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六章 路在何方
  ~日期:~09月18日~

  第六章 路在何方

  “糟糕,澳门赌博网站:这下我们怎么回去啊?”夜月看着井底下问道。

  凌到是很冷静。“鬼手信长不可能和我们一起封在这里,这里应该还有别的出口。况且鬼手信长已经承认了这里是冥界,那么我们和自己城市下面的那个地府什么的其实是在一个空间里,只是距离可能远一些。这个地方出口多的是,想办法回去应该不成问题。”

  夜月道:“我想大概不会那么简单。”

  “你说什么?”凌看向夜月。

  夜月此时处于非战斗状态,六只手臂已经恢复成两只。她摆动着大尾巴围着凌转了几圈把她给缠了起来,然后从背后搂着凌的脖子。“感觉到我的体温吗?”

  “当然。”

  “那你注意到了空气的温度吗?”

  “没有。”凌说完立刻明白夜月要说什么了。“难道这里不是冥界?”

  艾美尼斯走过来问道:“为什么这里不是冥界?”

  “因为这里没有阴气。”夜月回答着:“记得冥府的温度吗?那种连骨头里都结冰的感觉。”

  “对啊!”艾美尼斯这下也发现了。“这里这么温暖,显然不是冥府地界。”

  小龙女问道:“可那个rb人为什么要说谎?在这种事情上欺骗我们不是毫无意义吗?”

  “当然没有意义,因为他说的是实话。”我对他们道:“鬼手信长没有说谎,这里就是冥界,但是夜月说的也有道理,只是搞错了一些东西。冥界和人间的面积是基本差不多的,世界各地都有对应的冥界,而这些冥界实际上是互相通着的。这么说吧。冥界就是另外一个地球。也有大陆和海洋。在冥界,占据面积最大地是无边无际的寂静之海,或者叫灵魂之海、黑血之海,反正它的名字多的很,实际上指的都是那个完全由黑色液体组成的海洋。而十殿阎罗,哦,加上我们是十一殿。我们这十一殿阎罗所在的区域应该是亚洲区域对应的冥界,那里地特点是极端的阴冷。但是凌你应该知道。欧洲那边的冥界实际上不但不冷,还很热。”

  凌点点头:“对,那边满地都是岩浆,男性大恶魔们都很喜欢那些岩浆,不过我不大喜欢,对皮肤不好。”

  我继续道:“那么情况很明显,冥界中的各个岛屿之间气候和环境并不一样。欧洲那边的冥界遍地火山,而且几乎没有植物。到处都是通红一片。亚洲这边的冥界非常的冷,而且有大量的森林和山峰,甚至还有不少小型地河流。而且不象欧洲那边的冥界那样光线那么足,亚洲的冥界很黑暗,而且到处都弥漫着蓝色的大雾。但是看看我们身边。这里有着橘红色的光芒。而且也有些薄薄地雾气。温度方面似乎很低,但和寒冷绝对不沾边。周围有森林存在,但并不密集。种种迹象表明这里确实是冥界,而且离亚洲的冥府距离不太远。可以判定这里是rb的冥府。”

  “那我们要怎么回去呢?”艾美尼斯问我。

  我想了想道:“回去的方法主要是两条。第一。我们找条能在寂静之海上航行地船,然后回到中国冥府,之后我们可以有无数方法回人间。但是这个方法需要解决的问题比较多,最大的麻烦就是我们不知道如何在寂静之海上导航,而且据我所知能在寂静之海上航行的船并不多。第二个方法相对简单些,就是直接在附近找个能还阳的通道,然后穿过去。”

  凌摇着头道:“看样子两者希望都很渺茫。”

  “至少第二个方案还有那么点可行性不是吗?”艾美尼斯问道。

  夜月干脆道:“那么我们用第三个方案,派人盯着鬼手信长。他总得回去的吧?”

  “问题是现在连他到哪去了都不知道了!”艾美尼斯道。

  夜月顺手一指,我们顺着看过去,只见天上还有一些妖魔还没跑远。夜月的意思明显是让我们跟着这些妖魔去找,它们是鬼手信长找来的,应该会回去鬼手信长身边才对,跟着他们就可以找到鬼手信长。

  因为没有更好地办法,我们只好按这个方法办了。可惜的是事情没有想象中顺利,刚开始确实满好的。但是跑着跑着我们就把目标给跟丢了。我们这边的大队人马行军速度快不起来。空间门和凤龙不知道什么原因到现在也无法召唤,搞的我必须带着大群跟班在这鬼地方追着几只妖怪跑。真是郁闷啊!更可气的是这里的自然环境简直堪比热带雨林,尽管气温很低,地面上却满是烂泥沼,没掉进去就不错了,想跑快纯粹是在做梦。

  我飞到半空四处张望,那些妖魔全都不见了,目力所及范围什么都没剩下。我重新降落下来对凌他们道:“看来这个方法不行了。想别的招吧。”

  凌忽然道:“有了。”

  “想到什么了?”

  凌解释道:“亚洲黑暗神殿还没从欧洲黑暗神殿分裂出来那会,我也是生活在欧洲地冥界地。那边有种东西叫空间裂缝,我们这些大恶魔经常喜欢从那里跑到人间去玩。我想既然欧洲有这些东西存在,那亚洲……?”

  小龙女证实道:“那东西亚洲也有,只不过我们称呼它为阴隙,人间经常闹鬼的地方就是存在阴隙,所以两界生物可以比较容易地在那种地方来回跑。不过阴隙也不是谁都过的去的,而且那东西也不是一直开着,它会有规律性的开放和关闭,就算找的到,也未必正好碰到打开的时间的啊!”

  我笑着道:“我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