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一百三十七章 狐狸分饼
  ~日期:~09月18日~

  第一百三十七章 狐狸分饼

  “其实办法很简单,只要大家分一下就可以了。”我平静的说出了解决方法。

  几乎所有在场的人都叫了起来。“这怎么分啊?”

  “分的方法有很多,澳门赌博网站:不一定要按字面上理解把戒律之环分成一堆零件。大家想要得到它无非是想得到它的功能,零件不过是实现功能的媒介而已,所以分零件是没有意义的。”

  “那要怎么分?”一个神站出来问道:“先说好,你分的不公平我可是不会听你的。”

  “我只是提议让大家想一下怎么分,又没说一定要按我的方法来做,你不要太激动吗!”

  元始天尊道:“紫日你就说说看,行不行我们自己来商量着办。”说着元始天尊又转向周围的神灵道:“能到这里的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大家不要太丢脸让人笑话。”

  菲林迪尔道:“我们也知道这样做很丢脸,但是这东西的能力实在是太强大了,我们不得不为此放弃一些尊严。难道你以为我们喜欢像闻到血腥味的狼群一样跑来和你们抢食吗?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啊!想装清高的话你不要来就是了,你们不来才能说明你们真的清高。”

  菲林迪尔一句话说的再没人肯开口了。现在的情况这里的人都很清楚。戒律之环就是一块肥肉,这些家伙就是狼群,现在的情况不过是狼群为了争食打了起来,所以谁也没有资格说什么。做为各方的霸主,丢脸是肯定的,但这些神佛没有谁愿意把戒律之环白送别人,因此明知丢脸也还是来了。

  看周围的大佬们都冷静下来了,我才接口:“既然情况这么清楚了。那么我也不说拐弯话了。分是必然的,真想独占的就请打败这里全部地势力再说。那么现在有愿意做这个最强的位置吗?”

  周围的神一个个全都不说话了。战胜所有人,那纯粹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谁也不敢说自己有这个实力,现在自然是什么都不敢说了。

  我看他们都不说话才点点头。“既然这样,那么我来说下拆分方法。”顿了一下等周围的目光都集中了过来我才接着道:“你们难道不觉得,现在就开始争抢戒律之环是件很傻的事情吗?”

  我一句话让周围人的眉头都皱起来了,他们都在聚精会神的等着听解决方案。没想到却被我骂了一顿。看他们一个个不服气地样子,似乎都有种想要掐死我的冲动。我笑了笑,不管他们的眼神,继续解释道:“好吧。你们显然是不承认自己很傻,那么我来帮你们分析一下。你们抢戒律之环的目的是什么?”没等他们回答我就自己说道:“是有利于自身发展的好处。虽然你们的直接目的是得到操纵戒律之环地能力,但最终目标还是为了得到强大的能力并最终造福自己。这点你们有人反对吗?”

  周围一点反应都没有,显然大家都同意了我的观点。我继续道:“那好,既然你们的目标是福利。那你们抢它干什么?首先,这个戒律之环你们拿回去有用吗?”

  被我这么一问立刻有人反对。“你脑子进水啦?拿回去当然有用,你刚才不还说我们是为了操纵他的能力吗?”

  我一句话不说,直接走到了拉地身边去拿戒律之环,拉立刻做出了要打我的动作。但是另外九家生成要担保我的势力立刻上前一步,搞的拉地威慑动作没敢继续下去。他盯着我问:“你要干什么?”

  “既然你同意了参加分配,现在先给我应该是很正常的事情吧?反正我真想动鬼主意你随时可以干掉我。”

  拉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把微缩后的戒律之环递给了我。我接过戒律之环后立刻走向了那个说我脑袋进水的家伙。并把戒律之环递到了他手里。他一脸错愕的看着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把东西给他,其他人也都一脸的惊讶之色。

  我很不屑的道:“你不是说我脑袋进水了吗?那你用给我看看?”

  那个家伙立刻把戒律之环拿了起来想证明给我看,但是他很快就明白过来了。戒律之环是要配合戒律之石才能启动的,没有那东西根本等于废物一个,给他也是没用。想起这个关节地不是他一个,周围的人全都想起来了,这东西现在还等于是个废物。

  我伸手把戒律之环抢了回来。“到底谁脑子进水了?”

  那个家伙憋的脸色铁青就是不敢把我怎么样。但是周围的人都明白了,是这个家伙脑袋进水了。

  我回到场地中心道:“事情其实很简单,你们从一开始就不该抢这东西,你们抢它到底有什么用?它根本就是废物一个。而且刚才只说了第一点,现在说第二点。我们假设这个东西有用,可你们抢到它要付出什么代价?虽然现在到了这里的只有你们这些各方势力的精英,但如果你们中的哪方势力得到了这个东西,其他势力会干看着你们发展吗?如果是我肯定会回去倾全部的力量过来和你们决一死战。成则东西到手。败则一了百了。那么我来分析一下情况。得到这个东西地势力必然被其他势力联合攻击,最后被灭是必然地。也就是说抢大也别想得到利益。相反还会带来灾难。那些进攻的势力灭了这个势力后又会回到这个循环中来,再次让其中之一得到戒律之环,然后大家再一起打他。这个循环将永远循环下去,直到这个世界上地所有势力打的只剩最后有一个为止,而且更糟糕的是这个势力也基本快没人了。这样的情况和你们最初的利益有任何沾边的部分吗?”

  周围地神全都摇了摇头。

  “既然你们承认不沾边,那你们还抢什么?”

  周围的人瞬间都呆了。他们在想,“对啊!既然和目的不沾边,那还抢什么?”

  过了差不多十分钟才终于有人反应过来了。“不对,你这家伙在绕我们。哪有你这样说话的,把我们都给带沟里去了!”

  我当然是在忽悠他们。不过我是不会承认的。我义正词严的反问:“那么你认为你们有什么目的?你自己应该了解自己的目标,说说看你得到这个东西地目的?”

  “我……我反正被你说糊涂了,一时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反正我们原来不是这样想的。我们肯定是有原因才来打架的。”

  “那你们到底为什么在这么打架呢?”

  “我……我想不起来了。”

  这个家伙彻底被我说傻了。周围的人也好不到哪去,一大帮人都在想自己到底为了什么跑来和人家抢这个戒律之环。人家明明拿了也没用,而且得到反而更容易完蛋。

  说晕这帮家伙只是我的第一步,现在开始实施第二步。我拍拍手把大家的目光再次吸引过来。“你们自己也觉得很迷茫是吗?你们为什么要抢戒律之环呢?我来帮你们解答。你们的目地实际上不是得到戒律之环。”

  “啊?”周围众人皆惊讶的张大了嘴巴。“那我们还抢它干什么?”

  “你们的目的不是为了得到,而是为了阻止。”我很认真的回答道:“你们对自己地实力应该都是很自信的。这点你们确认吗?”

  “确认!”大家都点头。

  “很好。你们相信自己的实力,所以得到这个东西对你们来说实际上意义并不大。维持现在的统治对你们来说已经是得心应手了,所以没必要得到更强地力量,就算为了对付自己境内的势力需要更强的势力也不值得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来抢这个戒律之环,你们说是吗?”

  众人再次点头。

  “所以你们的目的是阻止。不是阻止某个特定势力,而仅仅是阻止别的任何势力。你们实际上并不在乎戒律之环的力量,哪怕这个东西被砸碎了,彻底无法使用了。对你们实际上也是毫无影响地。你们所不能容忍的仅仅是别的势力得到这个东西,从而威胁到你们的存在,所以你们才不惜毁掉自己长期以来保持的想象,完全不计代价的来抢这个东西,你们只是害怕别人得到它。而不是真的想让自己得到。你们这么多人打了不止一天了吧?按说你们尽全力的话早该结束了,我来这里地时候应该是看到一个满地尸体地战场,而胜利者已经拖着残废的身体离开了才对。可你们居然打了这么多天一点损失都没有,这只能说明你们没尽全力。你们地潜意识已经明白这样做不值得。只是你们的主观意识没有明白过来而已。”

  “哦,原来我们是为了这个才来的啊!”众人这下全都高兴起来了,他们终于彻底搞清楚了自己为什么会到这里来了。打的这么辛苦,到头来连自己干什么来了都不清楚,这个感觉可不好,现在知道结果后大家都显得相当高兴。

  我趁热打铁道:“你们如果不相信我的话,那么测试一下就是了。”我把戒律之环举了起来:“想象一下,如果我现在把它毁了。你们心里会有什么感觉?”

  看他们都在思考,我也等了他们一会才接着道:“你们应该都想好了吧?我想你们的感觉应该是没有感觉才对。你们并不心疼,也不觉得可惜,甚至还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是吗?”

  周围众人纷纷点头,一个个都表示确实是这个感觉。

  我笑着道:“那么这就证明了你们确实是不想得到这个东西,不然你们应该感觉到惋惜和难受才对,如释重负不该出现在你们的思想中。”

  这下周围的人更加确定了我的话是正确的,他们在按照我的引导进行定向思考。这招可是老爸教我的顶级商业手段。不断以简单地问题牵引对方思路。并在不知不觉中把自己的观点强加到对方的思维中,不管他原来多么的信念坚定。最后一定会被我带歪。老爸管这叫合理误导,我却觉得这应该算是一种潜意识催眠。不管怎么说只要对方按照你的思路开始回答问题,多半会被带进坑里。

  “既然如此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呢?”一个神灵问道。

  我道:“就按照我一开始说的,我们来分配它的使用权。你们的目地既然是不想别人得到这个东西,那也就是说你们根本不在乎得到它。既然如此,那么我们不如把这个东西设立在一个中立的地方,然后由大家来共同使用它。”

  “可是设立在这个地方之后我们之中的哪一方偷偷去抢怎么办?”

  “这样啊?看来还需要个看护者了!”我装做思考状,眼睛却偷瞄了一眼水虚。

  水虚是我认识的人中比较聪明的。他在看到我的眼神示意后立刻看到我正在做小动作的手指,而这根手指此时正指向我自己。水虚稍微愣了一下,然后突然恍然大悟一般笑了起来。稍微调整了一下情绪后水虚突然站了出来指着我道:“既然这样比如把东西放你那里吧?由你来看守着,任何人也不得接触。”

  我立刻装做很不愿意的道:“那怎么行!”

  其他人都盯着水虚,而水虚则很认真地道:“单独放肯定是不行的,没有人看的话不能保证我们之中的谁到时候回去偷,所以必须要有个保护者。但是随便找保护者又不行。让我们中的任何一方当保护者显然都是不合适地,其他势力我们不知根底。而且万一被收买了也说不定会把东西主动送给某一方,这都不是我们愿意看到的。”

  “可我拿着你们不怕我拿去给谁吗?”

  “那不一样。”水虚道了:“你有十方势力保护,也就是说你的关系网比较大,这样牵制你的人太多,你反而不会倒向某一家。比起别人更安全。而且更重要地是你的实力非常之强,真要我们之中的一方势力回来抢,你发出通告后依然可以坚持到我们来增援,但是别人却没有这个能力。就算他尽忠职守。但是我们要是回来抢,他根本挡不住。你好歹可以支撑上三五天不成问题,只要有问题你可以马上联系我们,我们只要一天就能赶来帮你,这样的话无论谁也不能把这个戒律之环从你那里抢走,对大家来说都更保险不是吗?”

  “你们不怕我拿着用吗?”我问道。

  水虚被我问愣住了。他虽然很聪明,却不会我的那种提问方式,而且他也没有我思想活跃。我本来还打算把戏做的漂亮点。没想到居然在这里卡壳。

  幸好,阿尔倪忽然开口道:“反正戒律之石也没有,你拿了也没用。”

  “可是我要是找到戒律之石了呢?”真没想到还有个聪明的人可以帮忙。阿尔倪平时表现的是够可恶地,但人却不傻。

  她立刻回答道:“你又不是神,就算让你找到了戒律之石,你难道还能和我们抢地盘吗?我们这些神的地盘虽然互相排斥,但你的地盘也需要信仰,我们的势力圈完全可以重叠起来。相比之别人。你的这个特点反到是我们最放心的。不用你找到戒律之石。只要我们之中谁找到都会主动送到你那里去,你尽管用。我们根本不在乎。”

  我想了想道:“这到也可以。那你们要是都同意的话确实可以放我那里。有谁找到戒律之石的话就送到我这里来安装到戒律之环上。因为每块戒律之石只对应一个规则,那么谁找到地戒律之石我们可以做个记录。找到地势力可以无限次的使用这个戒律,但是不得用戒律去攻击其他神灵势力,这样别人也不会忌惮得到戒律之石地人。况且你们本来就没打算得到这些能力,现在平白得到一些能力已经等于额外赚的了。还有,戒律之石不大可能被你们中的某一个势力找齐,所以不同势力都可能找到几块,这样大家可以互相交换。比如一方找到了时间戒律,另一方找到了空间戒律,你们两方可以交易自己的戒律之石的使用权。至于你们具体怎么交易就你们自己商量,就像做生意买卖东西一样,很简单吧?”

  支持我的那几家立刻都点头表示了同意,接着剩下地各方虽然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同意了。

  看到他们全都点头之后我又开始道:“虽然你们同意了,但我还是要说,这是我帮你们保管东西,而且这个东西还跟定时炸弹一样危险。我很可能被人惦记,所以我承担责任的同时你们要给我些好处才行。”

  看到他们脸色不好,我赶紧说道:“我的要求也不过分,而且对你们都有好处。”

  “对我们有好处?”一个穿着麻布长袍的人走了出来,这家伙看起来很眼熟,但我总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他。“你说说看,可行的话我们会同意的。”

  我点点头:“其实我的要求不多,一共就三个。第一。我需要你们出钱出力,选一个比较特殊的地方修建一座要塞类地城市。”

  “你建城市为什么让我们出力?”

  “因为这个城市将用来摆放戒律之环,并成为它的保卫机构。这东西是我帮你们保管的,就算我不要保管费,你总不能让我倒贴钱进去吧?”

  “你自己没有城市吗?为什么要重新修一座?”

  菲林迪尔不耐烦的对那个穿着麻布长袍的家伙道:“不就一座城市吗?也值不了几个钱。人间的那点东西对我们也没什么实际意义。帮他建就是了,你问那么多干什么?紫日你说下面一条吧。”

  “慢着。”这个家伙非常生气的打断我们。“你们愿意帮忙修是你们的事情,我可没说我要帮忙修。”

  “耶和华,你好歹也是一方神灵。需要这么小气吗?”

  晕!这个家伙叫耶和华,而这里地又都是神。两点综合起来考虑……这家伙该不会是十字架上钉的那位吧?

  眼看两边要吵起来,我赶紧道:“两位先别急着吵。耶和华既然不想出钱也可以,那么你不参加就是了。新城市建好没你的份,你也不要使用戒律之环就是了。”

  “凭什么?说好了是大家分的,为什么没我的份?”

  “因为你不肯出钱啊!”

  “你修城市,为什么要我们出钱?你能解释清楚我们才同意出钱。你明明自己有城市,犯不着重建一座城市吧?”

  “好吧。”我点点头。“按照你地理论。不能侵占别人的东西是吗?”

  “当然。”耶和华自信满满的道。

  “那好。既然你这么说了。我有城市是我的,为什么要帮你们放东西?”

  耶和华毫不犹豫地道:“我们可以出钱在你城市里租用一块地皮,也用不到重新修建城市吧?”

  “租用地皮?地皮是那么好租的吗?我的城市有自己的工作,我有我的机密,看守戒律之环只是看在大家的面子上帮你们的忙,难道你还想以此为借口干涉我们行会的内政不成?”

  “租用块地皮怎么成干涉内政了?再说你们地情报我也懒得窃听。”

  “这么说吧!假如你是个普通人类,我是一个和你没有任何关系的人,村里希望你帮忙安置一下我的住处。你觉得是让村里帮你盖间房子让我住好。还是让我直接睡你屋里好?”

  耶和华不上当。直接道:“给钱的话我不介意你睡我屋里。”

  “对,我可以睡你屋里。躺在你的床上。你来朋友和你聊天,我就在旁边听着。你晚上和你老婆那个,我就在旁边看着。然后你有意见的时候我再来一句:你老婆长那么丑,我才懒得看你们俩办事呢!你受的了?”

  耶和华很想说他受的了,因为这样地话就不用帮我建城市了。不过他知道这样狡赖是没有用地,周围那些家伙可不是傻子。

  看他卡壳,我赶紧接着加火。“我的城市有我地事情,做生意,打仗。这都是我地事情。你把这个东西放到我那里,我还得分出人来看着这个玩意,打仗的时候我怎么办?做生意的时候我怎么办?还有,你也看到了,我认识的上神不少,我时常要在自己的城市里接待他们。如果这些客人到我的城市里,你觉得你放心吗?”

  菲林迪尔看我把耶和华说哑巴了,赶紧趁机扳本。“就是啊!修城市也是为我们好。你那么小气干什么?”

  元始天尊也道:“一座城市算的了什么?耶和华你要是出不起钱,我们可以帮你出。天庭不敢称富,这点零头还是不放眼里的。”

  元始天尊这话可是把耶和华臭到家了,不过他也确实说对了。耶和华不肯出钱是有原因地,而这个原因就是他没钱。一方上神本该很有钱,但是耶和华情况特殊,他暂时是拿不出钱的。

  我想了一下道:“那这样吧。大家出钱你出力,修建城市的时候你的势力负责运输物资总行了吧?”

  “可以。”耶和华立刻答应了下来。

  我接着道:“城市修建地址你们想一下哪里合适?”

  菲林迪尔道:“既然是中立城市。不如放瑞士吧?”

  元始天尊立刻反对:“我看还是放中国,怎么说紫日也是中国人。”

  “这可不行。”一个带着金冠的神道:“就算他是中国人,可这东西是我们大家的,不能偏向哪一方。”

  我看他们又要吵起来,只好再次打断他们。“好了好了。我看你们也不是能商量事情的人。这样吧。我提个地点,你们看行不行。”

  “说吧。”

  “放珠穆朗玛峰顶上你们看怎么样?”

  “啊?”

  “别啊呀!你们不觉得这个地方很好吗?名义他是中国领土,我又是中国人,算是照顾下我的面子。但是那个地方实际上根本是无人区。把城市修在那边也不等于偏袒哪一方。还有就是我们觉得那里非常安全,附近没有什么纷争,而且位置高,你们这些高人来去也方便些。”

  “我看行。”迪坦斯居然第一个点头同意。他地意思很明白,这是在向我示好,以求弥补刚才分裂的关系。现在我保管戒律之环基本已成定局,虽说我只是代管,但东西毕竟要放我这里。所以大家不得不对我好一点。

  其实现在的情况就像多人拔河。我站在中间,大家每人一条绳子,全都连接到我身上。不管谁想使劲把我拉过去,都会自然而然的让另外几家的力量牵制住,所以谁有不能真正地控制我,但他们又不得不继续拉着,因为虽然拉不过去,可一放手就肯能被别人拉走。这个情况下站在中心的我反而是最占便宜的。各家势力的力量互相牵制。反到让我具备了更宽松地活动能力,而且我的地位将牢不可破。除非整个体系被破坏,否则谁动我就等于和我背后这一大群势力敌对。迪坦斯这是在主动巴结我,企图恢复对我的良好关系。

  心里我是不想甩他,但表面上还是要迎合一下,不过也不能过分,我只是简单的点了下头。其他几个势力看到迪坦斯先出头,也纷纷跟着同意了。

  我很开心的道:“城市由你们出钱出力,修建方式我自己来定。这个城市将成为戒律之环的守护之城,你们如果想它更安全,可以帮我多修点防御法阵什么的,多多益善。反正保护的也是你们地东西。当然,通行方式要教会我们,不然我们自己误中就不好了。现在说第二个要求。我要求你们必须在我的城市里留下联系方式,不管你们用什么传讯设备,反正必须让我知道万一出事了怎么了联系你们。如果有人抢戒律之环,我会抵挡24小时,这期间你们要尽快赶来。所以这个通讯方式非常重要。其实这个要求也是为你们好,不算我的私人要求。”

  我说的是实话,这要求本来就是为了城市的安全,是为了他们好。当然,他们答应起来也很快,纷纷表示等城市建造完成会亲自去留下传讯设备。

  我接着道:“最后一个要求。不管谁找来的戒律之石,在不影响你们使用的情况下,必须给我使用权。帮你们看东西,好歹给我点劳务费吧?这不算过分吧?”

  菲林迪尔带头道:“既然有不影响我们使用的前提摆着,那我们也不好拒绝了。”

  这个要求对我地好处不小,但对神灵们地影响还不如第一个要求,所以大家也答应的很爽快。

  全部要求谈妥之后大家最终决定把戒律之环交给我保管,谈判算是圆满结束。众神感觉好象自己得了便宜似地纷纷离开,之后的事情还要等我回了艾辛格才能开始。这帮笨蛋,抢的那么辛苦,到头来戒律之环还不是到了我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