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一百四十章 戒律之城
  ~日期:~09月18日~

  第一百四十章 戒律之城

  两件装备都是辅助类效果,而且都是水晶制品。

  那个水晶球有点类似占卜水晶球,名称叫誓约之眼。外形为一枚直径20厘米的水晶球,球身为半透明水晶构成,颜色为朱红色。

  誓约之眼的特殊能力包括五种:天神之眼,可以在水晶球内看到三十公里范围内的任意地点的情况,即使被遮挡也无所谓,而且能直接看到隐形状态下的东西。凝视之眼,相当于封印,可以用这个技能封住某个敌人的任意一种属性化能力,维持时间直到战斗结束。慑魂之眼,仅对npc生效,持有者可凭此技能催眠一定数量的敌人,具体操纵数量视双方实力差距不同而不同。被控制者挣脱时间不确定,大致受双方实力差距影响。反射之眼,可以用水晶球当盾牌使,效果是把攻击完全反弹,前提是要准确的挡住才可以生效。聪慧之眼,专门用来偷学技能的技能,只要对方当面完整的使用出来,持有者在看到之后有5%的可能性学会这个技能。

  那六对翅膀叫做誓约之翼,是由六对共十二片巨大的水晶羽翼组成的。外形和炽天使的羽翼大致相同,不同的是质地为水晶构造,而且具备半透明效果。特殊能力共种:魔力共振,相当于把翅膀变成了巨大的太阳能电池板,凡是周围空间内的魔力都会被吸收进来补充给佩带者,主要表现就是周围敌对人员释放魔法时魔力消耗上升,同时释放速度下降,且自动抵消部分威力。震动捕获,相当于拿翅膀当耳朵用,可以听见一千米之内任何细小的声音,但必须主动去听。无针对目标时不生效。次声波攻击,以翅膀的微弱震动制造次声波,无杀伤力,但可以让目标出现眩晕、呕吐等不良反应,且神术对此类症状无恢复作用,适合于攻击辅助和逃跑之前使用。光之翼,向翅膀内注入魔力使其发光,根据注入速度发光情况不等。平时可以当照明用,关键时刻突然大量注入魔力可起到闪光弹的效果。翼刃,由于是水晶翅膀,所以边缘极为锋利,可以产生物理攻击力。

  两件装备属性都很不错,考虑到他们的基础属性虽然看不到,但既然是神器,那就一定很不错。所以,这两件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不过相比之这些,更牛的在后头。全套装备组合完整和还有追加属性。第一条稍微有些可恶,就是那个怎么都拆不下来地属性。这属性叫灵魂固化,一旦穿上就下不来了。说明上提到这是为了充分发挥装备的属性。不这样就必须像魔龙套装一样慢慢锻炼才能发挥效能。第二条追加属性叫水之守护,这就是为什么我一开始把自己的胳膊划的血肉模糊,这装备却一点反应都没有的原因。这个属性可以让装备快速修复,不管什么样的伤害。只要不是一次性打的灰都不剩,马上就能再次修复。第三条属性叫融合吸收,提示属性是有一定可能性自动融合敌人的装备,将对方装备地属性吸收,算是个很有威慑力的属性。

  看完全部属性之后觉得好象也没什么问题,应该不是害人的属性,可阿奴比斯刚才的表现实在是有些奇怪。这么好的东西他也不用使这种办法让我穿吧?没听说送东西还得玩诡计的。

  阿奴比斯看着我问道:“感觉怎么样?”

  “属性还不错。”

  “还不错?就仅仅是还不错?四神之力你就给这点评价?”

  “什么四神之力啊?”

  “咦?你没看到吗?”阿奴比斯很诧异的走了过来。“就是手上那四枚戒指,你没看吗?”

  “戒指?”阿奴比斯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誓约套装是有四枚戒指的。可是刚刚看属性里居然没有它们地属性。我赶紧重新查看了一遍,结果发现这四枚戒指的属性是单独列出的,不在套装范围内,也就是说它们不算套装的部件。可是不对啊!套装名称标记中明明把四枚戒指列了出来,可为什么不算套装范围呢?

  阿奴比斯忽然拍着脑门喊了起来:“看我这记性。忘记还有道封印了!你等下。”阿奴比斯一阵风一样的跑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几乎是瞬间,一个邪恶地笑容浮现在我的脸上,可惜我还没来及动手阿奴比斯又卷回来了。“给你。”

  “这什么啊?”我从阿奴比斯手里接过了一个小瓷瓶。很小心的拔开了塞子。“哇!这什么味啊?”瓶子里飘出了一股绿色的烟雾。那味道闻起来像臭脚丫味,熏地人想吐。

  阿奴比斯捏着自己的鼻子用很怪的声音道:“这里面装的是恶臭死神草。据说曾经臭死过很多人,所以得名。不过这个东西的真正作用是杀虫。你手上的戒指被一种名为神魂虫的生物寄生了,只要它们不离开,戒指的力量就不会生效。你把戒指依次放到瓶口熏几秒就可以了,以这恶臭死神草地威力,绝对一熏就死。”

  “这个我相信,我都快熏死了!”我赶紧把第一枚戒指放到了瓶口,几乎是瞬间,一团绿色的烟雾突然从戒指里冒出来,在空中聚集成一只虫子后又掉在地上,然后蹬着腿死掉了。“果然是死神草,威力真够大的!”

  阿奴比斯道:“那是。上次佳莫斯那个笨蛋不小心在冥殿里弄翻了一瓶,害的我干脆把自己的住所搬到无境黑海去了。其他神也不得不各自找地方,冥殿荒废了三十多年才有人敢回去。”

  “比生化毒气还厉害!”

  “什么?你说那什么毒气是什么东西啊?”

  “没什么。对了,我来把这些戒指全熏一遍。这味太正了,再不快点我都快晕了!”

  阿奴比斯也慌忙点头。“这都得感谢我们周围的水墙,也就是这房间净化能力强,要是在外面打开盖子你现在已经晕了。”

  我慌忙把另外三枚戒指熏过重新封上瓶子,顺手就塞自己身上了。阿奴比斯这小子注意力到是不错。眯着个眼睛看着我,手指勾啊勾的。我无奈的把瓶子又摸出来还给了他。“切,一瓶臭草也这么小气。”

  “这可不是臭草。”阿奴比斯很气愤地抢过瓶子。“这是我地秘密武器,神仙闻了也要趴下。管你用什么防御武器都挡不住,对付高等生物最管用。它的气味实际上是种魔法,根本不是防护就能挡地住的。”

  “你怎么知道是魔法?”

  “因为我发现木乃伊也怕这味道,按说他们连鼻子都没了,不该能闻到味道的。既然他们都有反应,那这臭味十有**是一种很强的催眠魔法。”

  “这到是有可能。打个商量,匀我一瓶怎么样?”

  “没的商量。”

  “我拿东西换。”

  “你的东西我不稀罕。”阿奴比斯意志坚决。

  我摸出了一枚石头在手上抛啊接的。“可惜啊!有好东西居然换不出去。”

  阿奴比斯在看到宝石的瞬间眼睛都直了。“戒律之石?你怎么会……?”

  “太小看我了吧?众神会议我都有本事当裁判,这戒律之石我能没有吗?”

  阿奴比斯伸手就要抢,我一转身让了过去。还别说,这套装地属性加的真够可怕的,阿奴比斯的速度我居然也闪的开。“慢着,这东西可不是拿来个你交换用的。我的意思是把戒律之石装上戒律之环后允许你借用几次它的力量。要知道只有各方势力地上位者才有资格使用这个能力的。我允许你使用已经是开后门了。不过先说好,澳门赌博网站:这块宝石摇到什么戒律我可不管。”

  “成交。”阿奴比斯一伸手把瓶子抛给了我。

  “谢啦!”我收起瓶子,然后把属性打开,想检查一下新开封印的四枚戒指。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四枚戒指分别叫做:生命之戒、创造之戒、流水之戒、烈焰之戒。他们的制造者就是女娲、盘古、努和阿摩拉德。而其属性就是允许佩带者借助制造者的部分力量。生命之戒是女娲造地,其属性就是允许借用女娲的部分力量,创造之戒是借用盘古的创造之力,流水之戒是借用水神努的力量。烈焰之戒就是借用火神阿摩拉德地火焰力量。这些可都是十位上位神之一,尽管只能部分借用他们的力量,那也绝对是非常可怕的。

  “这个……?”我看着阿奴比斯。“借用上位神力,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那程度呢?能干些什么?”

  “这个我没试过,你也看到了,这东西套上就下不来了,所以除了你没人试过。”

  “那就现在试试。”我用看实验品的目光盯着阿奴比斯。

  “你要干什么?”阿奴比斯有些惊慌的看着我。“你别乱来,这是上位神的力量。指不定有什么能力呢!喂……你小心点!”

  “火焰神力。”我用带着烈焰之戒地手指指向了阿奴比斯。

  嘭。阿奴比斯围在腰间的那小块布料突然烧了起来,吓的他四处乱跑,最后突然想起来这是水神的房间,于是干脆往地上一坐。哧的一声火焰熄灭了,不过阿奴比斯的遮羞布也基本烧没了。

  我看着戒指点点头。“恩,看来还不错。”

  “去死吧!”阿奴比斯一下跳过来把我扑倒在地,他这是第一次被人羞辱的这么惨。不过我实际上不怕他,我知道他是开玩笑的。虽然阿奴比斯这家伙一直表现地很恶劣。实际上那是他地性格问题。实际上从表现上看阿奴比斯应该是和我比较讲的来才对。他这种性格地人,肯和你捣蛋才说明他和你讲的来。真不喜欢地人他连搭理都不会搭理的。

  就在这关键的时候门口突然哗啦一声,我和阿奴比斯同时将目光转向门口。晕!彻底晕了!门口站了一大圈人。有埃及的几位神灵,还有那些和我一起做任务的玩家。可能他们发现我和阿奴比斯一起失踪,所以来找我们的吧!不过此时的情景显然让他们误会了。我现在还是银月的状态,一身华丽服装,长发飞散在地。而阿奴比斯正骑在我身上,双手按着我地肩膀。虽然我知道这个姿势是打架的标准姿势,但是当双方的外貌一个极端女性化,另一个极端狼化后。其表现出来的情况就不象打架了。刚刚惊动我们的声音是公主手里的托盘掉在了地上发出的声音,其他人也是一个个张着嘴瞪着眼,用自己的表情向我们描述他们有多么地惊讶。

  定格了半天,智慧神特图才咳嗽了一声。“那个……阿奴比斯,紫日,你们两个就算很急也不用在这里就那什么吧?”

  我和阿奴比斯对看一眼,然后我把手举起来对准了门口的特图。“祝你舞蹈愉快。”轰,特图的衣服也突然烧了起来。神都是有神力保护的。就算我有神力之石能克制神力,但他们本身魔法属性就很高,火焰应该是伤不到他们的。直接点着一个神地衣服,绝对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的。不过现在特图没空分析这些,他正手舞足蹈的拍打着身上的火苗。来自上位火神地火焰是可以烧伤下位神的。

  阿奴比斯一个纵身跳了起来。“看到了?他刚才就是这么对我的,我正在教训他。”

  豹猫在旁边摇着头道:“紫日你太让人失望了,本来还觉得你是个不错的男朋友对象,没想到你居然有断背的习惯。对方还是头狼,那叫什么来着?人兽……?”

  “这都哪跟哪啊?你们别乱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好不好?”我顺手一指特图:“水幕。”

  哗!一大盆水从特图的头顶浇了下去,火是灭了,他也成落汤鸡了。“实验了一下新获得的能力,感觉满不错地。刚刚和阿奴比斯只是在打架,你们别乱想,我可没那特殊爱好。至于豹猫小姐,我没那爱好也没打算另找女朋友。”我亮出爱之环。“能带上这个你应该明白。”

  “开个玩笑。不用当真吧?”豹猫很自然的笑着。

  阿奴比斯岔开话题道:“你们不是在询问情况吗?怎么都跑这里来了?”

  太阳神走了出来:“问题都问完了,该送他们回去了,发现少了一个人,所以来找找。”

  “那没问题。我们这边的事情也结束了。”我向阿奴比斯道:“最后一个问题。”我指了下自己的束腰。“这个。为什么?”

  阿奴比斯指指上方。我点点头。“明白了。”

  阿奴比斯的意思就是水神交代的任务。这里是水神的装备库,东西又不是阿奴比斯的,他只是个看门地。没听说门卫可以随便拿仓库里东西送人地,除非他不想干了。但是水神好好的非要送我套神器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有关这十位上位神地消息实在太少,我暂时是没办法判断他们的心思的。

  简单的告别一下这里的众神我立刻被送回了开罗城的传送阵。我向豹猫他们道:“任务算是完成了。大家以后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见了。那就此告别吧?”

  大家互相告别了一下,然后各自离去。只有公主没走。看到别人都传送走之后她才对我伸出手:“剩下的部分呢?”

  “这里不方便,跟我去酒馆吧。”

  和公主一起找了间酒馆,先恢复紫日形态,然后在包间里我把装备拿除了进行了分配。公主之前已经拿了一套神器了,剩下的东西中又分了一些给她,把她应得的比例全交给她之后我们也告别离开。

  现在应该先回去赶紧把那套国器追回来,这东西可不能放在rb人那里太久。系统新调整的规定中,国器不可以被下线隐藏,也不可以被空间收纳,也就是说抢到国器的人没办法一劳永逸的收藏国器,而且国器不可破坏。已经被我破坏的rb国器系统自动重新生成了一件一模一样的,但是依然在我手里。因为rb人没把它抢走,所以归属权依然在我这里。不过,新规定虽然使国器无法处理,但却不是不能藏。rb人拿到国器之后万一藏到什么地方我们找不到,那可就麻烦了。

  想好之后我又启动了爱之环,这个东西除了传音之外还能每天一次召唤伴侣到自己身边,而且这个属性几乎不受限制,距离和空间都不成问题。刚接通玫瑰那边。还没来及开口,她先说起来了。“你到底在哪啊?”

  “我在埃及呢,你不是知道吗?”

  “那个任务完成了吗?”

  “刚刚完成了。怎么了?”

  玫瑰没有回答我地问题,而是反问道:“你那边没什么事情了吧?”

  “恩,都结束了。”

  “那好,准备接受传送,我把你召唤回来。”

  “好的。”

  爱之环的召唤超有个性,我在开罗城的大街上走的好好的。脚下突然一闪,出现了一个红心,接着红心边缘升起了一道粉红色的屏障,把我整个人包裹了进去,然后大心突然一闪毫无征兆的消失了。在艾辛格。玫瑰身上也闪着相同地粉红色光彩,她正被包裹在一个大心之中,心内空间突然一闪,我出现在了玫瑰的身边。粉红色的大心边缘缓慢降下。然后脚下的心形框逐渐消失,传送结束。

  刚一出来我就看到周围站了一大群人,而且个个都是熟脸。我总算知道玫瑰十万火急把我传送回来是为什么了。

  “各位这也太快了点吧?”

  站在我身边的就是在冥河圣地见到的那些各势力代表,不过这次到的人明显更多了。可能是占有地理位置的优势,天庭来了好几百神仙,阵容颇为壮观。佛门那边距离也不远,一口气来了七八十人。妖组个海族地势力也不少,幸运他老爹也带了大批巨龙赶到。我就说这些家伙像苍蝇吗!一闻到味道就一起跑来了!

  这次天庭的领队是洪均教主。天庭真正的第一人。上次见到他,他都没怎么说话,这次却很客气的率先道:“我们也是觉得这件事情干系重大,尽快处理好,避免横生事端。”

  “教主说的在理,那我们这就开工吧?各位地材料和劳力准备还了吗?”

  “当然。”

  这群混蛋为了自己的利益果然是很卖力,不过这样我更高兴。我要求建戒律之城当然不可能光为了放戒律之环,我还有别的用意。其实我是想把行会总部搬到这边来。要不然我也犯不着把城市建到珠穆朗玛峰顶上去不是?离国战开始只剩一个月零几天了。艾辛格的位置太靠海,一旦和rb真打起来。就算我把主战场控制在rb境内,艾辛格也难免会被部分敌人渗透突袭,甚至于自己人里也可能出现叛徒之类地情况。总之艾辛格不再适合作为总部,而是应该改成前进要塞和物资周转中心,反正那边本来就是半军事化建筑。

  把指挥中心搬到珠穆朗玛峰顶上,不管国战中出什么意外,起码我们行会不会遭到毁灭性打击。毕竟名义上这里是戒律之环的存放地,各方神灵势力对此地有保护责任,没有哪个玩家行会有本事攻陷一座由这么多神守护的城市,间接的,我们行会的总部就是绝对安全的。

  戒律之城的实际图纸由我们行会出,但是事情太突然,没办法详细计划,只好让本行会的设计院把以前地图纸拼凑一下弄个超级复杂的大城市就可以了。反正又不是我出钱,花别人的钱是不用心疼的。不过,考虑到本行会的女性成员所占比例依然偏高,城市的形象设计是绝对不能马虎的。

  众势力各派遣了两名擅长设计的人员来协助我们行会设计图纸,当然,他们地目地是为了尽快让城市完工,而不是在为我着想。不过这些人的技术水平确实是没话说。各方势力派来地设计师都是一文一武,所谓文就是搞装修的,武就是搞机关建造的。城市建成后是否美观。全看装修设计师,而城市实际的防御能力则全靠机关设计师了。

  我们行会的设计人员提出了大致的设计草图,被那些人看到之后提通乱改,基本全给****了。我们本来想把城市修的整齐一点,这些家伙却以安全为由把街道和房屋摆成了迷宫阵,最后居然是天庭派来的那个神仙给画了张什么六十四合天地大阵,说是不按地特殊规则走,神仙进去都出不来。结果别地几派的设计师看完图后纷纷晕菜。不住的点头称赞好阵。只有我们行会的人在旁边发愁,这以后是不是要成立个指路队,防止自己人在自己的城市里迷路被活活困死。

  街道布局完成后,宙斯那边派来的设计师又说没威慑力,于是又修改了一下,结果这什么六十四大阵又和一个大型魔法阵被整和到了一起,说是可以在城市范围内制造恒定的损血法阵,敌对人员进入后会一直不断损血。直到挂掉或者离开。迪坦斯从欧洲黑暗神殿派来的设计师又拿了张什么超级重力法阵,号称可以让入侵者承受三倍正常重力,同时自己人行动如常。不过因为街道地形态已经被占用,所以这个阵只好依靠排水沟来组成。再然后各方又扔来不少大阵,我们不得不把能量管道和各种支撑梁都给用上。终于把其实百分之一的阵法安排下了,剩余的实在没地方放了。

  全部布局决定完成之后就是各种设施的安放,结果各方又来了一次物资大轰炸。因为各方都担心别人非法创入这城市偷走戒律之环,所以恨不得把最好的东西都用上。让别人进不去最好。我站在一边看着这帮家伙为了谁来安置大炮,谁来建造防御法阵而争地面红耳赤。

  最后防御大炮的建造被平分到了各家势力,结果就是城市里各个炮位上的魔法大炮没有一门是重复的。全城三百多座炮台,个个不一样,简直是万国武器库。还好魔法炮不用实体炮弹,没有口径和弹种地限制,要不然我的后勤人员肯定会发疯的。

  魔法炮风波之后魔法防御屏障又引发了新一轮的战争,设计室内稿纸满天飞。众设计室抡胳膊摞袖子的又准备干架,我只好再次出面制止。防御阵我们是不嫌多的吗!只要能相互兼容,我们是不在乎多放几层的。于是乎最后方案看的我们自己都直头疼。城市外围被设计了三百多层各类魔法屏障,虽然所有魔法屏障都有比较好地通透性,但毕竟对光线还是有一点点阻挡,所以三百多层防御屏障一旦全部启动,城市里肯定会立刻变成夜晚,至少也是黄昏。再说我们的能量装置也驱动不了这么多防御罩。最后没办法。由各势力设计师讲解自己的防御屏障的优点。然后由我们行会的人筛选出三十种比较好的屏障,之后再抽签去掉一半。这样城市外围还是要装十五层防护罩,已经很吓人了。

  这些东西吵完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众神虽然等的不耐烦,可又不肯放送自己的利益,无奈只好继续吵。

  玫瑰靠在我怀里道:“我现在算是知道国际谈判是个什么情况了。”

  我笑了笑:“国际谈判比这狠多了,他们好歹只在会场里吵,人家在外面也照打。”

  第二天地争论内容从城市地建筑材料开始,各方都说自己的材料质地好防御效果强。最后还得我来仲裁,先把材料拿来对比,明显不如别人地直接剔除,性质相同的就合并,剩余的三十多种材料被叠在一起做成了复合装甲的样式,这下大家就没的吵了。

  下午新的争论目标是各种城市内魔法侦察系统的安放,这个东西吵的最凶,以为比起防御,侦测系统对这些神的防范效果更明显。从午饭后一直吵到夜里,最后的结论是大家把城市划分成若干个环状带,一家负责一个环状带。我在想真有人入侵的时候值班人员会不会被三百多种突然同时叫起来的警报器震晕过去。

  第三天争论内容移动到了城市机关的建设上,这次到是快,大家一致认为让海族来搞比较好,人家是专攻技术活的。之后又开始商量特殊防护设施地安放,这次到没什么吵的。反正城市很大,多少特殊设施都能放的下。

  其实说特殊设施也就是指机械或魔法移动物,主要包括魔像和魔偶之类的东西。各方势力的这些东西都大致差不多,只有其中有几家的东西比较奇怪。

  天庭最缺德,给了我一屋子黄豆,号称是用仙术处理过的。当时我就拿了三粒做实验,随手扔出去就变成了三名天兵。估计这一屋子黄豆要是全扔出去,那天兵能从这里排到欧洲去。

  佛门也好不到哪去。这帮家伙把城里的所有喷泉水池里都种满了莲花。据说这些花在遇敌时可以幻化成罗汉,数量虽然不能跟天庭地黄豆兵比,但质量要高上一点。

  南美来的玛雅神殿给了我十三张面具,然后说需要时发给城市里的自由npc带上,然后这些应该没有攻击力的npc会成为具备神一般战斗力的个体。

  相比之这三方,北美巫教的东西更奇怪。他们给了我四具尸体。说是尸体,其实应该是四个傀儡。这四个都是人形生物,但是具体表现各不相同。第一个傀儡身高两米多。明显是狼人。第二个傀儡身高一米九,身材也比较细瘦,长的很英俊,看起来是个大精灵。第三个傀儡是个大恶魔的造型,第四个则是个天使。

  四具傀儡都没有灵魂。而且全都经过特殊改造,其本身能力已经远不止本来种族地那点水平了。他们的操纵方式相当简单,每个傀儡对应一枚奇特的徽章。操作时需要把徽章贴身佩带,然后闭上眼睛就可以了。一旦进入操纵模式。自己的身体将会失去控制,然后就好象自己换到了那些傀儡身上一样。经过实际测试证明,四具傀儡的战斗力都顶地上一个比较垃圾的神灵,实力相当恐怖。

  所有设计都敲定之后就是建设部分了。和当初选定方案材料不同,建设工作不用吵,因为已经说好了是耶和华那边负责。神灵队伍有神力辅助,修造速度简直快的难以想象。商量图纸用了两天半,建城却只用了一天。

  新城市虽说是在珠穆朗玛峰顶。实际上和山体根本不连,城市是以悬浮法阵定在半空中的。因为法阵布局地问题,城市被修成了正六边形。城墙上只有一个大门,高度和珠穆朗玛峰顶平齐,但是有五十多米的距离。大门口有一道石桥连接着城门和峰顶,但桥身实际上是架在山上的,和城市仅仅是靠在一起,并没有真的连上。万一有人攻击。城市可以随时升空。这样陆地通道等于就切断了。

  除了陆路通道,城门对面的城墙边上还有不少起飞平台。那是飞行魔兽和各路神灵降落的地方,反正他们这些神灵都会飞,起降平台反而比大门更重要。

  城市整体布局就是个巨大的阵图,每座建筑都是一个魔法定位器,而且城市里有大量的街道使用了幻象和扭曲空间对接地方式制造迷宫,除非你懂怎么走,否则进去铁定迷路。至于直接飞进城市中央,那种事情想都别想。满城市都被插满了各方势力送来的魔法反抗器,不想被炸的灰都剩不下还是别在城市上空飞的好。

  因为基本没有被人从陆路攻击的可能性,所以城墙修的不高,只有三十来米,但是厚度却有一百米,主要是各方的材料太多,一层层叠起来就成这样了。城市底部为倒锥体,就像把一座金字塔倒过来对接到城市底部一样。这个锥体里面是完全实心的,它地大小就是厚度,所以想从下面打进去,纯属做梦。

  相比于那些实用部件,最麻烦地反到是外观问题。各方势力的东西全堆在一起,风格完全不同,想要漂亮谈何容易。最后地解决方法是彻底装修,所有的武器系统全部内藏式设计,实在不能包上的就上颜色,或者干脆用幻象魔法遮蔽起来。最后为了配合珠穆朗玛峰顶的环境,城市被装潢成了蓝白色基调。白色的是城市地主要颜色,蓝色的都是窗户或者门之类的东西。整体看起来有些冷清,但是相当漂亮,有那么点冰雪城堡的味道。

  整个城市最突出的就是城市中央那座高塔上竖着的戒律之环。我们特意把它放在了最显眼的位置。全尺寸的戒律之环体积很大,全城都看地见。支撑它的塔里有大量特殊机关,首先是可以带动戒律之环在上面缓慢的旋转,其次是万一发生危险,塔身可以将戒律之环收纳进去。虽然我们把它放在了这么显眼的位置。但其实直接冲过去拿是最愚蠢的方法,因为城市里最恶毒的超级法阵就藏在这个塔里。

  塔身里藏有三十六道传送阵,一旦有敌人从塔外接近,就可以将目标的身体分别传送到三十六个不同空间中去,以后永远也别想再拼回去了。而且这种传送是连灵魂一起传送的,就算某些神可以将自己能量化也一样会被切割传送出去,根本没办法接近。除了老老实实走塔底爬上去,根本没有第二种方法接近戒律之环。

  这座城市根本就是一座超级要塞。而且其防御地目标是神,参加建设的各方势力都自己估算了一下,确认即使自己这方倾尽全力也攻不进去之后才放心的承认工程完工。这城里光削弱法阵就有三四百套,就算是个神进来,被这么多法阵同时削弱。最后恐怕连个普通人的力量都不到了,因此没人敢说自己打的进来!

  唯一可惜的是众神都明确规定城市里的东西不得仿造。不能出售和转让,不能挪做他用,要是没这么多限制就好了!

  新城市修建完成,我也可以放心的去找国器了。这三天多讲起来我一直在这边监督城市建造,实际上国器那边我一点没放松。我一直在利用这段时间派人到处收集情报。国器到了rb就失踪了,没有目标,就算我过去也没用。所幸的是当初钉进rb的钉子发挥了重大作用。今天早上的时候派到rb地一群妖族强盗报告说发现了国器的消息。这些从本行会强盗培训班毕业的妖族强盗可不光是擅长抢劫,他们实际上是被按照尖兵的方式训练的。当初我还强调过要他们学习如何收集情报。明里是方便他们学会提前获得抢劫目标的情报,实际上则是用来帮助我们行会获得rb各地的情报。就像这次就用上了。

  一只山怪在rb城市内无意间发现了最近行会要求注意的目标,于是他跟踪了这个人。这个人就是潜入中国从影舞者手里接走国器地人,他把国器带到rb后我们就找不到他了,没想到被一个准备打探肥羊信息地妖族强盗找到了。而且很幸运,在跟踪过程中居然发现对方和另外一个人谈到了国器的事情。之后地线索正在追查,现在这边的事情已经了解,我正好去rb查查看情况如何。

  国战开始决定不能没有国器。这最后的一件拿不到手就等于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不成套的国器充其量只是套属性还可以的装备。利用价值大打折扣。rb人这次搞走我们的国器最后一件部件,就是要让我们的国器无法发挥效力。

  临去rb前我让鹰把风尹飘渺和烟雨都请了过来。阿修福德的热血盟是中国老牌实力行会。烟雨的北方联盟也是目前占着半壁江山的大型行会,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两个行会和我们走的比较近。影舞者这个家伙的光明联盟本来也算个不错的大型行会,但是在竞争中被我们打压下去之后却开始走极端,现在居然还倒向了rb方面。前段时间北方联盟围剿了光明联盟一次,但是影舞者又重新组建了新的行会,以银弹攻势收了不少人。我们三大行会对影舞者都有过剿灭,但是每次都不彻底,这次的事情已经敲响了警钟。国内反对势力必须肃清,国战前就算不能完全让大家齐心,至少明面上的反对派要全部清理掉。

  对我的提议风尹飘渺是举双手赞成的,烟雨也没有任何反对意见。我看他们点头同意之后才说道:“丢的国器我去rb追,这边剿灭行动我交给红月负责,你们商量着办,最好把影舞者赶到rb这边来。他一过来必然会联络那些和他相熟的rb势力,从他身上下手决定能找到国器的下落。”

  风尹飘渺和烟雨和我细商了一下就离开了,我则把玫瑰叫了过来,把从埃及搞来的神器全部交给她,让她代为处理。安排好这边的事情后直接从艾辛格传送到支点城,然后骑上夜影离开了城市。

  敢偷我们的国器,我会让你们知道后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