。而且很明显我们把那只妖怪的意思给理解错了。这里地确是存在着强大的魔音。但不是魔法音乐,而是魔鬼的声音。

  “我靠。不管你是谁,马上给我停下。”我都还没看见地穴内的情况就开始叫了起来,而且一边捂着自己的耳朵一边向下冲,想看看哪个混蛋在搞怪。

  整个下层地穴中都充满了这种难听却刺耳的声音,那种像音乐一样存在着抑扬顿挫,却完全没有任何美的感觉的声音,简直比噪音还要噪音。这声音像是用金属去刮瓷器或者玻璃发出的那种声音,听的人心里发毛。我全身的汗毛几乎在瞬间就根根倒立了起来,一阵恶心从胃里翻了上来。“呕……!”还没冲下楼梯我就吐了,幸好路上为了说话方便没带头盔,吐在面罩里的感觉可不好。

  跟在我后面进来的真红因为太惊讶,居然脚下一滑顺着楼梯滚了下来。能让一个以下盘锻炼为主的武林高手失去平衡滚楼梯,这个声音的破坏力可想而知。说它是魔音简直是在赞美它,这声音比魔音可怕一百倍。真红一路滚到楼梯中间,被我伸手扶住了,不过看她眼冒金星也跟快挂了差不多。

  后面几个女孩子是一起进入隔音结界里面的,结果几乎动作一致的立刻转身跑了出去。我靠,我怎么这么笨啊!当时就不该往下冲,而是应该退回上面。在这要命的声音之中根本没办法正常作战,而那个制造噪音的家伙对我刚刚一声喉完全没反应,也不知道是不打算理我还是没听见。

  “真红你没事吧?我带你出去。”我勉强扶着真红把她架了出去,一过那道屏障我就瘫软在地。“呼,真是九死一生啊!你们的魔音只不过是能要人命,这个声音简直是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啊!金币你会不会制造隔音结界啊?给我们每个人的耳朵上加一个。再这么下去非得被那声音搞的神经衰弱不可。”

  真红虚弱的对金币道:“你有没有眩晕药啊?我头晕,整个世界都在转。”

  金币拿了药给真红,然后对我道:“这就是资料上那两位的水平?难听也得有个限度啊!”

  水晶火焰也道:“就是啊!那个情报收集者还说对方实力很不错呢,这也算实力不错吗?”

  冰凌道:“从某种意义上说,音乐难听到一定程度也可以认为是有实力的表现之一吧?”

  冰冰摇着脑袋道:“不对不对。刚才听到的声音那么难听,根本就不是乐器发出来的。资料上的清心、明镜用的可是古筝和琵琶。再怎么说这两件也是我们国家的传统乐器,就算找个不会弹的人在上面乱拨顶多也就是不成调,怎么也不会搞出这种声音吧?”

  被冰冰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对啊!那根本就不是乐器的声音。听起来好象是某种金属摩擦的声音,好象还有人的说话声在里面。难道那声音的来源是地魔?可是不对啊!要是地魔的话,那些跑出去的妖怪都是他手下,早该知道他有这个本事,为什么现在才把他们吓跑呢?”

  “晕了晕了。”金币道:“难道下面还有第三队人马不成?”

  “不大可能,任务区域一般不会让两个队伍同时出现的。”水晶火焰道。

  冰凌立刻道:“可问题是这本来就不是他们的任务,他们是拿错了卷轴才到这里来的。”

  “那就不好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