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十一章 不忠之宠
  ~日期:~09月18日~

  第十一章 不忠之宠

  “抓住她。”

  我们迅速的扑了上去,澳门赌博网站:但是沙夜子的速度更快,一下就跳了出来。

  小龙女迅速结了个手印。“五言咒。”轰的一声响,沙夜子仿佛突然被人打了一样,迅速的飞了出去。白光一闪,她从我的胸口飞了出去。小龙女和红翎他们跟着追了出去,我则迅速掌控住身体恢复对身体的控制。夜月迅速解除了我的石化状态。

  凌激动的跑过来。“你总算恢复了!”

  “多亏夜月的石化。不然我的心脏上就得多个窟窿了!”

  “现在也一样少不了。”沙夜子突然猛扑了上来。

  “想的美。”夜月一剑挑刺,没想到沙夜子居然没躲。噗嗤。大家的攻击都中了。沙夜子身上插了二十多把武器,其中包括的的刃爪,而沙夜子只击中一招,就在我的胸口。她的整个手掌直到手腕都插进去了,但是没有任何的血水流出。

  沙夜子虽然被插的像个刺猬,却还得意的威胁着我们:“你们再动一动,我就捏爆他的心脏。还有,别想用那招石化,你们来不及的。”

  夜月愤愤的道:“放开。我们的武器只要一注入魔力你就会马上魂飞魄散。”

  “大不了我们拼一次。”沙夜子够嚣张的。“我的攻击可没你们那么简单,死一次是小的,抽干你的经验,掉个十级八级不是问题。怎么样?要试试吗?”

  周围的人都没回答,但是地面却突然无声无熄的破开一个空间黑洞。小龙女一下从黑洞中闪了出来。“中。”一张符纸准确的贴在了沙夜子的额上。

  “啊!”一道闪电,沙夜子被直接轰飞出去十多米,连带着几个用武器刺入她身体地人全都遭到了电击。不过我们好歹是分开了。

  胸口的窟窿不算什么,生命值狂掉了三分之一,可我们有随军护士,这个不算什么。“沙夜子,你真的把我惹火了!”

  “是你先惹我的。”沙夜子在老远的地方朝我喊着。

  我的身边旋风一闪,受伤的身体被切换到了银月这个全盛状态的小号上。“太阳火球。”

  “啊!阳光!”沙夜子被吓了一跳,火球刚一出来,还没攻击到她。她地身上就已经开始冒烟了。真是的,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沙夜子就算再厉害,好歹她还是个鬼,阳光这东西对鬼物是有伤害作用的。不过像沙夜子这样的强力鬼物是不怕一般阳光的,不过我可以召唤太阳火焰,近距离之下威力大增,比正常的太阳光伤害要大的多。

  “你怕阳光是吗?”我微笑着向沙夜子走了过去,同时手中太阳之杖的顶端亮起了耀眼地光芒。

  “别过来。你这个混蛋!”沙夜子一边后退一边喊着。“阳光会让我不舒服,但它不能在实质上伤害到我,所以你不要做无谓的挑衅好吗?”

  “不好。除非你愿意接受召唤。”

  “决不。生魂只要毁灭,没有投降。”

  “生魂?是你的种族吗?我没听过这个物种,但是在我这里。只有我想杀的和我想得到的,没有抵抗和投降地区别。”

  “好大的口气。”我的背后出现了一个不和时宜的声音,那些来报仇地玩家中居然有人冲了过来。邪灵骑士已经占据了绝对优势,但这几个实力比较强的却穿了过来。我跟本都没回头。凤龙空间在我背后展开,巨型魔宠出动了。

  我继续盯住沙夜子。“你很有潜力,我能感觉的到。身为驯兽师,了解其他生物的能力是基本要求。我能看出来,你很强大,但现在你很虚弱。加入我们是你唯一的选择。”

  凌也帮着道:“跟着我们也没什么不好的,你有什么愿望我们之后可以和你一起去完成,至于自由……你真的明白自由的意义吗?”

  沙夜子稍微迟疑了一下。然后正色道:“我担心地不是自由,这是原则问题。”

  “原则?不愿意投降的原则吗?”

  “是的。”

  “那么你为谁而坚持原则?”

  “我……我……反正就是不能投降。”

  我无奈的摇摇头:“那就不用再说什么了。如果你真的不愿意,我也不好再勉强你。”沙夜子听了脸上明显一喜,但是我接下来的话立刻让她的表情僵住了。“我会让你体面的消失地。小龙女、红翎,之后地交给你们了。”

  “小问题。”红翎落在了沙夜子的面前。“真地很为你可惜,自由和原则,我用了三千年才想明白它们的真谛,可惜你没那么长时间慢慢想了。”

  凌向前迈了一步。“魔镜空间——封闭。”沙夜子紧张的四面看了一下。凌安慰道:“别怕。这只是个空间魔法。我暂时封闭了这里的空间,小龙女。哦,忘记介绍了,就是这位。她马上会和这位红翎一起使用仙术将你和这个已经封闭的空间一起抹掉。我的魔法只是为了防止魔力外泄影响附近的空间稳定。”

  红翎煞有介事的喂着这个空间跑了一圈,然后在周围留下了一些红色的粉末。沙夜子显然不想坐以待毙,她拼命的撞了几次被封闭的空间边界,结果都是被弹了回来。

  凌很平静的道:“不用费劲了,这个魔法是单一型的,只要你的力量不超过我太多,你就不可能在我主动放弃之前攻破它。”

  “那我就先把你干掉。”沙夜子突然朝凌冲了过去。

  “生命燃烧。”夜月突然出现在凌的前面,她的目镜瞬间收回了护额中,而她的双眼则闪烁起红色的光芒。沙夜子冲到一半,忽然向旁边闪了出去,因为她地手已经被烧黑了一大块。夜月笑着道:“我的视线继承自女娲先祖。虽然消耗巨大,封住你一时半刻还是不成问题的。建议你不要再尝试冲过来了,这样你会死的很痛苦,还浪费我的力量,何必呢?主人现在不打算要你了,安心的去吧。”

  沙夜子自然是不相信这套的,但是尝试的结果却都一样。夜月说地本来就是实话,这个魔眼是女娲神力的继承。尽管不能经常用,但是瞬间威力绝对是可怕的。

  小龙女趁她们闹腾的时间完成了地面上的大型的太极法阵,她和红翎各守住一个阴阳鱼眼的位置。“主人,完成了。”

  “很好。”黑色的遮蔽空间突然消失,我再次出现在沙夜子地视线中。“你好啊美丽的女鬼小姐。看到我是不是有种解脱的感觉?”

  “我承认有点,但是你不是打算消灭我吗?难道你打算自己动手?”

  “我说了很多次了,我是驯兽师,自己动手只出现在无危险的小问题或者是不得已的情况下。正常情况就该是现在这样。至于你说地杀掉你。你还真信啊?”

  凌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结果这一下周围的魔宠全都笑了起来。站在战局之外的小纯毕竟曾经是光明女神,心地还算比较善良,看沙夜子实在太可怜了,她才解释道:“反正以后我们也是要合作的。先告诉你一个要点。那就是——主人说地话,越是正式,就越是假话。”

  听小纯这么解释,沙夜子的表情变的非常奇妙。我则无奈的干笑了两声。“好了,沙夜子小姐,相信停了小纯的话,你就应该知道我的作风了。刚才的话都是骗局,我没打算放过你。编这么大个空间罩住你只是为了掩护小龙女和红翎完成这个阴阳转换阵而已。知道这个阵干什么用的吗?”

  沙夜子左右看了看。“伤害我。”

  “差不多吧。”我继续解释道:“这个阵地作用就是吸收其中一方的力量补充给令一方,而她们两个站的点恰好是魔法真空区,同时也是操纵区。看看我们脚下你就明白了,你站在了白色一面。而我站在黑色面,我们两个现在已经被封印在这里了,在阵法完成前谁也出不去。你脚下的白色区域一会会越来越暗,我这边则会越来越亮,当颜色完全逆转之时,你将进入完全虚弱状态,而我会进入鼎盛状态。之后剩余的力量将用来强化我接下来使用的第一个技能,这个技能会获得十倍于正常值的威力。收你个魔宠就害的我动这么大个阵法。真是服了你了。都没见过你这么顽强地存在!”

  “我不会屈服地。”沙夜子猛的向外跑了出去,结果在太极阵地边缘被弹了回来。之后她开始上下左右的找突破口,只可惜完全无效。

  我微笑着道:“你越是动,转化速度越快,看看自己脚下。”

  我们两个脚下的太极阵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变色,我这边虽然依然比较暗,但已经不比另外一半黑多少了,那边的不白色也变成了灰色。沙夜子焦急的想跑,可惜的是她完全拿这个阵法没办法,越是撞力量就损失越快。

  这个太极阵是红翎发明的,但是必须有两人联手才能用的起来,可惜吸收来的能量只能用一次发泄出去,不能做到长期强化,不然这个阵法肯定会成为最强技能。

  不多会我脚下的这半已经快变成白色了,对面的沙夜子也已经连站着都有些困难了。这个法阵抽取力量的能力不是一般的厉害,这么短时间都快把沙夜子抽干了。眼看着我这边完全亮起,沙夜子那边彻底黑暗下去之后阵法突然结束了。这个东西一旦达到极限就会自动消失,小龙女和红翎都是喘了口气,显然是累坏了。沙夜子已经完全站不住了,躺在地上用警惕而幽怨的眼光看着我。

  我恢复了紫日形态,一个白色光球直接飞入我的右手,这就是从沙夜子身上剥离出来的力量。这些力量被补充到了捕捉技能中,我慢慢蹲下去。用右手按住沙夜子的额头。“这次你跑不掉了,接受我的召唤吧。”

  白光一闪,没有一般魔宠捕捉后的确认信息,我反而被一股巨大地力量给震飞了出去。“主人。”夜月动作迅速的一把接住了我,也多亏她尾巴长,不然还真来不及了。

  “怎么回事?没成功吗?”凌问道。

  “不知道,等我看下。”

  魔宠召唤列表中确实多出了一个沙夜子的名字,那就是说召唤已经完成了。可是我为什么没听到为魔宠命名的提示呢?

  沙夜子从地上坐了起来。她非常紧张的把自己全身都摸了一遍,然后瞪着满是惊慌的眼睛向四周看了看,过了半天才看向我问了一句:“这就完成了?”

  我自己都不大确定的道:“大概是吧!”

  “你对我做了什么?我真的是你地魔宠了吗?”沙夜子依然不大相信。“我怎么什么感觉都没有啊?”

  “没感觉?”我想了想问凌她们道:“你们那会成为魔宠的时候有什么感觉吗?”

  凌想了一下道:“没什么感觉啊!我只是知道当然感觉我们的联系突然变的紧密了,感觉你看起来好亲切。”

  夜月道:“我从封印中清醒过来之后就发现你在我身边,还觉得你很值得信赖,所以没什么对比,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

  小龙女看我望向她连忙摇手:“我是你从龙蛋开始养大的,我哪有什么感觉啊!”

  小纯忽然道:“其实我有很强的感觉。”

  我立刻看向小纯。“快说说。”

  小纯道:“因为之前你和我可以说是半敌对状态。你收服我也是半威逼半强迫的,当时我其实满恨你的,可是在成为魔宠地瞬间忽然感觉心里有种牵挂一样。明明觉得你很可恶,就是无法对你表现出来。”

  “你那还叫没表现出来?当然你就差拿刀砍我了!”

  我尴尬的笑笑,然后看向沙夜子。“你应该也能感应到一样的感受吧?”

  沙夜子摇了摇头。“没感觉。你依然是那么的可恶。可是我却从你们身上感受到了强大的魔法力量向我涌来,我地力量被强化了一倍都不止。”

  凌点头道:“那看来是成功了。我们都是特殊存在,互相之间有着团队加成作用,你所以感觉强大。就是受到了我们的强化。”

  小龙女忽然道:“其实这个很好证明的吗!”说着她随手扔了个火球到沙夜子的脚下,三昧真火沙夜子还是认得地,吓的她连忙闪开,但是火焰速度太快,还是烧到了她的脚下,可是她却没有感觉到任何感觉。小龙女道:“大部分魔法都有自动识别能力,你显然已经被认为是自己人了,所以对你无效。”

  我也迅速转化为银月状态。并再次点燃了太阳之火,但是如此强烈的阳光,在这么近的距离内居然没有一点效果,沙夜子完全不怕这光线了。我又换回了紫日形态道:“看来是成功了。”

  凌忽然对着我耳朵小声道:“查下属性,说不定是出错了。”

  我立刻看了下属性。沙夜子的名字就在新魔宠列表最下面,类型一栏写的是密咒生魂。后面的属性我都没来及看,直接就被一条平时从不关心地属性惊呆了。沙夜子的忠诚度一栏居然是零。我的魔宠中以前只有小纯出现过忠诚度不高的情况,但是后来已经逐渐磨和好了。目前我的魔宠全部都是忠诚一百。凌更是拥有忠贞之心。忠诚从不用担心,没想到居然会有一个忠诚零的情况出现。

  一般来说魔宠的忠诚度最好能控制在九十以上。当然这需要一定的技巧,不过一般玩家想保持魔宠地忠诚在八十以上都是不成问题地。只要不是虐待魔宠,在一起战斗时忠诚就会缓慢上升,想保持到八十以上不成问题。一般魔宠忠诚超过八十,则指挥上会绝对服从命令,足够适应大部分战斗了。要是忠诚低于八十,在六十之上,那到也没太大问题。这个忠诚度可以基本保证指挥,只是偶尔会有不完全服从命令的情况,不过一般也没什么大不了地。至于六十以下的忠诚度,这个就相当麻烦了。忠诚低于六十就基本不怎么听指挥了,对主人的命令带理不睬,很不好控制。而且除了吃饭,几乎其他命令都执行不到位。

  六十以下的忠诚度中,三十是道槛。忠诚三十之上的魔宠虽然不听话,多少还能用,但三十以下的魔宠基本上就和野生动物差不多了。除了不大可能主动攻击主人之外几乎什么事都干的出来,主人的约束力跟没有也差不多。但是忠诚零这种情况我确实第一次见到,确切的说之前连听说都没有过。这哪是收了个魔宠啊?简直是丢了个魔宠位置。这样的魔宠收了和没收一样。

  我正看属性,忽然感觉到脖子上一疼,抬头就看到沙夜子正拿指甲捅我脖子。“你干什么?”

  沙夜子一脸兴奋的问我:“疼吗?”

  “你让我扎一下看疼不疼?”

  “那就好。”沙夜子的表情突然狰狞起来,她一把抢过小龙女的龙女剑朝我劈了过来。

  “哇!你干什么?”我纵身跳了出来。

  沙夜子挥舞着剑冲了上来。“我要革命。”

  “喂,你冷静点!”小龙女从后面扑上去抱住了沙夜子。

  “我要砍你个大骗子,想收我做魔宠要付出代价的。”沙夜子挣开小龙女的钳制,再次向我冲了过来。

  “你别冲动啊。”我一仰手:“束缚术。”

  金光一闪,沙夜子被套了起来,但是她迅速的从光圈里跑了出来,我一拍脑门。“忘记了!非有益性魔法对自己人不起作用!”

  “你去死吧。”沙夜子纵身跳了过来,一剑砍了下来,但是她却在半空被人给定住了。魔法确实是不起作用,但是**束缚还是有效的。夜月再次发挥大尾巴的优势,用自己的蛇尾把沙夜子给卷了起来。小龙女趁势把自己的剑抢了回去。

  我一头冷汗的跑了回来,看正被卷起来还不断挣扎的沙夜子。“呼!居然搞成这个样子了,这可是个大麻烦啊!”

  小纯一副过来人的表情道:“没关系,多培养培养感情就好了。”

  夜月立刻道:“那主人亲自烹饪几道菜和沙夜子坐下来谈谈,共同进食有助于提高信任。”

  我看着沙夜子凶神恶煞的表情道:“我估计她现在就希望把我放盘子里切切碎吃了,共进晚餐那是用来对女朋友的,而且还得是互相不太反感的情况。我们这都势成水火了,还共进的哪门子晚餐啊?”

  “要不然试试并肩作战?”小纯道:“我当然就是被你的战斗表现感动的。”

  我指着沙夜子道:“得了吧!我现在要是放了她,估计她能和敌人并肩作战把我干掉喽。”

  艾美尼斯忽然道:“那就上最后一招。”

  “我们有最后一招啊?”

  “当然有。”艾美尼斯道:“时间能化解一切矛盾。”

  “这招也没用。时间化解矛盾的前提是不再增加新矛盾,以她现在的态度,只要一获得自由立刻就会暴走,矛盾会翻着跟头往上加。和解是没指望的,叛变到是肯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