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十四章 有钱好办事
  ~日期:~09月18日~

  第十四章 有钱好办事

  一路追下来,鬼王时不时的就会丢下三两个白银人来拦截我们,不过也只有一开始的几个能真正起到作用,之后的就全都等于送菜了。白银人的战斗力继承了这些人偶一贯的特点,攻击力不高,防御却出奇的好,而且白银人没有之前的兵种那种行动缓慢的特点,动作和一般人差不多,甚至可以说是相当的敏捷。

  磕磕绊绊的一路过来,前前后后干掉了九十多个白银人。我身边的魔宠也被精简成夜月、玲玲、二世、白浪和玫瑰藤五个。这些家伙魔抗太高,魔法攻击几乎无效,物理伤害虽然也不怎么方便,但好歹能起作用。夜月和玲玲都是制造物理伤害的高手,白浪和玫瑰藤则是对付潜藏人员的高手,二世和我主攻物理伤害,也算克敌能手,我们六个的小型队伍行动起来还相对快一点。

  轰的一声,一名白银人仰面朝天的倒了下去,玲玲站他的背后正在往剑鞘里收剑。“多少个了?”

  二世道:“九十三。”

  “那就是还剩七个。”

  夜月有些疑惑的道:“你们说那个鬼王是不是傻瓜?”

  “为什么这么问?”

  “你们想啊!他这样一路上留下断后的力量,与其说是断后,到更像是在给我们指路。我们只要不断的追上这样的拦截小队,就可以肯定自己没跟错方向。而鬼王的人又不是无限的,死光了之后他打算怎么办?要是我的话肯定会把能留下来断后的部队一次性堵在某个地方,然后自己赶紧跑,没道理这样分成两个三个的留下来被人练手吧?”

  被夜月这么一说我立刻就意识到哪里出了问题,因为鬼王不大可能干出这样的蠢事,所以情况肯定不该像现在看到地这样。但既然已经这样发生了,反过来证明之前的推论有错误,那么到底哪错了呢?

  我还没想起来,玲玲却突然一拍大腿。“糟糕,中计了!”

  “想到什么了?”

  玲玲道:“之前我还是守护天使的时候就曾经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今天是大意了,居然在一个问题上连续上两次当。”

  “你上次遇到了什么情况?”

  “当时我们奉命追杀一群异端份子,他们之中有三个头目和大群的部队。但是在进入一片森林之后对方开始分段布置拦截部队。”

  夜月打岔道:“就像现在这样?”

  “对。当时我们也是觉得很奇怪。对方的行为明显不合逻辑,除非是不懂战术的人才会想出这种愚蠢的方法,可偏偏我们知道对方地三个头目中有两个是战略高手,不该犯这种低级错误。”

  “那后来呢?”

  “后来我们只好继续追,因为光明神殿专用的追踪鸟和我们队伍中有经验的追踪人员都一致判断出了对方的方向,而且一直不断出现的阻挡部队更坚定了我们相信敌人在前面逃窜的信心。然而这一路追下来,我们消灭的敌人几乎就等于对方的全部人员数了。可是在最后我们遇到了一群比较大地拦截部队,然后把他们消灭之后我们居然再也找不到对方的踪迹了。那些家伙好象是消失了一般。我们最好的追踪者也没能发现任何敌人的痕迹。”

  “那他们人呢?”夜月忍不住问道。

  玲玲道:“后来我们分析过了那次的事情,但是怎么也想不到对方到底是怎么跑掉地,可是之后一次意外中我们抓到了那三个首领中的一个,从那个家伙的嘴里我们得到了答案。当时在进入森林后我们确实在一直追着敌人跑,而且最后也确实把被我们追的敌人都给干掉了。可是我们却不知道,在我们遇到第三队拦截之敌地时候就已经错过了真正的目标。”

  “什么意思?说详细点。”

  “对方有一大群人,在进入森林后会留下很明显的痕迹,例如被踩倒的植物什么的。这个几乎是个人都能追踪他们的方向。在第一个拦截队被干掉之后我们就开始追着痕迹继续前进,并继续发现了第二个拦截队。这个时候我们当然是确定自己没有追错,而事实是当时确实还是在走正确的方向,只是当我们发现第三队的时候就出了问题。”

  “什么问题?”

  “当我们和第二队拦截队战斗地时候对方已经在前面一些的地方把队伍一分为三,那三个主要目标带了十几名精英人员先行离开,剩余队伍则分成了两队在原地待命。当我们干掉第二队拦截者之后追到他们分开的地方,此时主要目标和精英队员已经离开了一小会,而我们只看到了大部队。对方故意再次留了一部分人拦截我们。另外一大部分人装做被我们追上了一样慌忙逃窜,当然,他们逃窜的方向和精英人员离开的方向完全相反。我们干掉第三队拦截队之后根本没有原地搜索敌人的痕迹,毕竟我们是看到对方向哪个方向跑的,不需要再找痕迹了。”

  玲玲说到这里我已经明白到底放生什么事了,接着玲玲的话继续说道:“于是你们当时就追着这个大部队跑了出去,并且一路不断遇到这样地拦截部队,而实际上在这个时候开始你们就已经走错方向了。”

  “是地。”玲玲点点头。“对方使用了丢卒保帅的战术。分兵阻拦根本就不是战术失误。而是故意让我们以为自己正紧跟着他们,实际上是一直在把我们向岔道上带。当对方这个准备被牺牲地队伍只剩最后几个人的时候他们就干脆停下来和我们做了最后的战斗。我们消灭他们之后自然是不可能再找到任何痕迹的,因为根本就没有人逃跑,所有被追的人都死在这里了。可以说除了意外,这个战术几乎是无法被识破的,但前提是这个逃跑地部队必须人数足够多,而且那些准备做卒子的人必须已经做好牺牲的准备。否则只要任何一个人被抓住并说出了事情的真相,那计划就完全失败了。”

  夜月立刻接道:“鬼王的队伍都是魔法人偶,除了主人的命令从不计较别的东西,他们完全适合做这种可以被舍弃的卒子,而鬼王地队伍人数也足够多。看来我们是真的中了一模一样的计了,这个家伙肯定在之前就已经跑掉了。”

  白浪回过头来问我:“那我们现在还追不追?”

  “追,但不是这边。”

  “小心。”夜月一把把我推开,一个银人从我们头顶的树上跳了下来。二世动作迅速的上去一脚把这个家伙踹飞了起来。玲玲在半空中一剑斩下,银人落地时已经变成两断了。

  “你没事吧?”夜月过来拉我。

  “发现了点东西。”我从草丛中站了起来,手里还多了具破衣烂衫的骷髅。冥界也是有墓地和死尸的,不过能死在这边的一般都是比较强大地存在,正常生物死亡后下来的只有灵魂,**是不会进来的。所以相比之人间,冥界的尸体和墓地都很罕见。

  “骷髅?”夜月诧异的看着我。

  “是地骷髅。”我在那骷髅的脑门上敲了一下。“喂,老兄。醒醒,别睡了。”

  “说实话我不认为你的办法可行,不过如果你真要试的话,至少把应该把这个撕掉。”夜月顺手从骷髅地骨架上撕下了一张崭新的符纸,不过那东西刚一被撕下来就立刻燃烧了起来。并很快成了一小撮黑灰。

  我再次晃了晃那骷髅。“喂,别装死,快点说话。”

  “我本来就已经死了,你在说什么傻话?”手上的骷髅突然伸手打掉了我的手。他四下张望了一下才开口道。“感谢你帮我撕掉那玩意。我也知道你想问什么,虽然被封印了,但是我的灵魂可没瞎。”

  “既然你知道那就好办了。快点告诉我那些家伙的人数和组成,还有我要知道其他亡灵的位置。”

  那个骷髅的手指动了动,做了个世界通用地姿势,这明摆着是在要好处。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盯着骷髅的手。

  “当然是好处了。”骷髅跳看半步道:“一点点妖力或者鬼力,要么魔力也可以。”

  夜月道:“我们刚帮你解开了封印,回答个问题你居然跟我们要好处?”

  “我又没让你们帮我。”

  “那好极了。”我一把抓着骷髅的脖子把他拉了回来。右手在空中画了几个图形。“天师镇鬼符。”一张魔力凝结的符咒出现在我的右手上,对着骷髅的脑门就按了过去。

  “不不不不……!冷静。”骷髅连忙喊停。

  我的手停在了他的脑门前不到一寸地地方。“刚才我们没事找事地帮你解开了封印真是对不起啊!”

  “不是。绝对不是。刚刚明明是我死缠烂打求着各位帮我解开封印的,结果各位菩萨心肠地好人终于被我感动,伸出仗义之手解救了我受苦受难的灵魂。各位简直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啊!”

  我微笑着问道:“那么我刚刚的问题……?”

  “我知道,我全都知道。你们正在追的那些人中,除了地上那个被你们切断的之外还有十个。”

  “十个?”我愣了一下。

  夜月也自言自语道:“难道数错了?”

  我立刻又问骷髅:“十个什么样的?”

  “有六个和地上这个银色的一样,另外四个好象黄金组成的一样。”

  玲玲道:“应该是鬼王分出了四名黄金人偶带队。”

  “那就是说另外一队的人员数量只有三十个陶瓷人、十六个黄金人和四个钻石人以及鬼王他自己了。”

  “这边还有黄金人,我们是追还是不追?”夜月问我。

  “你说呢?”

  “以我对主人你的了解。你应该不会放过他们的。”

  我笑了起来。“看来你了解的很透彻。那些家伙可都是黄金白银组成的。丢了多可惜啊!反正就这么几个了,鬼王那边要跑已经跑远了。能追的上地话也不差这点时间。我们现在去追那剩余的几个人,夜月。地上这个也别忘了,赶紧收起来。”

  “是我的主人。”夜月有气无力的打开了她自带的特殊空间,只见凭空出现的山洞内大门敞开,而门内则堆了一大堆的人形白银块,只是形状都比较怪,好象全是散的。这些当然就是一路上被我们干掉地白银人,虽然不如黄金值钱,但好歹也是贵金属。丢了多可惜啊!

  我又对骷髅道:“其他亡灵的位置呢?”

  骷髅伸手递过一片骨头片子。“都在这里面,我用灵魂蚀刻上去的。”

  我点点头接了过来,然后对大家道:“出发。”

  “那我呢?”被提着的骷髅问我。

  我把符咒往他头上一按:“继续躺着。”然后把他随手扔在地上。接着我走了两步又突然一回身用剑指着他的脑门。“我的特长就是通灵,所以别在背后骂我。这是惩罚你的贪婪,封印持续时间三个月,之后你就自由了。在这之前老实躺着吧。”等了几秒,然后我满意的收剑继续前进。

  前面还有十个人偶,也就是十堆会移动地钱。这帮家伙到是也没让我多等。走了不超过一百米就碰到了他们,而且和玲玲上次遇到的情况一样,这些家伙的最后一次拦截使用了大团队作战的策略,可能是考虑到之前已经把我们带出来很远了,就算不继续下去应该也够了。

  白银人的战斗力已经被摸地滚瓜烂熟。我们很轻易的干掉了这些家伙,但是那四个金人却是始终没动窝。不管怎么说是高级兵种,不得不上去试试。第一个出手的是二世,他和我的属性相等。他去试等于我去试,好歹他是魔宠,就算死亡还能捞个超灵体属性再复活一次,我这个驯兽师就不凑这热闹了。

  尝试地结果显示我担心过度了,金人也不过就是比银人的魔物防御高一点,外加稍微增强了一些攻击力而已,四个金人还不如八个银人厉害。不过砍倒之后的价值反而要大的多,黄金的价格可不单是白银的两倍那么简单。

  干掉了这些家伙之后我抚摩了一下手上的戒指。接着紫色的瘴气开始弥漫,很快散布到了周围地丛林中。邪龙守护的邪气散布并非纯粹的战斗技能,它的功能多的是,就看你会不会用了。

  “喂,你还打算在那里吊多久?”我对着一个挂在树干上,身体扭曲很厉害的骷髅问道。

  那个家伙活动了下身体,发出了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你很强大,居然能释放如此邪恶的瘴气。唤醒我有什么事情吗?”

  “我知道你是这里最早出现地死灵。联络一下附近地同志们。帮我找几个人。”我拿出了一小撮黑水晶粉沫。“这是奖励,完成任务之后还有另外一半。”

  那个亡灵看到水晶粉之后立刻问清楚了我要找的人地特征开始帮我联络起来。亡灵之间是存在特殊的联系方式的。斯哥特也会,但是这里的亡灵互相之间的联系方式和斯哥特会的不一样,所以不得不找个当地人来做中间人。消息很快就传回来了。骷髅指了一个方向:“那边,和你说的人数以及特征都很吻合。”

  我把剩余的水晶粉交给那个骷髅。“告诉沿途的亡灵帮忙指路,每人可以得到这分量一半的奖励。”

  “好的。”

  交易就是一种互相之间交换利益的方式,低品级的黑水晶并不值钱,一块水晶就能研磨出不少水晶粉,用来支付给亡灵是再合适不过了。黑水晶带有邪恶力量,是亡灵都会喜欢的。

  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我雇几个鬼帮我当向导不算什么吧?

  为了加快速度,我把魔宠都收了回去。自己进入狼人状态,在密林中飞快的蹦跳着前进。刚跑出不远就看到一个腐烂僵尸站在树边伸着一只手指向一个方向,我速度不减的从他身边跑过,当然早就准备好的水晶粉也直接洒到了他身上。水晶粉一接触到僵尸立刻就被吸收掉了,那僵尸也爆发出一阵兴奋地精神冲击,使得下一站的亡灵更加热心的去为我准备了。

  继续向前一段距离再次看到一个亡灵骷髅,他正靠在树上指着一个方向,我同样的快速跑过并交付水晶粉。就这么在众多亡灵沿途指向的方式下不用走冤枉路就快速接近到了鬼王身边不远的地方。我甚至都注意到了地面出现了被踩断的树枝。

  最后一个指向的亡灵是个幽魂,比骷髅还,这家伙地语言能力还算不错,交流了一下就得到了鬼王的详细情报。这个幽魂居然还问我要不要帮忙,只要我愿意,他可以帮我找来好几千亡魂参战,当然前提是要支付费用的。

  拒绝了这个幽魂之后我迅速的冲到了前方的树木之中,果然看到了鬼王的队伍。可能因为知道我们被引走了。所以鬼王的队伍走的并不快。

  我没有马上扑上去,而是先召唤好帮手再行动。莽撞和果断可不是一个意思,我果断,但我不莽撞。在我地指挥下夜月、二世、玲玲和我同时扑了出去,鬼王看到我们出现吓了一跳。他转身就开始逃跑。并且一次性的丢下十六个黄金人偶拦截我们。

  我可没打算被这些黄金人偶拖住,但是又不能不打。不打的话就没办法拿到他们身上的黄金了,我可是财迷之王,怎么能看着一堆黄金跑过去而无动于衷呢?留下二世、玲玲和新召唤出来的晶晶、小龙女一起对付这十六个金人。我只带了夜月去追前面地其他人,就算到时候发现打不过,反正凤龙空间里还有不少人呢。

  追了没多远忽然听到前面有水声,很快我们就出了河流,结果吓了我一跳。前方有条大河,更要命的是那河里的水居然是黑色的。在地狱里地水如果是黑色,那么它一定通着寂静之海,而且这水一定不能碰。哪怕是血水河我都不怕。但黑水就另说了。

  我看到河的时候鬼王已经到河边了,他回头朝我笑了笑,然后就这么向河里一指,河水居然剧烈的翻动了起来,进跟着就看到上游像发洪水一般掀起了一个巨大的浪头。老天哪!一般的洪水就够要命了,这黑水形成的洪水简直是不让人活啊!

  “夜月,进来。”我瞬间开启大地之门,然后拉着夜月跳了进去。在黑色的洪水卷来的同时大门已经关闭了。我坐在大地母神地草地上喘气。后面是铃音骑士和邪灵骑士们。

  斯哥特疑惑的问我们:“怎么搞的这么狼狈啊?”

  夜月心有余悸的道:“洪水。而且是黑水。”

  “地狱的那种灵魂之水?”斯哥特问道。

  “对。”夜月点点头。

  斯哥特似乎陷入了沉思。“不对啊!黑水是由死寂的灵魂组成的,从没听说其过风浪啊!”

  “我怎么知道。反正就是起浪了,而且还好大。”夜月抱怨着。

  我整理好呼吸道:“不管怎么说先把鬼王那个混蛋抓回去再说,那小子手里肯定有炼制人俑的方法,行会里地人正愁搞不清楚怎么驱动高级人偶呢,现在是想睡觉遇到个枕头,不把他抓回去就太对不起行会里那些辛苦研究地技术员们了。”

  叶夜月道:“外面水差不多该过去了吧,我们开门看看吧?”

  我听了夜月的话打开了空间门,书确实是退了,但是鬼王也不见了。黑水河依然是在平静地流淌着,但是我们这边岸上的森林已经消失了一大片。黑水的腐蚀性太强,被它泡过的森林可不是简单的被水淹一下那么简单,现在是连树都给腐蚀没了。鬼王引发洪水不可能是为了自杀,所以他一定是想办法躲开了洪水并且跑掉了,问题就是我不知道他去哪了。

  我再次召唤亡灵帮忙找了一下,结果是毫无结果。亡灵们仅在这片森林中有效,鬼王好象是进入了河对面的乱石区。和这边不同,河对岸的地形更加复杂,各种大小高低的山峰连绵不绝,而且其中一根草都没有,全都是光秃秃的石头山。即使在冥界,这种地方也算的上是罕见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二世忽然和玲玲他们从后面跑了出来,而且他们还抗着那十六个金人的碎片。他们的效率到是不错。

  “鬼王引发的洪水,规模虽然不大,但是他却趁机跑掉了。”

  “那怎么办?”玲玲问道。

  “鬼王不会隐身术,森林里的亡灵又说没看到他跑进去,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鬼王进入对面的山区了。既然这里没有植物,我想空中侦察应该容易些。”

  说的是容易,真做却不容易。换上全飞行系魔宠,大家开始越过河流向着山区进发。空中搜索时飞的太高无法看清楚地面,太低又会影响观察范围,真想在茫茫石头海之中发现鬼王还真不容易。可惜的是洪水六气味都给破坏了,不然让白浪去找肯定有希望。

  我们转了半天都没有任何线索,正打算放弃,幸运却突然向着一堆石头冲了下去。他猛的在那座山下一停,身体一转,一尾巴扫向了山尖。就在幸运的尾巴即将命中山体的时候,原本立在山顶的一块大石头突然飞向了后方,幸运的尾巴紧跟而至,轰的一声把真个峰顶打的四分五裂,碎石满天飞。那块奇异飞走的岩石在后面的山体上平稳降落,虽然颜色很像岩石,但形成却是个人。

  这是鬼王带的人俑,澳门赌博网站:但是他居然会拟化成石头的颜色。鬼王身边有东西有这样的技能吗?难道是那些钻石人?之前没见过这类兵种,不知道是不是具备变色的特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