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好多神啊!
  ~日期:~09月18日~

  第一百三十二章 好多神啊!

  “看那边。”邪灵骑士突然叫了起来。

  越过平原,我们可以看见那边的一片山脉居然都没顶。那些山大的大小的小,有的和我们着座一样占地广阔,有的相对狭小一点,但是它们都在同一高度位置上被削断了。山峰全都滚落在附近的低洼处,山顶成了光滑滑的平台。

  “这边也有。”公主指着我们所在的三脚下,只见那平原地面上居然有三道十几公里长的沟壑,而且明显不是自然地貌,应该是被很大的力量划出来的。

  “难道有一群巨人在这里打过架吗?”园长问道。

  我指了下远方的天空:“应该一群大神在这里打过架才对。”

  大家顺着我的手指方向抬头看,结果只看到远处的天空中几十个各色的光团时而碰撞时而分开,明显正在缠斗。

  飞鸟突然出现在我身边:“主人,我回来了。”

  我收起飞鸟对大家道:“走,我们到那边情况。”

  “等等。”园长拉住我:“你有小型一点的飞行魔宠吗?”

  “飞鸟那么大的可以吗?”

  “再小的呢?”

  “没了。我的魔宠大部分都会飞,可体积小的基本都是人形。确切的说我是主战型驯兽师,我的魔宠在正面攻击力方面比较占优。”

  “那就麻烦了。”园长有些担心的拿出了阿奴比斯给的神力水晶:“你看。”

  “没亮?”我惊讶的立刻回头再次看向天空。

  自由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疑惑的问我:“你们怎么了?”

  我反问他道:“看看水晶,它没反应。”

  “水晶没反应?那说明什么?哦等等,我明白了!”

  水晶没反应说明太阳神拉不在我们身边五公里范围内,天上那帮混战的家伙距离我们应该就是在五公里距离内。综合起来就说明上面那群人中没有太阳神。这个地方本来是冥河圣地,除了太阳神之外埃及的神都不得进入。这样一个地方一次出现这么多和神一样强地家伙,而且偏偏又在太阳神失踪的时间内。这很能说明问题。

  海水担心的问:“他们会是敌人吗?”

  我摇摇头:“我只知道两点。第一,我们肯定打不过他们。第二,他们不一定是敌人,但绝对算不上朋友,而且他们是敌人的可能性比较大。”

  暴熊忽然开口道:“冥河圣地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奇怪的家伙?”

  “起码不是正常游戏空间。”我开口道。

  “你怎么知道?”

  “看看你的坐标针。”

  自由拿出了坐标针,结果那东西完全没示数。“看来你说的对。”

  豹猫看着我问:“我们现在怎么办?去和上面那些人打招呼,还是先去别的地方。”

  “别地地方什么都没有,漫无目的的瞎找并不合适。上面的那些家伙就算是敌人。起码他们代表着线索,我看只能去找他们问问了,哪怕真打起来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豹猫深吸口气道:“那么,上去吧!不管怎么厉害,那些依然都是npc,你们谁魅力属性加的比较高的上去交涉一下如何?”

  “魅力高?”几个人一起看向公主。

  公主赶紧摇着手:“我当初没加魅力。属性魅力又不是跟着长相来的!”

  海水立刻道:“我初始魅力二,有谁比这高地?”

  自由举起手:“我初始魅力三。”

  公主摇着头:“我只有一。”

  豹猫也摇着头:“我也是二。”

  暴熊看大家看向他连忙摇头:“我零点。”

  园长感叹着:“我四点。驯兽师需要高魅力提高魔宠收服概率,所以我多加了点。紫日你也是驯兽师。魅力应该也加了几点吧?有多少?比我高还是低?”

  “既然这样,那还是我上吧!”我抬头看了下天空,想了想又回头看了一眼公主他们。“先说好,一会不要大惊小怪。”

  “为什么?”

  “不为什么,只是给你们个心理准备。”说完我打了个响指。一道黑色的小旋风从我脚下开始瞬间卷过头顶,紧跟着一套绚丽的七彩法袍从旋风中舒展开来。白色为底的彩边长袍、红宝石点缀的黄金束腰、包裹着水晶外壳地轻便型黄金胸甲、闪耀着五彩光华的七彩水晶裙甲、大红色水晶整体雕刻出的加长型护腕、血宝石的战斗短靴、流光异彩地大型项链组、面具和护额一体的整体头饰,整个一套东西闪闪发光彩光四射,看的周围的人一个个眼睛都直了。

  自由吞着口水看着我:“紫……紫日……你你你是女人?”

  “你才是女人呢!我是男人。只是皮肤比较好,线条比较柔和而已。另外,这是我的小号,因为本身是法师,没有大号看起来那么暴力。”

  豹猫道:“不说我还没注意,其实你的大号长的也很漂亮,只不过你那套黑色的盔甲太嚣张,遮挡了你地本来特征。”

  公主忽然凑到我身边问道:“你这一身看起来怎么那么像……?”

  “神器套装?”园长叫了出来。

  “你们还认得啊?”我很惊讶他们的记忆力。

  海水凑上来摸着我的盔甲道:“一共七套。摆在那里简直像艺术品一样,不多看几眼怎么可能?这东西你怎么带出来的?我们只拿些戒指都被发现了。”

  我稍微想了一下现在的情况。本来我是不打算让别人知道我偷了神器的,不过现在为了任务必须要魅力比较高的人物上去和那些家伙交流。银月这个小号先天属性就是魅力无限,而现在我身上这套就是我偷到手之后帮自己挑地魅力套装。这套装备是通用型法师强化装备,不管什么属性地法师都可以穿,而且属性相当不错。但最重要地是这盔甲可以增强魅力对npc的影响力。为了提高魅力,免得上去沟通前先打起来。只好使用这套神器。即使让他们知道也是没办法地事情。不过我并不是很担心,毕竟玩家不会无缘无故的跑去和npc告密。再说。就算真让阿奴比斯他们知道了情况也没事,他们又不能离开埃及追杀我,除非埃及统治了全世界。或者我进入了埃及,否则他们不能把我怎么样。当然,埃及统治世界的可能可以忽略不计,我进不进入埃及则由我自己决定。

  我微笑着看向他们:“把神器带出来实际上只要做到两点就可以了。第一,必须在没有人发现的情况下把神器藏到身上。第二,出门地时候躲过魔法阵搜索。第一步你们都做到了,但问题在第二部上。你们把东**在身上是显然不行的。园长和海水虽然想到使用空间袋,但你们的空间袋档次太低了。那个魔法阵能搜索容积小于一定标准的空间设备。你们的空间袋显然在这个容积内。所以被扫描了一遍,然后就露馅了。我和你们的区别就是我的空间足够大,魔法阵不能搜索我的全部空间。”

  “真羡慕。你到底弄了多少?”

  “几套而已。”我故意说地很少。“毕竟想在那些神的紧迫盯人之下动手也不是太容易的事情。”

  “能搞到一套就是很幸运了。你真是太厉害了。”豹猫道:“不过你现在这样样子是什么意思啊?”

  “这个小号的魅力值比较高,谈话应该比较顺利一些。”

  “原来如此。”

  我对他们道:“你们都先等着,我上去和他们沟通一下试试。一旦发现情况不对你们就……小心!”

  话说的好好地,幻影突然在我脑袋里显示出了头顶上的情况,只见一个黄色的光团被另外一道绿色光团命中,正笔直的向下掉下来。我一把拽过公主闪出几步远。黄色光团轰地一声撞在公主刚才站的位置上。岩石好象没起到什么阻挡作用,那个家伙掉在山顶上就像掉在了水里一样一直向下掉了下去,奇怪的是岩石上却没有任何伤痕。

  天上那个绿色光团也紧跟着追了下来,但是他没有冲入地面下,而是悬浮在山顶上方几米的高度死下寻找着。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惊讶的发现原来那个绿色光团里包裹着一个人,而且更让我惊讶的是这人我还认识。

  “迪坦斯.沃克玛?”我瞬间确认,这个家伙就是欧洲黑暗神殿的黑暗主神,我和他也不是第一回打交道了。

  “你是谁?”迪坦斯显然是不认得我的小号。

  刚刚换过地身体周围再次刮起一阵旋风。之后我又还原到了紫日的状态。“现在认得了吗?”

  “紫日?”迪坦斯终于认得我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紫日,他是谁?你们认识?”豹猫问我。

  我赶紧道:“这位是欧洲黑暗神殿的黑暗主神迪坦斯.沃克玛殿下。”

  “什么?”

  自由、豹猫和公主都是欧洲人,黑暗神殿他们肯定是再熟悉不过了。但是黑暗神殿的主神他们可是第一次见到,心里自然会非常的惊讶。

  迪坦斯看向我道:“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我在帮埃及的神做个小任务,顺便赚点外快。你知道的,我向来是很缺钱的。”

  迪坦斯讽刺道:“刚赚地六百五十亿这么快就用完啦?”

  “六……六百五十……亿?”自由看我地眼神像在看怪物。“你有那么多钱?”

  “是我们行会的。”

  我刚解释了一下迪坦斯又给我泄密:“确实是你们行会地,不过你们行会你地股份占了九成多,说是你的也不算错吧?”

  这个问题越说越说不清。我赶紧反把话题引开。“想比之我的情况。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迪坦斯指指上面:“和他们一样。”

  我抬头看了下上面那群正在混战的人。“那都是些什么人啊?”

  迪坦斯诡异的笑了一下。“多着呢。比如说菲林迪尔那个贱女人。”

  “菲林迪尔是谁?”

  “女神殿下的名字也是你乱叫的吗?”刚刚掉进地面的黄色气团忽然从地下跳了出来。一道金色光刃闪电般飞了过来。

  迪坦斯下意识地想帮我挡一下。但是慢了一步,其他人就根本连反应都没来及反应了。虽然明知道这样的攻击我十有**是挡不住的,但是我依然还是本能的把双手交叉护在了身前。我的胳膊上挂着魔龙盾,防御力并不低,幻影也帮我把水银盾牌布置了起来。寄生在我身上的女皇也迅速在我身体外面包裹了一层红色的流光。

  出呼所有人的意料。粗大地光刃在距离我五米多远的时候,我手上的永恒突然一亮,光刃仿佛命中了什么东西被挡了一下。不过看上去它似乎一点变化都没有。光刃迅速靠近,澳门赌博网站:轻易的突破了水银防护盾,紧跟着红色的流光防护罩也没能挡住攻击。我感觉到手臂上猛然一沉,整个人被一股巨大地力量硬是推着向后滑了三十多米才停下来。光刃力量消失后突然爆炸,一团火焰把我包括在其中,那边的人全都看傻掉了。

  就在大家以为我被干掉的时候,火焰中心突然走出了一个身影。我完好无损的从火焰中走了出来,并回到了刚才被攻击地位置上。魔龙盾上还燃烧着火焰。我双臂用力一甩吹灭了火焰。抬起双手看了看,好象没有伤痕。我居然没受伤。刚才的攻击没破防,只造成了一点强制伤害。

  迪坦斯很惊讶的看着我:“你怎么挡下来的?”

  说实话我自己还奇怪呢!这些家伙都是什么人?那可都是神啊!我们现在站的这个平顶山十有**就是他们打架的时候误伤的。连山都能削断,砍个人还不是小意思?我看着迪坦斯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是挡下来了。”

  对面的黄色光团忽然熄灭。一个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这是个天使,而且不是一般货色。就算是晶晶和玲玲这个级别地天使也只能算是高等生物,真正的神应该是小纯那个级别的天使。眼前这个女性天使一身盔甲,明显是战斗型天使。而且还是个神力持有者。等等,神力。

  我忽然明白过来了。神力。刚才这个天使攻击我时使用的是神力,而我已经拥有了神力之石,所以她的力量中神力的部分被削弱了,因此没有把我干掉。《零》的设定中把神力当成了**的属性来计算,一个神地攻击力实际上就是他地自身攻击力乘以神力之后表现出来的效果。因为这些神地力量表现实际上是神力和基本攻击力的乘积,所以威力往往很恐怖,但是如果神力被抵消。剩余的就是基本攻击力了。

  这些神被设定的等级都是超一千级,但他们比同样级别的巨龙却厉害的多,原因就是巨龙只靠自己的攻击力战斗,神却多了个神力。神力之石不能强化攻击,我无法使用神一般的超级攻击力,但我能抵消他们的攻击。至少在我面前他们是可以受伤的。

  那个天使笔直的向我走过来,她手上的剑一横,对着我就斩了过来。迪坦斯发现我居然挡的住攻击。有意想看看我的战斗力。这次也不帮我挡了,直接就退到了一边让出通路给天使攻击我。

  一刀横斩。我肩膀一沉,魔龙盾正好顶上她的剑。天使之剑在盾牌上擦出一片火花,同时盾牌表面一闪,剑上瞬间布满了蓝色的电弧。“啊!”天使尖叫一声手被弹了出去,我也被震退五六步。

  虽然没有神力压制,但神的战斗力果然还是比我们强出太多。刚才魔龙盾明显启动了自带的雷击属性报复了那个天使,但就是这样我还是被震出五六步,而她却只是胳膊被震开了一下而已。

  “干掉她。紫日我知道你行的。”迪坦斯在旁边幸灾乐祸的叫喊着。

  “你自己怎么不上?”我没好气的回道。

  “我是给你表现的机会。上吧,别给我面子。”

  日。迪坦斯果然是个阴人。天使似乎对我很不满意,双手持剑再次冲了上来。自由他们吓的全都向后退了出去,没人敢上来帮忙。他们没有神力之石,被这些家伙蹭到点边都得完蛋。

  天使怒气冲冲的快步走向我,在接近到我身边之前已经把剑举过了头顶。“曙光斩。”

  “不好,是大招!”我把永恒变成剑的形态往头顶一横,那天使的剑则闪耀起刺目的白光骤然斩下。所有人只看到一道光影闪了出去,顿时山摇地洞。光刃轰的一声砸在永恒上,直接把我给打入了山体,同时整座山从中间被一切两半,山体上多了一道三米多宽的纵向峡谷,而我们背后原本那条大峡谷中的小河居然也被剑光斩断,水流居然都不见了。

  自由他们那些人全都呆掉了,没有人想到这剑威力这么大。这下我算是彻底肯定那些山是怎么回事了。以这个女性天使的威力,砍倒一座山根本不是问题。不过自由他们却是实在被震撼的太厉害。以前看人玩大招,顶多也就是能穿几个人,或者把一些地方炸掉而已,这种开山剑实在是太过耸人听闻了。

  迪坦斯走到那峡谷边上向下伸了下头:“我就知道你死不了。”

  此时我正单手挂在悬崖边上,脚下就是被剑气刚刚切出来的山谷。神力之石抵消了我身体附近的神力,剩余的力量却依然很强大,不但切开了山体,连我都被卷了进来。当时我是打算跑的,没想到居然没跑掉。

  我一按山体又跳上了悬崖。那边那个天使眼中满是惊讶,不过她的惊讶只停留了一秒就变成了一种疯狂的仇恨目光。“打住。”我看到她再次冲过来赶紧喊停。这种攻击我挡两下没什么,再这么打把山轰掉了,其他人可就完蛋了。怎么说也是多人任务,有时候会设置一些要多人配合才能过的东西,没完成任务之前任何人都必须尽量保住。

  天使听到我的话虽然没有回答却真的停了下来。我看她似乎还能交流,赶紧喊道:“我不就是直呼了一下光明神的名字吗?你不至于和我有这么大仇恨吧?”

  天使听完之后立刻道:“不是因为你喊了大人的名字,而是因为你这个家伙居然能挡的下我的攻击。”

  “靠,霸道也得有个限度不是?你砍我难道还不许挡啊?我挡住攻击你就气成这样?不至于吧?”

  “血统不纯的下等生物居然可以抵挡我的攻击,你这是在否定我的实力,不杀了你我心里不舒服。”

  “那就没办法了。”我突然微笑着对她道:“下次有机会碰面记得别总盯着我,多看看周围。”

  女天使听完之后立刻惊讶的回头,却只看到一道白光闪过。刚才趁她注意力都在这边我命令坦克和在他背后合击了一次,两道超级光束一起命中,而且是那么长时间,就算她是神也得扒层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