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一百三十章 圣地就是圣地
  ~日期:~09月18日~

  第一百三十章 圣地就是圣地

  三道大门在我面前轰然封闭,公主和我的嘴角都在缓慢上扬。看来这次的盗窃行动是彻底成功了。

  在科荷普拉的主持下,我们七个人被送到了一个大殿后面的区域。穿过一个小花园之后就是一座看起来不很大的奇怪建筑,我们进入之后只有圣甲虫科荷普拉、指挥神特图以及冥王奥西里斯跟了进来,连阿奴比斯都被挡在了外面。

  房间内有一个圆形传送阵,看面积是单人用的,就算硬挤在一起顶多也只能站两个人。冥王奥西里斯道:“这是通向冥河圣地的捷径,另外一条路过于危险。你们到了那边以后一定要想办法尽快找到太阳神殿下,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难道这次任务有时间限制?”

  科荷普拉道:“虽然我们不希望限制你们的发挥,但水神的意志是不容改变的。最多七天新神就会开始凝结,一旦新的太阳神开始凝结,就算拉回来了,也不再是太阳神了。”

  “七天?”我想了一下:“我们会尽快,但里面情况不明,我们无法做什么保证。”

  “我们也知道,所以没有过多的限制要求你们。现在要传送的站到传送阵上去,我来送你们过去。”

  “好的。”我最先站到传送中心,公主迅速跑过来紧贴着我站好。

  科荷普拉的意思其实是要一个人一个人的送,不过公主跑上来和我一起传送到是省了他的魔力,所以他也没说什么。

  周围画面一闪,我们已经出现在了一个新的环境中。我迅速离开传送阵为后来的人让出位置,并观察了一下环境。这里好象是个石屋,但是相当简陋。石屋总共就二十几个平方,中央是传送阵。满地都是灰尘。唯一的出口是一个门框,连门板都没有。

  “好破烂地地方。”公主感叹着。

  我还没回答,中央的传送阵一亮,又是两个玩家出现了。其中那个长的很高大英俊白人男子名叫自由,而且职业就是自由骑士,一种重视辅助魔法的骑士职业,我看更像魔剑士。另外一个是位小姐,长的很清秀。是个东方人,不过好象不是中国人。她的名字叫海水,职业是法师类别下的突击法师。这种职业的特点是魔法攻击力强,澳门赌博网站:发射速度快,缺点是持续时间很短。

  两个人刚离开传送阵,阵中再次一闪,又是两个人。其中一个是我同行,也是名驯兽师。名字叫园长。不过他地魔宠是什么我到现在都没看见,之前他好象一直在用魔法战斗。另外一位也是个小姐。和海水不同,这位豹猫小姐是个刺客,身材相当火暴,但长相看不清楚。因为她的头盔遮挡的部分太多,她又一直没拿下来过。

  最后一个传送过来的是个黑人,身高两米多,看起来像头直立行走的大黑熊。他叫暴熊。属于兽人族熊人分类下的狂暴武士,属于超级肉盾型职业。因为他一个人比两个人还占地方,所以只能单独传送过来。

  七个人到齐之后最先说话的是豹猫。“真是郁闷,那个戒指我都拿出来了,还是被他们搜出来了!这些变态神,一个个跟看家的老母鸡一样!”

  她地一句话把我们全都逗笑了,团队关系也融洽了不少。之前毕竟是竞赛过关争夺出来的名额,大家或多或少存在过对抗。所以这样能舒缓一下大家的紧张气氛。看来这个女人很会做人啊。

  自由提醒道:“说不定那些家伙正监视着我们呢,最好别乱说话。”

  豹猫用相当挑逗的声音道:“放心吧!那些笨蛋监视不到这里的,你说是吧?那边地美男?”

  这女人分明是冲我说的,不过我可不是那种容易脸红的小初哥。“理论上讲应该是这样。一开始我曾要求他们多给一些传送球,以方便产地情报回去,那就是试探。既然他们接受了这个建议,而且真的给了我们每人一堆传送球,那就一定是因为他们确实是需要我们用这些东西把情报传回来。也就是变相地证明了他们对这里是完全没有监视能力的。要不然也不用我们往回送情报了。况且这么重要的任务。居然连一点场景提示都没有,可见他们确实是不知道这边的情况。综合判断。他们不可能有能力监视我们。”

  “没想到小帅哥居然还是个分析家呢!”豹猫直接凑到了我身边。“决斗的时候看到你的战斗力好象很强,一路上你可要负责当领队哦?”

  “如果你们愿意让我领队,我是没意见的。”

  豹猫立刻看这别人,明显是征求意见。

  公主最先挽上我的胳膊。“我支持你当领队。”

  暴熊瓮声瓮气地道:“我向来是当前锋的,你既然善于分析事情,我不介意你当队长。”

  海水也点点头:“我反正没指挥过人,我没意见。”

  园长道:“我以前在练级小队里也是当指挥的,不过看到那个之后我觉得还是你当队长比较合适。”园长指的地方是我的胸口,其他人看了一下之后立刻明白了。我胸口上佩带着立体式样的血玫瑰标志,冰霜玫瑰盟的名声还不至于路人皆知,但起码他们认的出来这个是会长专用标志。不管他们知不知道冰霜玫瑰盟,起码他们知道我是个行会会长,担任小队长应该不成问题。

  自由也道:“我以前也是指挥型,而且我也是个行会会长,不过既然你是冰霜地会长,这个位置我可不敢和你争。”

  “你知道我们行会?”

  自由点点头:“刚被你们打完,不认识才怪呢!我是德国地一个小行会的,参战地时候我是英法联盟一方的支持者,可惜站错队了。全行会都挂了一次。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找麻烦的。我们那行会一共才几十人,就是朋友们凑一起乐和乐和,反正也没固定资产可以损失,掉一级不算什么大不了地。”

  “那么意见统一了。紫日你来当会长。大家各自职业和等级特长都再介绍一下,我们好熟悉一下便于互相配合。”

  大家都再次述说了一下自己的情况。我们的战斗分配还算比较合理,况且实际上我是不需要人来配合的,因为我的魔宠已经就是最完美的战斗团队了。

  准备好之后大家一起离开了这个小房间。公主则悄悄的问我:“那些装备呢?什么时候分?”

  “你不想带这些人一起分的话就等我们出去再说,看到我地徽章了吗?要是我们不是一起离开的,那就去冰霜玫瑰盟找我。”

  “你们行会在哪里啊?”

  “中国。”

  “我当然知道在中国,可是在中国的哪里啊?你们国家很大的!”

  “到了中国你随便找人问下路就可以了,在中国应该没人不知道我们行会的所在。另外,德国、印度尼西亚、rb、美国都有我们的城市,你觉得哪个方便一些就从哪边过来。”

  “美国方便一些。”

  “那你在美国可以选择传送到起点城,然后找那边的负责人送你到艾辛格就可见找到我了。不过。如果顺利的话或许我们可以一起回去拿完奖励就分装备。”

  “好,我相信你。”

  豹猫突然跳过来道:“你们两个是不是也热地太快了?作为队长,选个方向吧?”

  我们从那个石屋里出来之后才发现我们居然身处一个非常美丽的山谷。来之前科荷普拉他们说这里叫冥河圣地,我还以为这里会是个恐怖的不毛之地呢!哪知道来了之后发现冥河圣地居然会是个这么美丽的地方。

  小石屋的大门前面就是一条几米宽地小河,河水很清澈。深度不大,流速也很平缓。在河对岸就是一片林木,但是延伸不多远就出现了一座直插云霄的山峦,上面的部分根本看不见。不过这山高是高了点。可这毕竟不是悬崖,以我们的能力应该能爬地上去才对。在我们的左侧是河的上游,弯弯曲曲的延伸出好远才完全消失在林木中。我们的右侧是河的下游,隐隐约约可以看到远方有大片水域,至于是个湖还是大海就不清楚了。在我们背后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大森林,我飞到半空启动了星瞳也无法看见它的其他任何一个边界,当然除了我们这边这个边界。

  园长微笑着道:“四个方向看来不大好选啊?”

  公主拉住我道:“你地头脑不错,来分析一下吧?”

  我点点头开始分析。“我们参加的这个明显是个任务。但是我们没有谁接到任务提示,也就是说这是个隐藏任务,完成之前什么都看不到。但是我们并非完全没有信息可以参考。首先是我们那么多人参加了严格的筛选,这就说明了任务难道并不简单。几百万人参加,最后只有我们七个合格,从淘汰率上看这个任务的难度应该已经高到不能再高的级别了。虽然可以推测出任务难度如此之大,但实际上我们的任务目标也仅仅是找到太阳神拉,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如果任务目标看起来简单。而任务实际级别很高的话。那难度只能出现在路途中。以我做任务的经验来看,任务中地怪物也遵循水至清则无鱼地原则。也就是说环境优美容易行走的地方怪物就相对少一些,越是环境险恶地地方怪物越多。所以现在我们的结论是,哪条路最难走,那它八成就是我们的目标方向了。”

  听完我的话,另外六个人不约而同的一起看向了前方那座山,而且脑袋越仰越高。

  海水无奈的说着:“那看来就只有这一条路了。而且我们背后这石屋的大门也是对着这个方向的,这边是通路的可能性真地很大。”

  自由也道:“这条河水量太小,而且很清澈,不会有危险。背后的森林看起来很麻烦,实际上也还算好走。最难肯定就是这山了。如果任务级别真的那么高的话,那唯一的路线就只能是这条了。”

  “好高的山。我们怎么上去?”公主问道。

  园长满不在乎的道:“不一定要用爬的,我们可以飞上去。我有一只能飞地魔宠,连我在内大概能带三个人。紫日你也是驯兽师,有会飞的魔宠吗?”

  “当然。”

  “那就简单了。我们一起飞上去。”

  “恐怕不会那么简单。”我指了下左前方的一处山崖。

  前面的大山上大部分地方都是有坡度的,而且不少地方被植被覆盖,但也有小段的悬崖。他们六个都莫名其妙的看了看我指的方向,然后一个个都好奇地看着我。“你要我们看什么啊?”

  “看不见吗?”我一伸手打开凤龙空间。“飞鸟。上去转几圈,侦察一下那边的悬崖。”

  飞鸟一出现周围的玩家都愣住了。公主兴奋的拉着我的胳膊问道:“那是什么东西啊?怎么有喷气飞机一样地生物呢?”

  “那是血刺,一种很罕见的魔兽,优点是制空能力强。现在你们看好那边的山崖。”

  大家的目光一起聚集到了飞鸟身上,只见飞鸟迅速靠近那片山崖,但是他还没有真地靠近,山崖上就突然分离出了一些奇怪的小点。那些小点离开山崖后就向飞鸟飞了过去,但是飞鸟在我的心灵接触指挥下迅速的兜了个大圈飞了回来。后面那些小点从山体上不断涌出。前面的则迅速的追着飞鸟而来。先出来的小点和后面出来的小点组成了一个庞大地队伍,在天空中仿佛一条黄色的缎带向我们这边飞来。

  随着飞鸟和那些家伙逐渐接近,我们越看越清楚。跟在飞鸟后面的其实是一些黄色的飞行魔兽。这些东西看起来和鹰很像,但是体型大了很多。飞鸟这样翼展八米多的大家伙在他们身边也仅仅比他们大一点而已。

  自由认出了这些生物。“是苍羽山鹰。不是很厉害的魔兽,不过这数量也太多了。老天啊!悬崖那边还在往外飞呢!”

  我一招手。飞鸟立刻俯冲了下来,凤龙空间准确的打开让飞鸟进入。天上的那些苍羽山鹰失去了目标之后也注意到了我们,但正如我所料,他们对地面上地我们完全没有任何兴趣。但是他们也并没有离开,而是成群结队地在天上盘旋着。

  “如果只有我自己的话,飞过去是肯定没问题地。就不知道你们怎么想了。”我问周围的人。

  园长摇摇头:“我的魔宠本来飞的就不快,这样的密度肯定没办法通过的。”

  公主有些担心的问:“那就是说我们要爬山了吗?”

  暴熊粗声道:“一座小山而已。”

  豹猫立刻道:“你长的跟大猩猩一样,爬上去当然容易,公主和海水可是法师,你让他们怎么上?”

  园长举起一只手:“不好意思,我也算爬山有苦难的人。”

  我把园长的手按了下去。“都别担心。爬山交给我,你们跟着我走就可以了。”

  “你有善于爬山的魔兽吗?”园长问道。

  “当然。”

  自由感叹着:“果然还是驯兽师比较占便宜,我们这些骑士可就惨了!”

  公主没好气的道:“你好歹是骑士,不善于爬山起码还有把子力气,我们这些法师型的小女生才叫遭殃呢!”

  暴熊很憨直的道:“需要的话我可以背一个人上去。以我的体力应该没问题。”

  我笑了笑:“不用那么麻烦,我会让魔宠先上去,然后用绳子把你们一个个的拽上去。”

  豹猫道:“其实我觉得你的魔宠十有**是派不上用场的。”

  “为什么?”

  “小型魔宠可能无法拉动我们,要是大家伙的话。就算紧贴山体。上面那些家伙恐怕也不会坐视不理。”

  “那得试试才知道。我们先到山脚下再说。别看距离这么近,其实那山离我们还有好几公里呢!大家先过河再说。”

  面前的小河本身就不宽。深度也不大,过去很容易,但麻烦的是我们队伍里有三个法师。园长和海水的法师袍比较长,行动很不方便,最麻烦的是公主,她一身公主裙,漂亮是很漂亮,但走路绝对不方便。她那衣服穿去参加舞会更合适一点。

  看到我们都要过河,公主着急的道:“我怎么办啊?”

  “淌过来就是了。”自由站在河中央无所谓的说道。“最深的地方才一米二左右,淹不死人的。”

  “可是我的衣服……?”

  自由皱着没有道:“你怎么想起来穿这么一套东西出来的啊?”

  公主不服气的道:“你别小看我的衣服,你们以为它就是漂亮吗?这是圣灵套装,仅次于神器套装的高等装备。除了行动不方便之外几乎是完美的装备!”

  “可惜行动不方便就是最大的问题,现在你连一条小河都过不来,后面怎么办啊?”

  我本来已经过河了,听到自由的话想了想又跑了回来。“公主,你的职业是什么法师装备都可以用吗?”

  “差不多吧,怎么了?”

  我小声对她道:“我把刚才拿的神器挑几件给你,正好算是你那份。一会就说我先借你的,别让那些人知道。”

  “行。”

  刚刚拿的神器套装中刚好有几套女式的法师套装,我选了一套属性最差的拿了出来。答应她的三成神器我不会赖帐,但好的可是为玫瑰和红月她们准备的,公主怎么说也是才认识的朋友,不可能对她比自己老婆还好吧?

  虽然是最差的一套神器,可那东西毕竟是神器套装。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再差的神器也比圣灵装备强了一大截。公主跑回石屋里偷偷换上了神器套装,同时我还给了她一套伪装用的遮挡装备把真正的神器遮挡了起来,并叮嘱她,回去前记得换回来,被那些神发现她穿着本该在仓库里的神器套装可就麻烦了。

  新换的神器是盔甲式的法师装备,而且是短身型。埃及比较热,装备都是清凉型为主。罩了伪装衣后神器的大致形态还在,但是样子已经变的相当普通了,不过公主穿这样的东西看起来总有点燎人的感觉。

  淌过河之后就是那片看起来并不宽广的森林,不过那是因为森林后面的山太高大,所以感觉它离我们很近,并间接让人产生视觉误差,认为森林不大。真走起来的话,三公里多长的森林地带实际上并不好走。不过有林木挡着就不用太靠近地面,我直接把夜月和小雪召唤了出来。公主和我一起骑在夜影背上,小雪让给另外两个女孩子。自由自己有坐骑,园长的妖仆中也有一只代步用的高级战马。最可怜的就是暴熊必须一个人徒步跟着我们跑。他要是像公主一个身材,我到不介意让白浪委屈一下,可是这家伙长的跟个狗熊似的,除非大型魔宠,不然可没人背的动他。好在他本身就是蛮力型职业,跑步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林子里完全没有怪物,我们迅速冲到了山脚下。这山不是悬崖,刚开始只是斜坡,还有不少树在上面,可是后来越来越陡,而且森林逐渐消失,后来连草都变的稀稀拉拉的了。