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二十四章 不惜工本的掩护
  ~日期:~09月18日~

  第二十四章 不惜工本的掩护

  女骑士被扑下来之后毫不迟疑的抬肘撞我的腰肋,但是我比她动作更快,趁她翻到我上面的时候一脚把她踢了出去。女骑士飞起来的瞬间在空中翻了个身,顺手一剑刺向下面的我。当的一声,剑尖被我用永恒削断,没了剑头的剑顶在我的盔甲上毫无作用。永恒自动化为红色的永恒球滚了出去为我腾出双手,我双手向后上方撑住地面,用力一按,腰腹使力头下脚上的倒立起来,双臂再次发力,整个人旋转着飞了起来,对着上方已经开始下落的女骑士踹了出去。女骑士本来是想用手挡的,可惜她的胳膊太短,远没有我的腿攻击范围大,还是被我一脚踹上了天。

  “保护大姐。”一个骑士跳下坐骑把骑枪舞的呜呜风响着横扫过来。

  “就凭你们?”我在空中一张翅膀身体立刻正了过来,单腿向前挡住这一枪,身体就势向前一倒,双手按住他的肩膀,然后在空中翻了个跟头过去双脚一落地,我立刻借助惯性向前一带,把那个家伙从我背上摔了过去。趁那家伙飞过我头顶到我面前时,我跳起来一脚把他彻底踢飞上天。骑士就是陆战兵种,我不让你落地,看你还怎么打。

  “老大,我抢到他的哇……啊……啊……”一个骑士兴奋的喊叫声因为一串电流的兹啦声而停了下来,我回头的时候只看到一个很像是非洲人的家伙手里拿着我的永恒,张着嘴,头盔不见了,一脑袋爆炸式发行,身上还在冒着青烟。“呜……好爽啊……!”咚。那家伙直挺挺的倒了下去,永恒从他手里滚了出去。

  那个女骑士眼看快落下来了,我冲上去又是一个高飞腿把她踢上天空。跟着后手翻接住另外一个落下来的骑士再次送他上了天。“你们就在上面多玩玩吧!飞鸟、幸运,别让他们下来。”

  在我的指挥下幸运和飞鸟轮流的在空中骚扰他们,找准机会就抓住他们把他们往高处带,一旦他们要攻击就再丢开他们,总之别让他们落地就可以了。实践证明飞在半空中地骑士连平时十分之一的战斗力都发挥不出来。

  地面上剩下的几个骑士也纷纷围了过来,当先一名骑士骑着坐骑。战马冲到我身边时突然人立而起,骑士几乎从坐骑身上立了起来,骑枪借着战马前蹄重新下落的力量向我扎了过来。

  “一群笨蛋。”我指了指天上。骑士们惊讶的抬头向上看,结果只看到一条巨大的龙尾横扫过来。轰隆一声,一排骑士全被打飞了出去。

  天上那个女骑士被幸运扔了下来,瘟疫和水晶飞上天空玩起了乒乓球,飞鸟充当裁判。什么?你问拿些骑士哪去了?那些在瘟疫和水晶之间飞来飞去的不就是吗?

  女骑士已经被幸运和飞鸟来回扔的快晕了,但是这个女人地平衡感还算不错。我示意幸运扔她下来,她却在快要落地的时候突然一个翻身平稳落地,并且立刻跳上了正好位于旁边的坐骑。只见她把挂在马鞍侧面的骑士枪举向天空。“无谓冲击。”

  说实话。《零》中的马上技能真的不多,我第一次看到完整的骑士技能。女骑士的坐骑突然加速,而且这明显超出了战马地正常速度,我只看到一条亮线,接着就感觉到自己飞了起来。

  靠。这技能也太快了!我被直线抛出十多米才重重的摔在地上,好在草原地面不太硬,摔的到不重。不过我刚翻身想站起来,居然又看到那道白光闪了过来。只感觉到下巴好象被什么东西撞了,整个人又再次飞了出去。日,居然是连续性的折反攻击!

  再次落地后我吸取教训再不急着爬起来了,而是向侧面滚出去,先闪开攻击线路再说。但是这次更悲惨,女骑士和她的坐骑已经快地连光都快看不见了,只是一闪就过去了,而我的背上似乎突然被什么东西砸过一样。整个人都面朝下的陷进了泥里。撞不到我居然踩我,这个女骑士还真有创意啊!

  “断空舞。”半月突然离开我的背部飞了起来,然后刀轮一分为三,再分别分散成两两一组地对称半月,六柄月牙刃围着我的上方展开了一道刀网飞速的旋转了起来,我则从地上支撑着站了起来。

  不知道是女骑士的技能一旦发动就没办法停下,还是她没看见,反正她又冲了过来。先是当的一声响。跟着就是噗噗之声接连响起。女骑士在接触刀刃旋风之前用武器试图驱散我的半月。可惜被驱散的不是半月而是她的骑士枪。那杆钢枪旋转着飞地无影无踪,而她自己则撞进了刀轮区域。她的坐骑最先中招。那些噗噗声就是刀刃刺入战马身体又飞出来带出的声音。由于惯性比较大,刀轮飞的又不高,结果只伤到了战马,女骑士从刀轮上面飞了过去,我也再次被撞飞,只是这次力量不大,仅仅翻了跟大跟头而已。

  女骑士的战马刚离开那个刀轮区域就倒了下去,女骑士刚好摔在我身边,她刚要起来,我已经先一步一个翻身骑到了她身上。她立刻想要挣扎,我反手一下把两个半月从上面拽下来卡入她的脚腕上方,除非她不想要腿了,否则就不能乱动腿。不过她立刻又开始想出手打我,我又如法炮制的把另外四片分散开的月牙刃拽下来分别卡在她地两只手腕和脖子以及腰上。

  “看你再动?”我得意地看着满脸怒容的女骑士。

  她似乎被我刺激到了,突然大叫起来:“非礼啊!”

  “糟糕!”我心里刚有这个想法就已经发生了很不幸地情况。一股巨力把我扔上天空,连我的半月和永恒之类的东西一样没剩,全都跟着我飞了出去。为什么会忘记女性保护啊?真是晕啊!

  新型女性保护系统采用弹射方式强制分离男女双方,这个系统虽然名为女性保护系统,但实际上不光保护女性,男性玩家遇到女色狼也可以使用。但是今天这个情况明显我的姿势比较像侵犯型,结果……。马有失蹄时啊!

  临“飞”走之前我只来及提醒仅有的几只在现场的魔宠帮忙看好目标,我自己算是无能为力了,女性保护系统地弹射是不考虑属性问题的,管你什么技能也顶不住。

  热血城外风尹飘渺的军队刚把那些来增援的骑兵全都干掉。烟雨问风尹飘渺:“你看到紫日他们往哪边去了吗?”

  “那边。”风尹飘渺指着一个方向。“魔宠和主人是有联系的,紫日的魔宠大部分都在这里,随便找个问问就知道了。”

  烟雨刚好看到小纯,连忙喊道:“你是小纯吧?紫日在哪知道吗?”

  小纯点点头:“主人好象正朝我们这边来。速度还很快。”

  “恩?”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忽然发现天空中一个小黑点之间接近。

  “啊……!”一个由远及近的叫声逐渐扩大,只见我从天而降,咚的一声摔在地上,连滚带翻地在地上跑出去几十米才停下。

  风尹飘渺和烟雨赶紧跑过来,看到我狼狈的姿势全都惊讶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风尹飘渺好不容易镇定下来问道:“你这是怎么搞的啊?”

  “遇到高手了!”

  “高手?”烟雨一听更诧异了。“什么高手这么厉害?能把你从远处打飞到这边来?”

  我苦笑着摇摇头:“不是战斗高手,是系统高手,居然能把女性保护的生效情况摸的这么透!”

  “不是吧?”风尹飘渺面色古怪。“你是被女性保护扔回来的?”

  “你以为有别人可以把我扔这么远吗?”

  “你难道对某个女人那什么了?”风尹飘渺小心的问我。

  “你当我什么人啊?那个女人太狡猾太无耻了!明明已经被控制住了。居然靠那种下贱地招数把我强行弹开!”

  烟雨比风尹飘渺聪明多了,听我这么说,立刻道:“紫日不会干那种事的,这点不用怀疑。再说就算他有那想法,也不会在这种关键时刻干那种事。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对方中有个女人利用系统漏洞启动了女性保护功能。一般来说《零》中不会发生这种事情。因为系统存在主动意识判定,很少出错,但有一个情况例外。”

  “什么情况啊?”风尹飘渺在游戏里就有好几个女人,根本用不到骚扰女性。所以对这种事情完全不知道。

  烟雨有些尴尬的道:“当发生第三类接触时系统的主动判定会因为意识读取系统地反应速度跟不上而被放弃,保护的前提是反应速度够快,等意识解析完成侵犯也完成了,所以这个意识读取仅适用于一、二类接触,当发生第三类接触时,系统采用的是先入为主的判断方式。”

  风尹飘渺还是摇头:“什么一、二类接触我完全不明白,还有那个什么先入为主,这不是说贼喊捉贼也可以了?”

  “正确。就是可以贼喊捉贼。系统地目标是阻止任何形式的性骚扰事件发生。不管是犯人还是被侵犯者,只要其中一方申请保护,事件本身就不会发生,哪怕弹错了人,起码不会给玩家造成心理影响。你也知道,这年头精神损失费的官司可都是天价,系统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再说,如果你是强奸犯。你会在自己即将得手的时候自己主动报案吗?所以正常情况下这样做是不存在问题的。至于那三类接触。属于分级评定。语言调戏算第一类接触,只要对方申请。你的语言调戏也可能导致女性保护系统启动。第二类接触是只除性器官之外任何位置的身体接近,包括手和头发,不过一、二类接触有系统的主观思维判定,只要你不是带着性骚扰地目的发生接近,系统是不会启动女性保护的。但是第三类接触就比较麻烦。这个指地是性器官发生危险接近,这个情况下系统主动思维判定不会启动,只要事实成立,不管你是不是有意的,一样有可能启动。而且第二类接触和第三类接触中提到的情况都是接近,而不是碰到。第二类的好好点,只有距离小于一厘米才会发生,第三类只要在十厘米范围内都可能发生。不一定要碰到,只要够近就可以了。”

  风尹飘渺惊讶的看着我:“难道你碰她那里了?”

  “你当我是色情狂啊?当时为了防止她反抗,我就骑到了他身上把她压在地上,当然会进入超近地范围内,她当时主动向上挺了下身体,把距离缩短到了十厘米范围内,结果保护申请成功。我就被扔出来了。这种保护方式知道地人并不多,而且女孩子一般都比较害羞,谁会想到有女人会主动用自己的性器官接近敌人以达到战斗目地啊?妈的,今天真是栽了,居然碰上这么个女人。廉耻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烟雨伸手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别生气了,就当遇上仙人跳了!”

  “仙人跳好歹还有自己的主观因素在里面,我可是什么想法都没有啊!真比窦娥还冤!”

  风尹飘渺笑着拍拍我:“不就是被扔了出来吗!没什么好生气的。那个女人往哪边跑了,我们追上去把她干掉。”

  “不急。我的龙宠都在那边,女性保护可不包括魔宠。”

  “不包括的吗?”风尹飘渺惊讶的问:“那要是……?”

  烟雨坏笑着对风尹飘渺道:“你自己试试就是了!”

  一个热血盟的玩家离地近,听到烟雨的话之后赶紧对风尹飘渺道:“老大你可千万别实验,在《零》中命令魔宠对别的玩家或者npc进行性骚扰的话,魔宠会过来上你自己的,比被弹飞还惨。”

  风尹飘渺一听全身一哆嗦。“烟雨你这个混蛋,想让我变基老啊?”

  “哈哈,你自己思想不健康怪谁啊?紫日魔宠那么多。你见他干过吗?”

  “废话,他地魔宠都是女性,那不是自己找吃亏吗?”

  我立刻指了下不远处正在解决最后一个敌人的二世:“现在有男的了,不过我不会让他靠近你的。我地魔宠可不喜欢断背山上下来的。”

  “你们两个也不用联合起来欺负我吧?不就是这次你们出兵救援我没给好处费吗?”

  “原来你还知道啊?”我和烟雨终于让这个守财奴明白了我们的意思,真是不容易啊!

  收拾掉城外这些打掩护的敌人,我们开始追击前面在逃的那些家伙。为了保证已经到手的这些几个国器零件别再被对方拿走,我让一名铃音骑士帮我把这个东西送回艾辛格。之后玫瑰会把它转去美国。

  那个女骑士虽然利用无耻的方式把我给弹了出来。但她还是没能跑出多远。在我被弹飞之后他们又来了一批接应的人,可惜依然没能在三条巨龙地紧迫盯人之下把东西从走。而且还被干掉了十几个人。

  虽然论单体战斗力巨龙不如神龙,但龙毕竟是龙,凡是带龙字的,哪怕是别的物种都相当厉害,何况巨龙本身就是龙中比较特出的一个种类了。对一般的玩家来说巨龙的出现都代表着成片的死亡,对方能只损失十几人已经说明实力还算不错了。不过虽然三条巨龙盯的够紧,但对方依然连滚带爬地到达了下一个城市,结果事情就变地复杂了起来。

  在场的只有幸运、瘟疫、水晶和飞鸟,其中幸运地智力水平最高,但是他却缺乏一项很重要的东西——常识。幸运是人造生命体,他的知识都是我们教的。龙缘基地的科学家一抓一把,却缺少社会学人才,说白了就是没有交流型人才,毕竟基地是研究单位,不是商业单位。其直接结果就是幸运接受的知识全是各种科学知识,完全没有待人处事的知识。那个女骑士和其他人一起跑进了城市。但是这个城市是属于第三方的,按情况来说幸运只要把我们抬出来就可以了,现在在中国地行会基本上都要卖我们行会点面子,就算不帮我们抓这个女骑士,起码不会阻挡。但是幸运不懂这些,结果就直接带着其他两条龙和飞鸟一起最进城里继续打。

  这个城市的人光知道城市上空出现了三条龙加一只不明生物,大家还以为是怪物攻城呢,结果他们就开始攻击幸运他们。幸运遭到攻击立刻开始反击。平白无故的把整个城市推到了敌人的阵营中。我们赶到的时候现场已经是一片混乱,那个小城市哪架的住三条龙折腾,连城墙都倒了一大段。看样子这还是个刚升级到城市阶段的小城,连炮台都没有,要不然还可以挡一阵,还好幸运他们没把任务给忘了,不然城都让他们给推平了。

  看到城外三大行会的旗帜同时出现,城里地玩家立刻紧张了起来。他们开始的时候可能是以为幸运他们是野生生物。但是只要一和幸运他们打起来马上就会知道他们是有主人的魔宠,之后就会知道是我的魔宠。这么大个城市当然有不少人知道我是谁,他们还以为是我要攻击这个城市,所以看到三大行会的旗帜变的更紧张起来。

  这个小城市的城主几乎都快哭了,他站在已经变成废墟的市政厅上对着身边地守卫喊着:“为了城市。我们拼了。”

  “拼了!”守卫们齐声复合。

  这些人刚准备好要拼命。一个巨大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城市上空。“城市里的居民注意,我是冰霜玫瑰盟会长紫日,刚才发生的情况仅仅是意外,请马上停止战斗。本行会负责赔偿一切损失。”

  城市里的人全都互相看了看,最后把目光全都聚集到了城主地身上。那个城主几乎是流着眼泪瘫了下去,显然他是相信了我们的话。我骑着夜影降落在那个城主身边,风尹飘渺和烟雨紧跟着降落了下来。

  对方的城主已经受刺激过大,站在那里发呆,反到是他身边的那个玩家气愤地冲上来质问我们:“你们为什么要袭击我们的城市?”

  “不好意思,今天的事情纯熟误会,你们和我们各有一半责任。”

  那个人一听立刻气愤的道:“你们进攻我们的城市。我们还有什么责任?”

  “你们的责任就在你刚才那前半句话上。”

  “怎么啦?”

  “情况根本就不是我们进攻你们的城市。”我向天上招招手,幸运他们全都降落了下来,那个玩家害怕的后退了两步。我对他道:“他们都是我地魔宠,今天出了点事,我让他们帮我追几个人,结果那些人跑进了你们城市,然后他们也追进来攻击那几个人。可是你们居然主动攻击他们,我的魔宠遭到攻击当然会反击。你说你们是不是有责任?”

  “我……我们以为他们是来攻城的呢!”

  这事其实谁也怪不了。那几个人混在人群中,谁也不会注意他们。但是巨龙攻击玩家,别的玩家就会认为是在攻击城市,反击也是正常情况。这种事纯粹是因为缺少沟通造成的。

  对方还想解释,我赶紧安抚他们道:“我也没想追究责任,毕竟我们也有做的不到位的地方。”我说这话纯属客气话,一个玩家追杀另外一个玩家这种事情很常见,只要不是红名,理论上说城市守卫不该插手。今天所不同的是我没有直接动手,而是派地魔宠,还有就是我地魔宠个头大了点而已,归结起来这实际上还是玩家之间的战斗,反到是城主地部队主动攻击我的魔宠,属于违规干涉玩家战斗。

  风尹飘渺也道:“损失我们来认,之后会帮你们全部修复到之前的样子。现在你先帮我们个忙,马上给我们查传送阵记录,我们要知道刚刚离开的几个骑士的下落。”

  玩家城市中的城主有权查寻传送记录,刚才那个女骑士在混乱中通过传送阵跑掉了,我们必须找到她到底传到哪去了。

  这个城主到是满配合的,毕竟本来他们也不占理,何况我们也答应赔偿了。他还说什么呢?再说得罪我们三大行会也不是什么好事,就算我们不主动去害他,人家知道他们和我们三大行会有仇也肯定会躲着他们,甚至以为攻击他们可以得到我们三大行会的好感,这都说不定。

  那个传送阵管理员在查名单,我们在旁边看着传送阵中地水晶记录的人像。人像在快速滚动,突然我看到了那几个熟悉的面孔。“停。往回倒。”

  记录迅速定格并后退了几格,那个和我对战的女骑士以及另外一些不认识的人出现在阵中。这些人显然是一伙的。大概是后来来增援的人。风尹飘渺问那个传送阵管理员。“查下他的目地地。”

  “好的。”那个家伙把手放在水晶上,闭上眼睛开始搜索。空中哗啦一下弹出了一个传送阵名称。

  “艾辛格跨国传送阵辅助中转阵三十八号?”

  所有人的目光一起聚集到了我这里。风尹飘渺惊讶的道:“紫日,那不是你的城市吗?”

  烟雨立刻道:“不,艾辛格的跨国传送阵是可以通国外的,这些人大概是要出国,没看到目标点是艾辛格跨国传送阵的中转阵吗?”

  “赶快去艾辛格。”我一边说着一边率先启动了传送戒指,直接过去了。风尹飘渺和烟雨他们很快也跟了过来,毕竟传送阵就在身边。

  出了传送阵我想也不想就去查跨国传送阵地记录。反正是我自己的东西,我有最高许可权限。我们行会的水晶品级比较高,查询速度快的多,很快就看到了那个女人和她身边那群人,但是意外的是居然让我看到了驻美大使和我爱中华他们这些人。居然全都在这里。查询传送目标,地点是支点城。

  “这帮家伙去了rb?”风尹飘渺叫了起来。

  “他们跑不了。”我直接拿出了城市之树地树叶。“城市之树,启动巴贝尔塔通讯设备,暂时接管支点城操作。”

  “明白。”城市之树的声音从树叶上传了出来。“接管完成。等待命令。”

  “封闭支点城所有入口和传送阵。给我查这几个人,相貌就在传送阵的显示页面上,你自己看。”

  “收到,已经找到目标,他们正在支点城的传送殿里,我马上把图象传送过来。”

  跨国传送阵地操作水晶被暂时当做了显示器使用,图象出现在了水晶里。只见驻美大使和我爱中华他们,以及那个女骑士一大帮人正在向一个小传送阵走去。这个传送阵是普通传送阵。也就是说可以在rb境内传送,但是有rb国籍的人是无法使用的。这些人显然都具备游戏内的非rb国籍,这点很容易做到,只要不在rb建号就不会出现rb国籍。

  驻美大使一边走一边还在和玄心说着什么,他们走到了那个小传送阵上之后停了下来,明显是等着传送,但是突然咔的一声响,他们脚下的传送阵熄灭了。

  “怎么回事?”驻美大使有些紧张的问着。

  我爱中华到是很平静。“大概是传送水晶没能源了。以前我也遇到过这个情况。”

  我爱中华说的不错。这确实是水晶没能源了。不过这和一般城市中地没能源是两回事。要是我爱中华看过我们冰霜玫瑰盟的城市设计图,他现在肯定会尖叫着被发现了什么的然后赶紧叫大家跑。本行会的城市能源系统类似现代城市的电站+电网+用电器的模式。但是一般城市的能源是电池+用电器的模式。也就是说别地城市是给传送阵装魔晶石作为能源,用完就要换,本行会地城市却是把魔晶石统一送到中央能源提取妻,然后分别提供给各个设备,在我们这里如果有什么东西因为没有动力而停止了,那只能说是人为关掉了,或者是整个城市都停止了。

  传送阵停机,他们只要换到别的传送阵上就可以了,在他们地印象中能源不足只是单个传送阵的问题。很少有碰到两座传送阵同时没能源的情况。但是今天他们就见识了一把,这些家伙换到另外一个传送阵上之后这个传送阵也灭掉了。

  “不是这么倒霉吧?”麻雀李三忍不住骂道。

  这个时候他们又换上了第三个传送阵,像支点城这种规模的城市,辅助传送阵数量少数在一二百,他们还以为是我们这里的玩家疏于管理导致地。结果第三个传送阵发生了一样的情况,最后他们干脆分成几波人分别上了十几个传送阵,结果全部失灵。更奇怪的是当时有进出的其他玩家。他们使用传送阵都很正常,即使是驻美大使他们曾经实验过失灵的传送阵,别的玩家一站上去就会立刻恢复正常。

  玄心还以为是自己人出了问题,她特地跑到旁边,和几个刚进来的h国玩家凑到一个阵上想试试能不能用,结果连那几个h国人也发现传送阵失灵了。那几个h国人走下来换了个阵,玄心没跟上去,结果那几个人就成功传送走了。

  这个时候要是再发现不了问题就是傻子了。玄心迅速的对我爱中华道:“他们做了手脚。传送阵不能用了。”

  “难道他们先到了?”驻美大使惊讶地问道。

  “不知道,反正传送阵出了问题。”玄心道。

  “可他们不是在我们后面没追上来吗?怎么会赶在我们前面做手脚呢?”驻美大使依然不相信。

  “是遥控。”那个把我弹飞的女骑士道:“冰霜玫瑰盟有种城市之树,相当于中央控制系统,可以遥控操作城市设施,他们应该已经注意到我们了。”

  “那我们赶紧从大门出去。那东西不能遥控。就算有守卫,好歹还有一线希望。”

  “希望当然会有的,但不是留给你们。”我的声音出现在传送殿的大门口,驻美大使惊慌的想往转送阵上跑。我笑了起来。“不用试了。这可是我的城市,我不让你们走,你们以为自己就跑的掉了吗?你们还真够胆大地,居然跑回我的老家来了。当初松本正贺当rb老大的时候还没胆子乱闯我的城市呢,你们几只小耗子居然还敢利用我的东西跑路。”

  “哼,我们就算死在这里,只要能把国器带出去,我们就是胜利。”

  “问题是你们带不出去了。”

  “那可不一定。”玄心突然扑了过来。“自爆。”

  我晕。小rb地牺牲精神真是没话说,居然上来就用自爆。不过不得不承认这是唯一对我有很大威胁的技能,轰的一声巨响传送殿的大门被轰飞了,我和风尹飘渺他们也被劲风刮了出去。烟雾中就看到几个人从里面跑了出来,我纵身扑过去按倒一个,翻过来一看居然不是驻美大使。“靠,你哪位啊?”这个家伙根本就不是那些人中地成员。

  “我是小小鸟,刚从国内过来。一出阵就看到好多烟。我以为着火了就往外跑。哪知道……?”

  我把这里的人设置成了拒绝传送,但是没有封闭传送阵的其他功能。别的地方要是有人想过来,依然可以使用跨国传送阵。

  正说着烟雾里又有人往外跑,而且这次超级多,我也不知道谁对谁,上去先拉住了一个再说,结果一翻过来居然又抓错人了。“靠。谁会风系魔法?”

  周围我们带来的人一听就明白我的意思了,几个小龙卷迅速把烟尘都抽上了天空。视线恢复后第一眼就看到驻美大使已经跑出老远了。“那边,澳门赌博网站:拦住他们。”

  支点城可是我们在rb的前进基地,绝对的要塞城市,驻军数量不是一般地多。成队的重装甲步兵排着方阵出现到在道路上,把整条街道都给封了起来。那个女骑士一看左右的建筑立刻叫了起来。“上房。”

  那些人动作还真快,哗啦一下全上去了。我们这边的卫兵反应到也不慢,可惜就是太快了点。房顶又不是用来走人的,呼啦一下上去几百号人哪有不塌的?轰的一声,刚上去的人又全掉进屋子里了。

  “你们跟着跳什么啊?空骑兵呢?上去堵住他们。”

  这些家伙滑地跟肥皂一样。城市里街道狭窄,人多也没用,大部队根本展不开。而且我碰到了和风尹飘渺一样地问题,自己的城市不舍得碰。眼看着他们快到城门口了,一个一身红色紧身铠甲地女玩家突然从我们后面追了上来,纵身跳上了旁边的房顶。只见她在房顶上轻轻一点,人就像没有重量一样飞起七八米高。她在半空中迅速的靠弓搭箭,手指一弹。嗡的一声,一枚响箭直插驻美大使后心。

  噗。麻雀李三飞身替驻美大使挡了这箭,但是箭却突然爆炸了,麻雀李三整个人变成了漫天的血雾。我不由地多看了一眼那个女玩家,虽然不知道是谁的人,反正是我们的帮手。

  女箭手身体下落,在房顶上再次一点,重新飞上半空。这次她一口气架了四支箭到弦上。然后毫无任何停顿的放了出去。大秦箭神从侧面跃起,半空中也放出一排箭,目标直指这个女玩家。看她的样子大概是闪不掉了,我把永恒一把抖开,永恒前端一下卷上了她的腰。我向后一带把她拉了回来。她没挣扎。而且被拉回来的时候依然一瞬不瞬的盯着前面地驻美大使。“送我一把。”她毫无停顿的对我道。

  我明白她的意思,带着她一个原地转身卸掉惯性,然后猛的向前一推把她送了出去。借助我的力量她一下飞出老远,刚一落地她又上了房顶。然后一边跑一边闪电般开弓来射两箭。大秦箭神一点反应都没有地被一箭封喉,驻美大使被一个他身边的玩家推了一把,结果箭没中,却把跑在驻美大使前面的热血好男儿给射倒了。

  眼看着这个女箭手大概是追不上去了,我突然发现这里距离城墙已经不太远了,一抬手把龙筋索射了出去。索头插入城墙固定,然后我一收线顺便张开翅膀一边滑翔一边把自己拽过去,速度快了很多。经过女箭手身边时我顺手把她拽了起来。这个女箭手明显是超级高手,从头到尾都不受任何干扰,被我抓着腰带提着她也能开弓放箭。这次总算没让我失望,一箭贯入驻美大使的大腿,驻美大使当时正在跨一个房顶,一下没跨过去反而掉进进了两座房子之间地封闭小巷。

  驻美大使临落进去之前居然把一个小不包裹扔了上来。“我爱中华接住。”

  我爱中华一伸手接住包裹继续向前跑。女箭手二话不说再次放箭,一箭从我爱中华后脑进入嘴里穿出,包裹直接飞了出去。却被古武专家接住了。这帮家伙还真是够顽强的。

  和我爱中华以及驻美大使不同。古武专家是肉搏职业,速度比法师快的多。一下跳出去老远,然后到了城墙下面。卫兵刚要围上去,他就伸手在城墙上一借力上了墙顶,不过他上去还没站住又被打了下来。一个紫色的身影立在城墙上面威风凛凛的看着下面。“向来只有我说放行,没有人能硬闯的,今天我到要看看你们谁出的去。”

  修罗紫衣的话刚说完就倒霉了,城市里地警报声和一发炮弹一起到达,修罗紫衣被直接轰飞。城外小rb攻城了。我没想到rb人会发动一场大规模攻城战来掩护他们逃跑。这次攻击应该是临时安排的,rb人根本就没有什么队型可言,而且之前也没有任何关于他们要攻城的情报。

  炮击产生了混乱,古武专家趁机越出城墙向远方跑去。rb人给古武专家让开了道路,绕过他直接向城市发动冲击,这样下去根本没办法追了。我的魔宠和召唤生物都还在国内,现在差不多是光杆司令,这还真是麻烦。无奈之下只好召唤出夜影继续追,好歹坐骑还在身边。地面上肯定是过不去的,不过空中依然可以通过。小rb的空中单位向来不如我们行会,这方面我不担心。

  城市里的战斗有修罗紫衣和风尹飘渺他们在,我是不用担心的rb人本来也没打算把城市打下来,攻城只是为了掩护美国国器离开而已。

  护送国器地队伍一路上被我们干掉大半,最后真能带着国器跑地就剩这个古武专家了,这小子穿过rb人的阵营后就专找林子钻,这样我地空中优势也没有了。跟他在林子里玩了半个多小时的捉迷藏,好不容易把他赶出森林,结果前方却是个rb村庄。看规模,这种级别的村镇应该是有传送阵的,只要他进去我就彻底失去目标了。rb人不会帮我查传送记录,而且还会帮古武专家对付我。

  心里焦急却没办法,到了村口之后古武专家立刻和一些人说了什么,那些人立刻摆好架势打算拦截我。我眼睁睁的看着古武专家跑向一个小建筑的门口,赫然就是村里的传送殿。但是,就在他即将到达小房子门口的时候,我忽然听到耳边风响,什么东西飞了过去。轰的一声,前面的小房子整个不见了,古武专家愣在原地。我扭头之后也吓了一跳。

  “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