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二十章 令有隐情
  ~日期:~09月18日~

  第二十章 令有隐情

  “美国国器?”我惊讶的几乎说不出话来。“你确定吗?那东西怎么会到中国的?”

  特瑞有些无奈的摇摇头:“我的情报工作就算再好也不可能什么都知道吧?”

  “也就是说不管什么原因,澳门赌博网站:反正美国国器现在在中国,所以圣枪盟的那些人才会像发了疯一样的去抢是吗?”

  “差不多吧。”特瑞顺手拿了个百味果一边吃一边道:“看到这个百味果了吗?”

  “看到了。”

  “它的香甜美味会吸引来很多昆虫争相抢食,而且吃了果子确实有不少好处,但是这些虫子最后都会被等在旁边的鸟儿吃掉。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你们美国人也学会绕弯子了吗?”

  “没办法啊!中国人太多,和你们打交道不懂你们的规矩可是很吃亏的。”

  我点点头:“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我想你也搞错了点东西。看起来我们的交流还不够深入,有必要更坦诚一点。那么现在由我来带个头。”我清了清嗓子道:“我承认你们的这个果子味道不错。”看到特瑞故意摆出的鄙视的眼神,我赶紧更正道:“好吧,应该是很有诱惑力。但是情况也并非你想的那么严重。第一,我们不是虫子,三大中国行会是三条龙,任何一条都足以消灭两三个小型国家的神龙,所以就算我们想吃果子,鸟儿也只能远远的看着。第二,我们不是被果子的香气吸引过来的,事实上我们都不知道这果子的存在。我们这三条神龙都在睡觉,却突然被一只发疯的巨鹰咬了一口,之后我们才从你这只鹰嘴里听到了另外一只鹰是因为有个果子掉进了龙穴才奋勇咬龙地。现在你明白了吗?”

  特瑞显然很吃惊:“东西不是你们搞去的吗?”

  “废话。要不然你以为我来找你干什么?炫耀吗?干了这种事巴不得没人知道才好。哪里还有四处宣扬的道理?”

  “那就怪了!”特瑞摸着下巴道:“前天听说圣枪盟丢了国器,当然我也没太在意,之后是昨天有情报说拿了国器的人是个亚裔人,今天一早听说那人已经确定是中国人,并且离开了美国范围。当时我知道事情不好,可是已经来不及处理了。事情变化太突然,圣枪盟紧急动用了行会储存很久的一次大范围传送机会,把队伍送到了你们那边打了这么一仗。目的无非就是抢回国器。虽然我们两个私人关系不错,但你也是商人,知道我们之间想保住友谊,利益纠葛就不能太多的道理,所以单就国籍问题上,我不可能事先通知你们这次突袭,这你能理解吗?”

  “我能理解。”

  “你能理解就好。不过我还是很好奇,国器的保存一向很严密。没道理会突然丢失,但要说圣枪盟以此为借口袭击中国,那有点太夸张了。而且,根据我地情报显示,东西是真的到了中国。只是我们不知道具体是怎么过去的。”

  我点点头:“所以你才说圣枪盟还会有第二次袭击是吗?”

  “不光会有第二次。还会有第三次第四次,除非国器回到美国,或者美国被别掉。当然你知道美国是不会被灭的,所以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那东西回来。”

  “好的。我明白了。”我看向特瑞道:“那个拿了你们国器的人,你们知道他的相貌吗?”

  特瑞对门外喊了起来:“去把卡罗叫来。”

  不一会一个瘦高地白种人走了进来。“什么事?”

  “那家伙的相貌,你不是有拍到吗?”

  “哪家伙?”瘦高男刚说完,看到坐在对面的我之后又突然反应过来了:“哦,你说那个偷了国器的中国人。你们等一下。”他转身跑了出去,不一会又跑了回来,手里还多了一块水晶石。“在这里。”

  我接过水晶打开看了看,里面是一个穿着法师袍的年轻人。长相比较普通,圆脸,微胖,长地很壮实。画面是截图保存下来的,所以还有其他人在画面中,看起来当时这个中国玩家正打算上船,更要命的是那条船的侧面有着一排清晰地汉字——中国青岛。

  我的表情稍微有些尴尬。“嘿嘿,没想到啊!”

  特瑞道:“这个你到不用介意。能被一条船名煽动的都是些无知的平民。有力量威胁你们的人都不会上这个当的。”

  我指了下法师身边的人。“这几个人看样子在保护他,他们是一起的吗?”

  “好象是。”那个瘦高男指着水晶投影给我讲解着:“他身边这个东张西望地法师游戏名叫我爱中华。”说到这里他突然邪邪的笑了起来:“但是我却发现一个很有趣的消息。”

  “什么消息?”

  “这个我爱中华是个标准的rb人。”

  我的表情也变的诡异起来。一个rb人。起了个这么容易让人想到中国人的名字,就算不知道他的具体目地,猜个大概还是可以地。“那么这些人呢?”

  瘦高男立刻指着其他人一一介绍起来:“这个中国武斗家职业的人叫‘古武专家’,这个剑战士名叫‘热血好男儿’,这个中国特色职业地女性道士叫‘玄心’,这个弓箭手叫‘大秦箭神’,这个盗贼叫‘麻雀李三’。而且,另外一个有关他们的爆炸性消息是……”这个家伙故意停顿了一下才接着道:“他们全都是rb人。除了那个拿着我们美国国器的法师是真正的中国人之外,这些家伙全都是rb人。”

  “这个法师叫什么?”

  “驻美大使。”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一个中国人起了个亲美的名字,大概和那些rb人起个中国型的名字意思差不多。我看着中间那个中国法师自言自语的说着:“你到底是螳螂还是变色龙呢?”

  特瑞疑惑地问我:“你说什么?”

  “诶……没什么!对了,可以请你帮个忙吗?”

  “要我干什么?”

  “帮我和圣枪盟做个中间人,就说这是一次意外。或者说……”

  特瑞伸手制止了我继续说下去:“你的意思我懂,但是我做不了这个。”

  “为什么?”

  “不是我不帮你,而是我没那能力。美国内部也是有派系的。海王殿和圣枪盟虽然算不上对立行会,起码不在友好范围内,所以我当中间人只能让你们打起来。不过你先别急,我不行,不等于我找不到人办。而且这件事关系重大,你也知道,国战只剩一个月了,国器在这种时候已经能让任何人疯狂了。这么重大的事情你找第三方代理是不是太轻视它了?你们立场敌对。确实不好沟通,但我帮你找人也只是做为中间的搭桥人,谈还得你自己去谈。”

  “我谈当然也可以,那么先带我去见那位中间人吧?”

  “好的。”

  跟着特瑞传送出海往殿直接到达了一座叫做彩虹城的城市。可以说这座城市修的相当有特色,而且几乎一看过去就知道这是个女人为主地城市,因为不管是街道还是建筑,都体现着一种小女孩般的梦幻感,仿佛一个童话世界。

  特瑞看到我的眼神在四处飘。笑着对我道:“感觉是不是很奇怪?”

  “是满奇怪的,不过不得不承认确实很漂亮。”

  特瑞疑惑的道:“漂亮?我觉得还是你的艾辛格最漂亮。”

  “有空你该去看下戒律之城,那才是我现在最漂亮的城市。不过这是按你的说法,有些人可能会认为戒律之城比较压抑。”

  “新城市吗?有空要。”特瑞道:“不过你现在能猜到这座城市是谁地吗?”问完之后特瑞一脸笑容的等着我说不知道。

  “大概能猜到。”我的话出乎特瑞的意料。

  “你能猜到?”

  我笑着点点头:“大概是尤西娜的吧?”

  尤西娜是真名,她在游戏内地名字应该是叫爱尔莎才对。这个尤西娜就是北美电器集团的长门公主。上次各大集团来中国开会的时候她也在其中。她在游戏内的行会叫做彩虹联盟,来地时候特瑞告诉我传送目标叫做彩虹城,我自然就联想到了彩虹联盟。特瑞现在要我猜这是谁的城,那就是说肯定是认识的人。要不然他也不会让我猜的。我在美国认识的人可不多,加上前面的判断自然很容易判断出这就是尤西娜或者说是爱尔莎的城市。

  特瑞对我的猜地这么准很惊讶。“你以前就知道这里?”我摇摇头,然后说出了自己的根据,特瑞听的直点头。“不得不承认你们中国人的神奇,为什么你们就能把一些完全不相关的事情组合起来呢?”

  “大概是文化差异吧!”我笑着道:“你带我到这里来,是不是说你的目的就是让尤西娜来当调节员?”

  “嘘……。”特瑞示意我小声一点。“在这里最好不要叫尤西娜的真名,你也最好别叫我地真名。我们可和你不一样,我们在美国暴光率很高。认识我们地人不少,要是说真名很容易被认出来,所以还是喊游戏命比较好。”

  我点点头。“那么特……龙蓝。”差点又喊错。“爱尔莎真的适合做调节员吗?”

  “你知道彩虹联盟出产什么吗?”特瑞没回答我地问题反而问起我来了。

  “不知道。”我摇摇头。

  “彩虹联盟的产业中包括几个巨型铅矿,差不多占了全国产量的九成。而铅是做子弹的必须原料,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我点点头。这要是再不明白不成傻子了吗?圣枪盟靠什么打仗?当然是火枪。火枪当然要消耗子弹,而做子弹又要用到铅,可美国百分之九十的铅都来自彩虹联盟。在这样地连带关系下,圣枪盟和谁翻脸也不会和彩虹联盟翻脸。要不然就是自己找死。没了子弹供应的火枪队还不如农民军呢!

  在特瑞的带路下我们很快就到了彩虹联盟的总部。这座建筑造的很有个性。它的造型就是座横跨在城市中央的彩虹,看起来相当漂亮。不过我很怀疑这样的建筑打仗地时候会不会第一时间崩塌,明显是美观多过实用。

  特瑞显然和我的看法差不多,指着建筑道:“你看看这都是什么东西,两边的两个支撑脚要承担这么大的重量,万一有炮弹落在一个支撑脚上,这建筑肯定要倒。而且这东西横在城市中心上空。要是真的倒下来,下面的这些建筑也要跟着遭殃,再万一……!”

  “没那么多万一。”一个气愤女音出现在我们背后。“你不喜欢就不喜欢吧!我又没逼你喜欢,每次来都要对人家的行会总部评头论足一下。你以为你那个修的跟防空洞一样地总部好吗?”

  “尤……爱尔莎。记得我吗?”我转过身向尤西娜打招呼。

  “神……紫日。”尤西娜一激动也差点喊错。“我怎么能把你忘记呢!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啦?听说你很忙的啊?”

  “忙是很忙,不过我今天过来也不是来躲清闲的。现在就是找你忙来了!”

  “找我?”尤西娜看看我们,然后道:“跟我来吧,这里也不太方便。”

  我们被尤西娜带进了她的总部大楼,这彩虹里面一点不比外面简单。各种装饰搞的像花店一样,实在是恐怖!最后到达地那个会议厅的外围放了一圈花,中央一张谈判桌。我估计要是谁往桌子上一躺,外面在站一圈人,不知道的人看到还以为开追悼会呢!

  “你们这里鲜花还真多啊?”求人办事我也不好说人家的审美观问题。再说审美观这东西完全属于个人问题,只有主流和偏门之分,没有绝对地好与坏。人家喜欢这风格你也管不着。

  没想到我刚说完尤西娜自己先苦笑起来:“我就知道你们要说这花。好了龙蓝你别翻白眼了,这又不是我摆的。我们行会最近来了一个号称花神的丫头。战斗力超猛,可惜就是这审美观实在要命。而且不把总部布置成这样她就不肯加入我们行会,我也是没办法啊!”

  “我说呢!”特瑞道:“不知道还以为你们这里鲜花生产过剩呢!”

  “好了好了,你就别说我了。说说你们来干什么吧?”

  特瑞一指我:“没我什么事,是他有事找你,我不过是带个路。”

  尤西娜的目光转过来看向我,我赶紧把事情说了一下。尤西娜没有多想,立刻就同意了。反正她只是牵线搭桥。谈成谈不成圣枪盟那边都不会对他有什么不好的感觉,而我这边无论如何也是肯定要欠下个人情的,她到是稳赚不赔。

  中国人办事喜欢拉关系找连带,美国人却没这样的习惯,不管两种方法哪个更好,至少美国人的方法速度快多了。不到半个小时我就和枪神面对面地坐在了谈判桌上,而作为中间人的尤西娜却根本不在。她这个中间人还真是“尽职”,只把我介绍过来就跑掉了。明显是向枪神表示她不支撑任何一方。只是做个引介人而已。

  “又见面啦?”枪神盯着我说道。

  “别那么大火药味好吗?我虽然是带着诚意来的,但想来你也知道。我并不需要恳求你什么。我只是希望你们给我一点时间,由我来把这件国器给你们找回来。如果你同意的话,能为你我双方节约不少人力物力,而且我们行会也会记得你的人情。”

  “人情是你们中国人的东西,我们美国人不看中这个。好处就得是看的见摸的到地。你出地起价钱自然一切好说。”

  对枪神的不和做态度我是相当地恼火,说话也不客气起来。“我的价钱就是你的一半兵力,而且你也知道自己行会的缺点,不想鱼死网破的话你就得给我们时间。圣枪盟不是一般小行会,我得到的消息你应该也有吧?何必给别人当枪使呢?”

  “什么情报?”枪神听了我的‘当枪使’三个字反应很大,看起来不像装的,大概是真的没接到相关情报。

  我把从海王殿带出来的水晶拿出来输入了一点魔力,投影照片立刻出现在空中。“这不是那个叫驻美大使的家伙吗?你已经找到他了?”

  我摇摇头:“注意到这个人身边的那几个人了吗?”

  “恩,我的人也拍到他们上船的影象,你们中国人办事还真利索,这么几个人居然就把我们的国器给卷走了。”

  “这就是我和你的情报不同之处了。”我平静的道:“我从别人那里得到了一个可靠消息,水晶影象中的这几个人中,除了中间的那位驻美大使是真正的中国人之外,周围的几个全是rb人。虽然他们起的名字一下就会让人联想到中国人,但他们确实都是rb人。”

  枪神作为全美战力第一,强的不光是技能和武器,自身智慧太差的人是绝对不可能成为第一高手的。我说了这么多,他立刻就猜到了事情的大概。“这么说来确实是中了圈套。”枪神也不犹豫,谨慎之下的雷厉风行才是高手的素质,他迅速的向我道:“看来你是对的,我们会多给你两天时间,之后就是我们的事了。”

  “好,冰霜玫瑰盟记住你的人情了。”我站起来向枪神伸出手,他也很豪爽的和我握了握然后转身离开,几个圣枪盟的玩家把我送到了传送阵看着我离开才转身回去复命。

  先传送到起点城,然后用跨国传送阵跳回艾辛格,风尹飘渺和烟雨已经在这边等着了。看到我之后风尹飘渺立刻扑了上来。“查到什么了吗?美国那边怎么反应?到底为了什么事情发生这样的战斗?”

  我把从特瑞那里听来的情报全都说了出来,风尹飘渺和烟雨全都傻眼了。

  “你你你……你是说美国国器到了中国,而且就在我的城里?”风尹飘渺反应最大,几乎从板凳上跳起来了。

  “冷静……先冷静!”我把风尹飘渺按回座位上。“其实更大的秘密并非美国神器到了中国,毕竟东西在这里,系统又限制了国器不得带下线、不得销毁、不得放入特殊仓库,我们一定可以抢回来送会美国。关键问题还在这个驻美大使身边那些人身上,这些rb人在这个时候冒充中国人跟着驻美大使,明显是想引到我们和美国人火并,他们好收渔人之利。甚至这个驻美大使自己都可能是亲日份子,也许他不是出于爱国,而是别的原因。”

  “这个不确定前不能乱下结论。”风尹飘渺道:“但是起码有一点可以肯定——紫日得到的两天时间承诺太短,必须尽快想办法找到这个驻美大使把国器弄回来。”

  红月对风尹飘渺道:“哥,你下全城搜查令吧?城市评价下降也管不了了,总好过和美国人打个头破血流让rb人捡便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