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二十三章 居然上当了
  ~日期:~09月18日~

  第二十三章 居然上当了

  “你死了就和平了。”玄心从身后抽出了备用武器向我攻了过来。

  我把永恒甩了起来,向前一挥。由于剑身一直在高速旋转,旋转物体产生的稳定性使本已松开的剑身并没有软下去,而是笔直的向前挺了出去。我借着这个力量向前刺击,感觉就像举着一根七米多长的长矛在攻击,但实际上那只是永恒剑旋转造成的。

  看到我的直线攻击,对面人群里也有高手明白这样的攻击威力和大,一个大汉伸手把玄心拉到一边,另外一边一个体壮如牛的家伙举着盾牌挡在了我的攻击路线上。可惜英雄救美是要付出代价的。永恒剑的穿透力向来是无与伦比的,何况现在它还在告诉旋转中。高速旋转的剑尖部分简直像电钻一样,刚一接触那家伙的盾牌立刻打的火星四溅,同时我的剑柄和他的盾牌同时亮了起来。

  双属性激发!

  我的剑和他的盾好象都带了意外伤害属性,没想到居然同时发作。永恒的握柄处红光一闪,一道电弧顺着剑身传了过去,对面的盾牌也同时闪亮,一道白色的光环顺着剑身也传了回来。不过这个时候永恒和那面盾牌的高下区别立刻就显示出来了。喀哒一声,永恒在红色电弧通过后就切断了剑刃跟部和剑柄的连接,电弧顺着剑身传过去正中盾牌的同时白色的光环也到了剑刃的末端。盾牌上瞬间闪过一片红色电弧,大汉惨叫着被电飞了出去,但是白色光环到了剑尾却无处发泄了,剑刃已经和剑柄断开了,白色的光环根本传不过来。

  失去支撑的剑身哗啦一声掉在地上,它附近的地面瞬间结上了一层厚厚的白霜。刚才的白色光环十有**是霜冻之环,没想到这家伙地盾牌上有这么高级的反击魔法。

  被电弧击飞的大汉满嘴是血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忽然他注意到了自己手里的盾牌,惊讶的把它举到面前翻来覆去的看。周围的人也是才发现盾牌正中间居然有个溜光水滑地洞,而且已经明显穿通了。永恒旋转起来果然是像电钻,竟然打出这么光滑的一个洞。大汉看完盾牌又忽然想起什么的摸向自己胸口下面,结果感到手上传来的异样之后猛的低头,却发现自己的胸口居然也有个洞,只是这个洞不深,盔甲刚刚被穿透了一点点。自己的身体上只有皮外伤。要不是因为永恒后来自己断开了连接,失去推进力,外加大汉被电弧击飞,永恒肯定已经在他身上穿心而过了。神器就是神器,永远不可能和一般的玩家装备一样。

  大汉发现这些伤之后没有放弃抵抗,反而再次举起了盾牌。“你地武器已经毁了,看你这次还怎么进攻。”

  我笑了起来。“你不认识我吗?”

  “认识,你是紫日。冰霜玫瑰盟的会长。”

  我点点头:“看来你也仅仅是认识而已了。”

  “你什么意思?”

  “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我的职业和装备。”

  “你的职业?”大汉满脸疑惑。“你不是战士吗?”

  这个时候一个看戏的玩家才惊叫起来:“妈地,差点忘记了,冰霜的老大是特种人员啊!”

  “什么特种人员啊?”一个显然不清楚这些的玩家问这个知道的玩家。

  那个玩家开始解说:“有个只有少数人知道地外国论坛上有目前出现在世界上比较知名的高级玩家的战力评点,其中我们国家的这个紫日就是一个比较特殊的人员。他平时总喜欢用近身战斗,很多人都以为他是战士。但是你们全都上当了。这家伙初始职业是黑暗战士加驯兽师,也就是说这个家伙双向发展。而且那个网站上分析说紫日的战斗力有百分之八十集中在召唤生物身上,打到现在你看到他召唤什么东西了吗?除了坐骑他什么都没招。”

  “我靠,那不是说他没进全力?”

  第三个玩家加入讨论。“人家可是中国第一行会的老大。是个人都能把他干挺,那他还混个屁?”

  “就是。”那个比较高深的玩家道:“其实紫日平时不召唤生物就说明没必要用,这战他肯定是有十足地把握稳赢,所以才不召唤生物的。你们知道他有多少召唤生物吗?光魔宠就两位数。”

  “两位数?那到底是多少啊?那个网站没写吗?”

  “那个网站的站长只统计了一些比较经常出现的,目前已经确认的魔宠有十九个,但是站长估计应该还有更多,因为紫日总是只在一个环境内召唤适合当时环境的特殊魔宠,所以应该还有一些用来应付极端环境的特种生物。另外这家伙好象是有一支召唤生物军团。据说曾经单靠这个军团和他的全部魔宠互相配合灭掉了一个二级小城。那还是很久之前地战斗,后来他有没有加入新魔宠和兵力还不一定。现在那个网站给紫日地战力评分知道是多少吗?七亿多。”

  “这个评分很大吗?”

  “当然,我把自己的战力填进那个测试机运算出来地评价才二十几万分。我后来把一些朋友的属性填进去测算结果,一般玩家的战斗力大致都在四十万到四万之间,称的上高手的玩家一般战力都在百万左右,各行会会长的战力一般能接近千万,大型行会的会长通常在千万以上,但是过亿的全世界也就那么四十几个人。平均全世界这些国家。每一国连一个都分不到。至于战斗力过五亿的人好象全时间也才个位数。”

  “那最高的是谁啊?是紫日吗?”

  “那到不是。有个神秘人物名称不详,据站长说他本人亲自在欧洲看到过这个玩家。好象战斗力在八亿分左右,比紫日高了两三千万点评分。”

  下面讨论的热闹,场上的大汉面子上挂不住了。被人家打的这么惨却被说成对方还没出全力,能不气愤吗?呀指着我道:“你的武器没了,我就不幸我老牛打不过你。放大话地人老子见的多了。全都被老子打的躺在地上哼哼,你也就是一个白痴。”

  我依然笑着道:“又不是我说的,那边那位朋友,虽然很感谢你帮我抬名声,但是请小声点好吗?要是把这位气死了搞不好系统会算你红名的哦!”

  “哈哈哈哈!”路边一阵哄笑。

  我拿着永恒走到地面上的那个掉在地上的永恒边上,把剑柄往上一指,地面上的霜冻瞬间崩溃。一蓬火红色地烈焰熊熊燃烧起来,霜冻瞬间被驱散了。霜冻被驱散之后剑身震动了一下。突然飞了起来和我的剑柄对接了起来。

  我看着那个大汉道:“我的武器自动断开只是为了保护我不被你的魔法反击,你以为是你打断的吗?这把可是神器永恒,你问问那位看热闹的朋友这是什么武器。”

  没等那个大汉开口询问,周围的人一起把眼睛注意到了那个玩家身上。那个家伙立刻得意的道:“如果那个网站地情报没错的话,这把永恒是由多柄神器融合出来的,价值早就超越了一般的神器。据说里面还有一把专门破坏神器的武器融合了进去,所以永恒有个最大地特点就是装备破坏,任何武器和它正面对抗都是一碰就断。听说从它完成之后就没人能和它对撞了。而且那个网站的站长从很多不同的人那里得到的情报中永恒地外形都不一样,今天开始的时候你们也看到了,它本来是把剑,后脸却变成了鞭子一样,然后还能转。综合了这么多东西。那个望站站长下达的结论就是永恒实际上是可以任意变形的,至少是能在很多种形态之间随意切断,好象还不用付出任何代价。而且这把剑熔炼过生命之火,天生魔法牺牲和攻击反弹。对抗魔法师战斗时威力翻倍。哦对了,好象上次紫日会长独身在rb冒险的时候还抢了rb人的一把妖刀也融合了进去,现在的武器应该已经是有灵魂的装备了。除了很强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那个网站估计要是卖地话,这把剑就算卖一百亿水晶币大概也有人会抢着买。”

  其他玩家越听越晕,后来全都瞪着眼睛流着口水盯着我的永恒,不过考虑到我的身份全都放弃了抢的打算,也就是瞻仰一下传说中的多神器集合体而已。

  我向那个解说的玩家点点头:“感谢你的解说,作为感谢。让你看点东西。”说着我把永恒往手背上一放,长剑再次缩小成一个红色的圆球回到了我地手背上。“看明白了吗?”

  那个玩家立刻拍着大腿道:“明白了明白了,永恒具备是液体金属特性,理论上任何形态都可以拟化。哈哈,回去把情报传到网站上我就可以升高级会员了,享受贵宾级情报服务了。谢谢啊!”

  我看着那边地大汉道:“我不欺负你,永恒对你们来说威力太大。我让你知道高级玩家为什么会是高级玩家。”说着我的身体开始迅速变大,很快就进入了狼人形态。仰天一声狼嚎。呲呤。双臂上地刃爪瞬间弹出,接着又是呲呤一声刃爪又伸长了一节。我的刃爪是有二段长度的。但平时一般用不到那么大的攻击深度,所以不会考虑,现在对付力量型的玩家正需要增大伤害产生快速放血的效果。

  “狼人化!想不到紫日有这种血统!”

  我再次喉叫一声纵身跳了上去,大汉立刻用盾牌砸向我。我身体在空中一弓,双脚首先迎上盾面正好踩在上面。大汉本想把我推出去,但是冲击惯性加上我的体重根本不是他推的动的,连人带盾被我踩的向后直退。我在盾牌上用力一瞪,身体一个后空翻落地,脚爪深深的插入地面捞捞的抓住地面。大腿猛地发力,身体再次电闪而出。

  对面的一个战士居然跑上来帮那个大汉,但是我的身体突然一闪出现在他身后继续向前冲着。其他几个他的同伴过来挡我,但是被我一路闪了过去。路边有识货的玩家惊讶的喊着:“是狼人九连闪。带传送属性的,你们用身体封不住他。”

  玄心明白过来,立刻启动道术,可惜她的速度不够快,我单手闪电般向背后一摸,瞬势向前一带,半月闪电般直飞出去插在她地肩膀上,把她打的倒飞出去摔进了围观人群。

  大汉双目赤红大吼起来。他的身体突然膨胀起来,整个人都大的一圈。“居然是狂战士。”一个围观人员说道。

  “我又不和你拼力量,你狂化有什么用?”我迅速冲到他身边,刃爪毫无征兆的从下向上顶进了他的肚子。他的右拳横钩而来,我一低头蹲身从他胳膊下面绕了过去,手上的刃爪顺势在他肚子上一拧向侧面带了过来,硬是在他地肚子上把他的肚皮和盔甲一起开了三道深沟。

  穿到他身后我猛的一使力,刃爪从他体内脱离甩了出来。血水像喷泉一样从他的腹部喷了出来,中间好象还夹带着一些被绞碎的内脏碎片。他慌乱地捂着伤口,我却恢复正常站姿,抬起双臂一甩,血水被甩的干干净净。嚓的一声刃爪回鞘。我转身地慌张着捂伤口的大汉道:“别捂了,爪上有毒,早死早超升吧!”

  “你……!”大汉不甘心地倒了下去,毒药性质还满强的。居然这么快就把他放倒了,我自己都有点意外。

  “技术不如人就别说大话,免得丢人。”

  “流光炸弹。”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我背后,居然是驻美大使的声音。

  “慢着。”

  “慢你妈个头。”大秦箭神突然跳起来从半空中射了一箭下来,我猛的转身一剑打飞了那个蓝紫色的魔法球,但是大秦箭神的箭却来不及挡了。这个家伙到是会占便宜,让自己的箭跟着人家的魔法球飞出来,我当然不大可能连挡两次攻击。

  当。一声清脆地响声。羽箭被轻易的磕飞,夜月横剑立在我的身前。

  “哇……!”周围响起一片小声的惊讶声,然后又开始嘈杂的议论了起来。

  一个明显处于思春期的年轻玩家惊讶的道:“快看,那是什么东西啊?好漂亮啊!”

  “靠,下面有条蛇尾。”

  “好象是美女蛇。”

  “笨蛋,那是蛇妖。”

  “蛇妖的头上不是有好多小蛇地吗?”

  “你说地那是美杜莎,这个看起来像……像……还真不知道像什么。”

  一个玩家小声的道:“会不会是女娲啊?”

  “靠,你傻地吗?女娲是上古神族。要是紫日有那种魔宠早就把rb灭了。”

  “不过别说还真像啊!”

  “会不会是女娲族的成员啊?只是后裔的话还是很有可能的啊!”

  “搞不好还真的是哦。”

  周围的玩家议论纷纷。但是场中的几个人可都没那个心情,这些人都紧张的盯着我和夜月。《零》中npc生物定律之一:类人形生物长的越漂亮越厉害。非人形生物长的越凶越厉害,植物类生物看起来越安全实际上就越危险。这个定律是玩家们长期总结出来的经验,虽然不是绝对准,但是大部分时候都是可靠的,至少我看到的人形生物的确都是长的越好看就越麻烦,那些长的一般般的人形生物通常都是小兵,**oss都是男的帅女的靓。依照这个定律判断,夜月的相貌绝对应该被列为极度危险生物。

  “你是什么东西?”驻美大使居然还傻忽忽的问夜月。

  玄心拉了他一把。“一看就知道是紫日的魔宠了,躲她远点。”

  夜月缓缓的后退围着我绕了几圈,用尾巴把我保卫在中间。“这些都是敌人吗?”

  我点了一下场中那些人。“边上都是看热闹的,这几个是敌人。注意那个家伙,他背上那东西才是目标。”

  “要破坏还是抢夺?”夜月到是干脆。

  “你看呢?”

  夜月转头看了看我。“以主人的性格十有**是要据为己有了。”

  “知道还问?”

  “确认下总没坏处吗!”夜月把双剑拿了出来,然后启动了战斗模式,双臂一下变成了六支手臂。六柄蛇剑上闪着翠绿色的寒光。夜月用两把剑交叉在一起互相摩擦了起来,剑刃上拉出一串火星,四周的人全都忍不住捂住了耳朵。但是人只有两只手,捂耳朵地话就别指望拿兵器了。夜月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身体突然启动猛的弹了出去,对面那几个人根本都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看到人影一闪就到了跟前。

  最前面的那个玩家吓的赶紧后退,却忽然感觉脚下有什么东西,一低头却看到是夜月的尾巴。没等他反应过来夜月已经用尾巴卷着他的脚把他倒吊了起来。接着横剑切掉了他的脑袋,然后把他地身体猛的向那边的人群扔了过去。那几个想上来帮忙的家伙全部被砸倒,夜月笔直的朝驻美大使冲了过去。

  玄心和大秦箭神突然横向冲出挡在了路线上,大秦箭神一个马步摆开,手里长弓迅速拉满,可是夜月的目镜却突然弹开,周围的人只看见她杀眼一闪,接着大秦箭神就瞬间变成了一尊灰色的石雕。连他背后地玄心都被石化了一条胳膊。其实中招的不只他们俩,后面公众中有几个玩家惊讶的叫了起来。“靠,这怎么回事把?”

  一个围观的玩家叫道:“是高级石化之眼,我靠,居然可以完全石化一切看见的东西。威力太大了吧?”

  “我晕。我招谁惹谁啦?看看热闹也能被石化!”

  夜月速度不减,晃过已经变成射手雕塑地大秦箭神,玄心慌乱中居然把一张石头符咒扔到了夜月的身上,结果扔出去她才想起来符咒已经被石化了。根本无法发挥作用,顶多相当于她拿石头砸了夜月一下而已。

  夜月瞬间就到了她的面前,六柄蛇剑同时出击,其中一柄架住了玄心的剑,另外五柄全都插进了她地身体。玄心闷哼一声,夜月迅速把五柄剑向五个方向挑开,玄心被当空分尸甩的到处都是,引的周围玩家一片尖叫。

  驻美大使跌跌撞撞的向后退。夜月瞬间晃到他的面前,微微一笑,目镜再次弹起。还别说,这个笨法师这次到是反应迅速,他突然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也不知道是真的反应快还是自己吓瘫了,总之夜月这眼没看见他。不过驻美大使后面可全都是人,驻美大使这一闪不要紧。后面的人立刻就意识到不对。各种防御魔法和防御姿势都出来了,可惜目光是无法防御的。瞬间又多了一排雕塑。

  夜月正要弯腰去砍坐在地上地驻美大使,忽然感觉尾巴被人拉住了,一回头才看到原来是刚才那些被砸翻的人。一个玩家冲驻美大使喊了起来:“去老大那里,我们帮你顶着。快跑。”

  夜月放弃驻美大使直接冲那些家伙游了过去,驻美大使手脚并用的向外跑,但是却突然撞到了一个人。他抬头之后吓了一跳,他撞到的居然是个无头的尸体,而且明显就是那个刚才被夜月削了脑袋的家伙。这个家伙本来是他的同伴,不应该和他做对,更何况现在连脑袋都没了,居然还能爬起来战斗,实在是吓人。周围一些胆小的mm都紧张地抱住了身边人地胳膊,搞的那些占了便宜地男性玩家全都一脸猪哥像。要是在平时小mm们看到这么吓人的东西早该跑了,但这毕竟是奇幻游戏,僵尸骷髅都不少,小mm们已经适应的差不多了,虽然还是有点害怕却不至于太过激。

  无头僵尸被撞到之后并没停顿多长时间,它缓缓的举起了手里的剑,然后猛的挥了下来,驻美大使慌忙向后退,但还是被削掉一撮头发。

  一个围观的玩家叫了起来:“靠,复活被杀死的人为自己的傀儡,这什么变态属性啊?”

  另外一个明显是黑暗系骑士地家伙道:“紫rb来就有黑暗系战斗的职业。恐惧骑士天生就可以把杀死的敌人变成自己的亡灵手下,紫日带这样的技能也不算奇怪吧?”

  “那到是。”

  驻美大使被这剑吓的不轻,遭到自己同伴的尸体攻击,这种事情对心理的打击可比实际物理打击要严重地多。驻美大使狼狈的爬起来向别的方向派,僵尸速度慢是公认的事情,他知道只要跑掉,这个僵尸是追不上他的,但是他忘记了点事情。

  驻美大使这次又撞到了人。他抬头之后看到的是我依然保持着狼人形态的笑脸。“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啊?”

  驻美大使这才想到我才是真正攻击他们的人,夜月地攻击方式压迫性太强,搞的他们都忘记我才是正主了。我没给他后悔的机会,上去一脚把他踢翻,一按他的肩膀把他翻过来压在地上,顺手把他背上的箱子抽了出来。

  “你不能把它还给美国人,这是卖国行为。”驻美大使翻过身来抱住了我地腿。

  我没理他,直接把箱子强行打开。但是里面的情况让我瞬间傻眼了。箱子是空的,里面只有海绵衬垫,衬垫上还有一些为特殊物品挖出的凹槽,可是这些槽内什么都没有,箱子是空地。“这怎么可能?”我轰的一声把箱子砸在地上摔的粉碎。

  再次把注意力转移到驻美大使身上的时候他已经变了一副样子。“玄心?”地上抱着我的腿的人居然是玄心。可是玄心不是被夜月分尸了吗?

  玄心得意的笑了起来。然后举手一剑向我刺了过来。我反应还算快,一脚把她踢了出去。“怎么会是你?驻美大使呢?”

  玄心虽然摔的很惨,但是却依然笑着说道:“哈哈哈哈,你想不到吧?驻美大使早就不在这里了。”

  “造就不在了?”

  “对。你拦住我们地时候大使他已经不在了。是我一直伪装着大使的样子。”

  “那刚才被我的魔宠分尸的是谁?”

  “那是接应队伍中的另外一个女玩家伪装的。我的特殊技能就是可以为三个人员提供六小时的完全伪装,能骗过大部分侦测魔法和人地眼睛。现在大使应该已经带着东西走远了,你什么也别想拿到了。”

  “好,很好。”我已经快气爆了,这些家伙居然敢这样耍我。上去一脚把玄心踢飞出去,她直接撞在一棵两人合抱地大树上。喀嚓一声,玄心和大树都断成了两截。夜月也几乎在同时解决掉了那几个接应的人。

  我现在想明白为什么对方只派了这么几个人来进行救援,这些人实际上根本就不是来救援地。他们知道再多的人也挡不住我。所以干脆派人伪装成驻美大使,让真正的驻美大使来个金蝉脱壳。

  我翅膀一伸,大片羽毛脱落下来化为钢铁冥蜂和小妖精从散开来向四面八方飞了出去,同时虫穴空间打开,大批的幽灵虫也跟着飞了出去。“给我找。无论如何要拖住他,”

  一两只虫子是伤不了人的,但是只要有一只虫子攻击了驻美大使,不管成功与否。就肯定会把他拉入战斗状态让他无法传送。显示时间好象已经超过五分钟了,但是我要赌一下驻美大使忘记传送这件事的可能性。毕竟驻美大使是在逃亡。被追的屁滚尿流的时候很少有人能发挥平时的智力水平。

  收切夜月,我把白浪召唤了出来,然后跨上夜影。“仔细的找。”我把箱子递到白浪前面。

  白浪在箱子上嗅了嗅,然后马上开始在原地转了三圈,之后突然向一个方向跑了出去,我连忙让夜影跟上。

  我走了之后周围的玩家才道:“靠,这家伙果然是魔宠很多,居然还有条专门用来追踪的警犬。”

  一开始那个对我很了解的玩家再次发话:“拜托不懂被乱说,那是狗吗?你家狗能长到巨狼那么大?”

  “难道那是巨狼?”

  “当然不是。巨狼才多少级生物?那东西叫影兽,战斗力比你们那些什么魔熊战狼的不知道厉害多少倍。而且这东西三大绝招都绝对要命。”

  “三大绝招?”

  “当然,你们不知道吗?据说……!”

  那个玩家在得意的吹牛时,我已经骑着夜影追出好几里地了。白浪追踪到了很强烈的气息。根本不用停下来确认,一路疯跑了起来。夜影速度也不慢,一路跟着跑。路上地玩家只看到两道影子一闪而过,不少人还被带起的风沙迷了眼睛,引的一路叫骂。当然我们是听不见了,咱速度太快,他们开骂时我已经过去一里多地了。

  这次运气不错,驻美大使果然是在慌乱中忘记使用传送卷轴了。因为我得到白浪给的大致方向,所以直接把那些小虫们全都派向了这个方向进行拉网式的搜索,很快就有一只幽灵虫发现了驻美大使。这只小虫子很迅速的冲上去咬了一口驻美大使,攻击被挡了下来,所以没破防,但依然强制扣血一点,并造成了战斗状态。

  驻美大使虽然不知道我有幽灵甲虫,但是他能确定这不是自然怪物。肯定是玩家的东西,而且现在这个状态下他能直接联想到的就只有我而已。确认攻击后驻美大使更加慌乱地逃跑,结果反而搞的更没有效率。

  其实我爱中华他们这些一直都安排错了。他们为了不被我发现而特地不派人和驻美大使一起走,而是在实现金蝉脱壳之后让驻美大使独自离开。表面上这个决定控制了驻美大使身边的人数,减少暴露目标的可能性。实际上却造成了驻美大使的过度紧张,反而影响了他的逃跑进程。驻美大使身边要是多一个人,他肯定能冷静下来,而且有九成的可能性想到五分钟限制已经过了。可以使用传送卷轴了。可惜他身边没人,一个人跑路的时候不大可能想到别地事情,结果就给忘记了。等到他现在想到还可以用卷轴逃跑时我的幽灵虫已经把他再次拖入战斗状态了。

  所有的幽灵虫都和女皇虫保持着直接的心灵感应,有一只幽灵虫发现目标就等于大家都发现了。上百万幽灵虫开始向一个方向聚集,钢铁冥蜂和小妖精也迅速得到我的指示跟了过去。

  驻美大使跑地好好的就听到背后嗡嗡声响成一片,一回头把他吓了一跳。不管是蜜蜂还是马蜂,都会引起大部分人的恐惧感,当然不排除部分胆子超大的人不怕蜜蜂。不过面对钢铁冥蜂没有人不怕地。体长一米的巨型蜂类生物本身已经很吓人了,何况它们屁股后面还挂着根一尺多长的毒刺呢!

  驻美大使赶紧狂抽身下的坐骑,那匹还算不错的战马立刻发挥了平时两倍的速度,但是钢铁冥蜂的速度更快。眼看着距离逐渐拉近,驻美大使迅速的吟唱起咒语,但是轰地一声巨响打断了他的吟唱。一条成年巨龙摆着攻击姿势砸在了他逃跑的路线上,吓的他的战马一仰前蹄人力而起把驻美大使从它背上摔了下来。骑士在巨龙面前还是可以勉强操纵战马的,但驻美大使只是个法师。他的坐骑也是租系统运输队的马。靠他是绝对控制不住地。战马摔下驻美大使之后撒腿就往侧面跑了过去,澳门赌博网站:我们又不是来抓马地。当然没空管它。大群飞行的昆虫和巨龙一起合力把驻美大使围在了中间,跟着我骑着夜影也赶到了。

  钢铁冥蜂被我收了回去,它们地飞行声音实在太大,震的人耳朵疼。剩下的小妖精和幽灵虫依然牢牢的盯着驻美大使,防止他逃跑。不过有幸运在旁边看着,除非用传送卷轴,否则他想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你还真是能跑啊?金蝉脱壳都想出来了。”我故意讽刺着驻美大使。虽然他的爱国热情很高,可惜没脑子的爱国者实际上和叛徒的区别只是初衷不同而已。

  驻美大使哭嗓着脸道:“我真不明白,紫日会长你混的那么好,为什么要出卖自己的祖国呢?对你们这些有钱有地位的人来说,少挣一点真地那么重要吗?”

  我很无奈的摇摇头:“有些东西你一辈子也理解不了,我们是生活在不同世界的人。我只希望你明白,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另外。小心你身边的人,他们也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你什么意思?”

  “我……!”

  我的话再次被打断了。前方草原上突然杀出一支大军,数量相当庞大,而他们的旗帜居然是——光明联盟?

  自打影舞者被彻底认定是卖国贼之后他就去了rb,光明联盟也确实因为基地被破而解散了。可是为什么又出现一支同样地光明联盟军团呢?难道是影舞者又回来重新组建了一个?

  不管它是怎么出现的,反正不可能是来帮我的。这么多部队,我一个人显然是顶不住的,就算加上邪灵骑士也是一样。“驻美大使。快把东西给我。”

  驻美大使没有回答,而是摆出了攻击姿势算是回答了我的问题。我干脆直接冲到他身边准备硬抢了,那东西就在他袍子里,鼓鼓囊囊的我早发现了。国器新规定中国器不得被幻影遮蔽、不得带下线、不得藏入银行等保管区、不得破坏,反正就是必须光明正大的保护或携带,这样的东西天生就是为了招惹是非而生地。

  伸手摸向驻美大使的背后,他却直接启动了默默准备好久的咒语,怪不得他后来不说话了。轰的一声我被冲击力震开了一段距离。驻美大使趁机向那边的队伍冲了过去。法师跑地是慢,但我没想到这小子会飞行术。玩家中学这个魔法的人不多,因为不是很实用,没想到他居然会。

  虽然会飞行,但依然没用。我说过飞行术不实用。主要原因就是飞不高。幸运上去一爪又把他给拍下来了。飞行术只能保证十五米以下低空飞行,幸运站在地上就有十多米高了,直接一掌把他从半空中拍了下来。

  巨龙的物理攻击是出了名的强悍,法师地物理防御是出了名的弱。驻美大使被一爪拍死,摔在地上再也没动一下。国器无法使死亡而发生转移,也就是说死亡后国器爆出的概率是100%。驻美大使的尸体旁躺着一堆奇形怪状的小东西,虽然不知道具体干什么用的,但是我知道那一定就是枪神丢的东西了。

  我纵身一跃跳过十多米距离落向那堆物体,眼看就快落到上面了,突然从前方飞来一根巨大的弩箭。“我靠,不带这样地!”幸运反应神速的顺手把这东西拍飞了。但是没想到后面居然还跟着四跟。幸运自己被其中三根命中,弩箭入肉三米多深。什么?你说为什么会插那么深?很简单,因为这是床弩的弩箭,专门打城墙那种。

  幸运拍飞一根,自己又中了三根,但是最后一根却是朝我来的。轰的一声我只感觉眼前金星一片,愣是被巨大的力量带飞了出去。这种攻城用床弩的力量巨大无比,我的防御力再强也只能保证我不死。不可能连惯性也抵消掉。

  我被撞飞出去之后。对方速度最快地骑兵也已经到了跟前。当先一个女骑士,一扬手甩出一根丝线一般地飞索。那东西尖端带着自动抓钩。一下射中地面上的零件。女骑士向后猛地一带,那个零件立刻被她拉了回去。不过地上的零件可不是只有一个,她迅速又扔了几次远距离抢夺其他零件。

  我被床弩硬打入了地面,费了老大劲掀飞卡在身上有如小原木一般粗细的巨大箭赶。爬起来后发现对方在抢东西,我毫不犹豫的也扔出了龙筋索,但是我的目标不是地上的零件,而是对方的人。

  对方发现我的目的之后立刻有几个玩家从侧面上来把她挡下了攻击,不过这一耽搁,地面上的东西全都不见了。刚刚攻击的瞬间我已经把飞镖放了出去,小家伙速度太快,一下就把地上剩余的零件全部帮我捡了回来。

  我这边拿到的零件差不多有二十几件,加一起不到一斤重,最大的一个也只有一块橡皮那么大。那个女人手里的东西差不多有七八件,但都是比较大的东西,双方等于各拿了一半。谁也不能算成功。不过相对这下我更亏一些,毕竟对方目地就是要美国这套国器报废,只要不整齐就可以了,不一定要全拿走。我就惨了,抢回这些个零件也没用。这东西明显是什么很复杂的机械装置的零件,少了几个最大的部件根本就装不起来,拿回去也是废物。

  那个女人到是干脆,发现我拿了剩下的东西后也不来抢。直接向我一挥手:“再见啦!”说着向我炫耀似的扬的扬那几件国器转身就跑。

  “别跑。”

  那个女人头也不回的说道:“我可没时间赔你玩了,还是让我地弟兄们招待你吧。”

  她的弟兄们数量还真不少,招待也很热情,近万人一涌而上,愣是把我缠在这里过不去了。大地之门打开,邪灵骑士和铃音骑士全部冲了出来,我的魔宠也迅速加入战斗,可是对面的人居然全是玩家。而且各个都魔宠,虽然等级不高,数量也不少。我被缠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女人和她的随行小队一起奔向远方。我知道只要他们一脱离五分钟战斗限制就会马上传送,随后再追就不一定追的上了。而且传送目标还不确定。万一要是传到贼窝里,那还指不定谁收拾谁呢!

  “帮我开出条路。”我焦急的对魔宠们喊着。

  “让开道。”艾美尼斯化身坦克地形态,背上的魔光发射器瞬间亮起。对面的玩家大概是知道这招威力很大,居然主动让开了一条通道。但是艾美尼斯却没发射,而是恢复了自己的形态同时制造出了几千个我的幻影冲入敌阵。

  我明白了艾美尼斯地意思,她是让我趁乱过去。幸运他们几条巨龙一起冲上去不失时机的来了次集体龙炎喷射,火海瞬间把一大片骑士卷了进去。

  我们后方喊杀声震天,风尹飘渺终于带着队伍赶了过来。来自热血城的军队加入战斗之后平衡立刻被破坏,敌人再也拖不住我了。风尹飘渺看到我之后立刻大喊着:“东西呢?”

  “在前面,这边你顶着,我去追。”我吹了声口哨。飞鸟立刻飞了过来,翻身跳上去像踩滑板一样站在上面,飞鸟突然加速向前冲了出去。时间已经过了四分三十秒,三十秒内不能再次攻击到那个女人,她就可以传送逃跑。

  还好飞鸟速度足够快,那个女人以为我是追不上来的,所以一直也没全力跑,等发现我出现地时候已经来不及了。飞鸟以超音速状态高速从她头顶飞过。吓的她和身边的骑士全都本能的一缩脖子。

  战斗状态的开始条件就是发生攻击。不管攻击效果如何,只要发生了攻击就算进入战斗战斗状态了。飞鸟的超音速突击包括风刃伤害。刚才低空穿过带起的那道风已经具备基础伤害了,虽然数值不大,却足以把他们再次拉入战斗状态。

  女人也注意到了战斗状态倒计时又跳回了五分钟,气愤的对着身边地骑士道:“挡住他。”

  那个跟着他的骑士有些无奈的道:“大姐头,他在飞诶?”

  骑士对抗空中目标的技能不是没有,但绝对不多,而且前提是对方确定打算和你战斗,要不然只要对方拉高高度就一定可以躲掉。这些骑士被命令挡住我,可他们的坐骑又不会飞,这不是给他们出难题吗?

  女骑士发现确实有些强人所难了,于是无奈的道:“那就跟着我跑,见机行事。”

  当他们再次开始逃跑时,飞鸟已经调过有来再次冲了回来。当飞鸟即将通过他们上空时我纵身从飞鸟身上跳了下去,一下扑到那个女骑士身上把她从马上带了下来,两个人一起滚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