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一章 被人煮了!
  ~日期:~09月18日~

  第一章 被人煮了!

  目前我手里掌握的线索中,最直接的一条就来自妖族强盗,所以第一站的目的地也是这里。按照从支点城联络站拿到的地图,我很快就找到了山林中隐藏的营地。正打算降落,忽然一支标枪从下面射了上来。我一闪身抓住了标枪。“喂,看清楚了再打!”

  “咦!是校长啊!”一个长着老虎头的妖怪踢了一脚扔标枪的那个小妖。“你脸上长的这俩东西是屁眼啊?校长你也敢扔?”因为我到强盗学院上过指导课,所以我现在被这些科班出身的妖怪们称为校长。

  我落到地上把标枪还给那个小妖怪。“谁是负责的?”

  “是我。”刚才那个虎头怪点头哈腰的行礼:“我叫大虎,澳门赌博网站:这里的营长。校长上课的时候我还在下面听过。”

  “你说你是营长?我不记得给你安排过正规军的编制啊!”

  “不是。”大虎赶紧解释:“我是这个营地的头,所以叫营长。”

  “营地是怎么编制的?随便安排吗?”我随口问着。

  “不是。各个营地编制不大一样。一般包括一队留守人员,少则十几,多则三五百,主要是看营地大小来定。我们这是大型营地,有四百八十多留守人员。各营地还有一个情报队,专门负责搜集肥羊的情报,方便下手。我们营地的情报队有三十七人,一般小营地只有几个人。最后是行动组,专门负责动手的队伍。行动组的编制都是固定的,一组十三人,各有分工。营地大小不同行动组的数量不同。我们这边有一百三十多个行动组,小单生意就派一到两个组,碰到大队人马。有时候还得联络附近营地的兄弟部队一起才能吃地下。不过那都是大生意,除了上面下命令要拦截的东西之外,我们一般很少接那么大单的生意。”

  “很不错。想要成规模就得有完善的计划,现在看来你们的安排都不错。这段时间收获怎么样?”

  大虎一听我问收获,立刻炫耀起来。“不是我吹,最近那些本地人都被我们折腾的够戗。那帮家伙先开始连续被劫了十多次,然后才确定这不是意外事件。之后他们把一个城市里的守卫都给调出来上山找我们,我们就通知了附近的十几个营地袭击了他们地城市。我们则带着那帮守卫钻山沟爬山坡,折腾的他们筋疲力尽,接到城市求援的信号又开始往回赶,结果等在那边的其他营地的队伍不但洗劫了城市,还把这个守卫队伍也给吃了。”说着大虎还指着自己头顶上那个镶嵌着宝石的奇怪帽子。“这宝石就是从那城里翻出来的,真够过瘾的。”

  说起来妖怪是我们培训并送来地,但他们并非我们的下属。妖怪们和我们只是合作关系。我们行会为他们提供一些情报和各种特殊物资,以及其他物质上的支持。而作为回报,他们需要完成我们定量下达的拦截任务。当然,我们会根据妖怪们的实力安排任务,不会让他们去送死地。另外,所有他们抢劫来的物资。包括定量任务中抢到的物品,本行会都会出钱收购。这个对我们双方都有好处,我们从妖怪那里买到的物资比市面上便宜一半还多,妖怪们则拿到了大把地钱。可以买到他们需要的东西。其实这些钱大部分都被妖怪花在本行会生产的奢侈品上了,所以钱实际上没离开我们行会的腰包。最惨的就是rb人,因为妖怪和我们占到的便宜都是从他们那抢过来的。

  我听完汇报才对大虎询问道:“我来之前你应该已经接到通知了吧?”

  “是的,之前已经接到了。校长是想现在就去办事吗?”

  “对,这事很急。”

  “那我这就去把探路地叫来。”

  不一会大虎就带了一个身高近两米,相貌奇丑的家伙走了过来。这个家伙光着膀子,腰上围了条烂布。虽然打扮很像旧社会时期的穷苦农民,但看到他的长相绝对没人会这么认为。这家伙的脸上无关端正。也没有疤痕和麻子什么的,之所以丑,完全是因为那一脸横肉。除了这张丑脸,他的身材也实在太有侵略性,那一身肌肉,仿佛是一个个肌肉团拼起来的。现实中要有这么个人,走在路上别人肯定会绕着他走。

  “这就是那个发现目标地间谍人员?”我不大相信地问大虎。

  那个壮男突然笑了起来,但是那声音却娇柔无比。仿佛正在撒娇的小姑娘一般。“校长可不要以貌取人啊!”

  大虎转头猛吐了半天。然后回过头擦擦嘴,对着面色发青地我解释道:“石妞是岩石修炼成精的。虽然长成这个样子,但却是个女娃。校长你适应适应就好了。”

  我一脸铁青的瞪着大虎:“那你还吐?”

  “我这已经是进步了,前十几次我都是直接吐到晕倒才结束的,现在她说一句话我只要吐个一两口就差不多……呕!”大虎说着突然忍不住又转头吐了一口,然后转回来道:“校长就跟着石妞去找线索吧?”我刚想回话,一张嘴却感觉胃里难受,一口黄水全吐大虎身上了。大虎一点不高兴的意思都没有,反而伸出一个大拇指。“校长果然不是我们这些俗人能比的,第一次见到石妞居然只吐了一口,佩服,佩服啊!”

  “那什么……!”我赶紧擦了下嘴。“没别人知道地点的吗?”

  石妞张口刚要解释,我和大虎反应迅速的同时向她摇手:“慢着,让大虎回答!”好家伙,她再开口我就得连隔夜饭一起吐出来了!

  大虎对我道:“实际上不是没人知道,而是对方转移到了一个守卫森严的地方,别的妖怪想潜入那里都不大容易,何况还要带上校长您。”

  我指指石妞。“她这样都进的去。你们居然还进不去?”

  大虎没解释,而是直接对石妞道:“给校长看一下。”

  石妞点点头,然后突然蹲了下去。一瞬间石妞消失了,地上却多出了一块只有西瓜那么大的石头。现在不用解释了,她果然是非常适合搞渗透。一块隐藏在路边的石头差不多是最容易让人忽略掉地东西。

  大虎看石妞变完之后又道:“其实光这变化之术我们这些妖精都会,但那地方有不少本地妖族,他们之中有不少都能感应到别的妖精发出的妖气,所以我们进不去。石妞是石头精。本身属地脉,妖气不重不容易被发现。”

  “那就带路吧。”

  石妞是石头精,也就是欧洲的石巨人类型,长的男女不分也还可以理解,不过那声音配合这个形象,致吐效果太明显,我实在受不了她的声音,只让她送我到那个据点就打发她回去了。目标人物的影象我在艾辛格就看过了。知道地方后就不用向导了。

  说实话这地方我是越看越眼熟,直到看到那个特别醒目的牌廊才想起来在哪见过。靠,这不是********吗?小rb还真是顽强,上次被我破坏地那么彻底居然还能重建起来。

  “什么人,快出来。我看见你了,别跑。”一个声音突然叫了起来,把我吓了一跳。莫非长时间不训练,我偷鸡摸狗的水平下降了?或者说小rb的防盗意识提高了?怎么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呢?

  正当我打算赶紧跑的时候。离我不远的一堆杂草中突然飞起一个人影。这个人动作很快,一下就上了牌坊顶上。对面的牌廊长阶之上也飞出来两个人,三人一接触就立刻分开了,而且还是朝三个方向跑开的。在我这边能看到他们好象是交换了什么东西,然后才分开的。

  ********里面立刻就热闹了起来,一大堆人冲了出来。发现敌人兵分三路,他们也跟着分了三路各自追了出去。

  都去追吧,神社里没人了才好呢。趁乱潜入可是最方便地方法。今天还真是走运。我离开藏身的草丛,跑到牌坊前隐身站好。********实际上是修在一个小山包上的,山脚用围墙围了一圈,正面有个大门。大门后面是一道长长的楼梯通到山顶真正的********主体部分,这个长长地台阶上没间隔一段就有一座牌坊,所以叫阶梯牌廊。我在牌廊最前面的牌坊边上观察了一下环境,确认守卫都追出去了之后才踏上牌廊的台阶。除了这个阶梯牌廊之外,山包上全都是树。按说从林子里上去才对。可我知道那是圈套。林子里的树都是********地力量衍生出来的,它们就是神社的耳目。别说从林子里走,就是过去摸一下树叶,都会立刻招来大批守卫。

  上次到********,结果被这牌廊边上的妖精搞的好惨,这次我有经验了,根本不碰那些东西,直接一路向上,很快就到了山顶。这边的情况可没山下那么清冷,山顶这里有个巨大的建筑群,而中央有个广场。此时广场上热闹的很,上百人聚集在这里,似乎正在举行什么仪式之类地东西。附近的守卫显然大部分都去追那三个人了,剩余的数量很少,而且都很专著的在盯着广场中央的那个香炉一样的东西。

  趁没人注意这边,我赶紧向建筑群靠近,最后干脆跳上了一座塔的第三层。趴在这里的瓦片上启动隐身术,在这里可以清晰地听到场中人员地对话。一个身穿奇怪长袍的人正在那个香炉前拼命地跳着一种奇怪的舞蹈。大约十几分钟后,那个声音突然对着香炉喊了起来:“伟大的神风,请你刮起在紫日的周围,把他送到我们这里来吧!”

  咦?怎么提到我的名字了?正在我疑惑之时,我的周围突然出现一股旋风,而且越来越强。这么大动静要是再没人注意,那这些一定都是死人。全场的rb人都满脸惊讶的看着塔楼上刮起的旋风。他们刚刚使用的应该是某种神术之类的东西,而且听那个主导法师最后的话,这个仪式的作用似乎是要把我给弄到现场来。rb人当然知道这个魔法的作用,只是他们没想到我就在他们背后。

  既然被发现了,隐藏就没有意义了。我很想马上离开,但旋风越来越快,而且还跟着我移动,根本跑不掉。脚下的压力越来越小,我被旋风逐渐带到了天空中。这帮rb鬼子到底想干什么啊?

  虽然经过了短暂的混乱,但是那些rb人看到我被旋风卷到半空中后全都笑了起来。一个穿身一身rb古代盔甲的家伙对身边的一个女人说了些什么,结果周围的人全都笑了起来。我在旋风里被吹的满天乱飞,根本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

  “让你们笑。”我手一抬,一枚龙筋索的索头直射而出,但是因为旋风的干扰没射中目标。

  下面那个主持仪式的法师忽然拿出了一根法杖和一本书,然后打开书念了起来。那个刚才对身边女人说话的盔甲男也突然反应过来对周围的人呵斥了起来。大群rb人在那个人的叫喊声中把一些水和很多奇怪的东西一起倒进了那个大香炉,看这架势怎么觉得他们是想要烧饭啊?

  就在那些人完成之后,那个法师忽然结束了咒语,然后向那个大香炉一指。我周围的旋风突然加速把我带离了空中,然后头下脚上的把我扔向了那个大香炉。尽管我在很努力的挣扎,但是这显然没什么效果。

  哗的一声我被扔进了那个大香炉里,溅出大片水花。没等我爬起来,头顶一个巨大的盖子突然砸了下来。我靠,这哪是什么香炉啊!这纯粹是个炼丹炉吗!但是不对啊!他们把我扔这里头想干什么?该不会是准备拿我炼丹吧?我又不是孙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