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杀神了
  ~日期:~09月18日~

  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杀神了

  “圣光屏障。”天使反应也不慢,一道白色光盾瞬间完成。坦克和艾美尼斯都是我的魔宠,神力之石的能力也被传递到了他们身上,因此他们的攻击也是忽视神力的。那名天使的光盾也是混合了神力的,本来应该挡的住这种攻击,但神力被抵消之后剩下的不过是高级魔法盾而已。

  白色的光柱撞上光盾的瞬间立刻像撞到桥墩的河水一样分向两边,但是光柱内的天使也不好受。光柱与盾牌接触的瞬间她就知道了神力没起作用,但这个时候已经不可能再去做什么弥补了。她咬着牙顶着光盾硬撑光柱的攻击,但她仅仅坚持了一秒就听到光盾上喀嚓一声。她慌张的抬头去看,却发现光盾上出现了几道蜿蜒的裂纹,而且这红色的裂纹正在向四周扩散。

  “啊!”光盾乒呤一声突然炸裂,天使瞬间被光柱击飞了出去。

  艾美尼斯和坦克的攻击也到了极限,光柱逐渐暗淡了下来,最后化为一道细线突然断裂成点点星光消失在空中。对面的天使被轰飞出去二三百米,在地上翻滚着又摔出一百多米才彻底停了下来。不过她毕竟是个神,这样的攻击是不可能瞬杀一个神的。

  “你果然与众不同。”天使从地上挣扎着站了起来,不过她话是说的很大气,但以她现在的形象来说实在是没有一点威慑性。刚才的攻击的确没能把她干掉,但也不是完全没有效果。目前天使的翅膀上已经狼籍一片,右侧的翅膀上大半的羽毛都被烤的焦黄。至于她地身上,刚刚还鲜亮无比的盔甲现在却是破破烂烂,不少地方都被高温融化,有些地方还出现了穿孔。

  “干掉她。”我一指那个天使,凤龙空间和大地之门同时在我左右展开。铃音骑士和我的魔宠们一起冲了出来。对付这种神级生物不是单靠我一个人就能完成任务的。数量优势在没有绝对差距的前提下都是有用的。

  对面的天使很惊讶,她没想到我真敢下令杀她,至于我后面自由他们这帮人则是完全傻掉了。他们都知道我是驯兽师,但是没想到我的魔宠会多到这种程度。迪坦斯也稍微有点惊讶,不过他是见识过我地魔宠的,所以还算镇定。

  那个天使只是稍微愣了一下就反应过来,立刻挥舞着翅膀想飞起来。才扇了两下就发现自己的翅膀居然残缺到无法飞行的地步了。还没等她准备好接下来的应对策略,速度最快的飞镖已经到跟前了。

  不要小看飞镖。虽然是攻击力很低的速度型魔宠,但真正的战斗中速度也是一种很可怕地能力。飞镖瞬间就到了天使的面前,天使反应迅速的挥剑想砍飞镖,但是飞镖身体一晃绕过了剑身出现在天使的背后,呲啦一声撕掉了天使翅膀上一大块肉,疼的天使皱着没有回身想抓飞镖,但飞镖已经先一步闪了出去。

  骚扰成功,天使没能在其他魔宠到达前做出任何准备。紧跟着就是一群白色巨狼一般地生物冲了上去。天使横剑斩向最先扑上来的白色巨狼,结果剑刃一碰就知道上当了。剑上没有传来受力的感觉,也就是说什么都没砍到。那其实是白浪的幻影分身,白浪可以随意制造自己地虚无幻影和具备真实攻击力的真实幻影。这个只是用来吸引注意力的虚无幻影,根本就没有攻击力。天使一剑砍空。再想收回剑已经来不及了。白浪的真身一下扑了上去,天使一下被扑倒在地。

  不过神毕竟还是很厉害的,天使一曲膝,将脚顶在白浪的肚子上猛的把白浪蹬了出去。不过白浪的攻击已经完成了。他在天使地肩膀上撕了个大口子。没有神力限制,天神对我和我的魔宠再不是无敌状态了,能伤到就能杀死,这点我是不担心的。

  天使虽然蹬开了白浪,但自己已经被扑倒在地。她刚想爬起来,忽然发现前面一排东西飞了过来,吓的她赶紧向旁边滚了出去。当当当……她背后的地面上响成一片,刚刚她躺的那块地面上被投枪插的像芦苇地一样。邪灵骑士等级虽然不高。但是人多。百人一组的投枪队,准头不行面积凑,威力不行数量凑,反正是别想轻易混过去。天使滚出了五六米依然还是中了一根投枪,肩膀上瞬间被带出一道血痕。幸好她地盔甲够结实,不然这下就不是放点血那么简单了。

  斯哥特站在邪灵骑士背后镇定自若地骂着:“你们眼睛长屁股上了吗?千人队,换十字标枪,密集投射。”

  邪灵骑士被骂的都憋着气。这次上了一千人。呼啦一下一片投枪过去,覆盖了好大一片地方。天使从地上蹦起来。把剑一横:“圣光守护。”

  “黑暗炸弹。”凌地法杖一指,一枚黑色光球轰上那道圣光守护盾牌,轰的一声在盾牌上开了花,震的天使连退几步。投枪跟着到达,哗啦一下把圣光盾砸的粉碎,剩余的投枪还是把天使的身上擦出一片火星,盔甲上被打的全是坑,还有几根穿透了盔甲伤到了里面的身体。

  天使可能是感觉到了压力,没有之前那么嚣张了。身体一蹲,猛的一个横斩。“圣光扫荡。”

  天使周围被投枪扎的跟竹林一样,这一下扫之下所有的投枪都被砍断,上面的枪身像爆炸了一般飞射出来迎向我们。辣椒突然站到了坦克的背上。“精神指引,上。”

  飞向我们这边的断枪突然全都飞向了半空中,然后失去惯性掉在了天使周围。夜月趁乱冲到了天使身边,六柄蛇剑像玩打击乐一样飞舞起来,天使忙着招架,两边的兵器打的叮叮当当一阵乱响。

  我把永恒抓在手里,低头猛冲了过去,在距离天使十几米的地方突然起跳。“夜月让开。”

  夜月的目镜突然弹开。美丽的大眼睛瞄向了天使。天使虽然不知道夜月的眼睛到底有什么功能,但本能地感觉到了危机,赶紧用剑护在了身前。夜月的石化仅仅把天使的手臂和剑一起石化了,没伤到天使。但夜月本来也没打算伤她,只是趁机退开,给我让路。

  飞到半空的我在空中旋转了一圈,永恒猛的凌空劈斩而下。灌入我全力的一击,速度和威力都不是一般人挡的下来的。天使看到我已经来不及了。何况一条手臂被石化,已经无法还击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着劈下来。她的剑还横在面前,本来是挡夜月的,现在正好用来挡我,但是却正中下怀。

  “断。”我一声大喊,整个人的重量从上而下猛砸上了她的剑。乒的一声脆鸣,永恒一斩而过。天使手里的剑应声而断,半截剑刃旋转着飞出去钉进了地面。

  天使毕竟等级很好,夜月的石化只能管几秒,她地手又恢复了正常,但剑已经断了。永恒的神器破坏属性可不是摆着好看的。自从拿到它开始除了玲玲之外就没人和我对过剑了,因为和永恒对砍的兵器百分百会被一剑削断。天使震惊的看着自己地断剑,又抬头看我,但人没看清却只看到一只脚。

  阿奴比斯刚送我的魔宠二世踩着我的肩膀从我背后飞了过来一脚踢向天使的面门。她接连遭到打击根本没有准备,这一脚踢地结实,一下就把她给踹飞了出去。

  天使摔到地上才想起来自己不能发呆,扔掉断剑她一个翻身跳了起来,但是迎面而来的却是三道火柱。小三的三个脑袋同时使用龙炎喷射,威力可不是一般二般。

  “啊!”天使的魔法盾没来及张开,火焰把她的头发和羽毛全都烧着了,虽然她最后还是闪了出来。但是那样子已经没有半点高贵天使的样子了,怎么看怎么像非洲难民。

  “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天使发现自己引以为傲的金发和洁白羽毛全都没了,像发疯了一样冲了上来。就算是天使,她依然是女人,毁容比杀了她更具伤害性,所以也更能激发她的愤怒。

  天使疯狂地冲了上来,但是却无法靠近我。晶晶顶着圣盾一个强击冲撞把天使撞飞出去三十多米远。天使刚才已经发疯了。居然没使用力量就这么冲上来,要不然晶晶再强也不至于把她撞飞那么远。玲玲挥舞着圣剑直冲上去。一个大斩,天使贴地一个翻身闪了过去,但是夜月的蛇剑以更快的速度紧跟而上,逼的她不得不再翻回去。夜月看准机会,目镜再次弹开。天使已经吃过一次亏了,这次反应迅速的闪向一变,但是却正好对上玲玲的圣剑。没有武器的天使根本没东西去挡,只能拿手去抓剑刃。

  嚓的一声金色血光飞溅而出,天使地左手手掌被切掉了一半,剑还插入了地面把她地右臂也切了一道大口子。夜月飞身跟上,六柄剑不分先后的从天使盔甲上地六个破口处插了进去。天使的身体猛的一挺想使用覆盖性魔法,夜月和玲玲同时向后飞跳而出,坦克的巨锤当空砸下。啪的一声,仿佛西瓜摔碎一般的声音,坦克的骨锤落在了地面上,黄色的液体从骨锤四周喷出一大片。

  坦克缓缓的把爪子收了回来,地面上只剩下一张被锤扁的破烂盔甲和一地的金色液体,间或夹杂着一些粉色的糊状物,这就是天使剩下的全部。

  迪坦斯突然出现在我身边。“你真把她杀掉啦?”

  “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不是,我只是……”迪坦斯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们这些神互相之间战斗无数,但真的有神被彻底的干掉还是第一次,澳门赌博网站:而且还是被我这个玩家干掉的。

  我忽然听到了系统提示:“恭喜玩家紫日消灭神族一人,允许开启千级障碍线,新级别相关封锁全部开启。”这是什么意思?系统提示把我搞糊涂了。难道说想升到一千级以上的先决条件就是干掉一个神?不对啊!以前系统提示说千级之后的升级能力是对所有玩家开放的,没道理让我多加一个关卡啊?对了,我忽然想起来了。过了600级之后每200级会有一个任务关卡,按说1000级也该有一个升级关卡,而这个关卡的任务要求居然是干掉一个神。这么说这个1000级以后的任务并非真的是对所有玩家开放,而仅仅是象征性的开放,真能过的人不会太多。没有神力之石的帮助就算1000级的玩家也不可能打败一个神,所以根本就是没指望的时期。能过这个槛的只有部分特别幸运的幸运儿和一些实力超群像我一样的人,而对大部分玩家来说1000级就是尽头,不会再超过这个标准了。

  “你干了什么?”一声怒吼从头顶传来打断了我的思考。

  “这下你麻烦大了。”迪坦斯站在我身边一副幸灾乐祸的对我说。

  我看看迪坦斯,再看看天上那个白衣飘飘的美女。“她不会就是……?”

  迪坦斯点点头,我的心瞬间沉入谷底。现在情况很明显了,天上这个女人就是菲林迪尔。迪坦斯提到过她,而刚才干掉的天使就是因为我说了这么女人的名字而攻击我的。听天使的意思,这个女人是她上级,所以才不允许我侮辱这个女人。天使的上级,加上迪坦斯这个黑暗主神的对头,身份不用想也该清楚了,她就是欧洲光明神殿的光明主神。

  “果然是麻烦大了!”我看着这个女人心里打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