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十章 内部斗争
  ~日期:~09月18日~

  第十章 内部斗争

  “我不想招惹你们,澳门赌博网站:你们也别打我的主意。”沙夜子看着我们道:“就这样离开,可以吗?”

  “本来是可以的,但是现在……恐怕不行了!”我微笑着看着沙夜子。这个妖女可绝非善类,要是现在不把她制伏,难保一会她能干出什么事情来。目前看来她能吸收别人的力量而强化自己,刚才吸收了那些领主之后她的力量起码是上升了十几倍。我不确定她的强化属性到底是可以无限强化下去,还是有个临界点。她现在不敢动我们是因为她暂时还不是我们的对手,但如果现在不对付她,等她吸收了太多的力量,选择权就不在我们这边了。

  沙夜子用非常幽怨的眼神瞄了我一眼:“哎……!小女子真是命苦啊!大人们都想得到小女子的力量,没有人同情我的遭遇。既然大人这样说,小女子也不抵抗了,大人想要便拿去吧!”说着她就闭上了眼睛站在那里不动了。

  我从夜影背上跳了下来,顺手把头盔和手套摘下来收了起来。走到沙夜子身边之后我和她保持着一米多的距离围着她转了一圈,然后再次走到她的前面。沙夜子在此期间始终保持着不动,看起来是真的放弃抵抗了,但我从不相信馅饼会从天上掉下来。

  向前迈了一步,走到沙夜子的面前站定。伸出右手拨开她的长发,用食指沿着她的眉线缓慢的滑到她的额前,然后把整个手掌按在了她的额头上。鬼物毕竟不是活人,她的额头虽然非常的细滑,但是却冰凉一片,仿佛一块寒玉。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闭上眼睛。接着我地手心发出了一点微弱的光芒。

  就在这瞬间,沙夜子的双眼突然睁开,但是和刚才不同,她的眼睛变的血红一片。同时,她的嘴猛的张开,露出了一嘴锋利的牙齿,舌头也像条蛇一样伸了出来。她地双手猛的抬起,锋利的指甲伸出来一尺多长。几乎瞬间由静立的少女变成了厉鬼形态。不过就在她伸头准备咬向我的脖子的时候,地面上一个太极图突然一亮,接着沙夜子的身体就突然不能动了。她惊慌的愣了一下,然后使劲想要挣扎着扑上来咬我,可她就是无法移动分毫。

  “不用费劲了。”我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知道我为什么先围着你转一圈吗?”

  沙夜子的身体已经无法移动,但是脑袋还可以小范围的活动。她低头看了眼地上依然亮着白光的太极阵,立刻就明白了我刚才做了什么。围着她绕圈可不是试探行为,我那是在布阵。太极锁魂阵对活人是没什么用。镇鬼到是十拿九稳。

  “你果然很卑鄙。”

  “喂,是你先诈降的好不好?”

  “是你先不肯放我走地。”

  “是你先不肯见我的。”

  “是你来见我,我没有义务一定要见你。”

  “你扫了我的面子,我有权利报复。”

  “是你打算报复我,我有权利使用包括诈降在内的计谋逃生。”

  “你想跑。我当然要用这个东西把你圈起来。”

  “你你你……!”沙夜子终于你不出来了。我可是制造歪理邪说地行家,想把责任推给我是不可能的。

  “老老实实的给我做魔宠吧。”我再次把手按到了沙夜子的额头上。

  “等等等等。”沙夜子慌乱的叫了起来,并且再次恢复了纯洁少女的形象。“我知道一些东西可以补偿你,放了我吧!”

  “喂。你给点面在好不好?”凌走过来对沙夜子道:“我当初可是自愿做魔宠的,差点都没赶上,你有这么好的机会居然还不愿意,真是傻蛋!”

  “你才傻蛋呢!”沙夜子焦急地道:“被收做魔宠,跑都来不及,你居然自己往上扑,你是不是脑子进水我不管,别把我也拉下水啊!我不要做魔宠。喂。这位大人,我给你别的补偿吧?”

  我笑了笑。“收你做了魔宠之后你知道的东西一样要告诉我,这不能成为交易的筹码。老老实实的别抵抗,让我帮你加上印记,抵抗的话你受的痛苦会更多。”

  “不要啊……”

  噗嗤。魔宠技能没启动就被打断了,因为我的右臂上钉了三支箭。每支箭都射透了,而且全都带着犬牙倒钩,这要是拔出来非得撕掉一大块肉不可。看箭上微微闪烁地荧光就知道这是魔法箭。要不然也不可能射穿魔龙铠。

  “小姐说了不要。”一个男子保持着开弓地姿势站在村口。他身边还有四个人和他一起站着,其中一个女忍。一个武士,一个阴阳师外加一个不明职业者,怀疑可能是妖魔猎人。

  我放下手缓慢的转过来面向那五个人,看了下被射穿了地手臂,再抬头看了下那些人。“请问一下你鼻子下面那个洞是屁眼吗?”

  对方明白我的意思,带着嘲笑般的笑容道:“对你这样的人只能用武力说话。”

  “那还等什么?”我打了个响指。“绞碎了肥田。”

  轰的一声那些人周围的地面突然暴烈,无数根蔓藤从地下钻出来把他们包了进去,然后整体拉入了地下。一旦被玫瑰藤带入地下深层,就算你再厉害也没用。玫瑰藤最擅长的伎俩就是弄塌上方的土地利用大地本身的压力制伏敌人,反正玫瑰藤自己是不怕压力的。对付不同实力的敌人只要把对方弄到不同深度就可以了。

  我再次看了看手上的箭,无奈的摇了摇头。“小纯、阿嫡娜,出来帮忙啊!”

  随身携带护士就是方便。小纯用我的永恒帮我把箭杆削断,然后阿嫡娜使用治疗魔法暂时先帮我阵痛,抽出箭杆之后直接让小纯以神圣治疗术恢复伤口。活动了一下胳膊,还好,看来是恢复正常了。

  轰。那边玫瑰藤吞了五个人的地方再次发生了大爆炸。一道光柱者射天空,跟着碎石乱飞,五个黑影从里面飞了出来。其中一个身材比较娇小的黑影落地后立刻再次弹起向我这边飞了过来。对方速度很快,眨眼就到我前面了。当。一声脆响伴随着火星,黑影瞬间又跳了出去。夜月疑惑的发现自己地剑上多了张纸。

  “封魔印?”小龙女反应到是快,飞过来在符文上一点。

  那边那个黑影已经在自己人身边站定,正是那个女忍者。她迅速的结了个手印。“爆。”

  什么都没发生,符纸正在小龙女手上晃荡着。“这东西你跟谁学的啊?”小龙女拿着符纸晃了晃。“怎么把封魔印做成这样了?这样的印一启动就会爆炸的。你们不知道吗?”

  “你在胡说什么?”那个女忍生气的说道:“那是我们忍术中的上级爆破符咒,你居然连认都不认识,还说什么封魔符。”

  小龙女无奈的道:“喂,拜托你们有点谦虚精神好不好。偷学了我们仙门道术就偷学了吗!我们又没说不让你们用,非要改个名字叫忍术,烦不烦啊?再说了,学你们也学完啊!这都是什么鬼画符啊?这张明明是封魔印,你却给画错了。此印应该是吸收被封印者地力量反过来封印他自己。这样几可以往复不熄,永远封印下去。结果你却把法力反噬的部分写错了,结果就是符咒吸收的力量送不回去,最后就会超过符咒自身材料存储法力的上限而发生爆炸。你们这帮笨蛋居然还就这么沿用了下来,真是服了你们了!”

  “你乱说什么?不懂别乱说。”女忍很生气的再次冲了过来。“地遁之术。”女忍跑着跑着突然进入了地下。

  小龙女不急不慢的把一只手按在了地上。“大地之龙。地脉之气,封。”

  噗。在我们面前不到一米的地方,土地表面突然开了个小洞,一道血箭喷出来两三米高。连续喷了好几秒才停了下来。

  凌从旁边一招手,那些飞起来的血水自动汇集成了一个球,然后飘浮到了沙夜子面前。“既然你不久就要成为我们地同伴了,帮你增加一下实力也是应该的。这个女忍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是有总比没有好吧?”

  那个女忍也真是的,这边有条龙,她居然用土遁,这不是找死吗?她要是用别的忍术。小龙女未必能简单的搞定她,但是土遁这个法术一旦被破,麻烦也是最大地。刚才这个女忍就是土遁术被破,然后被夹在土地中活活挤死的。

  对面的人全都傻眼了。五个人从地下爬出来不到三十秒就少了一个人,按这个速度,剩下的四个坚持不到两分钟。

  事实上两分钟是高估他们了,世界情况是剩余四个人三十秒就完蛋了。玫瑰藤被这五个人从地下跑出来,所以非常生气。又追了上来。无数蔓藤飞舞之下那个阴阳师和那个职业不明者就这么挂了。剩余地rb武士被凌的一个魔法炸飞,然后被玫瑰藤穿成了肉串。最后剩余的那个弓箭手遭到了夜月的袭击。不擅长近身战的弓手在十秒内被切成了人片。

  五个人出现的突然,死的也突然,不过他们到是给我留下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这是什么东西啊?”我拿着那个看起来像宝石一样地东西问沙夜子。那些玩家携带了大量这种东西,那就是说肯定是有用的东西,但是这个东西没有属性显示,也完全没有任何算得上有用的特征。说它是宝石,总觉得有些轻,好象一团棉花一样。透光度不高,没有装饰价值,硬度也很差,还怕火,实在不知道这种东西到底能有什么用。不过这东西既然在冥界发现,说不定沙夜子这个本地人会知道。

  沙夜子果然点头道:“我是知道这是什么,但是你放了我我才会告诉你们。”

  “不是说了,收了你之后你什么都会说的。”我不耐烦的把手重新按上她的额头。

  “等一下。”

  “又什么事啊?”我看向沙夜子。

  “我成了魔宠之后可能会忘记一些东西的哦。”

  “你不会。”凌站在旁边单手托着一个黑色的球体。“你地记忆我都帮复制了一份。忘记也不怕。”

  “那说不定我地力量会下降,也许不适合做魔宠。”

  “我的魔宠携带量很多,不在乎浪费一个,再说我看你地实力不错。”我说着不管她继续在那乱叫,启动了手上的技能:“捕捉。”

  白光闪耀,结果失败。再闪,又失败,继续闪。还是失败。一连三十多次居然全失败。“靠,不是吧!没见过这么低的命中率,你就不能放送点吗?”

  沙夜子拼命的摇头:“我不要做魔宠。”

  “不要也得要,拜托你配合一点,又不疼的。”我再次把手按上去。“捕捉。”

  晕!又失败。这次一连试了几百下,居然全部失败。别说我幸运值超高,就算一般人也没低到这种程度吧?

  我无奈的再次给沙夜子做思想工作。“你就放松点好不好?反正迟早要成为魔宠,你不要抵抗。忍一下就过去了。”

  我突然转身,左手捏住了一支箭,夜月和斯哥特同时出手,一人磕飞了一支箭。“又是你们?”

  那五个人居然又回来了。这才多长时间啊?难道附近有复活点?不对啊!这里是冥界,怎么会有玩家复活点呢?对了。这些人肯定是有特殊任务奖励,所以可以在冥界复活。

  “你地实力不错。”那个箭手站在对面的村口对我们道:“如果可能的话我不想和你打,但是你的行为让我不得不这么做。”

  “是啊!你说的很对。为了让这个世界的和平我必须得消灭你们。”我盯着那个箭手分毫不让的顶了回去。“这里是游戏,虚伪也得有个限度吧?别干什么事情都非要扯个大义的旗帜。我又不是人民公敌,你也不是救世主。”

  “那就说点实际地。”那个开始被干掉的不明职业者走到了前面。“把我们的东西还回来,我们就不和你们计较。”

  “不不不。”我摇着脑袋。“先问一下,你们实在下达命令还是打算谈判?”

  “这是威胁。”那个rb武士到是很直接,他一挥手,一大堆像军队一样的武士从后面的山林中走了出来。

  “我不接受威胁,好了,谈话结束。”我把空间门向前面一放。“斯哥特。带邪灵骑士灭了他们,我这边还得浪费点时间。”

  邪灵骑士对付那些鬼武士是绝对没问题地,真正的麻烦在我这边。沙夜子无论如何都不肯接受魔宠化,我的强制封印下多少次都是一个结果,完全不起作用。

  “本来想斯文点的,现在看来只好换别地招了。”我用邪恶的眼神盯着沙夜子的脖子。“你有血吗?”

  “你……你想干什么?”

  “没什么,学习一下你的经验。”我露出了一个还算和善的微笑,但是嘴边露出的两枚正不断伸长的犬牙看起来却相当吓人。好歹我还从维娜那里继承到了一部分吸血鬼的血统。不管怎么说。先把沙夜子抽干,她没有力量之后应该比较好收服。大不了之后给她找点实力形魔兽让她吸干再补充回来。不过,吸血鬼血统我是有,吸人血我却很少干。怪只怪游戏里地东西太逼真,使用这个技能时真的能尝到血腥味和那种蔫呼呼的感觉,我又不是真的吸血鬼,当然不喜欢那种味道。不过现在情况特殊,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大不了一会找点水多漱两次口。

  沙夜子看着我不怀好意的向她走近,连忙的紧张的想向后躲,但她的身体是被困住地,能动地只有脑袋,躲闪实际上没有什么效果。我用手摸了下她地脖子,还好。虽然皮肤没有血色,但是她地血管到是很明显,稍微用力就可以按到,居然还能感觉到强劲的脉搏。夜月说她身上有生气,看来果然不错。一般的鬼别说脉搏了,连血都不会有。

  我一口咬上了沙夜子的脖子,沙夜子叫的很凄惨,一开始她被人用刀捅了个对穿的时候也没叫这么大声过。我用力吸了一口。结果居然没抽动。松开嘴巴看了一下,她的脖子上确实有两个小洞,但是只渗出一点点地血,居然没咬到血管。

  沙夜子看不到我在她脖子上干什么,光感觉到我咬了她一口又松开了。她颤抖真声音问道:“你在干什么啊?”

  “这个……出了点小意外,好象没找准血管。你放心,我多来几次就行了。”果然什么职业都需要锻炼,吸血鬼这行也得有起码的训练才行。居然连咬血管都能咬偏的,以后得多锻炼。

  沙夜子一听我还要试,连忙又叫了起来:“满着。”

  我被她一喊,动作没协调好,一口还是咬上去了。只是有偏了。“喂,你别乱动好不好,一会再多来几次你的脖子就成筛子了。”

  “打住。”沙夜子连忙喊了起来:“我投降还不行吗?”

  “投降?”我诧异的绕到她前面。“你刚刚说什么?”

  “我投降。你直接给我一滴血吧,我愿意自主认主。”

  我疑惑的上下审视了一下她。“刚刚还抵死不从。这么快就变卦啦?你当我三岁小孩啊?”

  “不是,不是。”沙夜子慌忙解释:“我脖子上很铭感,受不了人家那个……!你明白的吗!”沙夜子的声音简直像在撒娇,不过我并不在意就是了。

  反正最终目标是收了她做魔宠,她愿意自己配合那就最好了。“这还差不多。”我把手指切了一道小口子,放了一滴血点在沙夜子地额头上。本来以为就这么结束了,哪知道没听见魔宠确认,却发现眼前一闪。沙夜子居然不见了。

  “人呢?”我四下寻找。旁边的战场还在打,我们附近却没人在,她不可能突然消失的。

  忽然我的右手自动动了起来,它突然抓起永恒剑向我自己的脖子上削了过去,吓地我赶紧用左手压住右手。“幻影,怎么搞的?”

  “不是我,是那个女鬼。”

  “封住她。”

  “不大好办,她好强啊!”幻影的声音很无奈。

  我的声音更无奈。“女王。赶快帮帮忙啊!”

  “我正帮着呢!”

  “不是吧?我们三个压不住她一个?”

  女皇地声音显得很吃力,仿佛刚跑完三千米的人在说话。“这丫头似乎专长就是这方面。怪麻烦的。”

  “斑侬枷兰,进来帮忙。”

  “来了。”斑侬枷兰刚在我身边出现就一头扎了进来。要不是金刚不适合和体我就连他也喊进来帮忙了。

  我整个人像定格了一样站在那里,但实际上里面却已经乱套了。小龙女看我半天没动静知道我可能需要帮助,右手食指在自己眉心一按。“原神出壳。”一个白色的虚影从小龙女身上脱离出来钻进了我的身体里。

  凌是欧洲神系,这些灵魂出壳之类的东西她不会,急的围着我打转。“进去这么多人不会有问题吧?”

  “应该没问题,这和灵魂和体不一样。”夜月解释着:“要是直接以和体的方式抢夺身体控制权,肯定都会被挤出来才对,既然进去这么多人,那肯定是在里面使用了精神凝聚地方式打起来了。”

  “你能进去帮忙吗?”

  被凌这么一问夜月才响起来:“你不说我都忘记了,我也会啊!虚化。”夜月和小龙女用的显然不是一种法术,小龙女的肉身还在外面,只是已经不动了,夜月却整个人都不见了。

  凌代替我召唤了凤龙,然后对里面喊了起来:“你们谁会原神出壳之类的东西快来帮忙。”

  红翎跑了出来。“我会,怎么了?”

  “紫日被一个女鬼附身,进入一堆人到现在也没动静。我很担心,所以想多找些人进去帮忙,多把手中好一些。”

  “你别急,我先进。”

  红翎好歹也是天火神姬,作为第一代狐仙,原神脱离这点小把戏她当然是会的。于是我的面前又多了个站着不动的狐狸形态的肉身,红翎地灵魂也进入了我地体内。

  红翎刚一进入我体内就傻眼了,只见这里站了一大群人,就是我们刚刚进来的那些人。而沙夜子则正挂在前方一个桃子一样地红色物体上,红翎马上就认出来了那是我的心脏。

  我正对沙夜子摇着手:“刀下留心啊!那可是我的心,千万别扎。扎漏了就不好了!”

  沙夜子得意的道:“谁要你刚刚欺负我,我说不做魔宠,你非要抓我。你们都给我退后,别靠近,再靠近我可扎了。”

  沙夜子做了个要扎的动做,吓的我们周围一圈人赶紧后退加求饶。心脏部位可是要害攻击,她现在就抱着我的心脏,这一刀下去,管你攻击力高低肯定完蛋。这就叫忽视防御,妈的,防御都在外面,谁能想到有人钻里面来扎人家心玩啊!

  “有事好商量。”我赶紧先稳住沙夜子。“这个,女侠手下留情啊!”

  “这会知道叫女侠了?早干什么去了?”沙夜子嚣张的道:“你不是防御很强吗?现在看你有什么办法?你的心可是肉做的,我这一刀……嘿嘿嘿嘿!”

  沙夜子越笑越夸张,但是她的话却提醒了我。肉做的是吗?

  我向小龙女使了个眼色,她立刻明白过来,几乎是原地蹦了起来:“你也别太嚣张,虽然你现在能威胁我们,可你也不能在这里一直僵持下去,只要你出去,我们就有一百种方法对付你。”

  “你说什么?”沙夜子占据主动权之下相当嚣张,立刻和小龙女对骂了起来。

  看小龙女成功吸引了沙夜子的目光,我赶紧对夜月小声交代了几句。夜月点点头,悄然飞了出去。凌看到夜月出来先是一愣,但是她知道夜月肯定是有事,所以没急着问话。夜月走到我的身体前,然后目镜一闪,我整个人瞬间石化。

  等的就是这一瞬。沙夜子几乎马上就发现了情况不对,但是等她注意到时我的心脏已经变成一整块石头了。她可不是物理攻击型生物,对这个石头心脏是完全没有办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