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二十六章 我不黑谁黑?
  ~日期:~09月18日~

  第二十六章 我不黑谁黑?

  商量了一晚上之后大家的意见总算统一起来了,不过我们的统一意见可不是简单的交易,而是在交易后尽量弄回几件rb国器来。虽然这样可能会损坏我们的信誉,但建立信誉的目的就是为了在适当的时候破坏他来换取庞大的利益,我觉得现在就很值得,而且rb人的信誉也不怎么样,和他们做生意不守信誉不会影响到别人对我们的看法。

  第二天一大早枪神就来了,而且来的还不止他一个。枪神身边还有三个人,其中一位美女我一眼就认出来了。“尤……”

  “紫日会长,再次见到你很高兴。”尤西娜看我差点又要把她名字喊出来了,赶紧出声打断我。

  我也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失误,连忙打招呼:“爱尔莎会长你好。”

  尤西娜赶紧道:“我今天是跟着枪神会长来的,还是让他介绍下另外两位吧!”

  枪什么,马上把另外两个人让到前面。“这位是我们圣枪盟的神鹰,澳门赌博网站:人族玩家。这次丢的国器就是他的审判套装的部件。”

  我上下打量了一遍这个神鹰。可以说这个家伙帅的不得了,白马王子大概就是他这个样子的。不过这个家伙有个很有个性的特点,那就是他的眼神锐利的仿佛能在他看过的东西上刻出痕迹一般。不过和我视线接触的时候他也愣了一下,以前没人敢和他对眼,这次他却突然感觉后脑对应眼睛的位置猛的一疼,不得不移靠了视线。我和他感觉差不多,感觉好象脑袋里被人打了,疼的要命。这个家伙有特殊技能,我记得夜月也会这样的技能。好象是叫做死亡之凝视,能够单靠视线传达死亡的意志,心灵系法术抵抗力比较弱地人甚至会被直接用视线杀死,而强度高的人就会像我这样感觉头疼。不过他这罩也有克星,比如亡灵生物,尤其是会死亡操纵术的大巫妖,你要是对他们使用这招,百分百会把自己变成对方的不死军团中的一员。

  神鹰被我的眼神看的也不大舒服。不过我的这个不算什么攻击类视线技能,这是星瞳附带地侦知之眼技能的副作用,使用这个技能可以探察对方属性,如果对方在技能发动时和你发生眼神接触,就会导致对方头疼,而且技能会失败。不管怎么说神鹰对我的下马威行动失败,反而对我忌惮了三分,刚刚那种高傲和不屑一顾的表情明显柔和多了。

  仔细看了下神鹰的装备。他这一身就是美国国器套装之一的审判套装,外形是一种轻便盔甲,遮挡的部分不太多,只保护住了重要部位,而且从厚度上看防御力不会太高。值得一提的是他地头盔很有个性。这个大家伙远远超出骑士头盔的体积,而且还有一个巨大的滑动面罩。现在这东西是掀起来的,但是放下来后会把上半张脸整个挡住,真不知道他用这样的头盔要怎么瞄准!

  看到我和神鹰地眼神交手结束。枪神又开始介绍另外一位。“这位是彩虹联盟的比诺槽,另外一位国器持有者。”

  这个比诺槽还真是……真是庞大啊!三米的身高就算我变成狼人也会有低人一等的感觉,至于现在,他几乎有我两个高了!光是高其实还不算什么,电线杆子到是高,你会害怕电线杆吗?关键问题是这个家伙非常地壮。狗熊和他比起来明显属于身体瘦弱的动物,我们这些人就基本上可以化入柴火棍子的行列了。他站在我面前就仿佛我前面突然出现了一座铁塔。

  对,是铁塔。这个家伙身上的铠甲从头包到角。而且体积之大实在是我生平仅见。我忽然发现这个家伙的铠甲和我们行会的魔偶使用的铠甲有异曲同工的效果,不是说它们外形类似,而是功能和设计力量非常接近。整套盔甲地设计构思就是以超高的厚度产生超强的防御,至于运动性能这些东西全都没考虑。怪不然小rb偷神鹰的东西却不动这个家伙的盔甲,这套盔甲随便扔了零件摆在地上,小rb都得出动三四个人抬,这么重的东西怎么偷啊?

  每个国家的国器都是可以互相配合的,我们国家真红地真武套装和金币地天尊套装都是动近结合物魔双杀的利器。而且配合战斗效果卓绝。美国地国器也是差不多。神鹰的枪肯定是无比的厉害。而比诺槽的防御明显也是非人的级别,有比诺槽这个肉盾顶着。神鹰的攻击力就可以无限制的发挥,果然是完美的搭档。不过我也发现了一个破绽,那就是比诺槽和神鹰居然不是一个行会的。我知道枪神和尤西娜肯定也知道这个破绽,但是我估计他们解决不了这个破绽。

  枪神和尤西娜各头一个国器持有者,但是谁都不会让步,因为对方和自己虽然不是敌对关系,却也不是同盟关系。两个人都想要对方那个人,都不愿意把自己的人交出来。商量不出结果的事情只有打出结果,可偏偏圣枪盟要依仗彩虹联盟的铅矿制造子弹,而彩虹联盟又明显打不过圣枪盟,所以这个事情根本解决不了。要是你会愿意把一千块钱平白无故的送给一个和你仅仅能算是认识的陌生人吗?而且还是在对方有可能威胁到自己的情况下。

  我正在想着比诺槽,首先伸出了一只大手。“你好,我听会长说起过你。很高兴能见到你本人。”

  比诺槽比神鹰热情多了,大概这也和他们的归属有关系。神鹰是圣枪盟的人,比诺槽是尤西娜的人。以我和他们的关系,当然是尤西娜的彩虹联盟这边关系要好的多。

  “你好。”我也礼貌的和他握手,不过感觉有些别扭。这家伙的巴掌大地吓人,我的手伸过去简直像小孩的手。“你是泰坦族吗?好夸张的身材啊!”我随口问着。

  比诺槽笑了起来:“我不是泰坦族。我是人偶族的魔动机偶。”

  “啊?你说什么?”我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比诺槽不直接解释,而是先把盔甲脱了下来,露出里面钢铁组成的身体。这个身体仿佛一个强壮的肌肉男,但那只是钢铁模板冲压出的形状。不是真地肌肉。他的胸口忽然向两边弹开,露出了里面正在运转的一些很复杂的魔法装置。“我是人偶族,所以身体里全是零件。”他说着又把胸口的钢铁肌肉盖回去,然后把盔甲套上了。

  “居然真的有人偶族,你是怎么获得这种职业的啊?”

  “不是职业,是种族。”比诺槽解释着:“我本来刚进游戏时选择的是元素人阵营地土元素种族。”

  “这个我到是知道,土元素是最基本的种族之一,不算隐藏种族。”

  比诺槽接着道:“土元素虽然不是隐藏种族。但实际上系统为它做了隐藏进化种族。系统对所有种族都是公平的,表面上看好象有些特殊种族比别的族强很多,实际上却都一样。元素人阵营因为长的比较丑,很少有玩家选择,但是我比较喜欢力量型种族,结果对比发现土元素族地先天力量级别几乎是别的族的两倍,所以我就选了这个土元素。后来做任务的时候居然在一座深山里遇到了一个npc法师,他自称是超级****师。说能帮我改变身体结构,让我变地更强。但是他要我帮忙寻找一些特殊材料,还要活捉一头蛮牛兽。当时我猜想大概是特殊任务,于是就去做,花了好几天才完成。最后那个****师说我表现不错。然后绝对帮我改造身体。我被要求躺到一张床上,然后居然被系统强制下线。之后我只要一登陆游戏,就会得到改造进行中请等待的提示。三天之后我又能登陆了,但是那个法师却不见了。而且我的身体也变成这样了。不过说真的,这个身体比土元素强了不知道多少倍,力量大的能和泰坦或者巨龙对攻而不吃亏,防御力也堪比城墙,就连速度都比以前的土元素状态快了不少。”

  “靠,没有缺点的完美种族啊!”

  尤西娜忽然哀怨的道:“谁说没缺点地啊!他这个身体没有耐力限制、不需要一般玩家那些食物和饮水之类的生活补给,而且受伤后不用吃药,只要到任何一个铁匠铺选择修理装备选项就可以了。但是他存在一个巨大缺陷。那就是他要吃魔晶石。”

  晕。原来高级魔偶也还是魔偶,终究是要消耗魔晶石的。

  比诺槽也一边挠头一边道:“哈哈,我当初也是单练的玩家,后来发现魔晶石那么贵,我的钱根本养不起自己的消耗,没办法才加入行会的。”

  尤西娜道:“现在每次行会任务我都让他带人做,有他在,基本上没有过不去的任务。除了花钱太厉害。真地是强到不行地种族。而且自从他转职高级铁匠这个辅助职业之后居然多了个自动修理属性。本来就打不坏的身体变地更变态了。”

  “这都行?那不是无敌了吗?”

  “也不是无敌啊!”比诺槽道:“像枪神会长那样的,一枪我就完蛋了。怎么会无敌呢?”

  “那到也是。”

  尤西娜看着我身后的人问道:“不介绍一下吗?”

  “哦,差点忘记了。”我赶紧把玫瑰他们都介绍了一下。四个美国人对我们国家的国器持有者也都很好奇,毕竟对美国人来说,中国工夫和仙术比魔法还要神奇的多。

  因为要到中午才去见鬼手信长,剩下的时间应神鹰的要求进行了一次小范围的切磋,地点选择在了钢城外围的沙漠里。这边有的是地方,做核试验都没关系,比武最合适不过了。

  按照神鹰的要求参加比武的就是他们四个国器持有者。虽然有两个人的装备不全,但那影响的是全民属性,对个人实力影响不大。首先是四人的单独对抗,一共四场,先是真红对神鹰。金币对比诺槽,之后交换对手再来一次。

  第一场真红和神鹰的战斗结束地太快。神鹰的攻击力和速度确实很不错,尤其是他的那把枪,居然是把连射武器,枪神那灭神枪威力是够大,可设速慢的可以,神鹰的这把却几乎顶的上重机枪了,可惜他的枪威力差了点。真红一开场就向神鹰冲过去。神鹰则用连射的优势进行压制。但真红速度太快,连续闪动中即使是机枪也只能偶尔命中,偏偏真红地防御力又高的吓人,偶尔中弹还不至于把她怎么样。当真红冲到神鹰身边时神鹰主动投降了,整个对抗过程只用了一分钟,而且对抗开始时双方的距离是一千米,这个速度实在是快的吓人。真红在这一分钟中时间内只中了三十几发子弹,损血量达到自身血量的三分之一。最后评论:除非是某些特殊地形。否则单打独斗中神鹰不可能击败真红。

  第二场金币对比诺槽,结束的比真红这场更快,三十秒战斗就结束了。金币一上来先用道术攻击,发现比诺槽魔防太高,损伤效果微乎其微。只比他的自修速度快一点点。之后金币飞到空中,想利用对方不会飞的特点欺负对方,结果没想到比诺槽带着类似蹿天猴一样地小火箭,金币连防御道术都没来及用就被打下来了。之后比诺槽冲到金币身边把她压在地上。一拳打在金币身边的沙子上,愣是把金币震的差点晕过去。人家这拳是摆明了放水,不然这一拳头就结束战斗了。金币也表现的很有素质,看这情况就主动认输了。最后评论:金币确实不如比诺槽厉害,但是正常战斗中想跑路是不成问题的,不过想赢地话必须借助计谋才有可能。

  第三场真红对比诺槽,打了一个多小时都没分出胜负,最后比诺槽主动认输结束了战斗。真红和比诺槽的物理攻击力都很高。但比诺槽还是比真红的攻击力更高一些,不过真红的速度和技巧优势是个不可逾越地鸿沟。一个多小时之后比诺槽损血五分之一,真红几乎没受伤。这个战斗再打下去肯定是真红胜利,但是想看到这个结果必须再等五六个小时。最后评论:真红对比诺槽存在较大优势,但想快速获胜完全不可能。

  第四场金币对神鹰。这场打的是最乱的,魔法弹和子弹一起满天飞,场地上闪光不断。金币吸取教训,全场顶着金仙防御咒跑。神鹰的子弹打在上面火星四溅。但是神鹰速度也很快,金币的反击法术几乎没有一个中的。最后还是金币厉害一点。偷偷埋了个禁锢阵法把神鹰的脚给粘住了,然后一通魔法轰炸把神鹰打的只剩最后一丝血才停手,神鹰宣布失败。最后评论:虽然金币最后获得胜利,但其实他们两个应该是旗鼓相当地实力,胜利只看谁运气好或者谁临时想到好计策了。

  最后一场双人对战,两国的国器人员组合出战。这次交手就比较有看头了。单对单时存在克制问题,所以才会出现差距很大的感觉,群战时可以互相弥补缺点展现优势实力,战斗情况就显得华丽很多。双方都是肉盾全顶,远程辅助。战斗持续了两个多小时一直打到必须要去见鬼手信长的时间依然没有要结束的迹象,最后只好暂停了。不过这个时候形式也很清楚了,再有个把小时真红和金币应该就能获胜。主要原因到不是装备问题,也不是个人实力的差距,而是配合问题。

  我早就知道国器应该是能互补的,所以一直让金币和真红在一起活动,不管是做任务还是练级都在一起,这样她们的配合度自然是越来越高。反过来这边,比诺槽和神鹰虽然不是第一次见面,但一起战斗这是第一次,完全不存在默契,其中甚至多次发生神鹰地枪弹打到比诺槽身上地情况,这样的配合下失败也是应该地。

  结束比试之后我们马上前往rb的望月岛,不过去的不是我和枪神两个,而是六个人。四位国器持有者也跟我们一起去,因为国器只有成套后才最安全,不成套的国器容易被盗,成套的国器可以随主人下线,而且死亡后爆出概率不会达到100%那么变态。仅仅比正常物品爆出概率稍高一点而已。我估计到望月岛那边时鬼手信长肯定也会把rb的两个国器玩家带上。记得不错地话好象松本正贺身上那套就是rb国器之一的真忍套装,而黑龙会副会长田中正太的那套百鬼套装应该就是另外一套rb国器。不过他们两个既然下野了,不知道是不是会连国器都被逼交出来。

  鬼手信长提出的会面地点望月岛实际上是个很知名的旅游景点,而且这个地方交易有个非常让人安心的设定,那就是望月岛是非军事区。《零》这个游戏不光是给玩家打架的地方,之所以它能有如此之高的玩家数量全都是因为它还有为不喜欢战斗地人设计的非战斗环境以及一些非常贴心的娱乐和休闲功能。

  望月岛就是个巨大的自然生态博物馆一样的地方,这个岛非常的大,而且上面的自然环境从北向南囊括了所有气候带的自然环境。连各种植物和动物都全部模拟出来。在这个地方甚至还能看到战斗型地大型魔兽,但是它们在这里全都会变的没有攻击力,只能像游乐场鬼屋中的道具一样吓唬一下那些玩家,不可能真的发动攻击。很多大人都选择把这里当成动物园,带自己孩子来玩,毕竟现实中能直接接触野生动物还不用担心孩子受伤或被传染级别的动物园可是一个都没有,何况这里地价格便宜、交通方便、动物种类繁多。综合这么多优点,望月岛几乎把全世界的动物园都给挤兑的快破产了。因为龙缘会从望月岛地收益中拿出相当部分用于建立现实中不对游客开放的纯天然自然保护区,所以那些动物保护组织都对这个望月岛计划赞赏不已。

  望月岛不在正规游戏地图中,想进入的话必须在几个特定城市的传送点使用传送功能,这些城市一般都是比较大型的城市。艾辛格当然足够大。完全符合标准,从这边选择传送点为望月岛。传送之前每个人要先支付五十水晶币的望月岛门票费用,传送阵费用还得另算。

  传送到望月岛之后不会马上进入岛被地图,而是会先出现在一个小型分流传送点。在这边选择进入地点之后才会真正进入岛内。望月岛日均五百万的游客量不分流可不行。

  鬼手信长提出的见面地点是危险生物游览区地高级生物分区,他还真会选地方,这个鬼地方到处都是大型的危险动物,尽管知道这里是非武装区,依然很吓人。毕竟当你看到一群群长相凶恶,大如小山的怪物从你身边跑过时,就算知道他们不会伤人也还是会害怕。

  我们到的时候鬼手信长已经在那里等着我们了,他身后果然还跟着两个人。这两人一男一女。男子是个阴阳法师。身上那套东西就是田中正太的那套,虽然因为装备变更而发生了一些外形改变,但依然能看的出来就是那套国器。旁边的那个女人身上的东西可就变地有些离谱了。男式装备修改成女式装备只要缴纳少量费用就可以在任何一个铁匠铺或者裁缝店进行修改,虽然外形会有很大改变,但属性会完全保留下来。松本正贺那套中规中矩地忍者装备被改的都快没了布了,这个女忍者还真够放荡地。和她这套忍者服比起来,比基尼已经可以当修女装用了!整套装备大量采用半透明的纱网,除极少数系统强制要求不允许在公共场合暴露出来的部位有布料遮挡之外。其他地方基本都处于这种半透明状态下。老天啊!我感觉自己鼻子有点热。好象有要出血的征兆。她这身到底是性感内衣还是战斗服啊?

  以前我也见过几套布料比较少的服装,除掉其中一大半是男性服装外。剩下的大部分是亚马孙女战士的服装和森林精灵的服装。森林精灵的服装虽然布料少,但人间体现的是自然之美。亚马孙女战士地服装也就比比基尼多两块布条,但人家展示的是健康美。我不知道这位女忍者的服装展示的是不是该叫做兽性之美,反正看到她的男人眼中都燃烧着兽欲,包括我这个抵抗力超强的人都有轻微反应。

  “你们总算是来了。”鬼手信长看到我们之后笑的很得意。

  我和枪神都把自己的头盔收了起来。反正是非战斗地区,带着反而碍事。枪神比较直接地道:“我们已经决定交换了,说说怎么交易吧?”

  “不要着急吗!”鬼手信长不紧不慢的道:“先给你们介绍下我身边的两位rb新国器使用者。这位是仁川会佐,阴阳师职业。旁边这位是川岛银姬,女忍者。”

  金币小声的嘀咕着:“原来叫淫鸡,淫荡的鸡,难怪穿成这样!”

  我们这边六个人都听到了她的话,我忍不住小声对她道:“你回去也弄一套穿给阿伟看。然后你跟他要礼物,我保证你要什么他给什么。”

  出乎我意料,金币立刻回道:“他现在升值当我老公了,他的就是我的,我地还是我的,让他买东西浪费钱不如我自己买了。”

  晕!这就是女朋友和老婆的区别了。女朋友总想着从你那里多压榨点剩余价值出来,老婆却总想着怎么帮你省钱。连金币这样为了钱能把自己卖了的女人都没摆脱这个定律,可见这个定律是多么的可靠。

  介绍完那边之后我负责把我们这边地人也分别介绍了一下。不过介不介绍意义其实不大,我们这边都是名人,我不介绍他们也都知道。

  鬼手信长看大家介绍完了,就对我们道:“我们去那边的休息区谈吧。”

  休息区就是修建在自然环境中给人休息的地方,但一般都会修成自然环境的一部分。比如这里是片森林,休息区就会是书屋,坐地地方就是木状,反正不会搞出明显的人工环境来。

  休息区除了我们之外还有不少人在这边。他们穿的都是一般的休闲服,一看就知道不是战斗类玩家,不过在这里大家都一样,谁也没办法动手,除非向对方申请对战,对方接受了才能打的起来,而且即使打起来,战斗也只会伤害参战者。其他人依然是无敌状态。

  我们穿的服装对这些休闲玩家来说简直类似于奇装异服了,结果就是这些人把我们也列为了观赏动物的范围内,一起直勾勾的看着我们。尤其是比诺槽,有个小孩指着他问自己爸爸这个是什么怪物,为什么目录上没有这种动物。

  我们也不答理他们,反正这地方最多是吵架,谁也打不起来。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开始正式谈判。

  “交易之前大家先查验下货物怎么样?”鬼手信长先开口问道。

  我们点了点头,然后分别拿出了自己手里地国器。这里是非战斗区。在非交易状态下把东西给别人也没关系。因为他无法带着这个东西传送或者下线,而且这个东西无法离开你身边三米范围。就算你下线也一样。在非战斗区是不存在丢失物品的问题的,这就是鬼手信长选择这里做为交易地点的主要原因之一。

  我拿到了鬼手信长递过来的那个小瓶子,顺手递给了真红。真红拿出了自己的东西对照了一下,确认属性之后向我点点头又把东西放回了我们中央的那个木桩形成的大桌子上。鬼手信长和枪神也分别查验了自己手里地东西,大家都点了点头,东西确实都是真地。三方都知道这些东西对自己很重要,所以大家也确实想先把自己的东西拿回来,至于之后地问题吗……那得看有没有机会了。

  确认完之后枪神立刻道:“拿东西换,我们的两件对你们那半件,一次**易,怎么样?”

  鬼手信长摇了摇头:“我还要三十万吨原铁和一百万水晶币。”

  “你疯啦?”枪神忍不住叫了起来。

  “不是我疯了,而是你们的东西值的起这个价。”鬼手信长这话表面上是夸人家的东西好,但是我知道枪神这个时候宁可对方认为这个东西不值钱。

  我笑嘻嘻的看着他们两个像菜市场大妈一样讨价还价,我反正是不担心这个。说起来三方交易我最占便宜,虽然因为国器不成套就发挥不出效果的特性,拿两件或者三件装备实际上没什么区别,但我手里这几件东西却至关重要。因为我这里的东西分别来自那两套rb国器。交易失败地话我们只有一套国器不能发挥作用,rb人却是两套全都不会生效,这就是我们的筹码。

  鬼手信长和枪神吵的不可开交,但是枪神这个家伙不擅长搞这些文职工作,讨价还价的水平明显还停留在业余级别,根本不是鬼手信长的对手。最后两个人达成的交易条件是除了全部国器零件互换之外,美国人还要另外支付五万吨精炼钢和三十万水晶币。表面上看五万吨钢比三十万吨铁少了不少,但是要知道精炼钢的损耗很严重。游戏里毕竟没有现实中的工艺,五万吨钢差不多要用掉二十几万吨铁,这还是以美国人地技术来算的。算下来也没少多少。至于那些水晶币就更不核算了。你以为把铁炼成钢不要花钱的吗?那些钢炼制出来差不多也要值七十万水晶币了,美国佬等于一分钱没还下来!就这枪神还在那里沾沾自喜以为自己把价格压低了很多,这个家伙果然是除了能打之外什么都不会。他今天真该把他那个智囊团带上,要不然也不会被鬼手信长宰的这么惨,回去他肯定被那些智囊们鄙视死。

  下面就是我们和鬼手信长的交易了,这小子刚才和枪神谈的太投入。完全没注意到我召唤了几只魔宠出来,一转头才发现我这边多了不少人,再一看都是些什么人之后吓了他一跳。鬼手信长是专门研究过我的,他几乎认识我的所有魔宠,特别是那几个比较出名地。现在我召唤的魔宠数量到不多。但却让他很担心。

  凌:黑暗神殿曾经的黑暗女神,一直就是个心计多过头发的女人,号称吃人不吐骨头。

  小纯:光明神殿曾经的光明女神,看上去似乎是个乐善好施地女神。其实是个精于算计的大恶魔。

  阿嫡娜:等级不算高,实力不算强,平时也只做做医疗后勤任务。但她毕竟是亚特兰缔斯最精明的公主,商政谈判那些套路早就玩的滚瓜烂熟。

  小龙女:虽然本身没什么心机,而且还算纯真,但她庞大地知识量以及她精密的思维方式决定了她几乎不犯错误,这是谈判对手最讨厌的一种人。

  幸运:虽然现在保持着人形化状态,但龙就是龙。贪财已经是本能了,能从他们牙缝里抠出点东西的那些人现在都已经成神了。

  水晶:仙女龙号称龙族的活动图书馆,知识量大到一定程度的生物就算不善于运用也能把一般人说晕。

  沙夜子:这个新收的女鬼不大回谈判,但是讽刺别人的技术一流,关键时刻要是能把鬼手信长气晕我们就可以趁机捞到些好处。

  红翎:人家可是师奶级地大妖怪,人情冷暖尔愚我诈的东西已经看的太多了。俗话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诌,红翎看了那么多计谋的诞生和实施。多少总要学会点东西吧?

  斑侬枷兰:这家伙是个龙族枭雄。想知道他能力怎么样只要看他把龙族折腾成什么样就知道了。

  九个魔宠加控灵一起出现,在我身边给我当智囊。鬼手信长瞬间就意识到自己带的人太少。哇哈哈,全拳难敌四手,我们这边九张嘴,绝对把你一张嘴说晕。

  枪神也看看我们,然后很是理解的点点头,估计是明白了他自己刚才为什么吃亏的原因了。

  我不给鬼手信长准备的时间,直接开口道:“该我们地交易了。”

  鬼手信长听了就有些哆嗦。“那个……那什么。”

  “你没想好地话我们来说条件,不满意的话我们再弹。”凌地雷厉风行作风一下就把鬼手信长干晕了。“我们这边的意思在来之前已经商量好了。首先我们希望以那套忍者装备地全部零件来交换我们的真武套装的零件,对此你有什么不同意的吗?”

  鬼手信长刚要说话小纯就抢先道:“其实你也不吹亏,按照刚才的说法我们用一对一的方式交换完全是公平的。”

  鬼手信长又想说话,结果斑侬枷兰先说道:“再说了。其实你们拿到的中国国器远没有我们地重要。你看看这把刀,它可是你们国器上的主要兵器。而我们被盗的仅仅是一瓶强化属性的血水。没有那瓶血水我们的属性下降并不多,反到是你们的装备,没有武器等于根本不能作战,我们行会这种用习惯换芝麻的事情已经是很有诚意了。”

  鬼手信长这次明智的不说话了,来来回回扫了半天,确定我们这边没人要发表意见了才接着道:“其实吧……!”

  “其实吧,你直接接受会比较划算一些。”小纯突然又说话了。

  鬼手信长无奈地举着手:“求你们了,让我把话说完吧!”

  “你说你说。”我好笑的把双手背在背后偷偷的和凌及小纯击掌。

  “其实你们的交易条件很不公平。”鬼手信长又搬出了刚才干掉枪神的说辞。“你们地国家人口比我们多。同样是获得国器,实际上你们比我们获得的利益要大的多。就像刚才我和枪神谈判时做的一样,你们应当追加一些好处,而且因为你们地人口比美国多的多,所以你们的好处应该更多一些。不如这样。你们用全部的我们rb的国器换回你们的中国国器,然后你们也像枪神一样支付等量的钢材和……!”

  “打住。”阿嫡娜率先喊停。“先把一个常识确认一下。交易应当是公平公正的,其标准应当是交易地时候物品所代表的价值。因为某一方可以高效的利用这种物品而提高价格,这种行为不符合商业规则。”

  “这怎么会不符合商业原则呢?这……”鬼手信长又要辩解。

  我立刻道:“其实阿嫡娜说的很对。给你打个比方。假如你是卖汽油的。我是搞汽车运输的。如果我的汽车比较省油,难道你能以此为原由要求单独对我抬高汽油价格吗?就算刚刚你和枪神的谈判是公平地,你卖给我们地时候也只能用同样的价格,也就是这把直刀隐雷加上钢材和水晶币一起来兑换我们地那瓶圣血。”

  鬼手信长一下被我说的不知道该怎么接了,沙夜子趁机不冷不热的来了一句:“刚才那次交易也算公平吗?”

  小龙女立刻接着道:“对啊。主人刚才说的是就算那次是公平的。理解出来应该是那次交易也不公平。”

  水晶也道:“当然是真的不公平,不是理解着不公平,而是彻底的不公平。人数优势也能算做价格的标准的话,那广播水晶的价格该怎么定?一个城主买块广播水晶可以让全城的人听到。一个村长买块广播水晶只能给自己村子里的人听到,按照鬼手信长先生的理论,难道这两个人买水晶的时候要支付不同的价钱吗?”

  小龙女立刻接过来道:“交易买卖的是物品本身的功能,不是交易功能背后产生的作用,鬼手信长先生明摆着在混淆基本事实意图敲诈。”

  一直不说话的红翎忽然以很平和的声音说道:“其实我们不用这么急于购买国器,那个小瓶子我们自己抢回来的可能性也很高,不一定要买的。”

  晕。红翎果然是阅历非凡的大妖怪,在这种时候主动出来唱反角。这就明摆着向对方展示我们不在乎。只要把这个意识传达出去,对方就不敢跟你乱抬价了。红翎还真是厉害,杀人不用刀。

  鬼手信长被我们说的表情一直在变,刚开始是得意,后来变成不耐烦,之后成为无奈,然后又成了失落,接着变成紧张。最后又成了担忧。现在则是垂头丧气彻底毫无信心了。

  我的几个魔宠轮番上阵,最后愣是说的鬼手信长眼睛直翻。就差没晕过去了。其实我觉得他已经很幸运了,要不他说过不允许带与国器无直接关系的人员,我就把玫瑰和素美一起带来,估计要是她们两个来谈这个交易,最后鬼手信长可能就要光着屁股回rb了。

  不过尽管她们没来,我的魔宠也还算不错。最后的成交价格是rb人用那瓶圣血交换直刀隐雷,同时rb人要支付三十万水晶币和五万吨精炼钢给我们行会,附带条件是另外一件rb国器也必须继续谈下去,并在今天完成交易。枪神在旁边看的眼睛都直了,他很奇怪明明是一样的交易,为什么他要支付鬼手信长额外费用,到我们就成了鬼手信长反过来支付我们费用了。

  我笑着对枪神道:“你们行会不是要支付鬼手信长五万吨精练钢和三十万水晶币吗?正好和我们和鬼手信长的交易数额一样,你就别送去rb了,直接给我们吧?我们在美国有城市,还省得你跨洋运输了。你看怎么样?哦对了,省下的运输费你要给我们一半哦,我们帮你省钱,回扣你可不能少了我们的。”

  枪神直接口涂白沫晕了。比诺槽和神鹰一副见到怪物的表情看着我。

  鬼手信长谈完一件国器交易后生称要中场休息,我们这边一通七嘴八舌的轰炸已经把他说晕了,他怕下一个谈判被我们再敲诈更多东西,所以要争取时间先把事情理清楚。我笑着同意了。

  谈判实际上只是协议,货物都还没交过去。一会全部搞定了才一次性使用交易系统,这是为了节约费用。枪神拿着手里的rb国器一阵郁闷,明明一样的条件被他谈成了这样的情况。

  金币还不忘打击他。“早知道你就该先把东西卖给我们,让我们来交易,绝对比这赚的多。”

  真红也很诚恳的点头道:“好象紫日会长向来就是拿泥巴当黄金卖的个性,目前为止和他谈生意的全亏。”

  枪神点点头:“打架我不服你,只要场景合适,我想干掉你很容易,不过做生意我甘拜下风,你简直是传说中的商业神话。我想请问下你在现实中是做什么职业的?依我看你不是律师就是真正的商业人员,而且是高级职业,甚至是老板。”

  “我是执行董事的,不过还在实习期。”

  “明白了,怪不然这么厉害!”

  金币看着天空一脸神往的道:“真厉害的你没看见过,那才叫杀人不见血,真正的敲诈的艺术。”

  我晕,敲诈也能搞出艺术来?不过还别说,玫瑰还真能把敲诈变成艺术。她是真的可以把别人卖了还让人家敲锣打鼓给她送锦旗,对她感恩带德的。算起来当初神女盟合并进我们行会就是她的一次大型操作,后来搞支点城计划把大半个亚洲都算计进去了,而且她卖了人家居然还顶着个亚洲人民反抗侵略者的先进人物称号。这还不算艺术的话,真不知道该算什么了。

  我召唤凤龙空间,从里面拿了好多饮料出来给这些魔宠。“先润润喉咙,一会给我把鬼手信长侃晕,争取把他的棺材本一起弄回去。这种伤天害理,诶不对,应该是替天赚钱的行为必须继续发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