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三十章 兵来将挡
  ~日期:~09月18日~

  第三十章 兵来将挡

  捍卫者这个名字确实是很强悍,我还以为会跑出来一个巨型魔宠呢,结果出来的居然是一只还没兔子大的小型生物。我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是枪神在知道只能召唤一个魔宠的前提下选择了他,那他就应该是枪神最强的魔宠了。枪神的魔宠我见识过几个,都很厉害,这个小东西应该也不差。

  比诺槽和神鹰也分别召唤了自己的魔宠。

  比诺槽的魔宠是一朵魔力之花。这个小东西等级到是不高,但却在论坛上被一度认为是个bug,因为它具备全魔法抵抗属性。要不是因为数量稀少到至今只出现过一朵,肯定会被投诉的。不过今天看到比诺槽居然也有这个东西,那就证明已经出现第二朵了。实际上这种花除了魔法抵抗之外还有个能力,那就是将自身受到的魔法攻击的80%能量转化为魔力补充到寄生者的身上,相当于一个全自动魔法防御和补充设备,简直是法师类玩家梦寐以求的东西。不过除了法师,比诺槽这样依靠魔晶为能量的特种玩家到是也很适合使用它。另外元素族的魔法元素种族玩家也很需要这个东西,因为这个种族的特点就是没有生命值,他们的魔力就是生命,这个花对他们的用处简直是自动生命补充器。这株魔力之花一出现就自动缠绕在了比诺槽的身上,然后迅速金属化,仿佛变成了金属浮雕一样连接在比诺槽的身体上。

  神鹰的魔宠还算比较正规,这是一只座狼。座狼是一种坐骑类生物,说是狼,实际上和狗熊差不多大。耐力和速度都只比战马好一点,但它的优点在于自身近战能力堪比一个高级战士。由于同时具备高速坐骑和近身肉盾的功能,座狼几乎是法师和弓手类职业最想要的坐骑。当然,好东西永远不会量产。座狼也是稀罕东西,只在特殊练级区少量出现,而且极难捕捉。

  鬼手信长自信满满,对我们的召唤工作完全不在乎。“你们慢慢召吧。八歧蛇神在此,你们就是全部力量都召唤出来也没指望跑出去地。”

  在鬼手信长得意的笑声中夜月贴着我的耳朵说着悄悄话,而我的嘴角则逐渐翘了起来。有个带忠贞之心的魔宠真是不错。凌在凤龙空间内也能了解到我身边的情况,所以她帮我想了一个绝妙的办法。原来刚刚凤龙空间打开后走出来的魔宠都是经过精心安排地,并非是随便跑出来三个魔宠助战。

  小凤的出现是因为她的超级属性——无限复活。平时还好说。在这种以寡敌众的战斗中,这个无限复活就显得相当生猛了。车轮战和消耗战对小凤没有任何意义,再多的人也得被她活活累死。相比之瞬间战斗输出很高的二世和玲玲,小凤的这个属性更优越。

  小龙女的出现是无可厚非地。神龙的战斗力即使在我的魔宠中也是首屈一指的,而且对付那些必然会出现在鬼手信长队伍中的东方妖怪,小龙女地仙术和知识都非常重要。况且小龙女的大范围杀伤和单体突击力量也是很强的,在这样的大规模战斗中她能产生更高地伤害输出。

  这个计划中夜月的出现最为重要。她的战斗能力和特殊属性本身就是一个强力支援,但最主要的原因却是她自带洞府空间。夜月具备一个能力。那就是随时打开一条连接到她的洞府的空间通道。这个能力她以前曾用过多次,我也很熟悉。虽然和我的所有召唤空间一样,这个通道一旦打开也会迅速被封印,但就那一下就足够了。

  在夜月还没离开凤龙空间之前,凌已经带着晶晶、玲玲以及艾美尼斯和飞鸟进入了夜月的这个洞府之中。但这不仅仅是为了多争取时间多放几个魔宠出来帮我打架。要不然夜月一出来就该打开这个空间了。凌地意思是当我们确定自己即将失败的时候再由夜月打开这个通道,当通道打开的一瞬间我们可以让国器持有者进入夜月的洞府内。

  按照系统限制,国器不可能被扔进不可接触的私密空间,但它们认主后可以随主人一起进去。只是不能被单独留在里面而已。而一旦他们进入了这个空间,无论如何rb人就拿不到我们的国器了。这是一个最终保险,防止万一用的。毕竟国器比我们重要,掉一级多练几十天就回来了,国器没了可不得了。另外,在保存国器进入的同时,凌、晶晶、玲玲、艾美尼斯以及飞鸟都会跑出来。这个时候等于为我增加了几个帮手,同时。飞鸟可以携带我或者凌中地任意一人高速脱离这个地方。以飞鸟地速度,估计是没谁追的上了。而只带一个人就是因为这样不影响速度,可以保证安全脱离。而凌具备忠贞之心,她可以代替我指挥魔宠和召唤生物,也可以代替我召唤凤龙。这就意味着只要我和她之中有一个人跑出去了,剩下地一个死后将自动在跑出去的那个身边复活,而只要不在鬼手信长的这个大阵之中,就算成功脱离了。

  这个计划没什么技巧性。仅有的三个必须条件:必须有一个像凌这样具备忠贞之心的魔宠;必须有一个像夜月这样有能装人的特殊空间;必须要有一个像飞鸟这样速度快到只要想跑就没拦的住的速度型魔宠。三个条件我都有。施行起来也很简单。

  凌辛辛苦苦的想出这么个万全的方法,我可不能浪费她的聪明才智。必须充分利用一下。于是我凑到了枪神身边和他说了一下大概的情况。“怎么样?用这个方法可以保证万无一失的保住你们的国器,当然我没义务一定要帮助你们,所以这个好处吗……?你明白吧?”

  看到我的奸笑,枪神当然明白我的意思。“我们不会被困住的。”枪神这小子到还满有骨气的。

  我笑了笑:“我又没说一定会被困住,只是上个保险。你不介意地话我们签个合同,要是用的到你就给点好处费,用不到的话你一分钱也不用付。你们美国人不是最重视保险的吗?反正不管是否用的到你也不吃亏不是吗?”

  枪神想了想果然点了头。反正用不到的话他又不用伏钱。万一用到了,他付的钱等于买回了自己的国器,依然是很值得地事情。

  “你要多少?”

  “嘿嘿,我这个人向来是很大方的。大家都是朋友吗!以后还是有生意要谈的,我也不会太黑的。就七千万水晶币吧!”

  枪神身子一歪差点没瘫地上。“你这也叫不黑?”

  “反正用不到就不伏钱,万一用到的话……你不觉得七千万水晶币买你两套国器很便宜吗?”

  “七千万太多。最多三千万。”

  “我们也不容易啊!这年头人力资源紧俏啊!你看着加点?六千万怎么样?”

  “四千万,不能再多了。”

  “你别还价了,五千万咱就成交。”

  “成交。”

  哇哈哈。感谢鬼手信长又帮我挣了五千万水晶币。哦对了,这五千万还未必拿的到。最后得看鬼手信长的围歼力量是否能干掉我们,要是他们太弱,让我们直接跑出去了,那我这五千万可就泡汤了。想到这些之后,我立刻开始祈祷:“各路神仙保佑,但愿鬼手信长的人强悍一点,一定别让我们轻易地跑出去。晕!怎么说起来这么别扭啊?”

  看我们这边的魔宠都召唤完了之后。鬼手信长道:“你们结束了吗?现在该动手了吧?挂回去之后可别说我鬼手信长不够意思,我可是让你们把魔宠都召唤出来了,对的起你们了。”他说完向前一挥手。“上。”

  最先动的不是那些士兵,实际上他们动都没动,因为八歧大蛇动了。想来他们认为有这个超级大佬出手。我们这些人也就是三两招的问题。

  夜月递了个红色地珠子给我。“凌姐让带出来的。”

  夜月递过来的东西是生灵法珠,平时一直放在凤龙空间里的。而这个东西里面封印着地可是中国的地区守卫——朱雀。虽然前任朱雀的南明黎火珠已经被剥夺了,但她毕竟曾经是朱雀,绝对的强者。

  我直接启动了生灵法珠。红光一闪之后朱雀就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当然她是以人类形态出现的。其实现在这个已经不是当初的朱雀了,她的身体在这段时间内已经接受了本行会几位重量级人物地改造,连灵魂都被加工过。真正的朱雀本体早就不在我手里了,因为已经做为礼物送人了。这个只是借助她的灵魂复制出来的新生物,当然,她自己不知道自己是复制品,而且考虑到那个本体已经不大可能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她完全可以被认为就是上一任的朱雀。为了得到这个朱雀我可是花掉了不少钱。要是全都话成水晶币,估计也能堆出一座小山来。不过好货不便宜,这个朱雀虽然是复制品,战斗力比原来那个可能还要厉害一些。好歹也是我拿钱堆出来的超级怪物,可惜唯一缺点依然存在,那就是——不大听话。

  “你这个混蛋终于又让我出来了,这次是想干什么?要拿我的羽毛送妖怪,还是拿我的身体炼制丹药?”

  “我有那么坏吗?”真没想到朱雀一出来就揭我老底。

  “你比我说地要坏一万倍。我恨不得……恩?这个家伙是谁?”朱雀总算注意到了八歧大蛇。

  八歧大蛇看到朱雀也停了下来。虽然朱雀力量减弱不少,但是她原先比八歧大蛇要强很多。现在即使力量减弱也仅仅是比八歧大蛇弱了一点而已。对于一个和自己实力很接近地敌人,八歧大蛇也不得不认真起来。

  “小丫头,你和这个家伙是不是有仇啊?”八歧大蛇并非只有蛮力,他正在计划挑拨朱雀对付我们。不过我一点也不担心,因为我只要一句话就胜过八歧大蛇的任何挑拨。

  朱雀承认了和我有仇,八歧大蛇立刻花言巧语地进行诱惑哄骗,虽然朱雀聪明的很。但是她本身就不喜欢我,听到这些话当然更加想干掉我。不过我却很从容的道:“你们谈了这么久,怎么不互相介绍一下啊?”

  虽然觉得很奇怪,但是朱雀和八歧大蛇还是觉得确实应该互相介绍一下。八歧大蛇首先道:“我是八歧蛇神,rb国的地区守卫者之一。”

  “你是八歧大蛇?”朱雀地声音瞬间升了八度。

  八歧大蛇没听出她的意思,还以为朱雀是听了大名觉得如雷贯耳呢。立刻得意的承认道:“对,就是我。相当年……诶?你这是要干什么?”

  只见朱雀迅速的蹲了下去,然后身体开始膨胀。整个身体迅速的增高变大,而且她的服装逐渐变成了丝绒一样的东西,接着这些东西又开始扩张成羽毛,而且一种很耀眼的红色正逐渐出现在朱雀地体表。很快,一只不下于八歧大蛇体积的巨型红色巨鸟出现在了八歧大蛇的对面。

  枪神稍微有些吃惊。“你平时都带着这么大的生物吗?看起来不像你的魔宠啊?”

  “这种魔宠我哪收的起啊!这个是我们国家地区守卫的复制品,用魔法材料复制出来的超级生命体,厉害着呢。有了她,八歧大蛇就不足为虑了。”

  正说着朱雀已经和八歧大蛇扑打在一起。两只巨兽威力惊人,轰隆隆地缠在一起翻滚着打了出去。鬼手信长生气的在旁边喊着:“大蛇神,你先帮我们干掉那些人再说啊!我请你来是对付他们的。”

  八歧大蛇被朱雀突袭,身上已经撕裂了几道大口子,现在哪有心思管鬼手信长的任务。完全当鬼手信长不存在一样翻滚着打了出去,结果搞的那些护阵地士兵反而要给他让路,要不然被压到的话就得彻底融入大地母亲的怀抱了。

  鬼手信长跳着脚咒骂着八歧大蛇,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个家伙滚出了大阵范围。连枪神都忍不住笑了起来。我看着鬼手信长正好被对着我们,这么好地机会怎么能放过?

  “上。”毫不犹豫的发布主动攻击的命令,我自己当先冲了出去。

  鬼手信长和神野一户同时听到背后有人靠近的声音,只是反应都稍微慢了一点。神野一户不是战斗职业,澳门赌博网站:被我一剑干掉,鬼手信长反应还可以,不过动作晚了点,被我的剑芒在背上带出一道大豁口。

  鬼手信长接着躲避的动作跳出去就干脆一路向前跑到了卫队中。反手一招:“干掉他们。”

  那些士兵到是没有马上冲过来,但是更糟糕的东西出现了。周围突然出现了一阵奇怪的声音,好象是无数地和尚聚在一起念经的声音,一时之间四面八方都是这种念经声。位于大阵内各个山道两边的那些小型神龛突然一座接着一座的亮了起来,天空却反而相对着这些神龛的亮起而黑掉了。天黑下来之后神龛上那层本不太亮的青蓝色光芒就比较显眼了。放眼望去整个山上我们能看见的地方全是这种小型的发光神龛,密密麻麻漫上遍野都是。

  在这些神龛全都亮起之后那些原本被我当成是道路地东西也跟着亮了起来,它们从各个顶角开始逐渐向中央聚集,最后连我们脚下地这个莲花心都亮了起来。看来这些东西本来就不是道路。它们因该是阵法的一部分。

  随着这些东西逐渐亮起。整个山区都罩上了一层若有似无地淡青色光芒。忽然周围的山上响起了统一的钟声,听起来似乎很远。又似乎很近。呜。一声仿佛金属管震动发出的声音想起,位于我们周围山顶上的那些建筑突然同时向天空射出了青色的光柱。光柱打在云层上就开始分散,逐渐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琼顶把我们真个罩在了这里面。

  鬼手信长站的老远的叫嚣着:“哈哈,这个超级大阵只要一启动,除非你把所有的阵法设施全部破坏掉,不然你就休想出来了。顺便告诉你一句,你下线也只是精神下线,这个肉身是不会下线的,这个阵法的作用就是强制限定玩家的肉身。所以你们如果想下线躲避,那我劝你们别试了,那没用。”

  “封住我们又如何,砸了你的全部设备一样出的去。”我毫无惧意的道。

  鬼手信长依然是自信满满:“我自然有我的本事,不要以为你把八歧蛇神引开我就拿你没办法了。神野一户,启动诛仙大阵。”

  “难道是那个能困住满天神佛的诛仙大阵?”小龙女一脸惊慌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