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四章 阴与阳的通道
  ~日期:~09月18日~

  第四章 阴与阳的通道

  “我知道你可以在这里召唤妖魔帮助你,但是如果我只是想跑的话,你是拦不住我的。”

  三个鬼手信长以相同的动作同时缓缓的摇了摇头。“不不不,你搞错了我的意思。没有很多妖魔,这是重建的神社,已经没有当年十万妖魔的规模了。但是!你不知道的是,封印你召唤力量的不是刚刚被融化的炼丹炉。”他们再次同时双手一展,喉叫着:“而是这座山。”然后一起看向我:“现在明白了吗?我……才是……胜利者。而你……必将被我干掉。”

  “死一次不会有多大问题。”

  “但你不止会死一次。”三个鬼手信长都自信满满的说:“这山可不仅仅是能封印你的召唤能力,就算被干掉,你也无法复活回城,因为这山就是锁妖镇魂之用。山的中央就是往生井,一旦你死亡,立刻会被吸到井的另一面,死者的天地。”

  “问个问题混蛋。”我盯着鬼手信长。“你如果死了呢?”

  “我不会死。”真假鬼手信长同时双刀交叉。“血十字。”

  三个红色的大叉同时向我飞了过来,还好我保持着紫日形态,动作比较快。三个叉的覆盖面有些太广了,单靠我这样是闪不出去的,所以我干脆靠了水银盾,接着把魔龙盾牌顶了起来。水银盾几乎瞬间就被击溃,但是三个红叉中的两个都不见了。原来只是虚张声势,另外两个鬼手信长都是幻影,根本就不是实体分身。中央这个红叉穿过水银盾之后光芒明显暗淡了不少,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它居然还能拐弯。光叉没有碰到盾牌,而是转向我的头顶,我一抬头就看到它在我上方翻了个跟头向下又冲了下来。我赶紧把盾牌举过头顶。却看到鬼手信长从前面冲了过来,一刀砍在我的肚子上。

  吱。一声金属摩擦的声音,魔龙套装的护身甲腹部位置被切开了一道大口子,血水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我连退数步才堪堪站稳,险些就此倒下。头顶上的红色十字到现在还悬浮在那里,那东西根本就是可以遥控的,鬼手信长一开始就是打算用它吸引我的注意力的。此时我受伤后退,盾牌已经举不住了。红色十字却突然向我冲了下来。这种时候我哪还有力气去挡那个东西,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轰的一声响,我整个人被炸飞了出去。

  鬼手信长本来还想笑我,突然听到耳边风声忽起。经验丰富的他立刻就向闪身后退,但是没想到袭过来地却是一只集装箱一般大小的拳头,呜的一声劲风刮过,连地皮到鬼手信长和他的两个分身一起刮飞了。虽然我没能力挡那下攻击,但我也不会让鬼手信长好过。临时召唤金刚给他来一下,好歹打个平手。这山虽然镇压住了空间通道,使我无法召唤魔宠和其他生物,但控灵是不受限制的。

  鬼手信长的分身被攻击后立刻就消失了,他自己直接被打飞进了一座正在燃烧的建筑内。那建筑已经被火烧的摇摇欲坠了。他这一砸算是彻底报销,轰地一声整个建筑都崩塌了。

  我从地上爬了起来时盔甲已经自动修复了,但伤口却没办法治疗了。魔宠中有好几个会治疗魔法的,等于随身带着大批护士。所以我根本没有在腰带里放药品的习惯。凤龙空间里到是有药,可惜现在打不开。所以护士也召唤不了,药也拿不到。

  那边鬼手信长还没出来,山下忽然轰的一声巨响,一只全身赤红,身高和金刚差不多的恶鬼跑了上来。恶鬼地头上长着两根犄角,黑黝黝的相当丑陋,同时赤红色的皮肤也显得很可怕。金刚听到了声音之后立刻转过身朝那个大家伙扑了上去。两个庞然大物撞在一起,轰鸣着滚下山去,硬是从山林中压出一条通道来,连旁边的牌廊都被震倒了几座牌坊。

  燃烧地废墟中忽然轰的一声爆鸣,把我的目光吸引了回来。鬼手信长浑身燃烧着紫色火焰从废墟中走了出来,他的盔甲完好无损,但是走路姿势有些奇怪。我一瞬间就猜到了个大概,这家伙的装备肯定是和我的一样能自动修复。刚才他确实受伤了。但是盔甲自动修复,盖住了伤口。

  鬼手信长又跑了出来。我就还得和他打,可是和鬼手信长比起来我实在是太吃亏了。讲起来我确实是奇遇不断,可全世界这么大,能有和我差不多奇遇的人并不会就只有我一个人,所以各国的顶级人员实力差距不会太大。能成为全国最强,自然也是有大量奇遇地人。但问题是我是个驯兽师,这里却封印空间通道,我根本无法召唤魔宠。可鬼手信长偏偏是个主战职业者,他的实力全都集中在自己的战斗力上,我的实力则主要分布在魔宠身上,这样打我不明摆着吃亏吗?单是这些也就算了,可恶的是我连药品都没有,这小子却跟没事人一样塞了一把药丸到嘴里。

  趁他距离还算远,我必须先让他吃点亏,不然等距离近了就该我吃亏了。旋风一闪,我又进入银月状态。举起法杖对准鬼手信长。“太阳火球。”

  鬼手信长老远就发现了火球,一个跳跃蹦到半空,可是我还有后招等着他。连续技不是只有他才会的。我将法杖上移了一点。“火焰风暴。”鬼手信长本来还打算在空中躲闪,没想到我射出的是一大片火焰刀,把他的上下左右全给包围了。无奈之下鬼手信长只好拼命把自己缩成一团减小受打击面,同时把武器横在身前组成防御线。火焰风暴地名称非常形象,暴风雨一般地火焰打在鬼手信长身上,硬是把他给砸回了火海之中。

  我同时把左手向天空一举。“以水神的名义,凝结吧水汽。”

  鬼手信长刚从火海之中再次爬起来,突然看到我指对着天空在说什么,于是他也抬头向上看了一眼。结果只看到一个巨大地冰块砸了下来。这小子反应速度够快,千钧一发之纪居然滚了出来。水汽凝结的冰块不够密实,轰的一声掉在地上立刻四分五裂,鬼手信长虽然滚了出去,却被碎冰活埋了。

  轰地一声碎冰突然爆裂,鬼手信长又从下面站了起来。但是他却突然把两柄刀倒过来向地下一插,同时单膝跪地双手握住刀柄。“剥魂。”

  鬼手信长的两柄刀与地面接触的地方突然爆开两个蓝色光圈,速度非常的快。光圈迅速扫过周围的地面。地面上的玩家和npc的死尸全都像是被电流刷过一样闪了一下,接着它们身上突然全都升腾起一个个彩色的光球,这些光球一个个只有小香瓜那么大,后面还拖着一条尾巴,大概是灵魂之类地东西。鬼手信长放开刀柄站了起来,然后双手结了一个奇怪的手印向我一指。“给我撕了他。”

  我靠,这家伙想驱鬼杀我啊?我赶紧再次切换回紫日状态,双手画了个圈。“太极锁魂阵。”这招是专门用来锁魂的。要抽离一个活人的魂魄时只能锁住一个个体,但对付这些连形象都聚集不起来的死魂却可以一次对付很多个体。那些光球刚一接近就被地面上亮起的太极阵给封住了,任凭它们在里面怎么冲就是出不来。

  “你居然会道术?”鬼手信长显得相当惊讶。

  “小rb,我可是中国人,会道术有什么好奇怪的。”

  鬼手信长不再和我对话。反手从背后摘了个什么东西下来向前一扔,那个东西在空中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白色虚影向我扑了过来。同时鬼手信长双手结印念叨起来:“厉鬼夺魂。”

  说是夺魂,其实应该叫夺体。那个虚影速度太快,而且根本没有实质。我地盾牌一点效果都没起到,那个白色虚影直接撞到了我身上。我只感觉一阵耳鸣,接着自己就摔了出去。等我爬起来时却看到我自己的身体还站在原地,而鬼手信长正向我的身体走过去。等等。我看到了自己的身体,那就是说我的灵魂离体了?

  鬼手信长走向我地身体,同时眼睛紧盯着地面上这个我的灵魂,但是他的嘴里却在说着:“仆鬼,带着这个身体……你?”鬼手信长只说到一半。因为我的身体已经一剑插入了他地身体。毫无防备的鬼手信长遭到重创,捂着伤口退出几步之后用另外一只手上的长刀支撑着才没有摔倒。他惊讶的看着我的身体。“夺魂没成功吗?”

  鬼手信长的话立刻让我想到了什么。“幻影,是你吗?”我的身体里可不止我一个灵魂,幻影这个魔宠可是二十四小时随时和我处于和体状态中的。这个山封印地只是空间通道,不是魔宠本身,所以幻影依然是可以帮助我的。

  我刚问完幻影的声音就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背后。“主人,我在这。”

  我惊讶的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幻影像幽魂一样在我背后悬浮着。我立刻又想起来了。“斑侬枷兰。是你在操纵吧?”

  斑侬枷兰竟然从我背后另外一边冒了出来。“我也被甩出来了!”

  我这下突然紧张起来。“难道鬼手信长的夺魂成功了?”

  鬼手信长听了我的话立刻又燃起了希望。“仆魂。是你吗?”

  刚才那个撞了我的白色虚影出现在鬼手信长身边。“主人,这家伙身体里有好多力量。我被弹了出来。”

  我和鬼手信长同时惊讶地看向我地身体,并且同时疑惑的问了出来:“那谁在里面?”

  “是我。”一个柔美,但复含威严地女性声音从我的身体上发了出来。

  “女皇?”我晕。这个声音是寄生在我身上的虫族女皇的声音,刚才的撞击中大家都被轰了出来,结果最后反到是女皇留在了里面。

  鬼手信长到也不傻,猛的推了一把身边的白色仆魂。“他现在只剩一个魂魄了,去把肉身抢过来。”

  仆魂借着鬼手信长的力量向前飞蹿,眼看就到我的身体前面了,但是我的身上却突然红光一闪,仆魂立刻被弹了回去。“唉呦!”仆魂痛呼一声滚到了鬼手信长的脚下,同时还抱怨着。“好强的精神力!”

  女王是我身上那些幽灵虫的指挥者。群居虫类的进化一般都是分化类的,种群中的每个个体都会因为不同的任务需要而向不同方向进化。女王作为领导者,首要进化方向就是智力和精神强度,要不然是没办法操纵成百上千万的小虫子的。要操纵一个生物,就算其主动接受,你起码也得有他一半的精神强度。幽明虫的精神力再弱,几千万小虫加一起也起码顶的上几千人的精神强度了,女王要用他们一半的精神力来操纵他们,所以女王的精神力起码是普通人类的五百倍,这个仆魂最多就也是一般人的十倍强度,被一个五百倍强度的灵魂挡了一下,当然是碰的头破血流了。

  我立刻笑了起来。“鬼手信长,这次我看你死不死。我现在可是四对二,你还有胜算吗?”

  鬼手信长左右看了看,最后突然坚决的站了起来。“既然已经这样了,我们大rb武士是不会退缩的。上面打不赢你我就下去打。”他突然转身对着火海中喊了起来。“解除往生井的封印。”

  火海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旋涡,周围的火焰瞬间被全部吸了进去,同时我也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拉力将我拖向那个旋涡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