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一百三十六章 神的苍蝇习性
  ~日期:~09月18日~

  第一百三十六章 神的苍蝇习性

  “我想是因为那个东西。”太阳神拉的脚下踩着一个黄金平台,好象是站在一个小型的平顶金字塔上一样。在埃及看到金字塔很正常,但平顶金字塔却并非埃及主流风格。埃及也有平顶金字塔,但做为埃及主神的太阳神拉不应该踩着一座平顶金字塔,而且这座微缩金字塔居然还有着一个像天平一样的标志。这个标志并不常见,但我认得,因为我曾在别的东西上看到过这个标志,而那个带有这样标志的东西就是戒律之环,而且还是那个大的戒律之环。

  “难道那东西能屏蔽神力吗?”公主问道。

  “不是屏蔽神力,而是屏蔽一切。”

  “屏蔽一切?”

  “除了自我存在之外任何探测或者侦察都没有用。”

  “你怎么知道的?”

  “我猜的。”我当然不可能是猜的,但我也不能跟公主说实话,毕竟她根本都不知道戒律之环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走到了天庭这边的人群中,除了公主跟着我过来了之外,自由他们几个人都很迷茫的不知道到底要不要跟着我过来。现在的情况实在是太混乱,这么多人在这里,而且目的不明。任何情况下站错队都是个很严重的问题,何况现在有这么多队伍。

  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中国人,而且和其他国家两派势力高低不明的情况不同,中国这边天庭和妖怪们的强弱关系很明显,所以我站到天庭这边不会有什么问题。可是自由他们国籍混乱,想要选择合适的队伍就不大容易了。再说,他们也没有我这样的条件。好歹我和天庭这些家伙都是认识的,起码我有选择站到哪一队的权力,而他们根本都不认识这些家伙。站进去人家也未必认他们,可不站进去就会被认为是一个**地队伍。看刚才打斗的激烈程度,除了我之外,他们中的任何人被当成**队伍都会马上被干掉。这就是他们犹豫着要不要跟我站一起的原因。

  我没空管他们死活,先向妖族水虚那个方向打了个暗号算是问好,水虚也小心的回了个暗号。同时,我若无其事的走到了神仙队伍里。“天尊,紫日见礼。”礼多人不怪。这里都是上神,我还是表现的谦和一点比较好。

  原始天尊点了下头算是回礼,他这样的存在,地位过高,真要表现地礼貌过度反而让人担心他是不是别有所图。我笑了笑又向老子行礼,老子也是一样的点了下头。紫竹仙子到是先向我行礼,还说了些客套话,孙悟空却是整个一大老粗。完全不拘小节。最后到那个白衣女子,我先礼貌的询问了一下:“不知仙子怎么称呼?”

  孙悟空一把拉过我道:“她可不是仙子。”

  女子原本保持着的仙灵之气瞬间崩溃,面目变的极为凶恶。“死猴子,又想打架啊?”

  “臭狐狸,不要以为你尾巴多我就怕你!”

  晕。原来这个女人是狐狸精。听说天庭有个部门专门负责收拢各类生物的族主,狐狸一族算是对修炼有特长的种类,出现修炼成功的可能性比别地族要高出很多。下界多听说狐狸精,不是因为狐狸容易变成妖怪。而是因为狐狸修炼快,成仙的都上天了,下界能接触到的只剩妖怪了,所以才感觉狐狸精特别多。真要把修炼有成的狐狸全集中起来,计算一下就会发现狐狸中学坏变成妖怪的比例比别地族反而要少的多。

  天庭这次一共就来了五个人,另外四个中有两个是开山祖师型,另外两个是天庭新秀型,这个狐狸精居然能和他们一起出席这样的场合。不用说也是强悍的不得了地类型,要不然的话这里出现的就该是小龙女他爹那条老龙,而不是只狐狸了。

  孙悟空似乎特别喜欢找这个狐狸精的麻烦,两人越吵越厉害,最后原始天尊忍不住咳嗽了一声两个人才收敛了一下各自站开。全世界各地的教派基本都有人到了这里,在这种地方出丑是非常不合适的,所以原始天尊不得不阻止两个小辈的胡闹。

  看他们两个似乎是安静下来了,我打算趁现在局势僵化无人出头的时机把情况先搞清楚。这边莫名其妙地来了这么多的高级神灵。可我到现在却连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清楚。这对我之后的行动很不利。

  孙悟空虽然好说话,但却不是个能表达事情的人。他更擅长做,而不是说。那个狐仙虽然看起来也还可以,但她正在气头上,找她大概是不合适的。前面两位祖师级的辈分太高,问话不方便,剩余的目标只剩紫竹仙子了。我小心的凑到她身边询问起来。“仙子,我有点问题可以帮我解答一下吗?”

  “你是想问为什么我们这些人会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设立是吗?”紫竹仙子果然很聪明,我还没张口她就猜到了我要问什么。“其实今天地事情很复杂,但解释起来也很简单。”

  “什么事情又复杂又简单的呢?麻烦仙子详细解释一下。”我别紫竹仙子搞糊涂了。

  紫竹仙子笑了笑:“事情就是你看到地这个样,你说复杂吗?”

  我看看满场的神佛妖怪,确实够复杂的,于是回答道:“是很复杂。”

  紫竹仙子又继续道:“但是说起来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戒律之环的索引器出现了,大家都是来抢东西的。简单吗?”

  “是够简单的。”

  这还真是又简单又复杂的事情!抢东西,而且是戒律之环用的索引器。我不知道这个索引器是干什么的,但是我知道戒律之环是干什么的。既然这个东西是戒律之环的索引器,那就值得为它付出任何努力。

  “仙子,我知道戒律之环,但是这个索引器……?”

  “看到埃及地那个神了吗?”

  “你说的是太阳神拉?”

  “我不知道那家伙在他们那地方到底是干什么的,反正就那家伙。他脚底下踩着的东西就是戒律之环的索引器。这个东西的功能和这个事情一样是既复杂又简单。真研究起来。这个东西的功能是无穷无尽的。戒律之环架构世界地时候就是用索引器来操作的,也就是说用它可以组合出一个世界,你说有多少功能?但是简单来说它的功能实际上就两条,一是召集所有的戒律之环的部件,另一个是操作戒律之环的运做。”

  “这东西能召集戒律之环的部件?”我忽然想到事情不妙。我们行会上次丢了两个戒律之环的零件后有会员又找到了两个零件!那要是被这个东西全都召集过来,我们不是一件也剩不下了吗?

  刚想联络玫瑰看好行会里地零件,手上的爱之环居然先响了。“老公,出事了。”

  “该不会是戒律之环……?”

  “你怎么知道的?”玫瑰很惊讶。

  “算了。你就别管这事了。”

  “哦,知道了。对了,还有件事。”

  “还有什么事啊?”

  “rb那边出了点小状况。”

  “小状况?什么状况?”

  “有两个rb人潜入中国弄走了一件装备。”

  “一件装备?什么装备这么值钱用的到你来跟我讲?”

  玫瑰停了一下才继续道:“你不在的时候金币和真红出去找剩余地国器装备,真红的那套真武套装的零件基本上都找全了,但是最后一个零件我们慢了一步。”

  “rb人拿走的该不是国器吧?”

  “很不幸你说对了!”

  彻底晕了。这该不会就是传说中地一报还一报吧?rb人的两套国器都让我给拆了。忍者套装的直剑到现在还在雨哲手里,另外一套阴阳师的装备也是却了武器,两套rb国器全都不完整。没想到rb人居然会把我们的国器也弄走一个!

  “那两个rb人怎么会把东西带走的?国内反日的人不是很多吗?没人发现他们是rb人吗?”因为生气,我的声音稍微有些大。

  玫瑰委屈地道:“你冲我发火有什么用?rb人又没贴标签。只要对方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鬼才分的清是哪国人呢!再说rb的中国裔公民也不少,或者有些人带有中国血统的,这个根本没法分的。而且,实际上问题不是出在间谍上。而是国内出了问题。”

  “别告诉我又是影舞者的光明联盟!”

  “你还真是有当先知的天分。就是光明联盟地间谍弄到了我们地情报,趁我们去拿另外一件装备的时候他们先下手拿了最后一件东西。rb人只不过是过来接货,根本不是他们动地手。而且这次还发现了一个新问题。”

  “什么问题?”

  “国器居然还有二段装备。”

  “什么叫二段装备?”

  “这么说吧。你走之前我们不是都以为两套国器已经都凑齐了吗?”

  被玫瑰这么一讲我才想起来。“对啊!你不说我都没注意。两套国器不是都齐了吗?为什么又冒出一个最后一件国器来了?”

  “这就是二段装备。我们以前找的是第一段国器,装配起来之后两套国器互相呼应。之后才会显示出第二段国器的情况。实际上在一段国器的外面还可以挂接上这个二段国器,然后才能成为真正的国器套装。金币的一二段国器已经全部找齐,但是真红的二段国器缺了一瓶血。”

  “血?”

  “二段装备都不是完整的装备,它们实际上只是些辅助的东西。金币的二段装备是一个香炉和一堆的特种材料,找回来之后按照说明上把材料放进香炉里焚烧,然后用那些烟熏了金币六个小时才算成功。金币被熏的差点晕了,不过后来显示效果很不错。这些烟雾不但提升了装备,连人地属性也一起跟着升。只可惜只对国器拥有者起作用。真红的二段装备是十几瓶的血水,据说是来自各种不同的存在,全都有说法的。要求上说必须把这些血倒进池水中,然后真红应该在池子里泡上六个小时才能完事。但是现在缺了一瓶。”

  “缺的是什么样的血?”

  “按照说明上写的,少地那个东西应该叫蚩尤之血。”

  “那不是中国的大恶魔吗?”

  “不管是什么,反正少了那瓶血二段装备就全体报废,根本用不起来。”

  “好的我明白了。回去我再想办法。我这里现在很麻烦。”

  “出什么事了?”

  “事到没出,不过这里很乱。全世界你能想到的各路神、仙、妖、怪的代表全都到了。孙悟空就在我旁边。原始天尊也在!连阿尔倪和米枷勒都在这里。我还看到了一个长的很像海皇波塞东的家伙,搞不好还真是他本人。”

  “那不是神仙大集合了?”玫瑰的声音满是惊讶。

  “要光是神仙就好了,这里连妖怪也有。水虚和他们老大都在这里,我还看到一个裹地跟粽子一样的家伙,虽然不认识。但绝对不是好人。”

  “那就不打搅你了,赶快处理完之后回来吧。”

  “好的。”

  切断联系之后我仔细看了看那边的太阳神拉。埃及的众神还以为拉出了什么事情,没想到居然是他得到了戒律之环地索引器。我刚看了几秒,空间中突然一闪,紧接着拉脚下的金字塔自动散架了。空间中出现的几个黑洞中陆续飞出一堆金属。然后这些东西和分散的金字塔底座地零件互相对接,很快在半空中形成了一个极端复杂的圆盘形物体。

  这个东西就是个金属圆盘,乍看起来和测风水先生拿的那种铜罗盘有些像,但结构更为复杂。从里到外有几百层可以**转动的环状带,每个环状带上都刻满了文字,而且上面还有好多凹槽。在盼体中央部分有个洞,看起来是缺了什么东西。这个家伙的盘面直径在百米以上,可以说是相当的大了。不过相对于它的面积,这家伙的厚度就更诡异了。看起来这东西结构这么复杂,至少应该有十厘米以上才可以装下那么多机关,但实际上这个东西地厚度连一厘米都不到。绝对的超薄设计。

  黄金圆盘刚一组装完就飞到了拉的身边,而且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了一个只有一张光盘大小的圆盘落在了拉的手里。其他的几方势力全都激动的向前迈了一步,明显是打算明抢了。这些家伙本来就是来抢东西的,突然停下来也不过是找机会休息休息,现在看来他们已经休息好了,这是打算继续干活了。

  眼看对峙又要演变成武斗,我赶紧冲到了场地中央伸出两只手对向两边。“大家先克制一下。”

  神灵行事一般是不会顾忌什么地。但是这里和他们拥有同等实力地人太多了。所以谁也不敢太张扬。我的突然出现立刻让大家都停了下来,只有拉依然做着防御动作。

  一个穿着一身奇特服装地家伙首先语气不善的质问我:“你是东西?气息弱成这样也敢出来阻止我们?还不赶快滚到一边去!当心老子宰了你。”

  我刚冲到场地中央的时候天庭的几位代表就知道我是打算当主持者了。天庭的势力好歹把我当成半个自己人,所以他们认为由我来主持场面的话他们肯定能占到便宜,所以对我被别人质疑的情况不能坐视不理。原始天尊首先站了出来。“这位名叫紫日,是冒险者中的一员,算是很有些实力的人物。在我们天庭也是有些地位的,你说话最好客气点。”

  平时看原始天尊不怎么说话,没想到一开口就是这么狠的话,果然是一鸣惊人。

  那个家伙非常不屑的道:“那也只是你们承认而已,关我什么事?”

  水虚立刻站了出来。“紫日是我们中华妖族的荣誉成员。你说话当心着点。”

  两派出面撑腰,这样算下来地话大多数派系都得小心了。但是事情并没结束。

  阿尔倪也站了出来。“紫日至今还领着我们亚洲黑暗神殿外放领主的头衔,你们也得给我点面子。”

  米枷勒跟着道:“我们亚洲光明神殿和紫日有着合作关系,动他之前先看看我们同不同意再说。”

  菲林迪尔也站了出来:“我们欧洲光明神殿和紫日做了攻守同盟协定,我也担保紫日的安全。”

  一个身上穿着红色铠甲的怪物居然也站了出来瓮声瓮气的道:“紫日是我太平洋海族联盟的恩人,动他要先放倒我们再说。”

  另外一个长的很像龙虾的怪物也直接道:“我们海妖族也会保卫紫日地安全。”

  一个刚才我看漏了的家伙跟着站了出来。“敢动紫日的就是和我们亚洲龙岛过不去。”

  又一个让我熟悉的老头走了出来:“欧洲龙岛也一样。”

  本来光天庭保我还没什么,这里高手这么多,某家势力说要保谁别人可能不会放在心上。但是现在居然有九个势力同时说要保我,这下可没人敢乱插嘴了。九个势力在这里虽然不算多,但已经足以威慑任何一个落单的势力了。何况欧洲光明神殿和中国的天庭在这里都算公认的比较大型的实力派,没有谁愿意轻易得罪这两方地人物。

  扫了下周围人的表情,看来九家力保的震撼效果已经把情况控制住了。不过为了稍微增加一点控制力,我决定再加点砝码。我向园长伸出手。“水晶。”

  “啊?什么?”园长他们都被我的意外表现震住了,我问他要水晶他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他们知道我很厉害,但那只是个人实力。和现在这个场面完全没法比。虽然大多数人都会去崇拜实力超群的勇士,但社会现实是勇士永远都不如谋士。哪怕让你捡到本什么武林秘籍修炼成可以以一敌万地,一个人就能干掉一个军团的超人,面对一国领导,你依然不够看。你确实能干掉一个军团。但这个领导者可以调十个军团把你埋掉,这就是现实。所以,我的战斗实力表现的再突出,园长他们也只是惊讶而已。但这么多地超级势力肯承认我,就不是实力可以解决的问题了。

  看他傻愣愣的样子,我只好走过去把他手里拿着的水晶拽下来,转身走回场中,然后随手扔向拉。“我们是帮你的部下来找你的,他们很担心你。你失踪这么长时间,水神好象是打算再创造一个太阳神来代替你了。但是你的部下们希望你可以回去。”

  拉很惊讶的看了看手里地水晶,然后问道:“是科荷普拉让你们来的?”

  “不光是他。你手下那帮大将基本都在。我也只是临时客串一把搜索队而已。”

  我说自己是临时客串搜索队可是为了控制好力度。有了这个搜索队的身份,拉就会把我当成他的势力之一,这样的话他也会加入对我的担保之中,使我的实际支持者上升到十方。同时,前面那个临时可以让其他几方不会排斥我,因为他们相信我毕竟是他们那边的人,帮埃及地神做事也是临时性帮工。

  十方势力地支持可以说已经没人敢动我了,何况拉做为支持者。同时还是戒律之环的持有者。这点可是很重要地因素。

  那个一开始出言不逊的家伙现在说话和气多了。“既然这样,你站出来到底有什么事情吗?”

  我再次扫视全场道:“大家来此的目的我已经知道了。太阳神拉拿到的这个东西是什么我也很清楚。但是大家不觉得真要动手的话,各位的损失会很大吗?我并不怀疑各位的实力,在这里的每一位都比我强很多,这我不否认。但你们的对手不是我,你们真打起来的话就是互相之间的战争。在你们这些神的战斗中肯定会出现惨重的伤亡,我们这些普通生物根本伤不到你们这些神,但你们互相之间完全可以伤害对方。而戒律之环只有一个,真要拿走的话就得干掉其他全部的势力,你们真的认为自己会笑到最后?”

  我故意停了一下留个时间让他们思考,等了一会才接着道:“好吧。就算你们自信自己比别的所有队伍都强,可以最终战胜别人拿走戒律之环,但是我要说的是你们这些派别就算获得胜利,最后的胜利方也不可能满员,相反,胜利方最后只剩下一个重伤不治的成员,或一个没剩下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你们难道真的就是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吗?”

  那些神开始互相看了起来,他们在评估别的队伍的实力,然后想算算看最后自己会怎么样。结论其实很简单。这样的局面下没有任何人敢担保自己一定胜利,况且按我说的,就算是胜利方也会付出惨重的代价。我们玩家死一次大不了掉两级,再倒霉也就是爆出去几件装备而已。可这些神都是战斗npc,死亡等于被抹杀,而且是永久的。就好象凌跟了我之后亚洲黑暗神殿没有再刷新出一个新的凌来当黑暗女神,而是阿尔倪出来继任,这就说明了战斗npc实际上都是一次性的。这些神本来生活就相当不错,而且他们又是一次性生命,因此他们具有一种玩家没有的感情——怕死。

  城市里的自由npc是系统模拟出的智慧,由主系统统一指挥,所以思想并不**,他们这些神都是由单一思考单元模拟的智慧,理论上说具备完整的人格,本身就是一个生命,对死亡的恐惧是本能反应。刚才那么勇猛是被利益迷惑,澳门赌博网站:想到后果之后谁有不愿意太冒险。

  “你有好办法吗?”一个神站出来问我。

  “等的就是这个问题。我其实有个很简单的方法可以解决目前的问题。”

  “快说什么办法?”那些家伙一个个紧张的等着我说这个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