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三章 我就是太阳
  ~日期:~09月18日~

  第三章 我就是太阳

  鬼手信长和神野一户正在炉子外面听我的动静,忽然听到我的喉叫声都吓了一跳,不过他们很快就意识到我还关在炉子里,于是立刻嚣张了起来。鬼手信长对着我大声道:“有本身你出来啊!出来才算你狠。”

  我没答礼他,直接拿出一粒神力精华塞进嘴里。系统提示瞬间响起,伤口也愈合了。这下我升到了937级,除了我之外目前的全球最高等级大概也就九百级左右,我这下起码比他高出三十多级。

  伤口愈合加状态全满,我再次凝聚了全身魔力准备再来一次。外面的鬼手信长和神野一户突然发现了炉子里的红光,立刻惊慌了起来。他们认为这个技能只能用一次到没错,但那是只普通情况下。像我这样用超级升级药品来补血的情况可不是时常能见到的,不过今天我打算让他们开开眼界。

  “逆流——龙卷剑爆。”

  神野一户听到了我的声音,惊叫起来:“又是那招,快跑!”

  这次我没给他们时间,没有第一次的活动胫骨,直接就切了下来。一道竖着的剑芒飞射而出,神野一户瞬间被一劈两办。沿路的地面和人员都被切开,但是离神野一户只有一步之遥的鬼手信长却一点事都没有。这攻击威力太集中,之前那次是横着劈,多少还有个宽度问题,现在竖着劈只能伤到一条直线上的人了。

  虽然没碰到,但这下还是把鬼手信长吓的跌坐在地,他们背后的废墟再次多了一道沟。我毫不迟疑的再次吞下第二枚神力精华,然后和刚才那一击间隔一米又是一个竖劈。这道剑气依然没干掉鬼手信长,不过却切掉了他的一条胳膊。趁着这个劲我再次服用第三枚神力精华,然后就着两道竖缝的下缘又是一道横着地剑芒射出。再不停顿,第四枚下肚。最后一道激动人心的剑气威力明显上升。毕竟现在我已经967级了,这个等级下剑芒自然也跟着加强了不少。

  四道剑气完成,中央的正方形区域却没有掉下来,我估计大概是卡住了。吞下最后一枚普通的神力精华,升到977级,然后用上全身力气撞向那个方块区域。

  咣的一声闷响,本来以为应该能冲出去的,没想到却把我自己撞的满眼金星。那个方块猛的向外弹出了一厘米多。但是又迅速停了下来,紧跟着那些冒水地地方明显能看到谁流停了下来。我直到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这个炉子有自我修复能力,一开始第一刀后来不冒水了我还以为是金属自己的伸展性把缝给堵上了,现在看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这个该死的东西居然会自我修复,这下可是真的完蛋了。只要这个东西会自我修复,我就不可能在它修复好第一道伤口之前把另外三道给打穿,所以没办法组成四边形,更没办法出去!

  这俩家伙说要拿我炼丹。我可不想被人变成药丸子,可问题是这个大丹炉实在是太结实了。其实结实的不是炉子,而是外面那层魔力。单论硬度,没东西能挡的住永恒的切割,这炉子肯定是受魔力固化过。要是猜的不错。这上面大概还有神力,只是因为我有神力之石,所以才能切开炉子,但就算抵消神力。剩余魔力依然足以把我困住。这个东西果然是专门针对我设计地,防护力是恰到好处,刚好能把我封在这里出不去。

  鬼手信长和神野一户全都挂了一次,但是很快又再次复活回来了。看到炉子里已经安静了,神野一户又再次到了炉子边上嘲笑我。“你的技能可以连着用吗?试着多切几次,反正我不怕被你干掉。死一次最多掉两级,回头吃一粒从你身上提炼出来的祈神丹就可以升50级,你杀我二十五次也就一枚祈神丹的问题。”

  “我怕你吃不到。”我在里面回答着。

  “那就看看我们谁说的对了。”鬼手信长居然比神野一户还要嚣张。

  这个丹炉虽然能自我修复。但总是需要时间地,打了这么多个洞,里面的水已经漏了不少出去了。我现在还需要再试一下另外一个方案,但是具体成功与否就只能看老天给不给面子了。在执行之前我得先把这里的水再放掉一点,现在的水位还是有些高,而且我需要争取时间,不能让他们这么快就把我给煮了。

  “逆流——龙卷剑爆。”

  “还能放?”鬼手信长和神野一户在外面吓了一跳,但是这次我发射地方向不是对着他们俩的。

  一道剑芒直接从炉底飞了出去。轰的一声把丹炉下面的一堆奇怪燃料全给轰的四散飞溅。这些东西都是高效燃料。带着火星飞出来的燃料温度相当高,周围的人又被砸倒一片。

  鬼手信长凶狠的道:“你炸掉燃料也没用。这东西我有地是,你炸一次我就再堆一次,迟早把你煮熟喽。来人,重新上火。”

  这次攻击的效果很不错,在炉子底下打洞水流自然加快,很快就把水给放出去一大滩。鬼手信长有些担心的问神野一户。“这里面水都快放干了,不会出问题吧?”

  “只要没干就行。”神野一户转身对周围的人道:“快点去把黑焰木拿来,顺便多带点沙土过来,地面都湿了,。”

  我在里面看看水也漏的差不多了,迅速切换到银月模式。紫日这个大号讲究的是防御力和突击能力,以前银月这个小号装备比较烂,所以不怎么好用,但是现在不同了。有了这套神器,银月这个小号的战斗力也不下于大号了。而且对付这种具备自我修复性的丹炉,讲究绝对威力地银月才是最适合地破坏者。

  “斑侬枷兰,和体。”

  “遵命。”斑侬枷兰一闪身再次与我和体,直接强化了我的魔法攻击力。本来就和我和体地幻影也把力量集中到了攻击力上。

  我举起了太阳之杖。这东西在炉子里刚好是顶天立地,幸好这炉子够大,不然还拿不出来了呢!“太阳召唤。”这招可以暂时借用太阳神阿波罗地力量,平时只要使用这个技能,我的魔力就会见底,但现在我有斑侬枷兰辅助,加上本身等级以及很高了,使用这个技能还可可以剩下不少魔力。赶紧吃下一粒定向神力精华。当然我选的是之后拿的两枚之一,之前那枚是阿奴比斯的神力精华,后面两枚是水神的神力精华,性质是不一样的。水神的定向神力精华一下肚,我立刻听到了升级提示。本来我以为这个东西只是强化单向能力,没想到也能升级,但是它只能提升五级,不过这也够了。升级之后属性全满。趁太阳召唤还没有失效,我紧跟着我又使用了第二个魔法。“太阳领域。”这个魔法地需要完美状态才能释放,效果是在自己周围制造一个超高温区域,尽管只能支持很短的一瞬间,但其威力却是无与伦比的。尤其我现在是以太阳神的神力状态下使用这个魔法,其本身威力就会大幅度提升。

  本来这个温度就够了,但我怕万一失败,没有时间来第二次了。所以干脆来个双保险。伸出带着烈焰之戒的那只手。“以火焰之神阿摩拉德的名义,燃烧这里的一切,让火焰开始舞蹈吧!”

  炼丹炉外面的鬼手信长他们只看到炉子内突然变成了白茫茫地一片,紧跟着整个炼丹炉都开始逐渐变红。支撑炼丹炉的支脚很快就失去了硬度,被炉身的重量压扁成一滩红色的金属溶液。上面的炉身也没好到哪去,红色地炉体已经开始发出耀眼的红光。啪啦一声,炉体四周特制的超级水晶观察窗同时爆裂,火焰瞬间从观察口喷了出来。外面的人明显感觉到温度突然升高,离窗口最近地几个人身上瞬间燃烧了起来。

  鬼手信长一边用剑气挡着火焰一边向后退。“这个混蛋又在里面干什么?神野一户,观察窗爆裂可以自修吗?”

  神野一户也是支撑着高温退后道:“不行,看来炼丹炉快要封不住他了。这家伙的破坏力怎么这么大啊?”

  炉子内的高温依然在向外宣泄,整个炼丹炉都在迅速变形向下瘫软。整个********上面都变的热浪滚滚,突然旁边的一座建筑开始冒烟,然后很快蹿起火苗。周围的建筑陆续开始起火,高温之下木结构的房屋非常容易着火。场地中央的炼丹炉眼看着就瘫倒在地。我混身燃烧着赤红色地火焰。长发顺着热浪向上飞舞,有如火焰神降世一般的站在炼丹炉溶成的钢水中央。四周的地面都在冒烟,高温几乎把广场四周的建筑全部点燃。

  我转头看向了退向广场边缘的鬼手信长和神野一户。“是谁说要拿我炼丹的?”话一出口我自己都觉得很惊讶,我的声音居然变成了一种带着颤音地音调,听起来仿佛是从遥远地星空传来,又好象是在一个巨大的地下室内说话。音调震颤地频率很高,使我的声音变的相当清晰,这种音调可以在声音不大的前提下让远处的人也听的很清楚。我不知道自己的声音为什么变成了这样,估计可能是热浪造成的。

  神野一户只是个辅助战斗职业者,不算主攻人员,看到我出来立刻就退向后方。鬼手信长可不一样,这家伙好歹是rb目前的战力第一,算是最强之人了。他凶悍的喉叫了一声,然后双手从背后抽出了两柄奇怪的长刀。之前我的剑芒已经把他的刀切断了,但是现在他却抽出了两柄新的长刀。这两柄刀依然是rb刀式样,但是略微有点不同。这刀的刀刃是直的,虽然看起来和一般刀差不多长,但因为这个直刃,它的实际长度应该是比一般的rb刀要略短一些。除此之外这两柄刀还有个显著特点就是它们的刀刃是暗红色的。到颜色的兵器我见过不少,除非是非战斗类玩家买的装饰品武器,否则颜色鲜艳就一定代表武器很厉害,有那么点警告色地味道。

  双刀代表双倍攻击速度,相对更短的刀身意味着更灵活的机动力。这刀是速度型武器。直刃不利于拖刀,不能增加伤害,但是破防效果更强,这刀肯定走的是频繁造成小伤害的路线。直刃不容易弯折,可以用来刺击,要害攻击可能也是用法之一。刀身短,抗变形能力强,且双刀占用了盾牌的位置。所以这刀应该是能当隔挡工具用的。分析出刀的特性,鬼手信长地战斗方式我也大概明白了。

  “鬼力招徕。”鬼手信长突然再次大吼一声,紧跟着他的身上突然滕起了一层紫色的火焰,他的头发瞬间变成了银白色,整个人似乎也变的更加高大了。“紫日,炼丹炉烧不了了,我就直接砍了你。”

  “那要你有这个本事才行。”

  鬼手信长一矮身向我冲了过来,他身上的紫色火焰似乎能隔绝热量。我的高温对他几乎不起作用。我举起法杖向他一指:“火龙喷射。”平时使用火龙术不过是冒出一个小火龙头而已,现在这种强化状态简直爽到家,法杖尖端一声嘹亮的龙吟,八条蓝白色火焰组成地中国神龙互相交缠着冲了出去。鬼手信长发现这个魔法攻击范围太大,根本来不及躲了。干脆把双刀一交叉挡在了身前。

  火龙头一撞上鬼手信长立刻被一道红色的气障挡了下来,火焰分流成两道从他的两侧冲了过去,鬼手信长身后的房子瞬间被冲的渣都不剩了。火龙持续喷射了四五秒才结束,鬼手信长用力地把交叉的双刀向两边一挥。剑风吹灭了刀身上剩余的火焰,接着鬼手信长又开始向我冲了过来。

  我这次一转身把左手对准了他。“以创造神盘古的名义,结晶吧空气!”

  喀嚓一声,我面前地空气仿佛冻结了一般瞬间凝固成了一面水晶墙,只可惜我能借用的神力似乎太少了。鬼手信长毫无停顿的哗啦一声撞碎了水晶墙,接着双刀一个交叉斩砍了下来。

  我赶紧再次举起左手:“以水神的名义,奔腾吧河流!”

  一道巨大的水柱仿佛突然出现的河流一般冲向了鬼手信长,鬼手信长立刻再次举刀抵挡。但是水流和火焰不一样,它们很有分量,自然冲击力也很大。鬼手信长被水流硬推出了十几米之外才停下来,但是水流一消失周围立刻就升起大量白雾。鬼手信长手上喀嚓一声,他一低头发现自己的双剑上出现了好多裂缝,他的盔甲也是一样地情况。他的紫色火焰似乎不能完全隔热,高温已经让他的盔甲变的很烫了,突然被冷水一浇。炸裂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他的装备似乎也不是一般货色。几乎只过了几秒,盔甲和武器上的裂纹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如初了。

  “你不能把我怎么样。”鬼手信长很嚣张地吼道:“你确实是中国最强。但我也是rb最强。国家地强者是平均的,你不能战胜我。”

  “我能,因为强者也是有区别地。”我先把最后一粒水神的定向神力精华吞了下去,银月这个小号立刻升级到了828级,进跟着我结束了太阳召唤技能和太阳领域技能,再这样消耗下去我一会就没有魔力和鬼手信长战斗了。周围旋风一闪,我又回到了紫日模式,吞下阿奴比斯给我的那枚定向神力精华把紫日这个帐号升到九百八十二级,同时状态全满。定向属性似乎明显提高了我身上的黑暗魔力浓度,我已经能感觉到带着冰寒气息的魔力了。“我是双生子帐号,你认为自己一个可以对付我这里两个吗?”

  “当然不行,但我也不是一个人。”鬼手信长身边突然多了两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而且他们说话的动作都一样。“我上可以分身的,三对二,我赢定了。”

  “比人多可不是好主意,你忘记我是什么职业了吗?”我笑的很邪恶。鬼手信长脸上的表情说明他刚刚太激动,把这茬给忘了。我是驯兽师,他居然想和我比人多。

  “确实是忘记了那么一会。”鬼手信长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他很自信的道:“但是你也忘记这是哪里了。”

  糟糕,我忘记这是********了,召唤魔宠当然是我多,可如果鬼手信长召唤山鬼妖精,我的魔宠就未必有他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