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二章 你猛我更猛
  ~日期:~09月18日~

  第二章 你猛我更猛

  被扔进炼丹炉的感觉可不好,何况周围还全都是些恶心人的东西。和我一起泡在炉里的尽是些古怪玩意,而且一个比一个恶心。我在水里瞎扑腾,好不容易才把脑袋伸出水面。但是这样依然很痛苦,水面和顶盖距离只有五六厘米,必须仰着头把脸贴着顶盖才能把鼻子伸出水面。忽然感觉脚底一滑,好象踩到了什么东西。伸手把那玩意摸上来一看,居然是个腐烂的很厉害的骷髅头。

  先不管我在这里的情况,地点还在这里,但是把时间向前推十分钟。

  同样的一大群rb人正在手舞足蹈的跳着奇怪的舞蹈,那个满身rb盔甲的男子正站在那个长袍法师身边。“神野,这个仪式到底管不管用啊?”

  法师反问道:“我是说谎的人吗?信长君不用那么担心,失败了也无非是损失点小钱而已。”

  这两个人的地位在rb可谓非常之高。由于在多次和我们行会的交手中rb方面屡次受挫,所以松本正贺和田中正太的威信一再下跌。最近这次支点城战役居然还让我们在rb领土修建了永久性的滩头驻地,这对他们两人的威信可以说是最致命的打击。不过,虽然这两人的威信受打击,但rb还是需要领导者的。于是现在这两个人就冒了出来。

  这个穿着rb武士铠带着鬼面具的人叫做鬼手信长,主要职业是rb特色职业中的rb武士,而第二主要职业则是鬼族领袖。这两个职业都很强,单论战斗力,这个鬼手信长大概可以排的上是rb第一。不过这个人的谋略水平仅仅只比松本正贺高了那么一点点。不过这并不重要。领导者不一定要是最聪明的人,要不然军师这种职业就该和主帅合并了。能够产生向心力才是领导者的主要工作,这个鬼手信长战斗力强。自然受到大家地崇拜,所以完全胜任这种工作。另外,鬼手信长自己也掌握着一个半大不小的行会,实力虽然远不如黑龙会,但战斗力却相当强。这个行会以精锐人员组成,讲究的是精锐化,会里人人都是主战职业,打起仗来所向披靡。对于上次战斗中严重受挫的rb来说。一支带有精神领袖性质的队伍非常重要。就像二战时rb人崇拜军国主义一样,现在的鬼手信长也在扮演同样的角色。

  鬼手信长身边那个穿着奇怪长袍的法师名叫神野一户,和鬼手信长不同,神野一户是个非常聪明地家伙。他的职业是阴阳师,而且即使在这个职业中也不算高手,但是他后面发展出了一么奇怪的职业分支,那就是神巫术。这个术法类似巫术,但是还掺和着神术。因此叫神巫术。这个法术不能提高正面战场的战斗力,却能用来干很多奇怪的事情。其中就包括正在完成的这个法术。这个神野一户是鬼手信长的好朋友,两个人各自管理着一个自己的行会,现在鬼手信长上去了,神野一户自然也跟着地位提升。成了rb集团地军师型人物。

  自从松本正贺倒台,黑龙会虽然没有跟着解散,但是势力已经土崩瓦解,大批会员退会转投别家。目前的黑龙会连鼎盛时期人员数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大部分的人都转到了鬼手信长的手下去了。

  此时鬼手信长和神野一户正在准备地这个大型仪式就是神野一户的神巫术,完成这个仪式花费了不少资金和一些很珍惜的材料,另外,它还要求必须牺牲三名玩家的一个人物位置。这种牺牲是永久性地,而且是不可逆转的。三名玩家将被以祭品的形式送入那个大炼丹炉里熬成人汤,此后着三个人物将无法再次建立。因为一个人只能建两个人物,有一个被彻底清楚,则只能剩下一个号了。虽然可以用小号当祭品。但毕竟是永久清楚,很多人还是会觉得牺牲很大。

  不管怎么说,反正神野一户是征集到了这三个人,最后这炉人汤也完成了。就是之后我看到他们向炉子里加的那些水,其实就是这炉汤,只不过当时我距离还比较远,没看出来而已。后来被扔进炉子路之后,我以为是里面加的那些东西把水染成了那种黄白色。根本没想起来那其实人锅人汤。

  除了汤。还有料。加入炉子内的有大量药材和一些特殊矿物,最后还扔了一堆水晶粉进去。恐怕这一炉干货的价值就要十多万水晶币了。

  鬼手信长看周围的人都准备地差不多了,才从身上小心翼翼的拿出了一个盒子。他小心的打开了盒子,盒子里有丝绒衬垫,中央放着一枚红丸,“神野,你真的确定不会出问题吗?祈神丹可就这么一颗,万一失败了,我可就赔惨了!”

  “放心吧。”神野一户一把抢过了那个盒子。“你这一枚才能提升五十级,要是仪式成功,我们就能把紫日的等级都抽出来。那混蛋少说也有八百多级,你至少能再拿到十六枚祈神丹,一比十六,这个风险值得去冒。”

  “好吧。不成功便成仁,拼了!”

  神野一户道:“先说好,事成之后这枚还归你,新产生的祈神丹我要一半。”

  “没问题。”鬼手信长很爽快的答应了。反正也不是他的东西,拿到就是赚了。

  神野一户拿着那枚祈神丹走到了炉盖旁边,然后把炉盖上地一个小洞打开,然后把手里地祈神丹放了进去。“这样就好了。之后只要抽出紫日的等级来复制我们地祈神丹,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有十六枚祈神丹了。哈哈……啊!”

  神野一户笑到一半突然卡住了。一道虚影一闪而过钉进了炉顶上的那枚祈神丹之中。直到这个时候他们才看清楚,那个飞过去的东西是枚带有倒钩的银针,而且针的后面还连着一根很长的银线。至于线的那一头,则连接到旁边地高塔顶部,那里站着一个人,手里正拽着线的那一头。

  鬼手信长闪电般蹿了出去,顺手拽出腰上的武士刀一个上挑。可惜楼上的人动作太快。线已经被拽了起来,这一刀没切到线上。对方收线把那枚祈神丹也拽了出去,下面的人都眼睁睁的看着丹药飞了上去。

  “给我追!”鬼手信长拿刀指着塔顶上的人怒吼着。

  塔顶的人一纵身飞到了牌廊之上,然后纵身向下跳了下来。这个时候山门口地侍卫还不知道上面出了事,看到一个人飞了下来立刻叫了起来。“什么人,快出来,我看见你了,别跑。”这就是我在山下时听到的那句喊话。之后的事情就是那个人和自己的人接头然后分开跑了,侍卫不清楚祈神丹到底在谁那里,所以三路一起追。我则在这个时候开始上山。

  鬼手信长本来也想追出去,但是神野一户却一把拉住了鬼手信长。“你不是还有一枚祈神丹吗?”

  “干什么?”

  “仪式一旦启动就不能停了,否则的话神巫术反噬会让我和这里参加仪式的人全部完蛋的。而且那些祭品和材料全都要报废了!你先把另外一颗拿来代替,那枚追的回来就追,追不回来起码我们还能拿到十六枚用紫日提炼出来地祈神丹,损失不会太大的!”

  鬼手信长恨恨的一甩刀。“哼。暂且放过他们!你快点吧。”说着他又拿出了一枚祈神丹。

  再往后的事情就是我的出现了。现在把时间恢复正常,我依然在那个巨大地炼丹炉里。扔掉那块已经没了肉的骷髅头,我又在水里摸到了一块毛茸茸的东西,拿上来一看,居然是只小动物。但是已经烂的认不出是什么了,只知道皮毛还不错。

  “混蛋,放我出去。”我猛敲着盖子。

  “紫日,你知道我们是不会放你出来地。”神野一户的声音出现在外面。“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神野一户,今天抓住你的这个东西就是我设计的。感觉怎么样?很舒服吧?”

  “你们这群混蛋,难道还打算学妖怪吃人啊?”

  “我们不吃人,只是想把你的等级抽干而已。多忍耐一下吧。三十分钟之后你就会变成一堆丹药,然后你将在复活点复活,不过那是新手村的复活点,不是这里。感觉怎么样?有点怕了吗?”

  “我怕你妈不够漂亮,玩起来不过瘾。就你这破炉子也封的住我?兽化。”这个炉子太大。刚才泡在里面脚碰不到炉底,所以使不上劲。兽化之后刚好就能够到了。我把肩膀和脖子全都顶在盖子上,双脚站在炉子的底上。然后全身使力。“啊!”

  炉子外面一阵晃动,接着顶盖上传来了一阵牙酸地金属扭曲声,但是盖子并没有明显变形。神野一户先开始稍微还有些惊慌,但是发现炉子没问题之后立刻嚣张起来。“你是打不开这个炉子的,这可是天昭大神帮我弄来的高级神器。听说你有把能砍坏神器的剑是吗?你随便砍,这东西你是砍不烂的。”

  我气愤的迅速抽出永恒。然后猛的对着炉顶插了进去。但是就像神野一户说的一样。剑尖被炉顶挡住根本无法深入,这东西硬地超乎想象。

  神野一户可能是听到了我击打顶盖地声音。“怎么样?现在相信了吧?这可是大神特地为我准备。专门用来对付你的东西。我们研究了你地全部属性,知道你的所有力量,你是绝对出不来的。哦对了,你可以再试试使用传送术,或者那个什么爱之环,反正随便什么,你是离不开这里的。”

  我的确是试过了,这个不用神野一户提醒,但是像他说的一样,任何传送都无效,我甚至无法打开大地之门和凤龙空间。不过我是不会那么简单就认输的。我打算先尝试一下各种可能的方法,如果真的确定彻底没希望了,那么我就会启动绝对秩序技能进行自爆。虽然用一次会掉一百级,但总好过真的像他们说的一样被抽干等级回到新手村。况且那样做的话我还能拉这个山头上地所有人垫背,顺便把********一起送上西天。但再此之前我还是要努力挣扎的。

  将永恒立于身前。魔力迅速向剑身中流动。启动控灵法师技能将斑侬枷兰召唤出来,但是空间不足金刚无法召唤。让斑侬枷兰和我和体,然后让他帮我大幅度强化破坏力,甚至于降低防御都无所谓。“逆流——龙卷剑爆。”整个炉子里的水全都跟着我一起旋转了起来,永恒发出了刺眼的红色光芒,即使是外面的人也可以通过炉子上的观察口看到里面发出的恐怖光芒。

  闪耀到极限的永恒突然发出一身龙吟声,整个炉子猛地一涨,发出了一声仿佛洪钟一般的钢铁碰撞声。震的周围的人全都东倒西歪,八百级以下人员全都躺到了地上,六百级以下人员全都双耳流血,四百级以下的则是连鼻子和眼睛都一起开始流血,二百级以下的干脆直接被震死了。

  鬼手信长和神野一户都是八百级以上的人,连耳朵都没流血,而且也没倒地,但是也都是遥遥晃晃的捂着耳朵。险些栽倒。神野一户心有余悸地道:“好厉害的技能,我还以为要被他跑出来了呢!”

  鬼手信长没理神野一户的话,而是神色凝重的盯着炉子上的水晶观察口。那东西上面已经出现了一道细小地裂纹,只是远没到破裂的程度而已。“红光没有熄灭,他还有后招。”

  鬼手信长果然是高手。他猜的不错。刚才那一下根本就不是攻击,那只是剑体灌注能量过多的先期震荡,只是我和永恒先活动一下胫骨。下面才是真正地攻击。我凭借声音大概知道鬼手信长和神野一户的方位,此时将灌注全力的一击对准了那个方向猛的劈了出去。

  当……

  洪钟巨鸣。声震百里。丹炉侧面突然出现了一道整齐的裂缝,一丝薄薄的红色剑芒从裂缝中射了出来。神野一户早就准备好的防御魔法瞬间成型,但是剑气直接击穿了魔法盾,然后从神野一户的身体中央横穿而过。鬼手信长站地靠后一点,立刻举刀抵挡。只听叮的一声,rb长刀断为两截,红色剑气继续向前,稍微偏转了一点点。嘭的一声,鬼手信长的盔甲下半部分掉到了地上,他自己则摆着防御的姿势原地定格。红色剑芒依然不停,穿过了后面两个鬼手信长的随从之后又经过了一个石雕,然后飞进了后方的塔楼建筑中才终于消失了。

  时间仿佛凝固了,所有人都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每个人都明确的感觉到周围地时间出现了暂停。等了大约两秒,炉子侧面那道几乎看不见厚度地裂缝上向外喷出了一些水。但是很快就停了。接着后面的塔楼中。一幅挂在墙上地画突然断成两截,下面一半掉了下来。

  咚的一声。那个被剑芒穿过的雕塑的上半部分突然从下半部分上面滚了下来,紧跟着,包括鬼手信长和神野一户在内的四个人的腰部同时喷出了红雾一般的血水。四个人都不可置信的摸了下自己的腰部,然后看了下自己满是鲜血的手,然后非常整齐的四个人一起倒了下来,全都是从腰部断成了两节。

  还没等周围的人开始惊叫,后方那座建筑突然发出了吱嘎一声响,接着整栋楼在众人痴呆的目光中轰然倒塌。滚滚烟尘扑面而来,瞬间席卷了整个广场,但是有能力躲闪这灰尘的人却寥寥无几,因为刚才那最前面的一声当已经将剩余的人都给震趴下了。

  烟尘刚过去鬼手信长就和神野一户以及一些刚刚复活的人从旁边一座建筑中冲了出来。********里就有复活殿,所以这些被杀的人很快就复活回来了。神野一户第一个冲过到了炼丹炉旁边,紧张的抚摩着炉子边上那个喷射出剑芒的裂缝处。

  鬼手信长冲到他身边问道:“情况怎么样?”

  神野一户带着惊讶和庆幸的笑容转头对鬼手信长道:“没事!这果然是天昭大神搞到的超级宝贝,真是厉害啊!紫日那一下只切开了一道缝,但是没能突破它。紫日现在依然被困在里面,他出不来的。而且这上面也已经不漏水了,说明炉子具备自动修复能力,炼丹过程不会受到影响,他还是得死。”

  鬼手信长放心的道:“那还好。掉一级到是没什么问题,关键是祈神丹一定要炼出来。”说着他敲了敲炉壁。“喂,紫日。你小子还活着吧?哈哈,知道我们的厉害了吧?有本事你再来一次刚才那种攻击啊?这种攻击不能连续用吧?我就知道你用的不是一般技能。这下还不错,居然隔着炉子还让你干掉了我们,不过你也只能如此了。狗急跳墙术不好用了吧?我鬼手信长可没有松本正贺那个家伙那么笨,总是被你牵着鼻子打。我知道如何获得主动权,而你,离死已经不远了。”

  我在炉子里到是很想回骂一下,但是我做不到。我正以很悲惨的姿势漂浮在水面上,刚才漏了些水出去,这里的水面到是下来不少。我那下攻击已经消耗光了我的全部魔力和一半的生命值,另外我的体力也见底了。最糟糕的还不是这些,这里是封闭空间,射出去的那段剑芒到的确是出体,但剩下的部分依然威力不小。自己的攻击对自己确实是不计算伤害,但来回激荡的水流威力也不小。我现在实际的生命值剩余只有总量的三分之一,而且受伤严重,处于虚弱状态,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

  我打算先换到银月状态试试那套装备的破坏力是否有希望,不过一直和我保持和体状态的幻影却突然说话了。“主人。”

  “什么事?”

  “你好象忘了东西。”

  “什么东西啊?”

  “在你的腰带里。”

  我顺手摸了下腰带,脸上缓慢浮起了笑容。我摸到了一个小瓶子,里面装的当然不是红药水。我练级从不带红药水的,至少不会放腰带里。这里装的是神力精华,就是在埃及得到的任务奖励。我这里一共有五枚神力精华和三枚定向神力精华。服用普通神力精华可以升十级,而定向神力精华据说是用来强化转向属性的。现在我要的不是升级后的力量,而是升级时的特殊效果。根据系统设定,升级瞬间所有伤害都会恢复,魔力、生命、体力全都自动补满,这可是比十全大补丸还有效。只要伤害消失,我就可以再次使用那种全力一击,而我这里有五枚能一次升十级的神力精华,也就意味着我能再用五次攻击。不,为了出去后有能力战斗还得留一次机会,所以只能再用四次,但这就够了。刚才的情况已经证明了我是能切开这个炉子的,四次攻击切开四条裂缝,刚好能组成一个正方形,等于在炉子上挖出一个洞口来,这样我就可以出去了。

  “鬼手信长你别嚣张,等我出来,保准打的你妈都认不出你!”我突然从水里站了起来,对着外面喉叫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