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五章 黄泉是我家
  ~日期:~09月18日~

  第五章 黄泉是我家

  我翻身趴在地上,双手使劲的扣住地面,但是吸力越来越强,不管我怎么抓,依然被倒托着向旋涡中心滑去。幻影和斑侬枷兰都帮不上忙,因为他们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女王控制着我的身体跑过来想帮忙,结果发现根本碰不到我。我现在是灵魂状态,没有实体,根本就拉不住。我指了下鬼手信长,对着操纵我身体的女王喊道:“别管我,去把他干掉。”

  女王回头看了一眼鬼手信长,然后立刻站起来跑了过去。鬼手信长看到我的肉身冲过去立刻就想跑,不过这旋涡对他似乎也存在吸力,但是不如我这么大而已。根据现场的情况判断,这个旋涡大概是在吸所有的灵体。女王占据着我的肉身,所以没有感应到任何拉扯力。鬼手信长却不同,他是鬼族,有一半灵体特性,但因为另外一半是肉身,所以吸力不大。不过这些力量足以引响他的行动,而我的肉身却行动自如。

  鬼手信长慌张的向后躲,女王操纵着我的肉身冲到近前,永恒剑一抖,散成鞭形。女王好象更善于使用鞭子,随手一挥,永恒的鞭身立刻卷了出去,啪的一声脆响把鬼手信长打飞了起来。本来鬼手信长就受到吸力影响,人一离开地面立刻就无法控制身体了,整个人飞速向旋涡飞了过去,同时还大声叫着:“紫日,我会在下面等着你的!哈哈哈哈……啊?”

  他没笑完,因为一条长鞭先一步缠住了他的脚腕。这家伙要是带着肉身被旋涡吸进去,我下去之后没有肉身铁定吃亏,所以不能让他完整的下去。女王明白我的意思,所以用永恒变成的鞭子缠住了鬼手信长。没等鬼手信长反应过来,一条更细的丝已经缠上了他地脖子,那是龙筋索。永恒突然松开。龙筋索却缠绕着鬼手信长的脖子代替永恒拖拽着他,同那个旋涡争抢。两种力量的拉扯力到不算大,但龙筋索可是缠在鬼手信长脖子上的,这就和上吊差不多,硬是勒的鬼手信长脸色发紫咳嗽不断。

  忽然鬼手信长身上一个白色的影子脱离出来快速的被旋涡吸了进去,同时鬼手信长的肉身也放弃挣扎停了下来。看来鬼手信长地灵魂已经被吸入了旋涡,下一个就该轮到我了。就在这个时候山下忽然一阵混乱,喊杀声响成一片。我看着下山的牌廊通道。自己已经被吸到了旋涡的中心附近。斑侬枷兰和幻影一个都没跑掉,先后被吸入了旋涡中心,我也只差一点点了。

  此时我已经能看清楚旋涡中心的情况了。这个有一口木制的正方形井口,外边还有不少石雕人像面朝下倒在地上。黑色旋涡就是从井里出来的,现在正在拉扯着我们这些灵体向旋涡下面拽。我的脚已经碰到了井口,接着整个人都被带了起来,下身先被吸入了井口,但是不到最后一刻我是决不会放弃的。我地双手紧紧的扒住了井沿。旋涡一时半会也不能把我拉进去。

  “紫日。”牌廊那边突然一声喊,我抬头看了过去,只见凌带着大批魔宠冲了上来。

  说实话我很惊讶,也很感动。魔宠们本来都应该在凤龙空间里的,但是他们为什么会从山下冲出来我就不清楚了。不过他们能跑来救我我还是很感动的。可惜的是时间太晚了。啪啦一声井沿硬是被我拉掉了一块,我失去了支撑,迅速被旋涡拉入了井底。周围瞬间变地一片黑暗,我的夜视能力似乎也失灵了。根本什么都看不到。手脚似乎都在虚空之中,什么也抓不到,什么也摸不到,只感觉一直不停的在向下掉。

  就在我以为这个虚空会无尽延续下去的时候,周围突然一亮,同时我感觉到重力方向好象好倒了过来。我刚刚明明是感觉自己是头下脚上地在向下掉,可突然的却变成了感觉自己不再是倒立的感觉。重力方向怎么可能突然颠倒呢?

  我还没想出结果,周围就突然一亮。但是我没有感觉到任何刺眼的感觉,接着我就突然看到了周围的井壁。头顶出现了光源,我一下从井里被喷了出来,向上继续飞了七八米才重新掉下来落在地上。不过我没摔到,因为被人接住了。

  幻影和斑侬枷兰都以人形出现,并正一左一右的架住了我。“你们……?”

  斑侬枷兰指了下前面,我一转头才觉得大事不好。我们现在正处在一个森林空地之上,周围都是大树。地面上还有小草。不远处就是一条小溪,但环境绝对谈不上优美。因为那些树全都是黑色的。连干带叶子都是黑的。那草是黄地,焦黄的颜色让我想到了阎罗殿外的那片鬼腾草。至于那条小溪,潺潺流动是不错,只是里面的液体却是血一般的红色,而且还散发着腥臭的气味。再看天空,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满天都是带着铁锈红颜色的云彩,根本看不到一块天空,除了云就是云。照亮周围的光线找不到来源,似乎是云层本身发出地,但是那铁锈红地云彩散播下来的光线也和它自己地颜色差不多,照的这个世界昏暗而狰狞。

  自然环境只能算是恶劣,暂时还不不至于有什么危险,真正糟糕的是面前的敌人。鬼手信长就站在我对面不到二十米的地方,而他背后却是成片的古怪生物。这些东西长的奇形怪状,有些东西只有才噩梦中才看的见,如果非要形容一下的话,只能说是妖魔鬼怪了。

  看鬼手信长这架势是要和我战斗到底了,问题是他背后起码有十万妖魔,我背后却只剩俩帮手了。最糟糕的是我还把肉身丢在了井的那边,下来的只有灵魂,很多技能都受到限制,以这样的状态和对方作战实在是亏大发了。

  鬼手信长面目狰狞的向我跨出了一步。“哈哈哈哈,紫日,今天你就是插翅也难飞了。告诉你。这里的是黄泉鬼蜮,死后原地复活,而且除非你找到回去地办法,否则就等着被我杀回零级吧。哈哈哈哈!”

  嗷……鬼手信长正笑的得意,一声震耳欲聋的龙吟突然从我背后传了出来。我回头时正好看到井口处一个巨大的龙头直飞向天空,长长的龙身扶摇直上,从井里直插天际。

  “是小龙女!她来帮忙了。”幻影都忍不住激动的叫了起来。

  从井口飞出来的小龙女立刻就发现了我们,她在半空中恢复到人形飘落在我的身边。“主人你没事吧?”

  我指指前面。“现在是没事。但是过会就不一定了。”小龙女是满厉害地,但是我们四个想对付十万妖魔是不可能的,强大也是有限度的。

  没想到小龙女没有任何惊慌的反应,而是道:“我们还有一拼之力。”

  “一拼之力?就我们四个?”斑侬枷兰盯着小龙女道:“虽然我以前也很嚣张,但还没像你这么有自信。”

  小龙女摇摇头:“不是我自信,而是我们人也不少。”

  她说完,背后的井里又是一阵骚动,接着一个黑色的人形突然从井里跃了出来。然后稳健的落在了井沿上。那赫然就是我的肉身。“特快专递到了,哪位是紫日,快点签收吧。”女王居然学会开玩笑了。

  紧跟着我地肉身旁边又越出一个和我长的一模一样的家伙,但是他的盔甲却是光明盔甲,闪着美丽的白光。这是阿奴比斯送给我地那个魔宠二世。他和我有着相同的力量,只是属性可以来回交换,我变光明他就黑暗,我黑暗他就光明。

  跟在他们身后。凌、夜月、艾美尼斯、小凤、瘟疫、小三、飞镖、白浪、夜影、开拓者、玫瑰藤、红刺、镰刀全都冒了出来。鬼手信长看的眼睛都直了,但是跟着后面,钢牙和红翎也跟了出来,然后是铃音骑士和邪灵骑士。别的还好说,邪灵骑士地数量着实有些多,我背后一下子也多了近一万人。这还不算完,跟着后面又冒出了一个大龙卷,仔细看才发现它们是由大群的钢铁冥蜂组成的庞大队伍。跟在冥蜂后面的是小妖精和幽灵虫。这一堆东西跑出来之后井里居然又冒出两棵大树来。鬼手信长看的差点没晕过去。

  “你……你们是怎么过来的?”

  我指指自己。“我是被吸进来的啊!”

  “不是说你。这口井会自动吸入周围的灵体,可别地东西是过不来的,你背后那些是怎么进来的?”

  说实话这个问题我也很好奇,于是转头看向他们。

  小龙女很高傲的道:“是可神龙,上天入地有挡的住我的东西吗?”

  女王操纵着我的身体道:“紫日你可还有个代理阎王的职称,黄泉界本来就是你职权范围吗!进都进不来还混个屁啊?”

  二世指指我:“我和你是共生地,你地属性我也有,何况我本来是个木乃伊。这里也算我老家。”

  凌道:“我是黑暗女神。能进入地狱很奇怪吗?”

  夜月也道:“我好歹也是神族遗脉,这点本身不算什么。”

  艾美尼斯连忙道:“我也是黑暗神殿的神。这个不算奇怪吧?”

  小凤则道:“我可是凤凰,无限复活地实质就是可以随意穿越生死线,没有这口井我照样进的来,何况还有个通道在那里。”

  瘟疫也解释道:“我和小三都是黑龙,地狱可是我们筑巢的地方,家都进不来怎么行?”

  白浪道:“我和飞镖都属于妖灵生物,穿越生死屏障属于本能。”

  艾美尼斯帮不会说话的开拓者和玫瑰藤解释道:“开拓者是地狱蠕虫,我就是在冥界收服他的。玫瑰藤本身也是这里的植物,你们没发现他和这周围的植物颜色一模一样吗?”

  红刺自己道:“我是蛊王,妖魔鬼怪都以地狱为家,我能过来也很正常。只是没想到坦克那个大笨蛋,居然是个龙甲虫,还带神之气息。愣是过不来!”

  镰刀则解释道:“我们雷霆蜘蛛就是地狱生物,这也是我老家。”

  红翎化为人形站在我面前道:“我是天火神姬,能穿跳出三界五行之外,一个小小的六道轮回还不是进出自如?至于钢牙,他可是麒麟,天庭都上的去,下地狱转转也没什么。”

  鬼手信长不能相信地指着我背后的邪灵骑士和铃音骑士问道:“那他们呢?”

  斯哥特讽刺鬼手信长道:“你有没有脑子啊?我们可是黑暗神殿出来的侍卫,你见过鬼兵过不了地狱之门的吗?邪灵骑士也差不多。他们都是亡灵,就算自己不想跳进来,你那口井也会把他们吸进来的。”

  “那这些虫子呢?”

  这次不用他们回答了,我解释道:“那些是小妖精,听名字你就该知道了,妖精吗,灵类生物,进出冥界还不是小菜一碟?后面那些吵的跟轰炸一样的是钢铁冥蜂。冥蜂知道吗?就是冥界的蚂蜂,你认为他们会进不来吗?后面那些是幽灵虫,也就是鬼虫,这地方好象就是鬼蜮,他们出现在这里有什么好奇怪地?”

  “那为什么连树都进来了?”鬼手信长已经在精神崩溃的边缘了。

  “树?哦。你说他们啊?那是树妖。你背后不也有十万妖魔吗?我才带了两个而已,有什么好奇怪的?”

  鬼手信长本来的计划是满好的,可惜算错了太多的东西。他本来心想自己是鬼族,在这里可以号令妖魔一起对付我。而我掉下来就失去了肉身。必然很好对付,而且神山封住了空间通道,我召唤不了魔宠,下来肯定光挨打。可惜的是他没想到我的肉身居然能穿过地狱屏障,更让人想不通地是为什么我的魔宠和召唤生物全都跑出来了,按说他们应该出不来的才对。

  其实幽冥屏障也不是完全没用,至少我的魔宠没有全部下来这至少证明了有些被挡在了外面,至于他们为什么不经召唤就出来了我就不清楚了。

  我小心的退后问斯哥特:“你们是怎么到这里来地?空间门不是被神山镇压住了吗?”

  斯哥特立刻向我小声的解释道:“凌姐不是有可以代你指挥吗?”

  我突然想起来了。凌是有忠贞之心的。获得这个技能后,就算我战死,凌依然可以代替我指挥魔宠和召唤生物作战,不会像其他人一样主人一死魔宠跟着死亡。

  斯哥特道:“我们知道你有麻烦,可是却出不来,凌姐就先让凤龙把空间通道开到了大地母神的花园里,然后大家就汇合到了一起,然后我们跟大地母神借用了一下她地传送站。绕了好大一圈路才赶到这里。记得你送给大地母神的那座别墅吗?”

  “你说我在瑞士发现的那座移动神殿?”

  “对。大地母神的花园里那个传送阵直接通到这个神殿。然后我们又从那个神殿出来就到了正常空间。但是那个神殿现在在法国的深山里停着,我们一路飞行找到了最近的城市。然后凌姐调用你的资金租用了传送阵,把我们送到了法德边境。之后我们穿越国境线,然后用德国城市的传送阵传送到天宇城,只有用天宇城地跨国传送阵传送到了rb这边的支点城,再从城市里出来,一路赶到********。没想到在山下碰到一些rb人,不过他们人不多,很快就被干掉了。之后我们冲上山,就看到你被吸入了井里,凌姐感应到这井通着幽冥界,所以指挥进不了这里的人把守住井口,然后由小龙女以神力贯通整个通道,能进去的人都跟着跑了过来。”

  “你们这个圈子还真是绕的够大的。”

  “可不是。幸好大家都会飞,不然还不把腿跑断了啊!”

  鬼手信长有些疯狂的指着我们喊道:“我不管你们怎么进来的,反正进来也一样。你们地正规战力也才一万而已,那些小虫子根本不足为虑,我这边可是有十万妖魔,十比一,你死定了。”

  “那到未必。”斯哥特很有自信地对鬼手信长道:“十万难民和一万正规军作战胜利依然是正规军。你的那些杂鱼还是留着给你当宠物吧。和我们打他们还差了一点。”

  一个长着巨大犄角和长长蝙蝠翅膀地怪物走了出来。“你别嚣张,我们妖魔也不是好惹的。”

  凌把法杖一举。“成王败寇,今天我们双方只能留一方,另外一方就去死吧。”说着凌对斯哥特道:“传令摆聚灵阵。”

  斯哥特向后比画了几个手势,我们后面的军队瞬间变阵,大军自动向两边分开,我的魔宠和我一起向后退入阵中组成一道防线。打仗的时候有没有合理的战阵是非常重要的,战阵可以让战士们的战力发挥到极限。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刀锋,同时也可以成为盾牌,互相掩护之下战力起码可以翻一倍。现在这个聚灵阵地特点就是可以依托实力强大的个体组成一个个的小战斗集团,不管被打散还是连接在一起都能发挥最大的杀伤效果。当然,这个阵形中最中央的位置是我的,而且这里全部由铃音骑士组成防御线,可谓破坏力最强的狡杀中心。

  “干掉他们。”鬼手信长向前一挥手,背后的十万妖魔立刻动了起来。恐怖地妖魔铺天盖地的冲了上来。这阵势还是相当吓人的,可惜这里的人心理素质都好的出奇,没一个被吓到地。

  “鬼手信长,不要以为你是鬼族我就怕了你。”我故意辱骂鬼手信长想把他吸引到我身边来,一旦他进入这个阵心。就算十个他一起出现也死定了。

  很可惜,鬼手信长并不傻,他指挥着一群妖魔向包围圈内冲了进来。一个包围圈包围一部分敌人那是包围,但如果被包围的力量太多那就不是包围。而是被反包围了。鬼手信长的妖魔太多,大批妖魔不记伤亡的冲入包围圈,硬是把队伍冲散了。

  邪灵骑士们尽量控制着坐下地邪龙,可是战斗中根本没办法走位,阵形很快就完蛋了。凌向天空发射了一红一白两个魔法弹,下面的邪灵骑士看到之后便不再保持队型,而是开始组成五人剃刀小队向前冲。

  五名邪灵骑士一组,这个小队阵形比较好保持。而且杀伤力也很强。一只长的有些像龙的妖魔突然冲向一个五人小组,这个怪物的身体很长,但是身下没有爪子,而且脑袋不是龙头,而是一个狮子一样的头。怪物刚冲到阵前,五人小组最前面的邪灵骑士突然指挥坐骑跳了起来避开了对方的脑袋。紧跟在后面地连名邪灵骑士同时抛出套索挂住了怪物的脖子,然后猛的收紧拉住,后面两个邪灵骑士同时指挥坐骑扑了上去。钩镰枪一下挂住了怪物的嘴巴。猛的向后一拉,哧啦一下把怪物的嘴巴向两边给切到了脖子。前面那个跳起来的邪灵骑士正好落下。枪尖扑哧一声插入了怪物的身体,他身下地邪龙对着怪物地背上就是一口,撕掉了一大块肉。怪物轰的一声摔落在地,两个拿套索地邪灵骑士也冲上去一顿乱刺把怪物彻底给解决了。

  战场上乱成一片,看起来毫无章法,实际上我们的指挥一点没乱。阵形看着散,实际上都在控制之中。鬼手信长本打算把我们冲散,没想到绕着绕着自己的传令兵就被冲的不知去向了。他正在试图确定战场情况,忽然感觉背后有破风之声,猛的回身一刀,叮的一声磕飞了一个金属物体,也不知道打中了什么。但是另外一方却又飞来了一个东西,吓的他赶紧躲闪,却发现飞来的仅仅是块石头。

  我们又不是小流氓打架,当然不可能用石头攻击他,鬼手信长立刻就知道上当了。他闪身躲避的方向原本没有任何波动的空白处突然传来了强大的压力,逼的他不得不赶紧刹住身形,可还是晚了一点。一把剑斜劈而至,吓的鬼手信长连忙用刀去挡。当的一声金铁交击之声,鬼手信长被横着砸飞了出去。

  到现在鬼手信长要是再不知道我已经隐形他就可以去死了,慌乱之中他抓了把泥土洒了出来。碎土在半空突然撞到了什么东西形成了一个大概的轮廓,鬼手信长立刻把一把刀当飞镖扔了出来。我一歪头让了过去。但是却感觉到背后又有杀气接近,再次闪身躲避却慢了一点。那把刀居然绕了一圈又回来了,在我的脖子上留下了一道小口子,只差一点就把我地脖子给削了。

  “还不错,算你厉害。”我显出身影,跳起来向鬼手信长扑了上去。鬼手信长就地向后一滚,但是没有滚开,而仅仅滚了半圈就停住了。他双手一撑地面,身体倒着弹了起来,双腿伸直向上踢了出去。我正好落向他的脚,这一下要是撞上可不轻,但是我不会撞上的。巨大的翅膀呜的一声弹开,我直接从他脚上方一寸的地方滑了过去,但是我没飞走,仅仅闪开了他的脚就收起了翅膀。身体猛然下落,趁着他要踢我身体绷的笔直地机会对着他肚子上就踹了下去。

  鬼手信长看到我要踩他,连忙一收腹,弓身后倒,我就势落地。在地上轻轻一点,原地跳起,在半空中完成了一个回旋踢。哧。“哎呀!”鬼手信长捂着肚子摔了出去,他的腹部被我脚下的冰刀刃切开了一道口子。这冰刀平时都是折叠在小腿后面的。刚才我在半空中突然弹出来,他根本没注意到,所以吃了大亏。

  我落地之后脚尖微微一点,刀刃又弹了回去。“鬼手信长。知道我的厉害了吗?没有魔宠我也不比你弱多少。”

  “呀……!”鬼手信长喉叫着再次冲了上来,半路上他突然被一个巨大的黑影从侧面撞飞了出去,原来是变成坦克形态的艾美尼斯。

  我笑着冲鬼手信长道:“不过我还是喜欢和魔宠一起欺负人的感觉。”

  鬼手信长简直快被我气疯了,跳起来保持着攻击姿态定住了。先开始我还以为他在考虑什么事情,可是越看越觉得不对劲。他地刀正在逐渐变绿。而且开始发光了。

  “不好,快握倒。”我对着后面的几个邪灵骑士喊道。

  鬼手信长突然把两柄刀往一起一按,两把刀居然结合成了一把,样式到是没怎么变,就是刀刃变长了很多。他就这么在离我很远的地方把长刀对着我猛的横着一扫。“岚切。”一道起码有七米长的绿色刀芒直接横着飞了出来,吓地我赶紧躺在地。刀芒从我面前飞了过去,背后几个邪灵骑士没来及闪开,全都被一打切了。

  我赶紧坐起来。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水。“好厉害的刀芒。”

  我向后连翻了十几个跟头拉开距离。然后把永恒一握。“逆流——龙卷剑爆。”妈的,又不是只有你会超级剑芒。现在我有魔宠可以帮我补血。才不怕你呢!

  鬼手信长看到我又是这招,连忙原地站定,把自己地刀举在面前像烧香一样举着。“百鬼——魑.魅.魍.魉。”

  我的剑在聚集红光,鬼手信长的刀却在聚集绿光,两边的光芒强度都明显在快速上升。凌还算见多识广,立刻对着周围我们的人传令:“快闪。是拼命的招数。”

  周围我的人一听是拼命的招数纷纷开始后退,尤其是让开我地攻击正面。鬼手信长那边的妖魔大概也是见识过鬼手信长这招的,纷纷退向另外一边,战场居然就这么分开了一条线。

  凌果断的一指我:“斑侬枷兰,上去帮忙。会魔法的辅助。”

  斑侬枷兰和我一和体,我的力量明显开始快速上升,凌和其他魔宠的辅助魔法一二三全都上来了,明显感觉力量再次提升。驯兽师果然还是要有魔宠才能发挥最大的战斗力,当初在炉子里要是有这样地力量水平说不定就能出来了,哪还用地着那么费事。

  鬼手信长那边不甘示弱的也纷纷开始给鬼手信长加持魔法,可惜那些妖魔大多是自身战斗型,没多少会辅助魔法地。但他们的人数比较多,会魔法的比例虽然少,总量却不少。

  两边的魔力都以到达颠峰,几乎同时,我们两个同时动了。我一个转身横向扫出一剑。一道红色的刀芒在离地一米二地高度上横向飞了出去。鬼手信长将手里的直刀举过头顶用力一个下劈,刀芒纵向飞了过来。

  两道刀芒在双方的中间撞在了一起,只听到了一声奇怪的仿佛是有人在撕钢板的声音,紧接着周围突然变的一片命令,再也看不见任何东西了。我的头盔目镜瞬间变成了完全不透明状态,防止我的眼睛被烧伤,但我还是被光线闪到了眼睛,觉得眼睛疼地厉害。强光之后就是冲击波。巨大的威力仿佛天地都在颤抖,我只感觉好象什么东西撞到了我身上,一口气没接上来,然后自己就失去知觉了。

  当我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首先是听到了周围响成一片呻吟声,但好象不是我身边,而是对面发出的,同时我还听到了打斗的声音。感觉到自己好象正被谁抱着,我赶紧推开面具坐了起来。抱着我的是凌。看到我坐起来她立刻问道:“你没事吧?”

  “胸口好疼,感觉像被卡车撞了一样!”

  “你能活下来真是幸运。”凌为我说明了一下情况。

  刚刚我和鬼手信长同时使用了攻击刀芒,我的自身攻击力略低于鬼手信长,但辅助魔法方面颇为占便宜。鬼手信长的自身战斗力有优势,辅助却不如我们。最后那一击中我们这边地实际攻击力比鬼手信长要略高了那么一点点。结果就是我的剑芒切断了鬼手信长的剑芒。但是我们的攻击方式不同,我是横着劈的,鬼手信长是竖着砍地,两道剑芒实际上是十字交叉着撞在一起的。我的剑芒穿过鬼手信长的剑芒后继续向前。由于是横向前进,所以威力覆盖了一大片敌人,差不多有近千妖魔被一剑斩断,鬼手信长也遭到了轻微地打击。毕竟他的刀芒抵消了我剑芒中间部分的威力,所以撞上他的那部分没有什么伤害力。我们这边则不一样,鬼手信长的刀芒是竖着飞过来的,仅中间被削掉了一小块,剩余的部分依然直线前进。然后差不多从头到脚把我整个人都覆盖了进去,同时在地上犁出了一道深沟。我那下攻击等于是对对方全体,鬼手信长的攻击却只针对我一人,所以我被打晕了,鬼手信长却几乎没受什么伤。

  据凌说我只昏迷了一分钟不到,两边地情况还算比较稳定。打斗声来自鬼手信长和我的魔宠。二世、艾美尼斯、夜月和小龙女正在以四对一的方式围攻鬼手信长,不过他们的目标是困住鬼手信长,而不是杀了他。其他人则在抓紧时间屠杀对面的妖魔。刚才的攻击引发了大爆炸。虽然我的剑芒只杀死了不到一千妖魔。爆炸的冲击却把对方全体都震地晕晕忽忽地,斯哥特带着大家正在趁对方暂时失去战斗力的机会捡便宜。鬼手信长想阻止我们地人屠杀他的手下。可惜的是被我的四大高手围在中间任凭他左冲右突就是出不来。

  二世具备我的全部个人实力,不算召唤技能的话他和我几乎没有差别。艾美尼斯的特长真实镜像也是个实用魔法,此时她正以玲玲的面貌在参战,虽然玲玲进不来,有艾美尼斯复制的玲玲也不错了。夜月就不用说了,上位神族直系后裔本身就不是假的,再加上她可以同时使用六柄剑,攻击速度和威力都很可怕。而且她的石化术虽然无法完全封住鬼手信长,却能让他施展不开,不断的干扰他的行动。最后小龙女的中国剑法玩的也相当溜,时不时还道术法术一起上,搞的鬼手信长焦头烂额。被这四大金刚困在里面,一时半会是别想出来了。

  我试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凌显然为我治疗过,身上并没有明显的疼痛感。查看了一下生命值,剩余量在80%以上,基本算是正常。大屠杀那边我过去也快不了多少,还是先把鬼手信长放倒再说。让凌再次给我用了一个黑暗恢复术,然后向鬼手信长冲了过去。

  鬼手信长正在全心全意的应付我的四个魔宠,没注意到我的接近。鬼手信长一个纵身跃到半空想攻击艾美尼斯,但是人群之外突然飞来一道套索拴住了鬼手信长的一条腿。我猛的向后一拉,鬼手信长顿时失去平衡平着摔向地面。他双手一称地到市没有摔成人饼,但是夜月突然出现在他的身边。两柄蛇剑直插他地腰部。鬼手信长一个翻身闪开两剑想站起来,但是我猛的一拉龙筋索又把他拽倒在地,他挥起手里的长刀一刀砍向龙筋索。我立刻向索内注入了魔力,龙筋索变成了削铁如泥的钢丝锯。不过鬼手信长的武器也相当厉害,这种情况下还是让他一刀斩断了龙筋索,不过他的刀上也出现了一个几乎让刀尖掉下来的大豁口。

  我们两个都是惊讶的收回武器看了一下,我第一次知道原来龙筋索是可以被切断地,而鬼手信长则是第一次知道居然用什么丝线能让他的刀砍出这么大个豁口。不过惊讶归惊讶。这对我们两个都没什么实质意义。龙筋索在收回来时就自动恢复如新了,鬼手信长的刀也是在几秒之内完全复原了。

  我愣神没什么问题,鬼手信长可不能愣神。我们两个都在惊讶自己的武器出问题,鬼手信长突然感觉背后有风压靠近,他赶紧一弯腰想躲闪那逼近的物体,结果这一弯腰却结结实实的迎上了一个膝盖。咚的一声鬼手信长被艾美尼斯一个膝顶掀翻在地,夜月的大尾巴像条鞭子一样从天上砸下来,正中他地肚子。砸的他两头一翘又再次躺在地上。二世飞到半空一剑刺下,鬼手信长避无可避,只好举刀对抗。当的一声,二世的武器被切断了。虽然能力和我差不多,但二世毕竟没有我的装备。他地属性是自身带的,身上那套东西看起来和魔龙套装一模一样,实际上只是层伪装而已。鬼手信长的刀可是货真价实的神器,这一刀下来硬是把二世手里地冒牌永恒给消断了。刀身受力震了一下。没能伤到二世。二世武器上输人家一筹,但智力并不差,没了主武器立刻换上了备用武器。双手刃爪呲呤一声弹了出来,吓了鬼手信长一跳。

  鬼手信长猛的抬脚上踹向拉开双方距离,但是二世却突然狼人化了。这招可后阴的,鬼手信长用腿就是希望借助腿比手长的优势隔开两人的距离让二世的刃爪碰不到他,可身体狼人化之后体型会明显增大。rb人本来就腿短身长,二世变成狼人后前臂的长度硬是赶上了鬼手信长的腿长。况且刃爪本身也是有长度地。鬼手信长猛力一踢想把二世踢出去,二世则就势一爪。二世被踹的倒飞了出来,鬼手信长的鬼面具却被他给拽掉了,而且脸上还多了六道触目惊心的伤口。

  装备自我修复指的是修复,不是复制,面具不是损坏,而是被拿走,这样鬼手信长的面具是不会再长出来的。除非他把面具抢回去。鬼手信长愤怒的跳起来冲向二世。结果半路上被小龙女给截住了。小龙女用剑在空中画出了一个符文印记。“镇鬼印。”红色地印记立刻向前飞了出去。

  鬼手信长一个后手翻让印记从自己上面飞了过去,但是他刚站起来。小龙女已经一剑递了过来。噗嗤,正中鬼手信长地锁骨,前进后出。鬼手信长一脚踢在小龙女肚子上把她踢飞了出去,但是小龙女的剑也被带了出来,这一下立刻引起鬼手信长地伤口血流不止,跟喷泉一样疯狂的向外冒。

  小龙女虽然被踢飞却没摔到地上,一个空翻就稳稳的站在了地面上。夜月过来和小龙女互相击掌。“下次的我请吧!看来还是你比较准一些,居然一剑就中大动脉。”

  凌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我们后面,用法杖向鬼手信长一指。“裂血咒。”

  噗……。鬼手信长的伤口喷血速度突然狂飙上扬,血水像绝堤的洪水一般堵都堵不住。鬼手信长的脸色几秒只内就变的一片煞白,连续在身上按了几下,然后吃了一大把药品才控制住了流血,但是这下伤的太严重,他连走路都有点发飘了。

  我向夜月比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干掉他。”

  夜月刚要向前,前方山林之中忽然飞出一个红色光球在我们面前落地。轰的一声我们几个全都被掀了出去。等我们爬起来的时候地面上已经只剩我们了,鬼手信长居然不见了。大屠杀那边的妖魔也纷纷四散奔逃,还真是兵败如山倒。但是这个情况让我们稍微大意了一点,一个家伙混在逃跑的妖魔中接近到了往生井的边缘,然后扔了个东西下去。我们虽然发现了这个家伙把他给干掉了,但是井里却是红光一闪。等我们再看时井底已经不是我们来时的那种虚空,而是变成了坚实的地面,也就是说回去的通道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